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22路和它的三次惊魂时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的真相浮出水面:乘客与司机激烈争执互殴致车辆失控,十五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凋零。

  事故原委竟如此简单,可是的酿成的后果却如此悲惨。

  相信在得知真相的那一瞬间,许多人都同我一样,一时失语,竟不知从何评判。

  车载行车记录仪拍下了悲剧发生时刻的画面。只见一名女乘客与公交司机先是大声争吵,接着女子手持手机多次击打公交司机。几秒之后,司机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向左急打方向,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在视频的最后,司机往左猛打方向盘,我们永远无法揣测那一刻他在想什么。可是我们却可以以此窥见我们当今社会的一个缩影。

  总有那么一些人觉得老子天下第一,随时随处洋溢着巨婴的心态。坐公交车过站了就应该立刻停下让自己下车。如果不停车就羞辱甚至殴打司机。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时针回拨。

  2015年12月12日下午,重庆万州22路环湖公交车在相同的线路上驶过,突然一位女乘客向司机破口大骂,同样的理由,她没有听见车上的报站广播,坐过了站。

  显然,坐过站对于这位女乘客来说简直是天大的事情,坐过之后,下车百来米,简直不能忍的。

  女乘客此时正怒火攻心,操着方言就问候司机,顺带上家人。君子动口不动手,这妇人还手脚并用。对着司机使出青城派的功夫,开始抢夺方向盘。

  司机一个趔趄,公交车撞上行道树,车头受损,汽车骤停。乘客也有不同程度撞伤。

  万幸,车的两边是树不是江。事后,女乘客被刑拘。

  仅仅过了15天。2015年12月29日清晨,一位姓左的司机驾驶着22路环湖公交车行驶着,前几天的事情他略有听闻,不过完全没放在心上,因为对于老司机来说,这些事情有些司空见惯。

  公交车缓缓靠在了万州江南新区站台,慢步上来一个姓程的老人,向他询问了一句:

  

  师傅,到南滨公园吗?到时候停一下。

  

  就兀自坐了下来,一切风平浪静。突然,这位老人冲向司机,他坐过站了。

  “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停车了,你到下一站下车吧。”左司机看到后面有车紧跟,停车会造成危险,没有同意程老人的要求。

  

  你要是不停车,那就把钱还给我。

  

  这老人下不了车,又突然想起现在下去自己的钱岂不是白掏了,飚了一句国骂。

  他走到投币箱前,用力抠着投币箱,扯坏了投币箱外面的塑胶壳,也没能拿到自己投进去的两元钱。

  

  不要抠了,为了两元钱何必生这么大的气,下一站也没有多远。

  

  看到程老人几近疯狂的举动,车上的乘客劝慰了几句。没想到反而激怒了老人,突然动手拉动司机的方向盘。

  真是千钧一发,左司机本能地踩了一脚急刹车,车辆直冲路边人行道,在撞上一棵行道树和交通指示牌后,停了下来。

  左司机的背部大力地撞击到了驾驶员座位后面的栏杆上,当场表示无法呼吸。另外一位老人被送往医院,CT显示胸腔有积液和淤血。

  公交车的挡风玻璃、雨刮器、车前的大灯、仪表盘、保险杠都被撞坏。全车乘客看着自己,还好命还在。几个老人直叨咕着阿弥陀佛。

  老人最后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万州22路公交车,曾经是万州当地百姓心中的形象公交。

  “环湖公交可是我们万州的门牌公交啊,他要是还不好,那就没有好的了。22路万州形象公交,要是全部线路如此我大万州形象得到质的飞跃”。有网友在网上这样写道。

  2017年12月14日上午7点40分,司机费红军也是驾驶着22路环湖公交车从鞍子坝客运站站点,载着乘客顺向往江南新区行驶。

  一小时后,公交车在“江城一品公交站”前停靠,一名女子上了车后,车辆继续行驶着。

  突然,费红军大声提醒着刚上车的这女子:

  

  妹儿,赶快站好哟。我的心好痛,非常难受。

  

  这是这个好人在人世间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随即,费红军忍着剧痛、凭着意志,在短短几秒钟内将公交车靠边停稳,拉手刹、熄火。

  要知道,前方就是一个长达100米的下坡,而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期。

  这是费红军最后的人生姿势,50余名公交乘客全部平安。

  据事后赶到的公交公司员工们说:

  

  费红军的最后一次停车,车距离路边在50厘米以内。完全符合公司日常要求。

  

  有时候,人的生死,真就掌握在你素不相识的人手里。

  2018年10月28日凌晨5点01分,万州22路环湖公交车司机冉涌从家里出发,照常开始了一天的出车。在去上班的路上,这位42岁的公交司机和着音乐软件哼唱了一首《再回首》。

  5点50分,从万达广场出车。有着24年驾龄,驾驶6年22路公交的他,不会知道这将是他人生中最后一趟发车。9点35分,一位48岁的刘姓女乘客上了车。

  一场荒诞的人间悲剧即将在半个多小时后上演。没人会想到,刚刚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的这位48岁刘姓妇人,将成为这起悲剧的始作俑者。

  车辆行驶到下一站,临时改道的22路公交驶上了万州长江二桥上,桥下是滚滚长江水。

  刘姓妇人如从梦中猛然惊醒,看着不熟悉的地方,要求司机停车。

  司机冉涌在上一站时已经提醒过乘客改道信息,而如今在桥上无站,如何停车?

  妇人自然不依不饶,靠在司机护栏上就表演街骂,不依不饶,五分钟后,用手机朝司机猛地砸将过去。

  冉涌左手握方向盘,右手回手一拳,没怎么打到。之后,他用手一个隔挡,抓住妇人手臂又松开。

  然后,冉涌收回手,双手握住方向盘,猛向左打。

  时间定格,电光石火,江水涌入。有孩痛疾省啼哭又戛然而止。

  一个人坐过一站,一车十四人也随之搭上一生。

  坠入长江底部85小时20分钟后,变形的渝F27085公交车在深夜被打捞出水。

  那个来不及啼哭的孩子,至今还没有找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红领巾plus

未觉阶前寒露重一帘幽梦起秋风

头像

红领巾plus

未觉阶前寒露重一帘幽梦起秋风

2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