债市“丰收年”:2018年信用债融资大增1.88万亿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报记者 黄斌 北京报道

    2018年信用债融资较2017年大幅回暖。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7日,年内信用债(包括企业债、公司债、短融、中票和定向工具)总发行量为72666亿元,净融资额为15732亿元,明显高于2017年全年的53839亿和590亿,分别增长18827亿、15142亿。

    “可以说,今年的违约多发并未改变‘债牛’逻辑。”12月27日,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无论从一级市场融资量还是二级市场收益率来看,今年的债市都是一个“丰收年”。

    发行向高等级主体集中

    对于今年信用债融资大幅回暖的原因,王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2018年以来,为对冲金融去杠杆带来的流动性压力和经济下行风险,央行货币政策开始向中性偏松方向调整,通过公开市场投放、四次降准、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等方式,不断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市场利率持续下行,驱动债市实现“熊转牛”。

    “在此背景下,2018年信用债发行整体回暖,发行利率走低,发行量和净融资额明显高于上年。另外,4月资管新规落地后,表外融资渠道受到限制,信用债市场承接了部分转移的表外融资需求,这也是今年信用债发行回暖的原因之一。”王青称。

    分券种来看,除包括城投债在内的企业债发行因监管从严、期限长、利率偏高而有所缩量外,2018年信用债其他券种发行普遍回暖,发行量和净融资额与2017年相比均有所回升。

    Wind数据显示,央行主管的债务融资工具(中票、短融、定向工具)成为回暖的主要驱动力,年内发行5.36万亿元,较去年的3.91万亿元增幅明显,年内净融资额高达1.13万亿元;交易所公司债发行量1.66万亿元,较2017年的1.1万亿元明显增加,净融资额亦超过8000亿元。

    而国家发改委企业债年内3731亿元的发行量,较去年的2414亿元的发行量,尽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但由于到期量较大,导致年内企业债净融资额进一步下滑至-4258亿元。

    从债券发行人的评级角度来看,高评级主体的发债规模占比进一步上升。这反映出,虽然信用债发行回暖,但投资者的避险情绪上升。

    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7日,年内AAA级信用债发行额23042亿,比上年全年增加约1.1万亿,占同期信用债发行总量的比重为31.9%,占已评级债券发行量的63.2%,明显高于上年全年的22.6%和46.4%。而AA级及以下级别信用债发行额为7597亿,少于上年的8725亿,占同期信用债发行总量的比重从上年的16.2%降至10.5%,占已评级债券发行量的比重从上年的33.2%降至20.8%。

    “今年债券违约数量已超过100只,债券违约规模亦超过1000亿,超过此前4年违约的总和;二季度时,低等级信用债发行难度很大,我们一度根本不敢碰。”北京某券商资管部交易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监管出了一系列信用债支持政策后,市场差不多到四季度加速回暖。”

    发行量有望进一步增加

    对来年信用债发行,市场人士普遍表示发行量将有望进一步增加。

    王青认为,2019年央行在坚持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保持资金面合理充裕的同时,将政策重心向打通货币政策传导路径、缓解紧信用局面倾斜,这将有利于信用债市场继续回暖,预计明年信用债发行量还将进一步走高。其中,基建补短板提速及民企纾困政策频出背景下,城投债和民企债面临的政策利好较为明确。

    “2019年信用债到期压力不减,到期量约5万亿,比2018年到期量(扣除年内发行年内到期的部分)提高15%,这也将带动发行量的走高。”王青还补充道。

    据国信证券研究团队预测:展望2019年,紧信用+宽货币”的宏观格局仍将维持,因此债市仍将走牛。具体来看, 2019年公司债、中期票据净融资规模可能维持在8000亿、1.35万亿左右,而发改委企业债净融资额有望由负转正达到1500亿元以上。

    12月12日,发改委印发《关于支持优质企业直接融资,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通知》,明确支持信用优良、经营稳健、对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或区域经济发展具有引领作用的优质企业发行企业债券。相关配套措施有利于提高优质企业发行企业债券的审核效率、提高企业资金使用灵活度,有利于提升企业债的吸引力。

    王青亦认为,预计在政策鼓励下,明年包括城投债在内的企业债发行将有所恢复。

    “我们也觉得明年城投在监管方面会边际放松,过去一两年的主题是防风险,卡得太严了。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基建需求离不开城投等因素,明年城投的发行量会冲上来。”前述券商资管部交易人士对记者表示。其看好明年城投债的行情,城投债利差明年亦有望收窄。

    那么,来年债券发行的等级是否会进一步下沉?

    据王青观察,目前投资者对于民企长期信用的改善仍较谨慎,“嫌贫爱富”导致的内部分化现象突出,主体资质下沉面临较大阻力,短期内一级发行向高等级发债主体集中的趋势仍难逆转;后续“宽信用”政策能否有效对冲基本面压力,并切实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带动市场风险偏好有效回升,是中低等级信用债发行能否实质性回暖的关键。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21世纪经济报道数字版

21世纪经济报道数字版

头像

21世纪经济报道数字版

21世纪经济报道数字版

276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