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常市:一个林业局长的委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网11月6日报道《悲情何伟建》刊发后引起社会极大反响,短时间内点击过万,网友们纷纷发表评论。7日,五常市林业局长尤清林致电记者,和记者展开交流。尤局长说,对记者发表的文章,前面不予评论,后面有点看法,就是觉得委屈。记者告诉尤局长,没问题,新闻从来都是客观的,你可以倾诉你的委屈。
新闻回放:何伟建1984年和五常市背荫河林场签订荒山承包合同植树造林,承包期为30年。合同约定,背荫河林场提供树苗,树木成材后何伟建与林场按照立木价值八二分成。2012年,何伟建的4000余亩树木被五常林业局收为国有划为国家公益林(五常法院判决),2014年,何伟建发现后与五常林业局交涉,要求进行评估,兑现合同。五常林业局拒绝进行评估,也没有给与何伟建任何补偿,4300余亩树木就这样没了,本网和《今日头条》刊登《悲情何伟建---五常植树人》。
尤局长对记者说,这件事他觉得很委屈,被全国头条点名是一件很尴尬的事。他觉得压力很大。他说,何伟建的事很复杂,后期管护的事情涉法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五常市人民法院原判,两级法院对何伟建造林一事无异议,但是把他造的林定性为国有,何伟建高尚啊,30年义务为国家造林),他也无权干涉。至于2012年之前的合同兑现,没有评估,谁也决定不了给何伟建兑现多少。至于何伟建是不是从1000多棵树种起,他表示有些怀疑,4000多亩地怎么可能就1000多棵树?他对记者说没见到合同。记者再三询问能不能进行评估?2012年是一个拐点,合同因为政策而终止,何伟建要求进行评估兑现合同是不是合理合法?尤局长犹豫了一下说,也不是不能评估,但是不能进行评估,一旦评估完了,那得给何伟建多少钱?这笔钱谁出?他表示这种事情他以前没遇到过,没有一个模式处理,要上会研究,研究出个解决办法再与何伟建商量。(依据电话录音整理)
尤局长委屈?呵呵,何伟建笑了。
何伟建提供给记者一份录音,清晰地记录着他和尤局长在办公室里的谈话。其中就有何伟建让尤局长看原始合同的内容,两人关于合同上一处笔误的争论。这是尤局长说过的没看见过合同?录音中,尤局长不提给何伟建兑现合同的事,不断地转移话题,表示向上打报告。
何伟建告诉记者,他尊敬的尤局长就这样多次用相同的借口拖了他三年多,眼下又进入隆冬季节,老何又将在瑟瑟寒风中奔波,争取自己的权利。
委屈的尤局长告诉记者的研究决定,时至发稿前,记者也没有听到任何结论,只是他一个该管此事却推诿至今的委屈。
我们来看看这位局长的委屈:按照《国家级公益林区划界定办法》(林资发【2009】214号)规定:第四条 国家级公益林区划界定应遵循以下原则:
——生态优先、确保重点,因地制宜、因害设防,集中连片、合理布局,实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和谐统一。
——尊重林权所有者和经营者的自主权,维护林权的稳定性,保证已确立承
包关系的连续性。
何伟建的《场户联营造林合同书》清楚地显示了他就是这片林子的所有者和经营者;
该办法第十二条 区划界定国家级公益林应当兼顾生态保护需要和林权权利人的利益。在区划界定过程中,对非国有林,地方政府应当征得林权权利人的同意,并与林权权利人签订区划界定书。
在何伟建的林地被划为国家级公益林时,没有任何人与何伟建征求意见并签订区划界定书,甚至都没有通知何伟建就私自将该林地划为国家级公益林,并且后来以法院判决的形式强行将该林地划为国家所有。专家表示。国家公益林和国家级公益林是两个概念。国家公益林是指原有国有林业资源包括森工和地方的国有林场直接划为公益林,以加强生态保护,还有其他形式的林业资源包括个人和集体林业资源,需要划为公益林的,可以被划为国家级公益林,所有权和经营权依旧属于原来的所有者,承包年限到期后可以继续承包并开展适度经营。而国家为了生态效益每年给与一定数量的生态保护管理费用。就是说,因为没有征得何伟建的同意并签订区划界定书,五常市林业局把他造的林划为国家级公益林在适用法律法规的前提是站不住脚的,法院的裁定也是违法的,林地还应该继续是何伟建的。
在《国家级公益林管理办法》(林资发【2013】71号)中,第八条 县级以上林业主管部门或者其委托单位应当与林权权利人签订管护责任书或管护协议,明确国家级公益林管护中各方的权利、义务,约定管护责任。
权属为国有的国家级公益林,管护责任单位为国有林业局(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及其他国有森林经营单位。
权属为集体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管护责任单位主体为集体经济组织。
权属为个人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管护责任由其所有者或者经营者承担。无管护能力、自愿委托管护或拒不履行管护责任的个人所有国家级公益林,可由县级林业主管部门或者其委托的单位向社会购买管护。
也就是说,即使是成为国家级公益林,按照该条规定,管护依然应该由何伟建来承担,五常市林业局根本无权私自将管护权发放承包给别人。
作为一个基层林业主管局长,不会连这些基本规定都不知道吧?如果真的不懂这些基本常识和业务,那么他是如何当上这个局长的?如果明明知道还故意这么做,混淆国家公益林和国家级公益林的概念,他又意欲何为?
何伟建提供的另一份材料显示,按照原国家林业局和原省林业厅给出的定点航机复查,五常市内2015年-2017年有2400个点原来是有林地,现在是无林地,改变了林地用途,在龙凤山乡,小山子镇等域内,国有林地和集体林地内中有多处参场,每处都不少于300亩,树根子堆得像小山,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为什么会这样?承包给别人种参有效益!何伟建反映说,五常市林业局把胜利林场一处1000多亩林地砍伐后的苗圃以700多万人民币的价格收回,尤局长给出的理由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何伟建就笑了,林业局的钱就不是国有的了?这就不是流失?你五常林业局强行把属于我个人的林地变成国有的,我就没流失?30年心血4000多亩170万余株树木就一下子变成国家的了?就可以随意践踏?
老何还介绍说,尤局长在某个会议上曾经评论何伟建的事:老何就是抓住了一点理就不放了。呵呵,老何的事情在他看来就是一点儿理,哪有他如上所说的那些事大呢,难怪他觉得委屈!尤局长,应该委屈!(本网记者王彦丰 姜旭光哈尔滨报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民企资讯

打造事实,有效的经济资讯平台

头像

民企资讯

打造事实,有效的经济资讯平台

11981

篇文章

130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