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的资本化之殇:收割股民,祸在当下,收割幼儿,罪在千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导语

  资本蜂拥而入之后,在只争朝夕的扩张性和追求利润的绝对意志下,将教育这片价值导向的慢工出细活的园丁之地,变成利益导向的抢人机器或者压榨成本的血汗工厂。

  平台经营、并购上市、利润对赌……一些列的资本化运作下,开学校就像开发廊一样,单店收入和成本就成了CFO和CEO桌上冰冷的数据,教书育人反而是最不重要的。

  

  昨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该《意见》明确提出:

  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也就是说,这一新政希望将民办幼儿园与渴望上市、追逐利益的资本彻底切割开来。

  消息传出后,在美股上市的红黄蓝股价迅速腰斩,跌幅高达53%。不得不让人感慨:世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那么,此次国务院颁布新政的背景究竟是什么?

   幼儿教育行业成资本风口

  九十年代,伴随着中国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幼儿园也向市场开放。1997年,国务院发布了《社会力量办学条例》,首次明确了国家鼓励社会力量办学的态度。

  在国有企业改制的浪潮中,大批的国有企业办园、事业单位办园被砍掉,很大一部分卖给了民营资本。有些地方政府甚至把卖幼儿园作为其办公经费的来源。

  那是中国民办幼儿园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期,幼儿教育领域许多大品牌都是创立于那一时期。

  接下来的十年,中国的幼教行业开启了“黄金十年”,全国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占比从1997年的13%提升到了2007年的60%。

  但作为一个行业,当时整个民办幼儿园市场还远未形成体系,而公办园系统却在不断萎缩。因此,很快就爆发了大规模的入园难问题。

  2008年前后,幼儿园入园难问题集中爆发。每年到开学季,家长们在幼儿园门前通宵排队的场景都会在各地上演,一些质量较好的民办幼儿园需要提前一年甚至更久预约。

  2009年,全国3~6岁幼儿入园率仅为50.9%,也就是说,当时有接近一半的孩子面临着无学可上的局面。

  问题爆发后,教育部从2010年开始推动学前教育3年行动计划,以县为单位编制学前教育发展的路线图。而民办幼儿教育也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推动下,开始了新一轮扩张。

  教育部公开数据表明:2005年,全国共有民办幼儿园6.88万所,在园儿童668.09万人;到2015年,全国14.64万所民办幼儿园中,在园儿童的数量达到了2302.44万人。十年间分别增加了7.76万所和1634.35万人,增长率分别达到113%和245%。

  在2015年之后,在放开二胎、民办教育企业可以选择营利性办学等政策的驱动下,民办幼儿园迅速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大量资本迅速涌入这个行业,其一级市场的投资和二级市场的并购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A股上市公司们纷纷开始投资幼教。原本生产LED屏幕的威创股份,先后将红缨教育、金色摇篮、艾乐教育等纳入自己旗下,华丽转型;从事玻璃加工的秀强股份也不甘落后,先后完成了全人教育、江苏童梦、培基教育的收购,并准备继续打造连锁幼儿园“航母”;原本生产白酒的皇台酒业也停牌重组,拟从白酒转幼教。

  当然,最一骑绝尘的还是红黄蓝。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进入幼教行业2.0时代。

  以红黄蓝为标杆,大量幼教资产奔赴港股、美股上市。从2017年到目前为止,A股、美股、港股已经有超过20项的幼教资产证券化案例,包括独立上市和并购项目,其中有的还在进行,有的已经失败,并购项目涉及金额数十亿元。

   资本化之殇:“打针”、“喂药”成潜规则

  资本蜂拥而入之后,在只争朝夕的扩张性和追求利润的绝对意志下,将教育这片价值导向的慢工出细活的园丁之地,变成利益导向的抢人机器或者压榨成本的血汗工厂。

  平台经营、并购上市、利润对赌……一些列的资本化运作下,开学校就像开发廊一样,单店收入和成本就成了CFO和CEO桌上冰冷的数据,教书育人反而是最不重要的。

  由于幼儿园单店市场容量固定,公司的市值扩张就只能寄望于三种途径:

