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纵容学生互掐互骂,却培养了中国最优秀的那批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辅导孩子写作业,已经成为年轻父母们的日常难题之一。

 

他们要面临“数一亿粒米”的奥数题,孩子们出其不意的反问,还得时刻管理好自己的情绪,被气到咆哮是轻的,心梗做支架就不好玩了,令人哭笑不得。



家长“暴躁”“没耐心”的脾性,似乎在“辅导作业”这件事上,被激发得无处隐藏,发笑之外,媒体们也纷纷站出来,发出对“中国式教育”的担忧,去探究到底是哪一环里出了错:学校?家长?还是孩子真的不够聪明呢?

 

其实,中国现代教育时间并不长,洋务运动时期,一批中国学生去各国留学,带回来很多西方教学理念,京师大学堂(现北京大学)就是在那时候创办的,彼时中国教育正处于“中西理念”碰撞最激烈的时期,但也出了一大批非常有智慧的大师。

 

1、蔡元培:别拘泥于一己之见、一家之说

北大校长蔡元培向来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著称,吸引了一大波青年才俊汇集北大,革新派在这,旧学者也在这。有人说蔡元培是一个平易淡然的“好好先生”,接触的人“太滥”,遇事无主见。

 

那时候学校风靡一股“自由”之风,学术自由,学习也自由。白话文拥护者胡适和反对派章士钊经常公开互怼,章士钊一在《甲寅》上猛攻新文化运动,胡适就写文抨击《老章又反叛了》,学生们也纷纷成立各种社团,如孔子研究会、静坐会、消费公社等,一时间新旧派思想激烈交锋。

 


然而这些都是成年世界里的“自由”,在面对实际作业时,蔡校长还能这么包容吗?比如在“西瓜、鸭梨、菠萝、鸭子”里选择不一样的,孩子选择了“西瓜”,成人明知答案是“鸭子”,而小孩从颜色的角度选择西瓜也没错,但因此面临失分,该如何教育呢?

 

蔡校长曾说:“不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给抱有他种目的人去应用。”这也是他贯彻一生的教育理念,即当培养人的个体意识,不拘泥于一己之见、一家之说,言外之意也就是“不能为了功利目的而失了自己的主张啊。”(分数丢了也就丢了吧。)



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立场,在遇大事时,蔡校长“刚强之性立见”:张勋要复辟?蔡元培辞职!北大学生要游行抗议?辞职!北京政府要干扰北大的决策?辞职!在蔡元培的执教生涯中,共交出来七份辞呈。他以他的“政治家洁癖”维护着他的不同流合污,维护者北大教育的清白。

 

这么一个“洁癖症患者”,在面对实在不思进取的孩子时,怕也会大喊一句:“不教了!我走!”。

 

2、胡适:认真的做事,严肃的做人

比起蔡元培,胡适的容忍可是到了“纵容”的地步。

 

正如他所信奉的“容忍就是自由的根源”。哪怕是五十年代时掀起的“反胡思潮”,他也能意犹未尽的看完一篇篇骂他的文章。胡适先生要是碰到了现在一写作业就上厕所、喝水、休息不断的孩子,应该会不厌其烦地说“你去吧”。


但是,胡适先生容忍不代表他没有求学的信条。他强调要“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认真的做事,严肃的做人。”对于学问要敢于打破套路的限制。

 

比如这位不按套路走的孩子,带了一份“多肉”来,也算是非常“认真的做事”了吧。但是不是在严肃做人,这得问孩子的家长是不是开玩笑了·······

 

 

3、张伯苓:惟在引导学生之自动力而已

如果说其他大师的教育还带有中国传统色彩,张伯苓则属于完完全全的西式教育,“课程、教科书、实验、实验仪器,包括实验用的蚯蚓,都来自美国。”不止如此,他还十分反对旧私塾里那种扯大嗓门叫喊着背诵课文的行为。

 

教育要新,师生关系也要新,不仅同台表演,还要一起踢足球,一起玩桥牌,一起玩游戏,这在现代都是少见的,更何况当时?而且张先生还提倡体育学科与实业学科,理论课学不会?没关系,这么多学科总有一款适合你,是人才,绝不放过你。

 

前段时间一9岁男孩因算不出1+0等于几被打,一气之下戳破纱窗,爬到19楼的空调挂机上,最后出动消防员才安全脱险。遇到这位数学考15分,语文得5分的小男孩,张伯苓也许要说:“惟在引导学生之自动力而已,并不需要老师对学生一个个加以耳提面命。”

 


不耳提面命的话,是要弃疗吗?或者张先生又要说,用人格去感化:“任教者当注重人格感化。人格感化之功效,较课堂讲授之力,相去不可以道里计。”

 

4、康有为:教不动你,还有教育机构

在这么多大师里,康有为先生颇有现代小年轻的风范,比较“接地气”:“我教不动你,没关系,有教育机构啊”。

 

作为维新运动的领导者,康有为从1891年便开始在广州、北京等地开设新式学堂,他的《孔子改制考》就有一二十个学生的协助,拥有丰富教学经验的他,在面对教育时,也发出了现代小年轻的呼声“快来个人把孩子接走吧!”

 

1902年他又提出了一套完整的教育体系理念,“母亲怀孕就进行胎教,婴儿断奶就进育婴院,3岁进慈幼院,6~11岁进小学,11~15岁进中学,16岁以后进大学。”从出生到大学的一条龙服务,再也不用担心孩子把自己气出心肌梗塞。

 


纵观这些教授大师的做法,或包容温和或”粗暴甩锅”,不变的是对教育的执着与培养人才的决心,而中国现代教育不论是现在,还是在将来的一段时间内,都将处于摸索阶段。

 

教育从不仅仅是国家下发政策,学校布置作业,家长暴躁辅导,孩子委屈“求妈妈别再打我了”,而是真正触及每个孩子的个性发展,正如陶行知先生所说:教育不能创造什么,但它能启发儿童创造力以从事于创造工作。”


本文为网易新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61 参与 267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有思

有意思的文字,有趣儿的人

头像

网易有思

有意思的文字,有趣儿的人

50

篇文章

860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