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眼中的心脏复苏抢救,原来如此无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大多数人都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医生抢救病人的场景:

  医生们通过心肺复苏术,也就是CPR,将命悬一线的病人从死亡的边缘拯救回来。

  反应迅速,判断准确,争分夺秒地与死神搏斗,最后妙手回春。

  然而,医院里真正的CPR流程可能并没有那么激动人心。

  最近一位杜克大学医学院的医生,分享了他们眼里的CPR急救日常——

  人们对CPR简单的想象背后,更为复杂、残酷的真相:

  看似有魔力的CPR,真的是有效的吗?

  是否所有的人在死亡前都应该接受CPR,只为获得一份生的希望?

  在生命最后一刻,到底是不顾一切走完最后的抢救流程,

  还是放弃抢救,用更有仪式感的方式让病人与世界道别?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医院目睹过的每一次死亡。

  但是,眼睁睁地看着病人的生命消逝,作为医院例行CPR的参与者,那种被推到一边的孤独感是难以忘怀的。”

  

  “CPR一般会在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开始实施。

  而心脏停止跳动,则是将人推向死亡的最后一块多米诺骨牌。”

  

  “导致人心脏停止跳动的原因,有无数种。

  但人们对心脏停止跳动的反应却基本上是一致的:

  按下Code Blue,立刻进行心肺复苏术。”

  

  “那些第一时间出现在急救现场的人,

  会努力地抢救病人,与死神争夺患者的生命:

  开始胸外心脏按压,插入静脉注射管,检查心跳频率,

  一般情况下还会给病人的气管插入一根管子,帮助其呼吸...

  CPR,就是让一片混乱变得有秩序的鼓点。”

  

  “负责抢救的临床医生会给出明确而冷静的指令,指导抢救的过程:

  1毫克肾上腺素;检查一下脉搏;检查一下血压...

  在电影里、电视里,这个过程可能伴随着医生之间相互争执、咒骂,

  但实际情况是,现实中的抢救非常的冷静客观:医生很少会带入个人情感。

  因为抢救室里,医生们与他们紧握的拳头、努力按压的手掌下的人,是完全陌生的。”

  

  “抢救本身也可能带来创伤:

  在医生按压下,病人的肋骨可能会断,身上可能会淤青。

  并且,在血液停止流动的那个关键时刻,患者的脑细胞、其他器官都会开始衰竭。

  濒死的患者可能是无意识的,对这一切也许不会有感觉。

  但对爱他们的人来说,这其中的残忍有时候真的不忍直视。”

  

  “电视里的抢救,要么就是病人奇迹般地被迅速救回来了,要么就是太晚了病人很快就死了。

  但在现实生活中,CPR可能会持续很久,从几分钟到几个小时都有可能。

  整个过程会一直持续到起效果,或者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绝对不会有效果了才停。

  不管CPR到底持续多久,那段时间都感觉像是一辈子那么漫长。

  CPR的过程非常吓人,但对于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在这个过程里也有一种奇怪的自在感:

  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那个部分工作,

  而不是去想,自己其实在目睹“人是如何死亡的”这一意义深刻的过程。”

  

  “当CPR起作用后,接下来的繁重的护理和恢复工作就交给重症监护室的人了。

  当CPR没有作用后,结束的方式可能会特别地突兀、冷酷:

  医生和护士都会静静地迅速离开,继续去救其他还活着的人。”

  

  “然后,患者身上的各种管子、线,会就那样留在病人身上,

  继续缠着这个我们已经救不了了的人身上。

  除非亲眼所见,你可能无法想象这个抢救惯例中最后几分钟那种毫无人性的冷静。”

  

  “CPR被引入医疗系统以来的60年里,它已经成为我们对待每一个死亡的默认处理方法。

  它原本是被用来在急救支持到达前,为之后的抢救争取宝贵时间的:

  让一颗跌跌撞撞的心重新回到正轨,又或者处理如溺水这样的突发事件。

  正确、及时地进行CPR,的确已经拯救过无数人的生命。”

