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丨他们是中国陆航,也称“天山雄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疆军区某陆航旅运输直升机一营矢志转型练兵备战

  “空中铁翼”迅雷出击

  边关深秋,沙尘肆虐。悬停机降、对地突击、战场搜救、空中投送……10月17日,新疆军区某陆航旅运输直升机一营利用恶劣天候,开展跨昼夜机降突击训练。只见数架直升机穿梭山谷、翻越山头,到达指定地域,特战队员凌空滑下,迅速形成战斗队形,向敌纵深突击。

  “利用日常训练、专项演练等时机,探索实践跨域、突防、机降、夺控等战法运用,紧盯‘空地一体、主战主用、全域使用’的转型建设目标,不断提升备战打赢能力。”营长高岩介绍,去年10月,该营由原来的飞行大队整编而来,作为运输直升机营,在低空作战担负着快速立体机动、纵深机降作战等任务,从“能飞”到“能打”,从助战到主战,他们的转型之路任重道远。

  

  一年来,该营按照“按纲施训打基础、紧贴使命抓研练、创新训法促转变、培养人才谋发展”的思路,不断提高飞行员作战素养、联合素养和指挥素养,按照作战背景、作战步骤、作战要求严密组织实战化转型练兵,组训模式日渐成熟,训练水平不断提升。

  大漠深处,黄沙漫卷。一场暗夜条件下的演练激战正酣。“山谷发现敌特分子,命令你部直升机快速出动。”23时05分,夜黑如墨,直升机群飞往山谷之间。从空中俯瞰,黑压压一片,难以判断地面情况。降低飞行高度,盘旋一次、两次、三次……编队指挥员最终确定“敌特分子”主要位置。随后,战机迅速散开,从山谷两侧分头迂回。当直升机下降到10米高度左右,舱门打开,一根绳索飞下,战斗人员快速滑绳而降,按照预定编组迅速展开,搜索清剿。

  如今,这种空地联合作战演练频繁在该营上演。连日来,他们按新大纲要求,不断创新训练内容、方法和手段,在戈壁、大漠、峡谷、高原等野外复杂生疏地域,完成了直升机超低空机降、高原高寒地域低空载人、夜间野外机降等高难危险课目训练任务,形成了相互促进又密不可分的作战整体。

  

  剥离演的成分,突出练的导向。一营的实战化训练似乎没什么“看点”,但都是实打实的“难点”:不断强化技战术基础训练,突出难度、强度、险度,全面展开夜间吊挂、滑跑着陆、战术起降等新课目训练;突出空地指挥、山谷飞行、野战保障,常态落实实兵机降、实弹突击、实装吊运训练,全面深化引导打击、极限距离转场等课题训练……

  从单机到模块,从模块到连营战术,通过半年高度动散条件跨昼夜、大场次、高频次、高强度的飞行训练和战术演练,这支陆航新锐力量,循着改革转型的航迹,在强军征程上越飞越远。

  9月下旬,该营和空军、特战等诸军兵种共同探索精准悬停、定点投放、精准打击、对地突击等实战化课目训练,在高原高寒地区实践了联合作战新模式。

  该旅旅长粟祥介绍,他们突出战术决策、指挥控制、态势感知、情况研判等问题,求实战之真、求对抗之实、求训练之严、求极限之难,在转型重塑中把“空中铁翼”磨成尖刀利刃。

  新疆军区某陆航旅运输直升机一营

  先进事迹系列报道

  1

  

  雄鹰换羽,飞向“未来战场”

  盛夏,戈壁深处,热浪滚滚。

  建立指控链路、渗透抵近侦察、空地协同布控……一场多机型战术协同、多弹种实弹射击、诸兵种协同伞降、多课目连贯实施的联演联训正在紧张进行。

  铁翼飞旋,某陆航旅运输直升机一营出动多架直升机,与特战、电子对抗、空军等多种力量联合行动,搭载特战队员实施秘密机降和抵近侦察、悬吊掩护分队撤离战场……

  历经一年破茧蜕变,该营从“单打独斗”到“联合制胜”、从“助战”到“主战”不断转变,打造突防尖刀,淬炼空中铁翼。

  然而,转型之初的一营,也曾困于换羽之痛。

  

