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对标的没有权利,不等于没有利害关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正洪观点  与你同行

关注司法  观照内心

原告对标的没有权利

不等于没有利害关系

文 | 唐正洪

一、案件事实

原告刘国章诉请:判令被告停止对原告承包林地“牛皮树岭”侵权,并恢复林地原状。

被告马万友辩称:原告的诉求不明,应当驳回;被告使用的林地实属于案外人王顺明的林地,被告没有对原告实施侵权行为;原告对该地没有权属,原告主体不适格,应驳回原告起诉。

一审法院认定:

(一)原告刘国章与被告马万友均是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后坪乡斯毛坝村的村民,被告马万友于3年前在斯毛坝村牛皮树岭和张家岭的交汇地带开设石厂,石厂的边界有一条通往斯毛坝村茶中丫组的山路,当地群众统称茶中丫路,还有一条通往赵立井组方向的山路,当地群众统称赵立井路,两条山路相连形成一个Y字形,因政府在两条路的下方新修了通车公路,通往茶中丫和赵立井的山路多年没有人通行,已经被杂草覆盖。被告马万友开设的石厂位于两条山路交汇的丫口处,石厂内安装输送带和碎石机的位置上方(山顶方向)是茶中丫路,下方(靠近公路方向)是赵立井路。原告认为,被告石厂内安装的输送带、水池、配电房、供油机、空电机、碎石机等设备所占用的是自己承包的牛皮树林岭地,被告还将林地内40多棵枫香树砍掉,侵犯了自己的权益,遂将被告诉至法院。

(二)本案涉案地上方(山顶方向)为南方,涉案地下方(靠近公路方向)为北方,站在公路面对被告石厂,左为东方,右为西方。原告土地承包证上载明的牛皮树岭林地面积为2亩,四至边界东至维全路木鱼山、南至王国周土、西至赵立井路、北至山梁子。庭审中,原告陈述自己的牛皮树岭承包地北边界山梁子是在石厂右方,一直到黄才龙的土地为止,而黄才龙的土地是在石厂的上方;东边界维全路木鱼山也是在被告石厂的上方。

(三)牛皮树岭和张家岭地界并无明确的界限范围。在2016年5月期间,原告刘国章曾与同村村民王顺明就本案涉案地的权属问题发生争议,后坪乡人民政府工作人员为处理该纠纷,调查走访了解土地分配情况的原斯毛坝组组长马元强和原赵立井组组长陈庆海,二人均证实本案涉案地一直是由王顺明在耕种管理。

二、一审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必须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将林地恢复原状,首先应证明自己对诉争标的享有相应的民事权利,原告称自己的土地承包证上载明的地块名称为“牛皮树岭”的林地包含了涉案土地,对该地享有承包经营权,并向本院提交了土地承包证。经查,原告土地承包证上载明的牛皮树岭林地四至边界本身范围较大,仅从承包证上载明的边界名称无法固定四界。庭审中,原告自述自己的牛皮树岭承包地北边界山梁子是在石厂右方,一直到黄才龙的土地为止,而黄才龙的土地是在石厂的上方;东边界维全路木鱼山也是在被告石厂的上方。从原告自述的边界位置和本院对涉案地的实地勘验,本案涉案地即被告石厂设备占用地并不在原告承包的牛皮树岭林地范围内。另原斯毛坝组和赵立井组的组长马元强、陈庆海均证实从茶中丫路连接赵立井路隔断,路下方的土地一直是由王顺明在耕种管理,路上面才是刘国章的山路,而本案被告石厂设备占用地是在茶中丫路连接赵立井路的下方。综上,本院认为,涉案地所处位置不被原告承包的牛皮树岭林地所包含,原告对本案涉案地并无承包经营权,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对涉案地享有其他民事权利,故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停止侵权恢复原状,主体不适格,应予以驳回。

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刘国章的起诉。

三、二审裁判

刘国章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

二审法院认为:刘国章在一审中称,自己的土地承包证上载明的地块名称为“牛皮树岭”的林地包含了涉案土地,自己对该地享有承包经营。一审认为,由于刘国章土地承包证上载明的牛皮树岭林地四至边界本身范围较大,仅从承包证上载明的边界名称无法固定四界;同时,一审根据刘国章的陈述,证人马元强、陈庆海的证言等证据,判断涉案地不在刘国章承包的牛皮树岭林地范围内。一审在“刘国章土地承包证上载明的牛皮树岭林地四至边界本身范围较大,仅从承包证上载明的边界名称无法固定四界”的情况下,作出“涉案地不在刘国章承包的牛皮树岭林地范围内”之判断及处理,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争议,由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依法处理。”之规定。本案虽名为侵权之诉,但实为权属之争,依据前述法律的规定,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案范围。对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之规定,应当裁定驳回刘国章的起诉。因而,一审作出“涉案地不在刘国章承包的牛皮树岭林地范围内”之判断,并认为“刘国章主张马万友侵权,主体不适”,进而裁定驳回刘国章的起诉,该处理在适用法律上有误,但处理结果并无不当。二审对一审适用法律有误部分予以更正,对其处理结果予以维持。

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四、案件评析

本案涉及对《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理解问题。

第一,原告刘国章以其所持《土地承包证》为据,主张争议地在其承包地范围内。此争议与其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因而,本案一审法院以《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的规为据,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系适用法律错误。

第二,一审法院判断,争执地不在刘国章土地承包范围为。此判断为事实认定及实体判断,是对土地权属争议的实体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争议,由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依法处理。”的规定,一审对本案的处理,已超越了法院的职权范围。

五、裁判依据

一审: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7)黔0627民初2009号。

二审: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黔06民终423号。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正洪观点

与你同行 每次相遇 无限温馨

头像

正洪观点

与你同行 每次相遇 无限温馨

889

篇文章

7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