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清华张林琦教授:“基因编辑婴儿”激进冒失,严重违反伦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网易新闻

   采写| 黎琪 王茸

  据人民网11月26日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而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这是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消息一出掀起科学界的巨大争议。为此,网易新闻《了不起的中国制造》专访了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

  观点摘要:

  1.“基因编辑婴儿”的做法不仅仅是激进,更是冒失,势必会引起全世界哗然。

  2.从技术上来讲,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进行编辑是不理智的。虽然CCR5基因被敲除,也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

  3.从伦理上讲,CCR5基因编辑不能保证100%安全的情况下,坚决不可以用于人体。

  4.经验证明,HIV感染的父亲与健康的母亲,可以做到100%生育健康下一代,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5.从法律上讲,基因编辑在人体的实验在欧洲和美国是严格禁止的,我国在2003年也出台过管理办法,除非贺教授有特殊的允许。

  网易新闻:请您解释一下,基因编辑婴儿是怎么一回事?

  张林琦:就是把我们人体一个基因,通过特定的方法,在受精卵或者胚胎期间,就把这个基因给敲除了或者去除了,主要的目的就是因为这个基因是表达艾滋病病毒进入细胞的一个关键受体,希望通过敲除这个受体,而阻断这个病毒感染。

  这个方法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不成熟的方法,同时又是一个严重违反伦理的方法,对于人体胚胎以及生殖细胞进行基因工程的修饰,不仅在咱们国家,在发达国家是严格禁止的。所以这种情况在科技界一定会引起非常大的哗然,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件。

  网易新闻:针对CCR5基因进行编辑,是否真的能完全预防艾滋病?

  张林琦: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因为其实我们知道艾滋病病毒进入细胞是需要多个受体存在的,把CCR5基因敲掉,无法保证它不被其他艾滋病病毒所感染。从伦理上讲,CCR5基因编辑不能保证100%安全的情况下,坚决不可以用于人体。

  网易新闻:此前在技术层面是否已经具备条件,但只是没有人进行试验?

  张林琦:这个不是一个技术的问题,关键是一个伦理的问题。这个技术实际上可以,在动物、植物、小鼠以及猩猩身上都开展过相应的实验,但是大多数都集中在人体的体细胞,就是特定的组织细胞,而不是我们的胚胎细胞,或者说是跟生殖细胞相关的实验。

  因为这个实验在人体之上产生之后,它会永久地留在这个个体身上,并且会遗传下去。所以这种突变的方式,可以根本上改变人的特质和基因的完整性,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今天你可以改变这个基因,明天你就可以改变另外的基因,也可以说是人体自我毁灭的开始。

  网易新闻:那对CCR5基因进行编辑还有没有必要?有学者认为,也许还会其他更安全的方案。

  张林琦:只要不涉及胚胎和生殖细胞,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的。因为在国外针对T淋巴细胞、免疫细胞开展一些基因编辑的工作已经很多年了,有多个临床实验都在进行之中。但是我们今天看到这个报道,就不是对常规的特定的体细胞展开基因编辑,而是针对胚胎细胞,这是有天壤之别的。

  网易新闻:接下来我们还能控制试验在人体的进展吗?

  张林琦:既然已经开始,并且已经出生了,基因是怎么敲除、修饰的,就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无法再挽回了。这是完全不可逆的行为。

  网易新闻:您对试验中的伦理审批程序怎么看?

  张林琦:每一个临床机构都有自己的伦理审查委员会,不管他们有多么大的权威和审评的能力,都一定要在国家的政策和监管管理框架下,开展相应的伦理审查工作。像这类用基因修饰方法来改变胚胎以及受精卵的基因的做法,不仅在咱们国家是禁止的,是违法的,在发达国家同样是违法的。你可以参考一个MIT刚刚发表出来的报道,美国和发达国家在这方面的严格禁止的情况。


  (MIT文章:《独家:中国科学家正在创造基因编辑技术婴儿》)


  (译文:目前,实用基因工程胚胎来建立人身在欧洲大部分地区是非法的,在美国也是被禁止的。根据2003年中国政府对试管婴儿的指导,这在中国也是被禁止的。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得到了特别许可,还是可能没有法律效力的指导。)

  为什么这个现象一定会在全世界引起巨大的哗然,因为它涉及到了人类本身的完整性、基因的完整性、伦理的不完善性。在2003年中国也有相应的政策,所以不知道贺教授是不是有特殊的允许。

  网易新闻:您认为贺建奎团队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试验?

  张林琦:确实不知道,因为每个人的思考和行为都由自己来把握,有些铤而走险的人其实是很多。对于这种触及生命科学技术,以及生命本质的重大问题,竟然可以采取这种手段,我觉得还是非常惊人的。

  网易新闻:其他国家有没有相关的经验或教训值得借鉴?

  张林琦:其实在生物科学技术发展过程中,都有很多临床实验的尝试。但是在这个尝试之前,政府以及监管部门都会推出相应的指南和界限,明确规定哪些东西是可以做,哪些东西是不可以做的。

  在这种情况下,某些科学家在这方面确实是很冒进,同时对相应的管理规定又没有严格遵守,致使这种现象出现之后。像这种基因修饰过的人体,不仅仅对我们个体,乃至于对整个科学的监管在国际上会留下非常负面的印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554 参与 2412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

从未停止追赶

头像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

从未停止追赶

546

篇文章

44501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