  

  “但是,CPR有效、关键时候能救命,并不意味着应该被用在每个人身上。

  CPR不能让因为器官衰竭、癌症、痴呆等问题造成的死亡停止,更不能起死回生。

  在上述这样的情况下,CPR真的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尽管作用有限,CPR还是在大众的想象中变成了宛若有魔力的治疗手段。

  有一个研究发现,影视作品里有三分之二接受CPR的患者,最终都被救回了一命:

  病人活过来,甚至还能完好无损地离开急救室。

  但很少有电视作品会描绘CPR之后的狼藉:

  即使是CPR成功了,也可能会有断掉的骨头、失败的恢复过程,甚至是脑损伤等。

  

  “当外行人被问到,他们眼中CPR成功的概率是多少时,大多数人会猜75%。

  在现实生活中情况并非如此。

  CPR是能够救人,但对绝大多数接受CPR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经历。

  

  “大概只有五分之一的人,在接受了CPR后能活下来。

  对年龄较大的患者来说,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在接受了CPR后能活过一年。”

  

  “对于很多重症晚期患者来说,CPR成功的概率更低。

  比如像是由癌症、器官衰竭引起的濒死状态,实施CPR成功的概率只有不到2%。”

  

  “但是,就算是在CPR基本上不起作用的一些情况下,

  它还是会被我们看做一个国际通用的最后的抢救手段,成一种医疗技术强大的象征。

  医生们的心情,大概就是:

  ‘就算大概率没用,我们至少也要试一试吧,毕竟这是我们能够采取的最后一个措施。’

  所以说,CPR在医疗机构的地位简直就是神圣的。

  就算是对病人有伤害,或者根本没有用,也会被试一试。

  

  “然而,在医生群体里,也有人在背后叫CPR为“Show Codes”:

  表演性质大过于治疗性质。

  这种背地里的说法,其实很不尊重那种必须做出生死抉择的人的痛苦。

  但它也暗示了CPR的辛酸之处:

  不管医疗手段有没有用,人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挽留生命。

  就算这种挽留有时候非常残忍,也要紧握着它,就像是紧握一份希望。”

  

  “我们的抢救措施的确是非常现代的,

  但人类为了抓住生的希望而想出来的种种措施,却不是什么新鲜事。

  人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总是会想出一些仪式,企图从中获得希望。

  因为人只要还有最后一口气,就意味着还与爱人、与传统、与自然、与习俗有连接。

  社会意义上的死亡仪式,不仅仅定义了什么是死亡,也定义了什么是活着。”

  

  “伴随着一种世界性的对医疗科技的‘迷信’,

  现在,我们死亡的最后仪式,变成了与一堆机器相连接、通过一堆数据来定义死亡的过程。

  我们被药物包裹着垂死的心跳,对着呼吸管的空穴,默默说出人生中最后的话语。”

  

  “但是,这个潮流正在改变。

  最近这些年,我们也在反复思考医院里这种机械制度的弊端。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选择在面临无可挽回的死亡时,跳过医院里这种戏剧化的抢救,

  在家里度过人生中最后的时光。”

  

  “就算那些最终决定在医院里迎接死亡的人,也开始会衡量CPR成功的概率。

  考虑在生命最后的阶段,到底是这个概率重要,还是体面平静地离开重要。

  有时候,人们会放弃抢救,选择用最后的时光与家人道别,安排身后事,寻求内心信仰的安宁,或者追求内心最后的激情。”

  

  “医护人员们也意识到,有时候治疗可能会成为患者们人生里的最后一个举动。

  我们也在想办法,让医院处理死亡的机械化流程里,保有一点人性。”

  

  “现在的改进建议里,包括一些让病人走得更有尊严的仪式:

  比如,允许家属在实施CPR的时候陪伴在现场;

  让家属有机会在上呼吸机前,和病人再说一句话;

  又或者,是在抢救失败病人死亡后,多维持一会儿沉默,以示尊重...”

