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家的花园里,竟隐藏着天鹅堡的骑士铠甲、乌尤尼盐湖的盐晶……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路跨越七大洲四大洋,

  傅定彦已经走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

  每一件花园里的物什几乎都来自各段旅程,

  每一个地方的海水、石砂,都会

  被他贴上标签用来纪念。

  处处都是故事,件件都是回忆。

  

  傅定彦

  在重庆的一处老居民区里,藏着一个如童话仙境般的奇幻花园。花园大门很随意地敞开着,七彩矿、夜光石、龙猫、复活节岛石像、拉普达机器人……

  

  一到晚上,别致的灯饰还会照亮花园的各个角落,铺着夜光石的花园小径里则埋着各色灯管,闪着神秘的幽光。谁能想到,这里原来是一片废弃的空地,还常有人往里面扔垃圾,通过主人傅定彦耗时十个月的慢工细活,才得以重生。

  

  ▲童话般的花园一到晚上更散发神秘的色彩

  更特别的是,花园里有一块令人瞩目的路牌,是以花园为起点,标志出距离留尼汪岛7830km,距离温哥华岛9829km,距离撒哈拉8960km,距离拉普兰6556km……每一处都是傅定彦曾经去过的地方,每一件花园里的物什几乎也都来自他的各段旅程,处处都是故事。

  

  ▲通往回忆之路的指示牌

  

  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战利品

  说起花园主人傅定彦,很多人或许更熟悉他的另一个名字“海盗王基德”以及他“追星人”的身份。傅定彦曾去往世界各地,因进行为期81天的“星空摄影之旅”而为人所熟知。

  

  

  在他的镜头下,我们看到了复活节岛苍穹之下亘古的谜之守望者,塔克拉玛干沙漠漫天星河下定格的剪影,塞班岛深渊蓝境里的梦幻光影,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上披星拥抱的情侣……

  

  ▲塔克拉玛干沙漠漫天星河下定格的剪影

  

  ▲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上披星拥抱的情侣

  而这一趟趟的旅行,傅定彦留下的可不仅仅是唯美的摄影作品,在他家的书房里,还放着让人目不暇接的各式“战利品”——撒哈拉的沙子、大溪地的贝壳、留尼汪的岩浆石,还有好望角、南极、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地中海等地的海水,以及乌尤尼盐湖的盐晶和雨水等等。

  

  他的客厅里还有一面墙,贴着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地图上密密麻麻地做了标记,那些都是他曾去过的地方。

  

  随着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傅定彦的家里也渐渐无处安放那些被留下的回忆,他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将父母的家改造成了一个融合了哥特风、蒸汽朋克、大航海文化的冒险岛。一来解决了储藏的问题,二来他也想把他看过的世界带给不曾远行的爸妈欣赏。

  

  

  房间吊顶虽然只做了平顶,却铺了一块阿拉伯宫殿风格的壁纸,让人感觉到一种充满异域风情的富丽堂皇。还有两盏让人移不开目光的大灯,有着形似鹿角的主体,傅定彦还自己动手增加了做旧的效果,并稳稳地将其吊在以蓝色和金色为主色调的“宫殿”之内。

  

  ▲炫目的房间充满异域风情

  除此之外,两边的柜子里摆放的宝贝才是真正的看点。有德国童话黑森林的精灵仙子、大航海时代的望远镜、冲绳的蒸汽甲壳虫、天鹅堡的骑士铠甲、突尼斯的蝎子……

  

  要把这些宝贝带回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些东西是孤品,

  有些地方太远了不会再去,

  所以不想给自己留遗憾,

  喜欢的就想尽一切办法带回来。

  

  ▲从世界各地带回的“孤品”宝贝

  每去一个地方,傅定彦都会专门去当地的收藏品店、中古店、市集等地去“淘宝”,他印象里带过最重的是一件日本雕塑,大约有四五十斤重。因为特别喜欢,傅定彦决心一定要带回国,他还记得自己抱着那个雕塑在东京街头四处找邮局,可惜都没能成功,最后依旧靠自己拎回来的。

  

  

  动画世界里的奇幻花园

  相比室内浓重的哥特风,“基德的奇幻花园”就显得要梦幻许多。傅定彦说,起初自己并没有一个完整的规划,只画了一个大概的草图,想一点弄一点,像搭积木一样地把花园建起来。所以,他不急不缓地花了十个月才最终完工。

  

