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鸟11年 首次在海珠湿地拍到濒危禾花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中山大学南校区树梢上的紫绶带。赵广胜供图

    小学生在海珠湿地公园比赛户外观鸟。主办方供图

    赵广胜在海珠湿地拍到的禾花雀。赵广胜供图

南都讯 记者尹来 实习生程小妹 通讯员李宇红 又是一年观鸟好时光。11月3日—4日,第三届广佛肇中小学生观鸟实践与理论知识邀请赛半决赛在海珠湿地公园举行,共有来自广佛肇三地各大校区的189支队伍入围,总人数近千人。

“与去年156支队伍相比,今年有189支队伍,增幅超过了20%,说明观鸟大赛已经越来越受人们的关注。”担任比赛策划人与评委的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副会长、广州广雅实验中学生物老师吴坎宋已有10多年的观鸟经验,他的观鸟足迹踏遍全国,对南方鸟类的习性更是了如指掌。他表示,近年来,随着广州生态环境的不断优化,鸟类的种类和数量都在增加中。让人欣喜的是,今年10月13日,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会员兼理事赵广胜在海珠湿地带学生观鸟的时候,无意中拍到了5只正从草丛中扑棱飞出来的禾花雀。这也是海珠湿地首次拍到禾花雀的身影。

水鸟

指经常栖息于湿地的鸟类,也有少数能适应水生

林鸟

几乎不沾水,常在林子里活动

田鸟

经常生活在农田地里或者草丛里

猛禽

处于食物链顶层,被称为鸟类中的“战斗机”,一般在高空中活动,需要借助望远镜才可看到

他们是观鸟小能手

11月4日进行的半决赛为小学生赛组,这场比赛考核学生的户外观鸟能力和鸟类图谱辨识能力。在比赛中涌现出不少观鸟小能手。

视障学生参赛 能模仿多种鸟类声音

广州市启明学校第二次参加观鸟大赛,参赛选手为四名六年级的低视力学生,现场表现相当优异,仅在户外观鸟环节,他们就通过单筒望眼镜看到了24种鸟类。其中,14岁的康金塬还能够模仿多种鸟类的声音。

“黄腹山鹪莺的叫声类似于英文单词m e,听起来很像猫叫声,黑领椋鸟和暗绿绣眼鸟在海珠湿地公园比较常见,而且黑领椋鸟的叫声比较连贯,很有韵律感。”康金塬向记者介绍。启明学校的带队老师李洁瑛说道,“启明学校的学生们对观鸟这项活动的热情都比较高,学校平时也会在课堂上对学生进行培训,先听声再看图,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学生到附近公园现场实践,边走边听便用盲文记录,但目前还没有全盲生能够参加比赛。”

小学生让评委惊艳 2分钟辨识63种鸟

在鸟类图谱辨识赛环节,来自广州市越秀区东风西路小学的“金雕飞翔队”以2分钟辨识63种鸟再创了识鸟记录。“小学生2分钟内可以识别63种鸟,相当于不到两秒就能快速辨识,这几乎是神速度了,我们最多也就识别40多种而已。”作为比赛评委的吴坎宋感叹道。

“金雕飞翔队”的领队老师洪玲介绍道,东风西路小学已连续两年打破了小学组识鸟记录,今年参赛的4名六年级学生都是十来岁的男孩子,对观鸟特别感兴趣,反应速度很快,识鸟本领也特别强,孩子们平时也经常会自制图谱反复锻炼。

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会长吴碧云说,广州市组织开展中小学生的观鸟活动已有十多年,主要是通过成立社团的方式吸引学生加入,并且每年都会评选十佳观鸟社团以及优秀科普大使。

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自2015年成立以来,除了开展学生观鸟活动,还会带学生们外出观察蝴蝶,观察植物,观察萤火虫等夜间出行的动物。“保护自然,不能停留在口号上,孩子们走进自然才会发自内心保护生存环境。我们还曾想过在幼儿园推广观鸟活动,对孩子们来说,无论他处于什么阶段,学会观察都是生活与学习上的重要技能。”吴碧云说,广州市第一批学习观鸟的学生如今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其中就有不少留在了生物学行业。

观鸟

海珠湿地+中大南校区+南沙湿地

根据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广东省境内共有500多种鸟类,其中广州市境内鸟类的记录就已达到了300多种。

鸟有多个分类系统,使用不同的分类方法,可以得出不同的分类结果。若按鸟的活动路径来分,则可分为四大类:水鸟、林鸟、田鸟和猛禽。

“广州温暖多雨,利于植物生长,在广州观鸟,有很多可供选择的地方,广州的各大公园和小区就是不错的观鸟地点,比如华南植物园、白云山、越秀公园和天河公园等。”