  

  “CPR永远都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医疗手段,

  并且今后也一定还会有各种研究继续提高CPR成功概率。

  但与此同时,医生和病人们都需要找到一个合理运用CPR的方法,

  别让我们的医疗技术,掩盖了该有的人性....”

  

  “我见过太多的死亡,最终意识到没有人能真正知道,当病人面对死亡时到底会选择什么。

  但是我总是会问自己,当我的最后一刻来临时,

  如果有选择,我会怎样去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或许,CPR的作用的确在电视作品中被夸大,其严肃的一面也在这个过程中被掩盖了。

  人们对生命的执着,有时候会让我们忽略掉了生命本身珍贵的原因。

  是通过各种痛苦的手段,换回来的人生苟延残喘的几秒钟、几分钟,

  还是放弃那份渺茫的希望,把握住人生最后的时刻的体面和平静,

  或许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会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而这位杜克大学的医生的故事,或许能够让我们提前意识到:

  将来的某一天,我们也终将面对这样的状况。

  当抉择的时刻来临时,我们到底想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和这个世界道别...

  Ref:

  https://www.topic.com/what-doctors-know-about-cpr

  --------------------------------------

  网友留言精选:

  甜味胡萝卜:医学生一枚 虽然知道学医有许多无奈 例如看着病人死去 家属的不理解等等 但是相信挽救生命的成就感也无可替代 无论社会怎样 救人治病 都是天职

  拉基联萌:我想起一个护士朋友说的了,做心肺复苏的时候把老年人的肋骨按断了(老年人骨质疏松很容易骨折),然后抢救过来怪他们弄疼了她。。。

  失聪听众:姥爷去世的时候,妈妈跟我说,如果有一天她也快不行了,就不要救她,让她安安稳稳的自己度过去就行。但是作为女儿,我做不到。我一直觉得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想保住你,因为没有你。我就没有家了啊。

  叫阿绿好了:我妈妈患上癌症后最后她和我说真到那一天就不用抢救了因为她不想难受 难道我要看着她难受吗 虽然我们都知道只要有希望谁都想试一试 但这也是很绝望后才会说出口的话 到后来妈妈离世 当时也没有采取抢救 就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了 看到文章后心里确实五味杂陈 今天是妈妈生日 祝妈妈生日快乐

  筱妮子的猫:作为一个icu护士,cpr真的是作为大部分病人临终的一个“仪式”,也有很多抢救成功的人 我们也非常的高兴,但是那些癌症,器官衰竭的病人,这些就真的是一场仪式。这类病人之前也有意识障碍,我们不知道他真实的选择,更多的时候我们遵循的是监护人的选择,很多时候我们生也不能选择,死亦不能。

  鹿小咒:我们抢救一个病人做了一个多小时的CPR,三个人轮流按压,病人肋骨被按断也是没办法的事

  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身体冰冷发黑才停止抢救宣布死亡之后帮病人穿寿衣老师嘴里一直说我们尽力了。是说给病人听也是安慰自己

  再来一碗王大可:突然想起来早些看到的一篇文章 很多病人在最后的时候很想掀走被子 拔掉呼吸器 甚至起身说话 但是被家人以对病情不好拒绝了其实那是他们最后的自由啊

  香染锦绣:姥爷病危的时候没在旁边,突然的那种,等我去的时候已经上了呼吸机,我妈刚交好抢救费,医生开始CPR,我觉得就是象征性的,按压大概五分钟或者十分钟(那会的确没空看时间),他说再按下去肋骨就要断了,病人情况你们也知道,再继续下去没什么意义

  风间翎乱:很多时候患者已经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宁愿平静的死去也不愿饱受病痛折磨的活着。但是对家人来说,放弃任何一丝挽救患者生命的可能性都是极大的痛苦。这种矛盾每天都在医院里发生,永远无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12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英国那些事儿

告诉你在国外最有意思的大小事

头像

英国那些事儿

告诉你在国外最有意思的大小事

7710

篇文章

13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