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静候接盘侠,168亿甩卖压舱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缪凌云 徐悦邦

  来源|野马财经

  8年前,一片争议声中,吴小晖携安邦集团鲸吞成都农商行。而后藉此平台,安邦在银行、保险之间大施财技。“安邦系”也从江湖小角色迅速成长为资本大鳄。

  如今,吴小晖受审入狱,安邦集团正在被逐步清盘、重组。委身“安邦系”多年的成都农商行,也将迎来她的新主人。

  核心资产挂牌出售

  2018年12月12日,安邦集团所持成都农商行35%股份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北金所”)挂牌转让,交易价格168亿元,项目发布截止日期为2019年1月9日。

  野马财经注意到,截至2017年底,除了安邦集团直接持股之外,成都农商行十大股东中,持股4.88%的上海文俊、持股1.96%的浙江国恒实业、持股1.79%的北京涛力也都与“安邦系”存在关联。这些公司的股权会如何变化,暂时还未可知。

  

  来源:成都农商行2017年报

  此次转让消息的出现应该在市场的意料之中。

  2018年2月23日,也就是正月初八,吴小晖被上海市检查一分院提起公诉;同日,安邦集团被银保监会旗下保险保障基金接管,期限一年。

  这一年的时间内,保险保障基金在临时注资608.04亿元的同时,还进行了一系列清理、重组工作,不断引入新的股东承接安邦集团资产。

  5月10日,港股地产企业远洋集团(3377.HK)宣布受让安邦保险集团全资附属公司邦邦置业50%股份;9月12日,厦门国贸(600755.SH)公告称,与前海金控一起以35.59亿元联合受让“安邦系”旗下世纪证券91.65%股份。

  如今,距离一年的期限还剩两个多月,“安邦系”最核心的资产——成都农商行也终于出现在了交易名单上。

  身处天府之国的成都农商行,2017年以7055.62亿元的总资产规模位列全国农商行第五名。2018年前三季度,合计实现营业收入85.07亿元,实现净利润35.43亿元,属于行业内较为优质的资产。

  更加重要的是,她在“安邦系”迅猛扩张的过程中,一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压舱石与发动机

  成都农商行由原成都农村信用社改制而来,于2010年1月正式挂牌。同年10月,随着一份增资扩股方案的抛出,安邦集团以56亿元的价格拿下了35%的股份,超越地方国资成为新的实控人。

  入主成都农商行带给“安邦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例如,《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保险机构境外投资总额不得超过上年末总资产的15%。

  2010年的安邦集团,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总资产也不过256.74亿元,在浩渺的资本江湖中,尚且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角色。相比之下,成都农商行当年资产总额就已超1600亿元。

  “蛇吞象”完成,实现并表后,安邦集团资产规模迅速膨胀,为其此后不断的收购动作,特别是在海外的连番征伐打下了基础。

  实际上,海外也的确成为了“安邦系”扩张的重要战场。对华尔道夫的收购,更是让吴小晖身上的光环与争议都达到了顶点。

  除此之外,吴还将银行与保险企业之间的“协同”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方面,安邦集团在获得大量保费的同时,将巨额资金以存款形式放入成都农商银行;另一方面,成都农商银行以购买债券、借款的形式将部分资金回流至安邦集团中,或者通过借款、担保等方式,流入“安邦系”其它公司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相比保险资金,银行资金的使用灵活得多。

  从财报可以直观地看到,2010年开始,成都农商银行同业业务扩展迅速,2014年更是助力其以6341.4亿元的总资产,登顶农商行第一位;但受“金融降杠杆”趋势影响,2017年,成都农商行同业负债大降393.49亿元,排名也滑落至第五。

  

  来源:成都农商行2017年报(单位:千元)

  具体来看,即便是在2017年,成都农商行依旧从“安邦系”其它公司中,吸收了近1500亿元存款,并购买了安邦集团11.9亿元次级债券。

  借助成都农商行的力量,截至2016年底,安邦集团总资产规模就已达到1.45万亿元,以61%的同比增速,正式跨入万亿俱乐部。

  6年56倍的增速,令市场侧目。

  6300亿资产谁能接盘?

  作为“安邦系”旗下最为重要的金融资产之一,成都农商行历来为各路资本所觊觎,然而要想吞下这一“香饽饽”也并非易事。

  近年来,监管层抬升企业涉足金融业的“门槛”,对受让金融机构股权的企业从资质、资金来源等方面进行穿透式监管,此前曾频频出现的“野蛮人”式收购被拒之门外,金融监管日趋严格、规范。

  2017年11月,银保监会公布《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对企业参控股商业银行作出了明确限制,要求“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不得超过1家”“以金融产品持有同一商业银行股份不得超过5%”等,被称作“史上最严新规”。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成都农商行股权受让方的资格更为严格。北金所挂牌信息显示,受让方需以自有资金一次性付款168亿元的交易价款,同时成为主要股东的意向受让方不得以发行、管理或通过其他手段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成都农商行股份。

  在当前市场中,既符合“两参或一控”等硬性监管规定,又能够一口气拿出168亿元的“资本大鳄”,或许并不多了。到底谁又能接下资产规模已近6300亿元的成都农商行呢?

  对此,野马财经于12月12日下午致电北金所,以及此次股权转让经纪代理机构北京中大英正投资,双方均回应称,“截至目前,还没有人报名。至于转让方前期有没有谈好潜在意向方,就不太了解了。”

  此前《经济观察报》曾有报道称,四川省国资与成都市国资将联手接盘安邦集团手中成都农商行股份,具体财团成员包括四川发展、成都金控、五粮液集团。

  野马财经于12月12日下午致电上述企业。其中,四川发展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成都金控在听闻来意后直接挂断电话,此后再次拨打均被挂断;而五粮液集团方面则表示“不太清楚”。

  若上述传闻最终成为事实,成都农商行将在时隔八年后重归国资手中,而它的昔日控股股东安邦集团的资产处理工作,也将随着这笔股权转让的完成而渐渐接近尾声。

  随着安邦集团资产处理工作的不断推进,引入战略投资者一事或许也将循序开展。谁又将成为安邦集团的新股东呢?对于此次安邦集团转让成都农商行股份一事,你又有何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1 参与 20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野马财经

关注金融创新

头像

野马财经

关注金融创新

2143

篇文章

7284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