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重特警的保护下,欧阳志远带着陈玉珍终于到达了湖西市公安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重重特警的保护下,欧阳志远带着陈玉珍终于到达了湖西市公安局 周玉海和李大鹏这才知道,陈玉珍的病已经好了,现在是装的。 陈玉珍的眼神慢慢的平静下来,她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我说了实话,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欧阳志远一听,他知道,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的原因就要清楚了。 欧阳志远看着陈玉珍道:“我是湖西市主管矿务局新来的董事长欧阳志远,兼任湖西市副市长,你不要有任何的顾虑,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什么,你是新来的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兼任副市长?” 陈玉珍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我就是矿务局的董事长和副市长欧阳志远。” 陈玉珍咬了咬牙道:“我相信你,甲醇化工厂爆炸的原因是……” 还没等陈玉珍说完话,外面黑暗中,两颗刺目的火球,发出刺耳的撕裂空气的怪啸,爆射过来。

  

  “火箭弹!激光干扰仪!快躲。”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早已熟悉这两路虎的寒万重一声冷哼,猛打方向,瞬间按下一个按钮。 一幢刺目的强光在路虎车上爆闪,碰的一声闷响,路虎战车释放出一丛干扰金属箔片。 打向前面轿车的那枚火箭弹,正中那辆轿车。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那辆轿车被打得粉碎。 打向路虎的这枚火箭弹受到了激光干扰仪的干扰和金属箔片的诱导,失去了目标,打在了山崖上,把山崖炸的山石乱飞。 “妈的,有人偷袭拦截!” 寒万重闪电一般的按下一个红色按钮,路虎车前的两挺蜂窝转轮式机枪刹那间瞄准了发射火箭弹的杀手,喷出了耀眼的火舌。 “留活口!”欧阳志远大声喊道,但已经晚了。 “哒哒哒哒哒……”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刹那间就把两个埋伏的杀手撕得粉碎。 这个情景,看的周玉海、李大鹏和王战他们目瞪口呆,傻了一般。

  

  我的天哪,这是一辆什么车?竟然会释放干扰还有激光,还安装了两挺蜂窝转轮式重机枪,这怎么可能?除非是军队的战车,才有这种恐怖的配置。 让人悲痛的是,周玉海的司机连同那两车,被埋伏杀手的火箭弹轰碎了。 看样子,找到陈玉珍的消息已经走漏了,有人想杀人灭口。 这时候,陈玉珍早就下的脸色苍白。 欧阳志远看着陈玉珍道:“看到了吗?有人想杀你灭口。” 陈玉珍看着欧阳志远,终于下了决心道:“甲醇厂的化验室,实际上是一座提炼毒的小工厂。”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一听陈玉珍说甲醇化工厂的化验室,竟然是一座提炼毒的化工厂,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怎么都不会想到,甲醇化工厂化验室竟然是提炼毒的化工厂,怪不得龙海、湖西的贩毒这么猖狂。 周玉海也是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道:“化验室是怎么爆炸的?” 陈玉珍道:“是由于一个人操作不当,引起了爆炸。” 欧阳志远道:“谁是负责人?” 陈玉珍道:“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 看来,陈玉珍还不知道,孙正瑞已经被撤职了。“ 欧阳志远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副局长耿剑锋的电话。 “耿局,陈玉珍已经找到了,她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原矿务局局甲醇化工厂是一座秘密提炼毒的化工厂,立刻秘密抓捕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要快。” 耿剑锋一直在等欧阳志远的消息,他一听这个消息,在吃惊之余,立刻带人直扑孙正瑞的家。 这时候的孙正瑞却不在家,他刚从大酒店里喝完酒,喝得东倒西歪。 他趴在一座桥上呕吐着。

  

  一个如同鬼幽一般的人影猛然出现在他的后背,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 “噗通!” 孙正瑞一头栽进了大酒店前面的河里。他根本没有挣扎的机会,就沉到了水底。 欧阳志远立刻把陈玉珍说出甲醇化工厂是一座秘密提炼毒的化工厂的消息,报告给省公安厅长王世杰。 省公安厅长王世杰一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命令副厅长周江河带人连夜赶往湖西市。 欧阳志远把情况向市委记宋光明汇报了一遍。 宋光明一听,立刻命令政法委记王盛举带领特警前去接应欧阳志远、周玉海他们。 市委记宋光明也想不到,矿务局的甲醇化工厂里面竟然暗藏着制毒工厂。这里面,绝对不是一个人操作的,怪不得甲醇化工厂在爆炸后,矿区局中兴集团董事长彭茂水跳楼,看来,是有人在杀人灭口。 现在,在路上,欧阳志远又受到了火箭弹的袭击,这仍旧是杀人灭口。 湖西市不太平呀。