吴坎宋介绍说,海珠湿地位于我国候鸟迁徙路线上,河涌纵横交错,遍布果林和田园,比较适合观赏林鸟和田鸟,在退潮时,还能看到一些水鸟如鸻鹬类。

中山大学的南校区毗邻珠江,树种繁多,灌木丛郁郁葱葱,校园周边都是高楼,校区内是四周仅有的一片绿地,途经飞过的鸟儿都愿意停靠在校区内歇息,补充能量,因而南校区成为广州市观察林鸟最好的地方,尤其是在每年的9月—10月份以及3月下旬—4月中旬,也就是春秋的迁徙季节,能看到大量的迁徙过境鸟,如绶带、紫绶带、黄眉姬鹟、仙八色鸫等。

南沙湿地则是观察水鸟的好地方,万亩湿地上有一望无际的芦苇荡、红树林和浅滩,十分适合鸻鹬类和鸥类自由活动。而由于猛禽的迁徙路线并不经过广州,且广州地处丘陵地带,因此在广州市境内看到猛禽的几率并不大,白云山的孖髻岭观察到的几率稍高一些,广州部分市区内偶尔能看到一些鹰隼类如松雀鹰、日本松雀鹰、凤头鹰、凤头蜂鹰等,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一些雕类如白肩雕、蛇雕、乌雕、白腹隼雕等。

欣喜

黑脸琵鹭数量上升 发现濒危禾花雀

濒危物种黑脸琵鹭是南沙湿地的“常客”,每年12月-次年1月,都有大量的黑脸琵鹭在南沙逗留。“黑脸琵鹭只活跃于东亚及东南亚地区,每年全球的东南亚观鸟者都会关注它们的过冬情况,做同步调查,记录动态变化,这几年最少的时候仅仅只有1000只,好在一直都有上升的趋势,去年同步调查的结果显示共有3974只。”吴坎宋介绍说。

与黑脸琵鹭同为“闽江口三宝”之一的勺嘴鹬数量更少,全球只有400多只,每年10月份向南迁徙经过广州,但目前几乎没有观鸟者在广州发现过它的身影。

10月13日,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会员兼理事赵广胜在海珠湿地带学生观鸟的时候,无意中拍到了5只正从草丛中扑棱飞出来的禾花雀。这也是海珠湿地首次发现禾花雀的身影。禾花雀的学名为“黄胸鹀”,由于民间盲目听信食用禾花雀有所谓“大补”功能,短短13年内,它就从无危上升到极度濒危的状态,比国宝大熊猫还要高2级,处于随时灭绝的边缘。

“我从2007年开始拍鸟至今,这是第一次在广州市内拍到禾花雀。”赵广胜兴奋地说,禾花雀数量少,又极难发现,最近一次在广州市境内有迹可查的“现身”出现于2014年,有民间记录者在增城拍到禾花雀身影。

护鸟

政府与民间联手 阻击非法捕鸟

据吴坎宋介绍,民间爱鸟、护鸟组织更多的是从事教育工作,通过影响老师、学生进而影响家长,向市民宣传爱鸟知识,其优势在于民间力量基数大,但仅依靠民间组织是没有威慑力的,最重要的还在于政府部门能够与民间组织相互合作,优势互补。

“平时群里的志愿者们发现非法捕鸟行为,就会直接在相关微信群里艾特林业厅领导,他们会派政府有关人员,直击现场。而且,我们也经常会一起讨论如何展开爱鸟护鸟工作。”吴坎宋说。

观鸟爱好者李海在今年10月份就发现了一起野外非法捕鸟。“我和朋友当时在从化吕田参加业务培训,路过一个田地的时候就发现有个约30米长、高4—5米的捕鸟网,上面有一只领角鸮正在挣扎,地上还有一只领角鸮被网线捆得动弹不得,似乎是在田里抓了老鼠后不小心撞到了网。”

领角鸮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羽毛柔软、鸟爪锐利、视力敏锐,既是老鼠的天敌,也是强有力的夜间猎食者。李海说,在发现这个情况后,他马上就联系了身边的爱鸟志愿者好友,这名好友通过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的微信群把此事告知了林业局相关领导。在不到一小时后,执法人员就赶到现场,解救了这两只领角鸮。所幸挂住的时间并不长,两只领角鸮都得以顺利放飞。

在领角鸮被解救后,李海收到了关于此案的详细反馈。“政府部门的及时跟进,才使得保护鸟类能够落到实处。”李海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头像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181687

篇文章

232690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