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人贩子陈莲香拐卖儿童大案纪实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第一人贩子陈莲香

  陈莲香出生于1950年7月17日,福建人,自2009年起头,在两年时间至少46个三岁以下的孩童从外埠诱拐至福建,然后高价卖出,拐卖,由于拐卖的人数之多,影响之恶劣,陈莲喷香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犯,对其举办全网通缉。

  自通缉令发布后福建省公安机关高度重视,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开展查缉工作,10月18日,获悉陈莲香出现在广西防城港上思县,即赶赴广西实施抓捕;10月20日,与广西防城港市公安机关密切协作,在钦崇高速公路第五标段一隧洞出口处将陈莲香抓获,陈香莲虽然不像贾文革那样疯狂杀人,但是她犯下的罪行是人们永远都无法原谅的。

  尤其是那些失去过孩子的家庭,想必对陈莲香是有所领会的,作为十恶不赦的人估客,不知几多人对陈莲香恨入骨髓。陈莲香在两年龄件拐卖了46名儿童,罪孽之重被警方定为A级通缉犯,好在陈莲香已被抓获,否则还会有更多的孩子遭其毒手。但是被抓后的陈香莲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忏悔的迹象,还认为自己没做错,只是为了钱,甚至将孩子丢进河中溺死。

  

  二、丝毫没有忏悔认为自己是对的

  2010年10月,陈莲香潜入广西,企图再诱拐孩童,被当地公安民警当场抓获。

  被抓获后,警方对其审问。

  问:为什么要拐孩子?

  陈莲香: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

  问:你知不知道这是犯罪?

  陈莲香:不就是一个小孩吗?他们可以再生呗!

  问:你拐的小孩都到哪儿去了?

  陈莲香:全国各地都有,有专门的人卖的,我就负责拐。上面人不允许我知道孩子下落,说是怕警察查到他们。

  问:你都是怎么拐小孩的?

  陈莲香:哄得听的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大人不留神就下手了。

  问:那些孩子的下场你想过吗?

  陈莲香:我也不知道是卖到哪里,我只是负责拐的。城市农村指不定的,我也不知道,哪有要的就卖哪里去。不过一些职业乞丐收的比较多,给的钱也比较多。

  问:拐卖过程中是否曾杀害儿童?

  

  陈莲香:(沉默了一会,点头)那娃哭声太大,差点把人招来,和我一伙的怕事,就把娃丢河里了。这是他干的,不是我!

  孩子都是父母的命根,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陈莲香就让那么多个家庭支离破碎,而经过她手里的孩子,最好的结果就是卖给别人收养,而更多的则是被丐帮人为致残用作乞讨的工具。人贩子为什么不判死刑呢,可惜事与愿违,死刑只会让人贩子们加倍的疯狂加倍的毁掉一切。

  安溪特大拐卖儿童案宣判 13人两年拐卖46名男婴(图)

  闽史上最大拐卖儿童案昨在安溪一审宣判,一年拐46名男婴,13人获刑

  13名案犯,在短短两年的时间,疯狂拐卖儿童多达46名。

  昨日,这起新中国以来福建最大的拐卖儿童案,在泉州安溪县一审宣判,其中,被告人李地基、吴随清被判处死刑;吴秋月、谢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他9人也分别领刑15年到1年不等。吴秋月是公安部督办的A级通缉犯,她和吴随清还是一对姐妹。

  短短两年时间里贩卖婴儿多达46名,其中两人因病死:亡,这个疯狂团伙的背后,有怎样的严密分工和利益链?长达104页的判决书,揭露了这个团伙的内幕。

  宣判: 13人被控3罪名2首犯获死刑

  2009年2月22日,安溪交警大队交警巡逻时,意外发现3辆前后车牌用布蒙盖的面包车,上前盘查后抓获犯罪嫌疑人李地基。随后的4个多月里,警方根据李地基的供认,顺藤摸瓜揪出这起跨省拐卖儿童案的另10名嫌疑犯。

  由于案情重大,此案随即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其中,多方牵线并贩卖13名男婴的吴秋月成为公安部A级通缉犯。2009年12月22日,吴秋月在山洞躲藏8个多月后,被百余民警搜山抓获。至此,这起特大拐卖案的13名嫌疑犯全部落网。在此过程中,被解救的婴幼儿也从20多名逐步上升为46名。

  今年5月,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但当未庭宣判。昨日下午4时40分许,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安溪县法院做出一审判决。

  一审判决书长达104页,卷宗有厚厚的10多本。一审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地基、吴随清2人被判处死刑;

  吴秋月、谢旦2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吴秋月的丈夫郑万年以“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王朝阳因收买被拐卖儿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其余被告人均因“拐卖儿童罪”获刑,视犯罪情节轻重,刑期从2年到15年不等。

  昨日接受宣判的13名嫌犯,除王伦凤为四川人外,大多为安溪剑斗等地的农民,且年岁多偏大。六女七男中,除郑万年犯窝藏罪,王朝阳犯收买被拐卖儿童罪外,其他11人均以“拐卖儿童罪”获刑,其中李地基、吴随清因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一审判处死刑;另两名被列为首要被告的嫌犯被判处死缓,其中包括曾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犯的吴秋月。