  

  今天的湖西市,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六处处长郑伟在等消息。 屋内静的死一般的可怕。 生死时刻到了,决不能让孙玉珍活着回来。 薛兆国的电话铃响了,他连忙一看号码,他噌的一声站起来,是虎爷的电话。 “埋伏失败,干掉李凡峰。” “咔嚓!” 虎爷挂上了电话。 薛兆国脸上的汗水,噼里啪啦的向下流着。他看着郑伟道:“立刻派人干掉李凡峰,掐断线索。” 郑伟连忙道:“是。” 郑伟一个纵身,直接从楼上的窗户,跳了下去。这人的身手真高。 这时候的李凡峰,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内走动着。他做梦都不会想到,陈玉珍还活着。 陈玉珍是四位制毒操作工之一,所有的情况,她都知道。 但愿暗杀能成功。 他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他一看号码,连忙接过来。

  

  “听好了,埋伏失败,你立刻走!” “咔嚓!” 对方挂上了电话。 李凡峰一听这个消息,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知道,自己已经呆不下去了。 他立刻拎起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箱子,快步走下楼去,他把箱子扔进了车子的后备箱。他开着奔驰,冲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他开出了湖西市,车子上了一座大桥。他慢慢的减速,透过窗户,看着这座自己生活了五十年的城市,他叹了一口气。 自己这辈子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永远的没有机会回来了。 一个人影猛然出现在他的轿车旁,那人手指一弹,一根蓝汪汪的毒针,无声无息的射进了李凡峰的后颈。 李凡峰身子一僵,嘴角流出了一股黑血。 好毒的毒针,一秒钟就可以致命。 那道黑影一推奔驰车。奔驰车冲出了护栏,栽进了大河里,沉入了水底。 政法委记王盛举带领警察和特警赶到杀手伏击欧阳志远他们的地方时,已经是夜里的十二点了。 欧阳志远之所以没有继续向前走,他恐怕前面还有埋伏,所以,他就地等候增援。

  

  牺牲的那位警察司机的遗体已经找到。 在重重特警的保护下,欧阳志远带着陈玉珍终于到达了湖西市公安局。 周玉海他们,连夜突审陈玉珍。陈玉珍交代了自己和另外三位已经被炸死的化验员制毒的经过。 耿剑锋他们忙了一夜,没有找到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 耿剑锋他们抓了几位原来跟着孙正瑞的副厂长,经过审问,他们对这些事情竟然一无所知。最后,只得放人。 整个公安局忙了一夜,只是抓到了陈玉珍,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就连矿务局的总经理李凡峰也没有联系上。 第二天的早晨,有人在一个酒店门前的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公安人员赶到一看,正是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 法医没有在孙正瑞身上发现任何的伤口,最后的结论是,孙正瑞醉酒掉进河里淹死的。 甲醇化工厂暗藏制毒化验室,这让欧阳志远想不到。

  

  上午刚一上班,他就赶到了矿务局中兴集团的办公室。 陈玉珍没死和甲醇工厂里有制毒实验室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矿务局集团。 几乎的同时,副局长耿剑锋亲自带领警察,对现在的甲醇化工厂进行彻底的搜查,搜查的结果,是一无所获。那场猛烈地爆炸,早就把所有的痕迹都毁灭了。 欧阳志远让办公室主任黄霞立刻通知所有在家的副经理来开会。 半个小时内,所有的经理都来到了进会议室,但惟独缺少经理李凡峰。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总经理李凡峰为什么没来上班?办公室主任黄霞已经给李凡峰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是无法接通。 欧阳志远怒气冲冲的走进了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本来都在议论甲醇化工厂的事,欧阳志远铁青着脸一进来,整个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静的极其可怕,所有的人连呼吸都感到快要窒息了。 欧阳志远如同刀锋一般的眼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遍,他猛然,狠狠地一掌拍在桌子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美食达人天天

分享吃货们爱吃的美食制作方法

头像

美食达人天天

分享吃货们爱吃的美食制作方法

117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