  去年10月,一纸命令,某陆航旅飞行大队整编为运输直升机一营,编制变了、任务变了、岗位变了,一些同志感到不太适应。

  “组建初期,有人想换单位,改飞新列装的武装直升机,认为运输直升机在战斗力二线。”该旅旅长粟祥介绍,新的体制编制必然需要新的训练模式、作战方式,如果他们不能尽快实现角色转变,就会输在起跑线上。
思想偏差比航线偏差更可怕。该营叫响“改编制不改忠诚、换任务不换使命、变岗位不变担当”的口号,深入学习陆航部队转型发展理念,引导大家正确对待改革,及时转变观念,重整行装再出发。

  “这次整编,我们向其他直升机营输送飞行员11人。近两年来已陆续向新组建部队输送16人,骨干流失严重。”该营党委分析现状感到,人才是建设的基础,只有完善人才梯次结构、搞好批次衔接,才能跟上转型步伐。

  

  “教方法、传经验,大到战术战法、小到动作心态,教员们都悉心讲解、耐心指导,白天跟着飞、晚上学理论,很快就跟上了新的训练节奏。”去年7月,范生阳从学校毕业分到该营,好不容易熟悉了部队的训练模式,谁知没过多久便赶上了调整改革。

  “采取新老结对、以老带新、强弱搭配、分场施训的方法,把30多种空中特情处置方法制作成多媒体课件,通过互动式信息化教学,理论、飞行同步交叉授课,帮助新飞行员尽快成长。”该营教导员赵磊介绍,他们还注重实践教学,坚持带教与任务相结合,在大项任务中磨砺培养青年飞行员。

  初秋,阿里高原已是冰封雪裹,寒风呼啸。已到退休年龄、即将告别飞行的老飞行员钟建文,主动申请带着新机长参加最后一次高原巡逻。

  返航路上,钟建文让副驾驶谌亮驾驶,他在一旁把关。高原天气多变,山谷越深越险。“注意操纵动作,要留剩余功率。”钟建文不时提醒。

  平安返航,钟建文将一张发黄的航空地图交到谌亮手中。图上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识特别显眼,有的是界定点,有的是遇到过险情的雪山口。

  谌亮如获至宝,他说:“这张图就像是一根接力棒,前辈退了,我们要继续向前飞行。”

  从大漠飞向高原,从训练场飞向演习场,该营向着未来战场越飞越近了。

  

  “空地一体,主战主用,全域使用。”今年,新的转型建设目标吹响了该营新年度训练“集结号”。

  这一声“集结号”,打破了这支荣誉部队多年来埋头苦干的沉寂。新时代、新编制、新大纲,一切都在求变革、求创新。

  “任务更加专一、专业,对能力素质的要求更高,必须按照作战背景、作战步骤、作战要求,加强作战素养、联合素养、指挥素养培育……”按照新大纲,他们将打破以往旅级统揽飞行指挥模式,由营指挥员全权指挥。面对全新的组训模式,营长高岩清醒地意识到,以后眼睛不能只盯着天空,还要看向地面,运筹帷幄、统筹协调各种作战、保障单元,提升联合作战能力。

  “如果继续躺在功劳簿上,不思进取、不谋打仗,将来到了战场,只能是敌人的活靶子。”飞行员赵永杰对那次“被虐”的演习经历至今难忘。

  草原深处,一场体系对抗演练鏖战正酣。

  仔细研究地形、确定机降地点,赵永杰和战友驾驶运输直升机搭载特战队员,朝着蓝军纵深突入。而此时的蓝军,也发现了这个特别适合机降的地域,早已提前布防。

  特战队员顺利实施敌后机降,飞行技术堪称完美。不料,刚刚落地,就被蓝军火力包抄,“机毁人亡”。

  “其实,我们能想到的最佳机降地域,蓝军自然也能想到。由于缺乏实战意识,打仗的事情想得不够,导致战斗失败,是一次惨痛教训。”赵永杰说,关于转型,他们最需要转的就是长久以来的惯性思维。