  

  揭秘拐卖团伙的利益链

  在这起特大拐卖儿童案件中,拐卖团伙分工明确、利益链条分明,有跟外省人贩子联系的接头人、有跟买方接触的介绍人,还有人专门为团伙成员提供食宿等帮助,不同分工从中获利程度也各不相同;而收买婴儿的买方,也是五花八门,有的是通过村里熟人或亲戚介绍联系上中间人,有的是意外得到贩卖者的联系方式,还有的看到同村有人收买婴儿,便也萌发此意,但买主大多住在安溪、永春的农村一带,家中无子,想买儿防老。

  在这个庞大的拐卖男婴团伙中,56岁的安溪金谷镇农民李地基,是一个“核心人物”,也是中间联络人。一年多来,他负责从广西、四川、云南等地“上线”手中接取被卖婴儿,再通过发展下线介绍人,将这些孩子贩卖到安溪、永春等地。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从李地基手中经手买卖的男婴达23名。

  在此之前,李地基是一名面包车司机,经常往返于安溪县城几个车站,载客或者拉货,赚点运费。据他供称,在与客人的闲聊中他获知拐卖儿童是一个很好赚的“行当”,便萌生了干这行的想法,最终一步步走上犯罪的道路。

  而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犯吴秋月等在内,其余被判犯有“拐卖儿童罪”的10名嫌犯,多为李地基的下线。每回外地贩卖婴儿的人把小孩带来了,又或者得知乡里乡亲、熟人有想要买小孩的想法,这些线人就在中间奔走,跟“老板”联系抱小孩,再把小孩介绍到买主手里。交易一个小孩,牵线人可从中获取介绍费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吴秋月的丈夫郑万年,可能到现在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也上了公堂。妻子外逃后潜回老家躲在附近山上,他给她送米、盐等生活用品,最终跟妻子一样上了法庭。一审认定,由于郑万年早就知道妻子是公安部的通缉犯,却仍为她躲藏提供便利,最终构成窝藏罪,并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另外,55岁的剑斗农民王朝阳,收买被拐男婴,后又阻碍警方解救,终以“收买被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考虑其认罪态度良好,缓期两年执行。

  李地基:两次回望旁听独子

  李地基是本案主犯,半个多小时的宣判过程中,其他嫌犯多是低头不语,但戴着一副棕黄边框眼镜的他却一直把脸高高仰起。除了几次提到跟自己有关的事实时叹气外,他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但在宣读判决时,李地基几次回头望向旁听席,似乎在寻找家属。当记者询问有无家人前来听审时,李地基很平静地指给记者看,“那个穿蓝色衣服的是我儿子”。

  李地基唯一的儿子坐在旁听席后面。“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李地基的儿子打算替父亲上诉。他说,自己在几个月前的庭审时才见过父亲。“因为家庭的事情,我和他吵架了,两三年都没有来往了。”他说,他一直在厦门工作,直到那一次听说父亲出事了才看到父亲,“又几个月不见,这一次就被判了死刑,我心里觉得无法接受。”他眼圈有点发红。

  “你们家会穷吗?为什么要赚这个钱?”记者问。他说,家里有房子,父亲早年做药材生意,后来开面包车做运输,家里并不穷,而父亲为什么做这个,他一直想不通,他觉得父亲很固执。

  陈莲花:被判15年当庭晕倒

  庭审现场,一直低着头的陈莲花,听到法官宣判自己被判15年有期徒刑时,当场晕厥在地。今年71岁的陈莲花的母亲洪某站立不稳,用手不停抹去眼中的泪花。

  走出宣判庭,老泪纵横的洪某,在陈莲花的丈夫黄某搀扶下,坐到法庭台阶上,两人抱头痛哭。洪某说,她连日来身体不适,得了肾病,昨日还在打点滴,闻知女儿要被判刑,拔掉针头硬是从医院赶了过来,“15年,太长了,我女儿只是做媒婆,求求你们记者好好跟法官说说。”

  此时,陈莲花的两个女儿,以及妹妹先后赶来,因伤心过度无法接受记者采访,含着眼泪匆匆离去。

  吴秋月:夫妻均获刑 留下四儿女

  昨日宣判中,吴秋月被判死刑,缓刑两年,她的丈夫因犯包庇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吴的大儿子、四个女儿都赶了过来,其中,大女儿和三女儿在旁听席上,听到父母亲被判结果后,两人顿时捂着哭泣的脸,快速来到法庭外放声大哭。吴的大儿子,一旁抽着闷烟,眼露悲伤。

  “被判死刑,缓刑两年,父亲也被判了,不知是怎么回事?”吴的大女儿说,希望记者以后如果见到她母亲及父亲,能转达她的想法,就是父母亲在服刑期间,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减刑。

