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医改下一步需推动公立医疗机构去行政化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今年是国家启动新医改的第十个年头。2009年3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的提出,标志着新一轮医改大幕正式拉开。过去十年,以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为目标的新医改,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

2017年初,国务院又印发了《“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部署加快建立符合国情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推进医药卫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最近,一篇回顾我国医改十五年历程的文章也再次让公众目光聚焦医改。人们急切地希望了解:下一阶段我国医改还将在哪些领域进行突破和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多年来持续追踪、研究医改政策,近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他认为,“改革的空间在公立医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医生不是唯利是图的职业群体

NBD:“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目前仍在进一步解决中,医改有待进一步完善。下一步医改中,有哪些空间比较大的地方可以继续突破?

朱恒鹏:我们在医保和医药方面的改革都很好了,但现在咱们的公立医院要进一步启动真正的改革,我们的医生人事制度还有待改革。公立医院医生是“铁饭碗”的事业单位编制身份,三甲医院得到的各种行政资源多,得到的各种行政权力支持比如高级职称、重点学科方面的支持都多,这些都能吸引到很多好医生,从而让医院吸引到更多患者,然后形成马太效应。

所以,大的公立医院不仅对民营医院,还对公立的县区医院这些二级医院甚至是社区医院都形成了较大的冲击,三甲医院的优势在治疗疑难杂症、危急重症和进行科教研究的工作上,对于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一些三甲医院成本高、费用高,服务也有待提高。如果要说改革的空间,那我认为这个空间就是公立医院,医生可以成为一个自由执业者,这是国际通行的模式。

NBD:医生成为自由执业者进入非公医疗领域,目前在诸如口腔科、眼科的非公医疗单位中发展非常迅速,是不是因为在这些专业方向上,对医疗设备投入的要求比较低?

朱恒鹏:这些应该不是问题,现在社会资本有资金实力投资大型设备。主要是受制于医生团队,因为这个“铁饭碗”,很多医生不愿意出来,还包括一些如评职称、养老保险等因素,公立医院的医生,事业编制身份养老金大大超过民营医院企业医院医生的养老金,这不是公平竞争的结果。而医生不愿意离开公立医院,民营资本在外边盖再好的医院、买再好的设备也不行。

医生在公立医院拿到的高收入,是靠财政和行政资源支撑,行政资源的社会成本是非常高的。

NBD:现在医生离开公立医院,有的会被高端民营医院挖走,应该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影响?

朱恒鹏:有的医生愿意服务于支付能力更强的群体,这就好比有人愿意去五星级宾馆消费,也很正常。但绝大部分医生其实不愿意只在高端医院服务,高端医院接诊量小。如国外很多医生,他们在私立高端医院获取收入的同时,也会在公立医院通过医治更多的病患来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实现自己的职业价值。医生绝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职业群体。给低收入者看病、赚高收入人群的钱,是这个职业群体古今中外的常态。

NBD:您提到改革要针对公立医院,但有些超大型公立三甲医院已经发展多年,在短时间内拆分不现实。那么该如何改革?

朱恒鹏:有一种声音认为,应该剥离大医院的普通门诊。首先,超大型三甲医院确实没法拆分,现在能做的是可以把“超级医院”的业务逐渐分离出来。包括很多三甲医院的院长都认为,目前三甲医院有60%的门诊其实不需要在三甲医院看,50%的手术和住院也不需要在三甲医院做,三甲医院更应该去收治疑难杂症病患。对于政府来说,可以严格禁止三甲医院再扩张规模,这个可以、现在也应该采取一刀切的做法,明令禁止三甲医院再增加床位和人员,分院也不行、合资共建也不允许,同时放开医生开办中小型医院、诊所、手术中心,通过鼓励医生走出来,分流那些不需要在三级医院进行的诊疗活动,形成分级诊疗体系。

比如某民营眼科医院,它发展白内障手术,即便是在上海这样的地区落地后,公立医院对白内障患者的接诊量都出现了明显下降。因为白内障手术的技术很成熟,患者在民营医院就医成本也更低。

完善治理可以让民营医院竞争走向规范

NBD:目前来看,患者更信任三甲医院,甚至对“超级医院”有一些崇拜心理,这其中可能包含了对部分民营医院之前存在混乱的不信任。应怎样打消患者顾虑?

朱恒鹏:你担心的民营诊所可能会“乱”,不排除仍可能有一些坑蒙拐骗现象的发生,但改革方向已经明确了,要怎么办?可以有一段时期的“忍耐”。只要放开,就可能会有鱼目混珠的情况,但优胜劣汰是需要过程的,可以通过完善治理来缩短这个过程。希望形成一个良好的行业秩序,这个优胜劣汰过程是不可避免的,历史经验如此,改革开放以来,不少放开的行业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假设一乱就收,就回到老路子走不出来了。政府需要考虑的不是“一放就乱,一乱就收”,而是如何适应新形势,完善社会治理机制。

也不要因为出现了一些乱象就简单性地歧视民营医院。比如,开办医院的资质审核太多,一个很难拿全各种资质证书的民营医院,因担心资质不全随时被查封而降低质量以降低成本,结果真因为质量问题被查封,行政部门可能以此为由,证明应该加强管制。这就成了走不出去的低水平循环了,如何实现转型升级?

以宿迁为例,宿迁2003年公立医院全部被政府转让,之后一些医院一度出现混乱,欺诈患者,攻击竞争对手。但2006年之后,宿迁的整个民营医院竞争就开始逐步走向规范。

NBD:在目前非公医疗体系中,互联网医疗概念火热,但也存在一些发展水平低、甚至还有蹭医改热点的企业。

朱恒鹏:确实存在一些企业有造概念融资等情况,这是不符合医疗行业特征的,医疗的规范需要比较慢地做技术、做服务。但互联网医疗是个方向,现在的水平也算是可以的,发展潜力也非常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腹肌撕裂者周

合理锻炼

头像

腹肌撕裂者周

合理锻炼

1348

篇文章

19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