  

  从助战到主战,从配合保障到空地一体、体系破击,再到联合作战、全域出击,部队使命任务发生了深刻变化。一种前所未有的“本领恐慌”让许多老飞行员开始紧张起来。

  飞行员贾朝辉飞了12年,飞行本领过硬,如今已是一名教员。他说:“以前过于注重个人飞行技术,对其他兵种了解不多,在联合作战演练时,常常出现战术理解不透彻、配合不到位等问题,下一步还要加强学习研究。”

  初秋,北疆地区出现连续降雨天气,一架运输直升机钻进雨幕,实施复杂气象条件下空中机降突击训练……

  综合演练、理论研究、编组训练,半年来,该营通过高度动散条件跨昼夜、大场次、高频次、高强度的飞行训练,不断创新战法训法,全面融入战术背景,探索形成了机降突击、战场搜救、空中投送等36册战术课目教学规范。

  外请内送、对抗探究,他们利用各种机会开展协同对抗训练,研学兵种运用规律和相关专业知识,结合复杂气象、复杂电磁、复杂地形等环境,逐步探索改进施行“异地同步、一天多场、一场多点、一域多层、一层多机”组训模式,重点解决了营连指挥员战术决策、指挥控制、情况研判等能力素质弱化问题,不断拉近飞行员、指挥员和战斗员的距离,直至融为一体。

  变则通,通则存,存则强。聚焦一营的训练日志——

  全面展开山头斜坡、狭小平台等特殊场地机降;

  改进夜间吊挂货物、滑跑着陆、战术起降等新课目训练;

  探索空地指挥、戴夜视镜飞行、实装吊运训练、极限距离转场等课题训练;……

  从迷茫到坚定,从迟疑到自信,他们转型的羽翼越变越丰满,打仗的本领越练越过硬。

  2

  

  铁翼升空, 飞出 “打赢航迹”

  “前方500米发现敌防空火力点,迅速规避……”“3号机降点发现敌临机设障,机降方式改为单轮着陆下……”

  敌情不断,险象环生。

  伴随一道道紧急指令,直升机快速反应,先后实施蛇形机动、掠地飞行等高难度动作,突破敌层层封锁,成功完成机降任务。

  翻开一营近期飞行计划,空中格斗、U型起飞、跃升倒转等险难课目赫然在目。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副营长洪涛介绍,这么多的险难课目同时组训,实施难度、风险系数都会增大,但是未来战场只会更加凶险,所以平时训练,再难的关也要去闯。

  闯关,并不意味着可以冒进。记者发现,实施这些险难课目训练的都是经验丰富的机长教员,年轻飞行员并不在训练之列。

  洪涛说,只有机长教员先行训练,把难度系数了解清楚,把特情处置考虑周全,再带教年轻飞行员,才能确保训练成效和飞行安全。

  把舱位当战位、把升空当战斗、把空域当战场,该营牢固树立“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思想,坚持在复杂恶劣环境中磨砺飞行本领,在逼真战场环境中锤炼作战硬功,不断提升备战打仗能力。

  

  8月22日,全旅多机型17架飞机在多个空域进行跨昼夜战术课目训练。

  23日凌晨1时,训练空域突然风暴来袭,瞬间暴雨如注,飞行进入临界放飞状态。“注意避让雷暴,保持稳定姿态,气象值班监控系统过境情况……”空中指挥员高岩沉着冷静,指挥多机种继续在复杂气象条件下开展训练。

  都说“飞行是看天吃饭”,但战争和任务不会选择天气。大漠戈壁、雪域高原常常出现极端天气。该营常年在这些地区开展训练,并担负空中巡逻、紧急救援、联演联训等急难险重任务,飞行环境极为恶劣。

