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的阿里大文娱:贪腐不断、亏损百亿、高管抛售股票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近日,阿里大文娱高层贪腐又成了各大媒体热点话题。

  12月4日,阿里大文娱集团发布消息称,根据举报,原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及优酷总裁一职由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兼任。

  在阿里影业副总裁刘春宁、优土副总裁卢梵溪、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等高管纷纷因贪腐问题落马之后,“视频圈常青树”杨伟东也“倒下”了。

  四年间四位高管因贪腐落马,阿里大文娱创下了阿里集团内部腐败的新纪录,成为阿里系高管贪腐的重镇。

  大而不强,核心业务羸弱没有护城河

  与高管贪腐不断、管理层人事动荡伴随的是阿里大文娱严重的财务亏损。

  根据阿里今年陆续发布的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大文娱板块累计亏损了107亿元,成为阿里内部的亏损王。

  根据阿里巴巴集团财报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阿里大文娱营收40.63亿元,运营亏损达31.96亿元;2017年第四季度,阿里大文娱营收54.13亿元,运营亏损达38.28亿元。而在阿里巴巴最新财报中显示,本季度阿里大文娱亏损最大,达到48.05亿元,较2017年同期亏损增长近15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中信建投研报认为,阿里文娱自身内容生产能力偏弱,是重要诱因。和讯等财经媒体认为,阿里大文娱大而不强,没有自己真正的护城河。

  阿里大文娱的大是毋庸置疑的,不仅声量大、资金充足,而且体量大、涵盖的业务范围广。但遗憾的是,在文娱内容的产出、市场所占份额等方面都不够强。这很难与它的规模相称。

  阿里大文娱成立于2016年,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已经打造了从内容生产(阿里文学、UC头条)到投资发行(阿里影业)、票务流通(淘票票、大麦)、内容输出(优酷、华数)等影视全产业链条,以及阿里音乐(虾米、阿里星球)、阿里游戏、阿里体育等众多应用,阿里大文娱初具产业形态。

  不过,大文娱旗下的各个板块,包括核心战略业务,基本都是阿里通过投资、并购而来。通过资本的力量,确实可以短时间内构建起庞大的业务体系,但是整合过程中的复杂性、发展过程中资本属性、板块与板块之间的间隔性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阿里大文娱发展速度和强度。通过资本整合起来的阿里大文娱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繁多纷杂杂,但最终各个业务线各自为战、缺乏协同,最终造成的局面是,阿里大文娱拼起的盘子虽然很大,却缺乏核心竞争力。

  在阿里大文娱各板块业务中,优酷一直是重中之重。2017年,俞永福在任时就曾公开表示,大视频是当下内容产业发展的最大风口,阿里大文娱坚持“富养女儿”,对优酷的投入无上限。所以即使是持续亏损,阿里大文娱对于优酷的支持也未曾犹疑,包括今年夏天豪掷重金拿下2018世界杯的网络转播权。

  在腾讯视频、爱奇艺爆款频出的当下,内容依然是优酷软肋。网络大电影(网大)是体现之一,有制片公司负责人表示,“爱奇艺每周更新几部网大,腾讯每月更新几部,优酷基本不怎么更新。”

  这也直接反映在运营上,优酷在长视频排位战中的表现似乎不尽人意。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曾经在优酷与土豆合并时,业内均认为这是视频网站领域中老大和老二的合并,并对这一整合给予较高的期待,但现阶段优酷在第一阵营中已经失去了绝对优势。据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统计,相较于几年前优酷土豆行业前二的位置,2018年3月,优酷月活用户规模为仅4.12亿,居行业第三,明显掉队。

  

  事实上,不唯优酷,整个阿里大文娱内容板块,都处于普遍掉队的困局中。比达咨询数据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主流音乐平台下载量市场份额中,QQ新音乐以65.2%的绝对优势排名第一,网易云音乐以15.4%排第二,阿里音乐仅以9.2%排第三。

  在线阅读市场上,阿里系不再是第三了,而是掉到了第四。据易观统计,阿里系产品书旗小说应用使用规模在2017 年第四季度排名第四,与第一梯队的QQ阅读和掌阅iReader具有非常大的差距。

  在电影领域,阿里影业及旗下的淘票票,也早已经被腾讯投资的猫眼超过,公开信息显示,淘票票电影票务市场份额仅为30%,距猫眼60.9%的市场份额有一倍差距。

  可见,在阿里大文娱涉猎的各个业务领域,均已失去明显的竞争优势,仅仅依靠砸钱并没有为其建立核心竞争力和护城河。

  战略摇摆不定、高管带头套现,如何扭转困境?