  第一,快速扩张多开分店

  以红黄蓝为例,它的利润蹊跷的低于国内同行,为了做大利润展现其超常的成长性,选择了走轻资产高利润的加盟模式(地级市加盟单店费用接近80万,含特许加盟费管理费品牌费等),仅2016年,加盟幼儿园数就扩张了46%。

  以秀强股份收购的江苏童梦为例,该公司在2016年被并购前有18所幼儿园,前10个月利润71万,但估值高达2.7亿,相应的对赌承诺未来三年实现利润7200万,并协助开办幼儿园从2017至2019年必须达到60家、100家和150家。

  如此匪夷所思的扩张背后,师资、管理如何实现同步成长?

  

  第二,增加学费或收费名目

  近些年来,一线城市私立幼儿园学费逐渐攀高,每个幼儿学费每月3000-10000元不等,已经远远超过了大学的学费。这对于普通工薪家庭而言,是一笔昂贵的开支。

  

  除了学费之外,幼儿园还会向家长收取名目繁多的杂费,比如校服费、床位费、郊游费。江苏一个二线城市的私立幼儿园,入园时院服可以达到20件之多,包括上衣、长裤、短裤、运动装、正装等等,打包收费上千元。

  第三,压缩单店师资成本。

  从2014到2016年,虽然红黄蓝一直在快速扩张,幼儿园的收费也在逐年提高,但其公司的人均年薪分别为7845.5美元、7875.6美元、7709.2美元、7650.2美元(约合人民币50353元),一直呈下降趋势。

  北京幼儿园普通老师的薪资标准在2500-3000元左右,而北京的生活成本这么高,这么低的工资水平,能找到什么样的老师?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为了解决找人难题,幼儿园想到的方法就是降低标准,大量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甚至没有育儿知识的人走上了非常重要的保教岗位。

  更糟糕的是,她们很多还处于超负荷工作的状态。国家对幼儿园的管理规定是:两教一保。一个班两个老师,一个保育员。理想的标准是,老师和幼儿配比是1:10。但大多数幼儿园都采用的是1:15配比。

  然而,照顾幼儿本身就是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超重的劳动量让不少保教工作者都带着极重的负面情绪工作。这时,还不太会表达的弱势群体—幼儿,就常常就变成了情绪发泄对象。

  

  所以造成的后果是,给幼儿“打针”、“喂药”的手段,变成了幼儿园管理中默认的常规管理手段。

   收割幼儿,罪在千秋

  一个朋友曾笑言:中国人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以赚钱为信仰的族群。

  这意味着,赚到钱,成为衡量一个人在资本市场牛逼与否的唯一标志。这也意味着,所有人都容忍、认可和接受这样一条潜规则:只要赚到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无疑是一种相当畸形的生态。有些钱是能赚的,有些钱是不能赚的——这就是人类社会的道德底线。

  频繁发生的虐童事件,就是幼儿教育过度资本化,一切以利润、赚钱为中心的后果。

  今天晚上,新华社发表文章《办幼儿园不是为了发财的》,称:“逐利不应是学前教育的追求,公益性才是其根本属性之一。”

  幼儿教育是一种公共品,民办教育机构尽管有逐利驱动,但也该保持公益底色。就像新华社的文章说的那样:“对于那些抱着发财目的办幼儿园的,请另择他路,让学前教育回归教书育人的本质,还幼儿园一方净土。”

  收割股民,祸在当下,收割幼儿,罪在千秋。

  本文为金融客财经(jrcafe)原创文章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让不懂金融的人,也看得懂资本市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1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金融客咖啡

JRcoffee

头像

金融客咖啡

JRcoffee

558

篇文章

43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