  “只有历经风雨的磨砺,雄鹰的翅膀才会更加坚毅。”他们根据地理位置和季节变化,利用低能见度、侧风、雨雪雾等复杂天候锤炼飞行技能,培养了一大批“全天候”机长。

  “嘀——”凌晨4时,一声哨音划破夜空。该营官兵闻令而动。“伤员情况危急,命令你部迅速前往实施救护。”

  暗夜起飞、运送伤员……演练就是战斗。以前跨昼夜训练,都是从白天到夜间,大家习以为常。这次,该营专门组织从夜间到白昼的训练,检验官兵快速反应能力。

  “拂晓出击,在夜色最暗的时候,人也处于迷糊状态,对技术和心理都是一种挑战。”飞行员易伟说,在战时,这也可能是最佳战机,所以更要加强真难严实的训练演练。

  

  狭小平台起降、夜间营连战术课目训练频频展开。副连长黄伟介绍,他们紧贴实战突出夜航研练,不断提升暗夜条件下的态势感知和装备操作能力,战术性能、整体防护、综合保障等配套升级,训练水平有效提高。

  离地三尺,命悬一线。连长朱振华告诉记者,对飞行员来说,每一次起落都是关乎生死的考验,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懈怠。

  一次,一名新飞行员因着装不符合规定,被“停飞”一周。一开始他感到不理解,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后来教员告诉他,飞行操作,需要的就是严谨细致。没有日常严苛的作风养成,上了飞机,很可能因为一点小失误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地面苦练,空中精飞。”朱振华说,研究地形气象条件、制定飞行计划、沙盘推演、协同演练……起飞前的地面准备是确保飞行顺利的重要支撑,只有做到每一项数据、每一个环节都按章程来,甚至对每一个动作都严抠细磨,打下坚实基础,养成良好习惯,才能冷静处置各种情况。

  一次,飞行员谌亮架机进行夜间复杂气象航行课目训练。20分钟后,谌亮感觉驾驶杆时轻时重,杆位不好固定。突然,直升机像受了惊似的,飞行状态发生重大改变。

  面对突发状况,谌亮迅速扫视驾驶窗仪表盘,发现飞机主液压系统工作灯闪亮几次后便熄灭了。凭借多年飞行经验,他断定是系统故障导致液压油泄漏,便迅速向塔台指挥员报告。

  关闭主液压系统、断开自动驾驶仪、松开变距锁,谌亮沉着完成一连串的排险动作,驾着带故障的直升机返航,最终顺利降落。

  像这样的险情,一营的飞行员们时常碰到。“只要飞行,特殊情况随时会发生。只有平时训练过硬,关键时刻才能化险为夷。”

  过硬的本领,源于严格的训练和考核。飞行员的资质,也是实打实练出来、考出来的。

  输入坐标精准定位,提总距、蹬舵、推杆,升空……盛夏,该营按新大纲组织飞行资质考核。

  “机降位置不够精准”“悬停着陆不够平稳”,不想,有两名飞行员第一轮就被刷下来,按新大纲规定进行补训。

  理论考核笔试答辩随机出题,视频回放一帧一秒地过,飞参数据一把尺子量到底……考核组充分利用飞行参数记录仪、数据链系统、差分系统等客观评估手段,全面检验飞行员技战术水平,做到米秒不差。

  

  以往,只要完成规定的训练课目考核,飞行时间达到规定时限,就可以提前晋级。考核组的人说,新战位带来了新要求,一些老的飞行骨干囿于旧观念、依赖老把式,能力和资质已经不相匹配。

  能者升、庸者降,新的考评机制立起了靠能力素质成长进步的鲜明导向,也给该营训练场带来一缕新风。

  如今,训练跨度精确覆盖到全年,训练内容精确到每个场次,训练标准细化到每个课目,训练时间精细到分秒,训练对象明确到个人,并将年度高原课目训练、夜航训练、战术训练比例提高几成,不断砥砺精兵、问战打赢。