  从高层内部腐败上,我们可以看出阿里大文娱内部管理较为混乱,团队缺乏持续战斗的信心和士气,投机心态严重。

  这一方面是阿里大文娱先天“拼盘”基因所致,也是阿里大文娱战略摇摆不定、业务整合失利的体现。

  俞永福在就任阿里大文娱董事局主席兼CEO之时,曾对外宣布阿里大文娱的定位是做产业基础设施,完成对用户、内容和商业三大产业的基础设施升级。显然,阿里大文娱希望通过基础设施平台,吸引更多、更好的内容到自己的平台上来获取流量和用户。

  此后,俞永福又提出3+X的业务矩阵战略规划,“3”分别是大优酷事业群、UC事业群和垂直事业群,X包括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独立纵队。并一再强调”阿里大文娱以“富养女儿”的心态做内容。但,实际上阿里大文娱做与基础设施相对应的流量渠道和做内容之间,其实一直摇摆不定。

  以至于,樊路远在接手阿里影业CEO之后,就率先澄清了俞永福提出的“专心只做基础建设”的说法,提出“内容+基础设施”双轮驱动战略,强调“内容产出和基础设施一样,都会成为阿里影业双轮驱动中的核心一环。”

  这种战略上的摇摆不定,直接导致在执行上的冲突,阿里大文娱尽管在一年之内投入近百亿资金,试图在基础设施和内容上取得突破。但事与愿违的是,烧了百亿之后,阿里大文娱非但没有实现预期的战略目标,各业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纷纷掉队。

  业务受挫也导致了团队凝聚力涣散和士气普遍低落、投机心态严重,除了卢梵溪、孔奇、杨伟东因贪腐落马之外,阿里影业CEO张强、优土联席总裁魏明、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阿里音乐CEO宋柯等核心高管也已经纷纷卸任淡出阿里大文娱。甚至,还出现了阿里影业高管低价抛售自家股票的闹剧。

  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2018年1月,阿里影业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张蔚以每股平均价1.0763港元抛售391,880股,股份已减持至0.05%。2018年3月29日,阿里影业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俞永福尽沽所持公司750万股,每股平均价1.0024港元,卖出751.8万港元。资料显示,俞永福于2017年5月2日自掏腰包买入该批持股,每股平均价1.28港元,总共达960万港元,此次出售令俞永福蒙受高达200万港元或21.7%的投资损失。

  

  张蔚大笔抛售手中股票、俞永福不惜割肉离场,这被外界解读为高管对公司发展失去信心的标志。

  例如阿里影业财报显示,2017年阿里影业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亏损净额为9.5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9.58亿元。并且,此前也一直是亏损状态,亏损额呈逐年递增趋势。根据其年报显示数据,2014年阿里影业亏损4.47亿,2015年亏损6亿,2016年亏损9.59亿,2017年至2018年3月份亏损高达16亿。对此,阿里影业解释称,“因为公司的销售及市场费用高达20.87亿元,公司表示,这主要是由于淘票票增加其总商品交易额及市场份额而产生市场费用”。

  财报信息简单说就是,阿里影业承认亏损是因为淘票票在票补方面烧钱太多。然而,2016年淘票票投入10亿票补、2017年投入21亿票补、2018年仅春节档一周投入的票补已超过5亿,烧了近40亿票补的淘票票距离第一名还有一半差距。

  显然,在电商领域一骑绝尘的阿里在文娱领域的处境并不乐观。阿里大文娱资本堆砌的业务“拼盘”虽然规模庞大,但各业务都普遍“大而不强”,战略方向摇摆不定、全线财务亏损幅度增大、骨干人才不断流失,阿里大文娱的困局,已经显而易见。

  尽管,阿里集团一再对外强势宣示其文娱产业仍保持着十足的决心,并不断强调投入不设上限,但除了持续烧钱和不断更换高管之外,更重要的应该是认真反思自己专注重点和能力边界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8 参与 10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商业生活热点

动手改造我的世界。

头像

商业生活热点

动手改造我的世界。

124

篇文章

828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