  既然自己跨过了四大洋,那院子里一定要有水。池塘太大,就索性挖一条小溪,贯穿整个花园。再约上几个好友,一起画出他曾经拍下的星空,铺上夜光石,组成一条璀璨的星空手绘板步道。

  

  花园里还有复活节岛的石像、留尼汪岛的座头鲸、撒哈拉的沙漠玫瑰,来自世界各地的小物件被傅定彦一一填入花园的各个角落里,他把远方的风景都搬到了父母眼前。

  

  ▲大溪地捷克岛的矿石

  

  ▲留尼汪岛的同款鲸鱼

  

  ▲复活节岛的同款石像

  如果说起花园里最特别的存在,就不得不提那个3.5米的大高个——宫崎骏动画《天空之城》里的拉普达机器人。这是傅定彦特别请工匠定制的,还在他的背上种满了苔藓,肩上摆放着一对小鸟,和动画里的一样,他是奇幻花园的守护神。

  我很喜欢宫崎骏的动画,

  它会让我对现代生活产生一些反思。

  就像《天空之城》里讲的,

  史前文明太发达,没有控制好,

  最后导致毁灭,留下一个空城。

  

  虽然花了很多心思来打造花园,但傅定彦仍然留有遗憾。他曾准备在花园里造一架1:1的飞机模型,就像《小王子》中那架双层机翼的红色复古飞机,四分之一的机翼呈折断状态。

  想让它在花园里自然地腐烂,

  跟植物长为一体,但花园里放不下,

  所以这个想法也就没能实现。

  

  目前,花园是完全对外开放的,供感兴趣的人自由参观。但傅定彦每年在重庆的时间大约只有三个月,所以平时都交给父亲打理。

  首先因为他住在这里,方便日常维护,

  另外我长时间不在家,

  但花园里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人来玩,

  他来接待也挺开心的,

  因为有人可以陪他聊天。

  

  傅定彦说,自己是乐于享受的人,没有想着一定要挣多少钱,每年能深度地去几个地方旅游,做一些自己想做的创作,就满足了。

  现在不像以前那样老想去做什么事,

  更想缓下来,心态会有变化,

  慢慢沉淀下来,就想每天都充实一些会更好。

  更多的就是享受生活,

  比如说,弄一个更大的花园,看看花草,

  享受每天的时光,就这么简单。

  

  斯里兰卡、北海道、马尔代夫、纳米比亚、汤加、肯尼亚……明年的出行计划早已被排得满满当当,对于傅定彦来说,唯一不能缺少的是,依旧要保持“在路上”的状态,这才是他的理想生活。

  

  ▲《冰与火之歌》的拍摄地,也被北爱尔兰当地人称为“黑暗树篱”

  

  Qa生活周刊×傅定彦

  Q:花园的改造达到了你理想的状态吗?

  A:还没有,因为毕竟我是第一次做这种花园。其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只能达到心目中的60%,另外缺失的40%,主要是来自于环境上的制约。因为那是老的民房,很多改造没法完全按照想法去改。还有面积上的遗憾,我觉得面积还是有些太小了。我的很多想法都装不进去,即便是硬凑进去,也会觉得很臃肿很拥挤。再者,还有来自于资金上面的限制。因为很多想法需要大量的资金去支撑,我会有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所以会受到限制。

  我理想中的花园,规模差不多应该在400平方米,希望未来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空间来实现我梦想中的花园。

  

  Q:在旅行中,看到过哪些意外的美景?

  A:比如说冬天去旅行,穿越沙漠时,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景观——那些胡杨树全部挂上了雾凇。你可以想象,在沙漠里看见雾凇的状态,一百公里的路上,全都是雾凇,特别美。平时大家都是春夏秋三个季节出去玩,看不到那种景观。我当时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场景出现,就特别意外,记得特别清晰。

  

  Q:在摄影创作方面,还在拍星空题材吗?是否有所改变?

  A:我现在已经不太拍星空了,因为有点拍腻了,感觉有点“全民拍星空”的意思。我更想拍点新的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这两年我拍得更多的是水下的场景,跟常规的水下拍摄也不太一样。最常规的水下摄影是用微距拍一些小生物之类的,但我拍得更多,是人与环境在水下的这种光线的对比,我觉得这种会更有感觉一点,目前主要在拍这个题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生活周刊

有型有趣有态度的生活美学。

头像

生活周刊

有型有趣有态度的生活美学。

2936

篇文章

3711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