  大漠深处,4架运输直升机搭载36名特战队员,飞赴千里之外某作战地域,一场“空地投送”演练随即打响。

  下午4时,战机抵达预定地域上空。此时,地面沙尘漫卷,视野模糊。这道天然屏障,给空投造成巨大影响。综合显示屏气象信息显示:风力6级,风速9-13米/秒。

  战机空中盘旋,伺机俯冲。不料,被地面雷达发现,遭到敌电磁干扰攻击。无奈,只能飞向山谷。

  临近傍晚,机组变换战术,超低空掠地飞行,迂回作战地域。50米、30米、20米,高度一再下降,直至10米,就在此时,一条绳索从舱门而落,特战队员索降而下,迅速形成战斗队形……

  3

  

  挑战极限,飞越“生命禁区”

  西藏阿里,雪岭横空、蓝湖静谧,令人心醉神往。

  然而,穿梭在沟壑纵横、山高峰险的巡逻空域,机长张江林却无暇欣赏这壮美的自然风光。

  他一边克服高原反应,一边紧盯飞行状态,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要知道,这里的风切边、空中涡流都是直升机的天敌。

  这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干旱缺氧、气候恶劣、人迹罕至。对于人类来说,那是“生命禁区”;对于旋翼式直升机来说,则是“飞行禁区”。

  可是,这片最危险、最难飞的天空,却是运输直升机一营官兵必须征服的“战场”。

  当年,该营的前辈们克服无导航、无通信、无地面保障,气象资料、航线地图完全空白的重重困难,驾驶某新型直升机在这片雪域高原试飞。

  3000米、4000米,已经达到论证的试飞高度,他们继续挑战生命极限和飞行极限,5500米、6000米……最终创造了该型直升机在6300米高度安全起降等我军陆航史上的4项纪录。

  20多年过去了,该营官兵常年担负高原备勤任务,一次次挑战极限,一次次飞越禁区,先后开辟20余条新航线,守护高原高寒地区的生命安全和边境安全。

  去年,一名边防哨所战士突发疾病,生命垂危。高原环境对人的身体影响太大,稍有怠慢,就难以挽回。

  这是一次与时间赛跑、与死神较量的救援行动。张江林机组奉命执行任务。

  直升机刚进入山谷,气流就开始乱窜,周围不时有大的雪块落下来。通常,遇到风吹雪是高原飞行最棘手的问题,要尽量想办法避让。

  情况紧急,张江林让副驾驶负责观测山体飞雪情况,他驾机快速通过山腰。

  

  眼看就要冲过去了,突然发现前方积雪大块大块往下掉,张江林稳住心神、抓住时机钻出去,飞到开阔地带,避免了成片雪体崩塌砸中直升机,最终安全降至哨所空地,及时将病人运送到救治点。

  严把放飞关、故障不升空、不驾“英雄机”,每次执行高原飞行任务,营里都会反复强调安全,也会做足功课。但是,高原天气变幻莫测,很难预控,一旦飞向高原,就如同飞上刀尖。

  2015年12月25日,该营出动两架直升机带边防官兵赴阿里执行高原备勤换防任务。

  起飞前,机组成员针对航线数据、地形特点、天气情况等进行周密细致研究。上午11时准时起飞,在飞至距河尾滩60公里处,天色突然变暗,大量浓积云封住了山口,大风骤起,山顶的积雪被卷起来,无法通行。

  机组果断决定返航。

  12时30分,风速突然增加至150km/h,直升机在强气流条件下操纵性急剧变差,瞬间失去上升动力,受强大下沉气流作用,直升机以10m/s的下降率急速下坠。

  情况万分紧急,根本容不得多想,按照起飞前机组协同准备和特情处置演练,机组决定采取硬着陆迫降。机长朱宁林奋力保持好飞行状态,副驾驶李宏斌负责监控发动机参数和旋翼转速。

