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咕噜(微克苏鲁式)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故事的主角并不是我,我是个摄影师,几年前去内陆某地拍一项关于农村人专题摄影的时候,在一个村子某户人家住宿,这家只有一个男人,五六十岁的样子。
我不得不提的是他长的样子,满脸皱纹,而那双手,细嫩的跟个女人似得,并不是侮辱的意思,是我觉得一个农村人天天做农活,那手也不会白净到那种地步吧,就这样小小吐槽一下。
农村不通网,拍完照天也黑了,时间还早,我也闲得慌,这个男人于是就给我讲了他曾经遇到的一件事。
几十年前,我二十几岁,那时候年轻,在村里头是手指头都能数过来的力壮小伙,村子不大,那会子的人越穷越能生啊,都快容不下原本那些人咯。
我们村里头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大概是五个吧,被叫去村子前面不远的小森林里砍些树。
砍树这事原本村长没同意,他说那片林子里有不详的东西,去砍树的话一定会惹上麻烦的。
大伙儿哪信啊,现在这年头,谁还迷信那玩意儿,就我们村子那活了大把年纪的一群老顽固死活不同意,说邪物被惊扰会上身的。
少数服从多数,老顽固们还是没有拧过我们那时候的年轻人。
那时候我也跟从着大伙同意去森林里,现在想想还是老顽固们说的没错啊。
那里面确实有邪物,但我们五个人也没有受什么伤,没受伤算是好事,但我们几个人一起遭遇了奇怪的事。
去森林几天后,我们几个每天扛着木头回村里,就那天,快天黑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会人有个人突然不见了,这还没出森林呢,人不见了怪恐怖的。
只觉这些树上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我们放下木头,一股寒气瘆进我骨头架子里,冷的骨头咯咯吱吱响,我以为是我穿的少了,大晚上有点冷也正常。
“咯咯咯……咕噜咕噜…”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是车轱辘在水里不停的滚动,又像是谁的嘴里发出咕噜连续喝水的声音。
“你们谁呀!人都不见了喝水还这么大声!不怕引来狼啊!”我吼了一句,没人回应,那声音也在我话落下的时候停了。
我以为剩下那三个一直跟在我身后,鬼使神差地往后面一望,哪还有那三个人的影子!就剩一堆木头散落在那里,平常胆子大的我感觉到不安,嘴巴突然有些发干,口渴窒息的感觉袭来,立马掏了随身带的杯子大口喝了起来。
“咕噜咕噜……咯咯咯……”我大口喝着水,干枯的草如获甘霖,濒死的鱼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声音……这声音好像就是刚刚那个声音吧……像是遇见鬼了一样,此刻我的心就好像要从我胸膛破出来一样,像困在笼子里的怪物想要冲出去,胸口里面就感觉有个东西在不停的锤着,咚咚!咚!
脑子里面嗡嗡作响,不知道是森林里的声音还是自己害怕地幻听了!
应该是失去意识了吧,没感觉了。
在那之后过了不知多久,可能只有几分钟,也可能有一个夜晚那么长。
也许更久……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人为什么没人来找我们,我那时候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想,什么村里人啊。
我不清楚那是梦还是我真实遇到的,用人类的语言描述,请允许我这么说,大概就是“开膛破肚”那种场景吧,但我知道那并不只是开膛破肚。
在那开膛破肚事情之前,在我能用头颅里那粉乎乎粘稠绕在一起像肠子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我能感觉全身上下包括脑袋两边窟窿般的洞里覆盖着像液体一样的东西,我应该是还没能用那两颗骨碌转的“珠子”,只能用脑子感觉。
窟窿洞漏风了!我好像听到了撕扯的怪声,像是某个动物在啃食,因为我听到了非常熟悉的声音,我喜欢吃黏着各种生物血肉的骨头,用我两排咯咯响,迫不及待等着进食的牙齿,去狠狠咬碎不同的骨头,当然肉是我的饲,骨头当然是牙齿的。那时候我听到的声音和我牙齿进食的声音很像,难道是同类吗?我这样躺着或许会被它们发现,然后嚼肉一样把我嚼碎了。
我等了很久,那个声音也在我等待的时间里持续了很久,直到那个声音突然停止,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可能是对我这样的肉不感兴趣,也可能是我身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黏糊糊的发臭,之前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我鼻子不太好用,即使再臭的东西也很难闻出来。就在那不久之后,液体流进我的鼻子,难闻的味道从“洞”里飘进深处,连我的脑子都能感受到那味道的作呕。
眼珠子大概能用了,也能站起来活动了,周围不是森林,你问我为什么用森林比较?可能我喜欢森林吧,比起海洋草原。
周围空荡荡的,我看了一眼自己刚刚躺着的地方,怪不得硬邦邦的,原来是“睡”在一副骨头上面了。
我看到不远处躺着一个东西,这样看过去像是死掉的动物,刚刚那个声音可能是在吃这死物发出的。
我走进那死物,原来是个人类,被吃掉了,只剩下一个都是窟窿流血的破脑袋还有一堆被嚼碎看不清原本在什么位置的人骨,混着肉的骨头,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美味。
我舔了舔嘴唇,没有粘稠感,身上液体在我能活动以后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蒸发”了。
刚才那个是什么想法啊!我居然想吃别人吃过的人类!还是剩饭!
我应该吃个完整的人……动物才对!
我缓缓地伸出手用力砸了一下脑袋,凹了一小块,没有感觉,就是没有那么饿了,饿到产生吃剩饭的作呕心思。
我的同类在哪?突然刚才那咀嚼的声音又出现了,我循着声音的来源,拖着一只脚慢慢走过去。
原来是一个人类在吃另一个人类啊,这个人看到了我,那眼神就好像要把我也吃了一样,他把他自己的吃食藏到身后,我本以为他要冲上来跟我打一架。
我盯着这个人,过了一会,他脑袋头顶渗出一点红色的液体,就好像一个破壳的蛋壳,只不过这个蛋壳有些黑毛罢了,还很臭。
脑袋从头顶裂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里面飘出来,像是一团黑雾,里面还有两个发着光的眼睛,它的身子也裂开了,然后我们就这样互看了许久,它从它本来的身体里飘出来卷走了吃食,在森林浓厚的雾中消失不见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留宿,重新收拾了东西就匆匆离开了这村子。
我就盼望着哪天国家来全面建设落后地区。
都给铲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轻小说

故事题材多样,可轻松阅读的小说

头像

轻小说

故事题材多样,可轻松阅读的小说

8034

篇文章

21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