  王朝阳:唯一没戴手铐者,悔恨交加

  今年55岁的王朝阳,是本案唯一一个买儿子被判刑的,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戴手铐听判决的人。他原本是安溪剑斗的一个茶农,个头很小,看上去老实巴交。由于长时间阻碍公安机关对被拐卖儿童的解救,他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朝阳谈及当时阻碍一事很后悔,不时用手扶头,低头摇头感叹。王本有个23岁的儿子,还有一个已出嫁的女儿,年过半百的他,得知村里有人花钱收养男婴,他也萌生了再养一儿子的念头,在他看来,儿子越多越好。

  2008年7月份,通过拐卖者,王花了3万多元买了个男婴,事后当公安机关来解救时,王一直不配合,“怪自己没文化啊,当时以为这样一闹,政府会以为我爱子心切,放过我一马,没想到,这原来是犯了法”。

  姐死刑妹死缓 老姐妹为何沦落

  就在12年前,一起震惊全省的特大拐卖妇女案,就发生在安溪县龙涓乡——一个以李氏三兄弟为首的50人的拐卖妇女犯罪集团,4年间,拐卖妇女、儿童73起112人,奸淫被拐卖妇女13名,致使5人自杀,其中2人死亡。当年,省高院判处李氏三兄弟等7名主犯死刑,并执行枪决;另有两名罪犯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41名罪犯分别被判处一年零六个月至十五年的有期徒刑。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为何此次拐卖46名儿童,同样大部分来自安溪的案犯,还敢铤而走险?昨日,记者走访此案中被判死刑和死缓的一对姐妹的家,了解这对姐妹鲜为人知的一面。

  妹妹吴秋月经常与丈夫吵架

  昨日,记者走访了吴随清和吴秋月的家。吴随清被抓后,供出了自己的妹妹吴秋月。吴秋月嫁到剑斗镇潮碧村,吴随清嫁到该村桥兜的另外一个角落,两姐妹家的距离不到2公里。吴秋月的老公郑万年的家是一栋三层楼,没有外装修。记者到他家时,家中只有一个小男孩,没有大人。郑万年的二儿子住在这里,但一早就上山喷药去了,二媳妇也带着孙女回白濑乡娘家了。

  郑万年家后面的一栋房子,是他大哥的。大哥的儿子郑先生说,他们之前并不知道婶婶是拐卖婴儿的,只知道他们夫妻的感情不好,经常打架吵架,结婚没多久,一个拿菜刀,一个拿锄头就要对干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知婶婶不爱劳动,喜欢到处去玩,有时候去镇上就是好几天,回来村里,也就像留宿一样,住一晚就走,农活一般是叔叔在忙。对于昨日叔叔婶婶被审判的事情,他们一家均表示不知情。

  说到叔叔的二儿子,“本来叔叔打算在去年年底为堂弟办喜酒,可酒席还没办,夫妻俩都被抓了”,郑先生说,堂弟小时候患有小儿麻痹症,长大后做事说话都很慢。所以,自打叔叔婶婶被抓后,堂弟的日子就不好过,种茶叶也种不好,连采茶一天70元的小工钱,都是借来的。那栋3层的楼房,还是郑万年三个女儿未出嫁时打工赚钱盖起来的。

  而叔叔郑万年在村民中的口碑还是不错的,他和别人都合得来。

  姐姐吴随清丈夫早逝只有过节才回家

  吴随清的家是一栋4层楼房。昨日,记者来到她家时,家门紧锁,空无一人,她的大儿子到山上忙茶活。附近邻居介绍,吴随清嫁到潮碧村桥兜后,生下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丈夫去世了。邻居们对她知之甚少,只知一遇大节日她才回来,“平时我们也很少串门,路上见到,她还是很有礼貌地跟我们点点头,打打招呼。”

  邻居们称,吴随清与吴秋月这对姐妹虽是他们村里人,但大家都不知道她们干什么,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才知道她们是在做拐卖婴儿的事。

  【专家分析】案犯把拐卖当“生意” 逐渐淡化犯罪色彩

  在这些案犯中,李地基最初只是送茶的司机,吴秋月等人也只是卖茶女,看上去都是普通的农民,他们为何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走上犯罪之路?此案中,吴秋月的姐姐、丈夫也一同涉案,为何此类犯罪会呈现出家庭化的特点?对此,泉州市公安局政策研究室主任、犯罪心理学专家陈本兰分析了两点原因。

  首先,这些案犯在经济上并不宽裕,他们把贩卖妇女儿童当成一种“生意”,在心理上不断淡化这种行为的犯罪色彩,事实上是在暴利的诱惑下,把犯罪的风险抛到脑后。

  其次,这些案犯往往对违法犯罪的后果估计不足,在社会转型期,社会上一些人通过违法的方式获利,甚至发了大财,目睹这些情况,也容易让这些案犯产生侥幸心理,觉得别人可以自己应该也能侥幸逃脱。

  正是因为他们把拐卖妇女儿童这种违法行为当作一种“生意”,那么,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这样的“好事”,当然优先介绍自己的家人参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立达的时尚

立达时尚,长期关注

头像

立达的时尚

立达时尚,长期关注

645

篇文章

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