  只听一声巨响,接地瞬间,尾桨失效,直升机急剧左偏转、右倾斜,接近失控状态。朱宁林命令关车,直升机旋转360度后迫降在海拔5800米的雪域高原上。

  所幸,两架直升机都成功迫降。机上20人全部安全着陆,只有2人头部外皮擦伤。直升机受损严重,无法飞回,与地面通信联络全部中断,手机没有信号。

  高原天气恶劣,迟疑不得,他们决定由李宏斌和朱宁林徒步出去寻求救援。

  “零下30度、极度缺氧,感觉自己随时会倒下。但一想到还有18个战友等着他们救命,就不敢停。”李宏斌说,当时完全靠意志力硬撑着走了7个多小时,终于找到天文点边防连,连夜组织车辆和人员进山搜救,直到第二天凌晨4时才将人全部救回。

  回想当时的情景,朱宁林他们仍然感到后怕。“如果没有日常的精飞苦练,没有机组的协同配合,没有对高原寒区特情的处置演练和飞行经验的积累,后果不堪设想。”

  飞越雪域高原,常与死神擦肩。营长高岩摊开航空图介绍他们的保障范围,几乎全是雪山沟谷,平均海拔均在4000米以上,此外还有沙漠戈壁,都是空域差、机耗大、风险高的飞行环境。

  

  塔克拉玛干沙漠,素有“鸟飞不过”“骆驼也会渴死”的传说。夏季奇热无比,时常黄沙漫天。

  “O型机降”“沙尘中突袭”“闪电突降”,一望无际的沙漠上空,副营长洪涛驾机开展沙漠机降、空中投送等课目训练,探索不同地域投送突击驾驶技巧。

  随后,几架战机相继升空,飞进这片最大、最险的沙漠中锤炼战法训法……

  一次次闻令升空、穿云破雾、临空突击,一次次敢打硬拼、不畏死亡、迎难而上。提升打仗本领,需要他们勇于挑战极限。而在抢险救灾和人道主义救援的“特殊战场”上,该营官兵同样不负重托,冒着生命危险为各族群众开辟“生命通道”。

  那年地震,陇南地区多名群众受困,面临生命威胁。特级飞行员钟建文带领7架直升机,紧急飞往灾区。山高谷深,地形复杂,气候多变,飞行难度可想而知。

  他们连续奋战26个昼夜,多次超常规、超气象条件飞行,成功抢运伤员123人,给灾区送去救命物资63吨。

  那年雪灾,新疆伊犁、阿勒泰地区多处发生雪崩,道路被毁、房屋被埋,百名被困群众生命危在旦夕。特级飞行员张洋带领机组奉命前往营救。

  张洋决定在狭窄高山谷地实施悬停吊救,可积雪厚达10多米,受地势、气流和浮雪影响,直升机操作非常困难,稍有差池就会搭上性命。最终,他们凭借高超的技术和过人的胆识,将12名被困群众救上直升机。

  

  抗震救灾、抗洪抢险、人员搜救……这些年来,一营官兵冒着生命危险穿梭“生命禁区”“死亡航线”,先后将520余名遇险群众从死神身边拉回来。

  仅去年一年,高原备勤机组就在气象条件临界、飞行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先后5次展开紧急救援,保障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40多次飞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30多次勇闯“空中禁区”喀喇昆仑山脉腹地,在海拔5000多米的“世界屋脊”阿里高原安全飞行4000多小时……一营官兵永葆忠诚使命的本色,弘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强军征程上勇往直前、砥砺奋飞。

  

  微信公众平台ios系统已经改版啦

  为方便您及时获取“中国陆军”的发布详情

  打开 中国陆军主页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

  为“中国陆军(army81cn)”加上星标,就能看到精彩推文啦!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来源 | 人民陆军报 中国陆军(ID:army81cn)

  作者 | 特约记者 马丽 通讯员 黄宗兴 吴世科

  摄影 | 吴世科 于光彤

  刊期 | 20182441期

  本期编审:钱晓虎

  值班编辑:章以添

  责任编辑:赵林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陆军

解放军报社陆军分社

头像

中国陆军

解放军报社陆军分社

6383

篇文章

2044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