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利不等于盈利”,非营利性幼儿园能否走上资本化道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7年5月,教育部公布《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意见中提出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将达到80%左右。

  如今《意见》已颁布一年半左右时间,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幼儿园标的,都在“等”——只有亲眼看到靴子以何种形式落地,各地又将给这只靴子作何种配套,才能决定下一步在幼儿园资产证券化中如何有针对性地操作。

  各地陆续有关于《意见》的细化政策出台,行业中也出现了对《意见》和各地配套细则解读的声音。值此微妙的时点,蓝鲸教育与多位幼教领域资深工作者深入沟通,了解各方对未来幼儿园资产证券化的看法,以供广大读者参考。

  二八分”的《意见》,在一线城市推进缓慢

  一位负责幼儿园并购的上市公司高管对蓝鲸教育表示,“其实目前业内‘普惠与高端’的说法不够严谨”。严格意义上按照新民促法送审稿的条例,应分成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类。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看,大部分中高端幼儿园可能选择转为营利性。至于中游水准及以下的园所,更多地会选择转为普惠园。“因为选择不盈利,政府会予以扶持”。但据其日常考察标的发现,市场中普惠园与高端园的部分界限实际上较为模糊。

  “之前看过一个标的,每个孩子收费800元/月。在百姓眼中这是实打实的普惠园。但该园占地面积37亩,包括地皮、园所硬件设施全由当地政府出资,政府光建设就斥资近一亿元,每年还给800万的补贴。该幼儿园游泳池、演播厅等高端园应有的硬件都有、甚至更好,每年毛利能达到700-800万元;但扣除800万的政府补贴,它的确基本上就是0利润、非营利性的。那它到底算是普惠园还是高端园”?

  更重要的是,目前“二八原则”的执行,推动起来较为困难。一位教育行业资深证券分析师告诉蓝鲸教育,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推广普惠园可能未必符合市场需求。“例如一个中高端园所,班额小环境优,甚至还有各类素质教育课程。转为普惠园后,必然会从班额、环境、附加服务等方面压缩成本”。

  这种情况的出现有利有弊,好处在于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有园可上,但弊端则是“服务质量下降”。问题在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有很多家长愿意花钱让孩子去好的幼儿园,需求足够强烈”。所以相关政策在一线城市,推动起来比较缓慢。

  还有一个问题需广大幼教工作者重视:如今市场中大量的中端园,未来生存可能更为艰难。上述分析师指出,“目前中端民办园的生存空间被压缩”。

  一方面,中端园从综合性价比上看,与普惠园相比竞争力明显不足。另一方面,中端园未来发展好坏与各地根据《意见》制定的具体配套政策密切相关。《意见》提出的“二八开”,经济发达地区的教育监管部门可能会用较温和的、例如新建普惠园的手法去执行政策。“但经济欠发达地区,地方教育监管部门的政策要求对中端园影响很大”。

  虽然阻力重重,但幼儿园资产证券化的乱象亟需整治。前文中的上市公司高管对蓝鲸教育指出,“据我了解,北京三环和四环以内各有一个幼儿园,其中一个占地4000多平米。两个园一个年租金是0,另一个是30万。两个园中的一个刚刚被某个上市公司纳入体内”。

  在他看来,如果按严格的市场标准卡,该园一年至少要多付700-800万的租金。“享受国家如此大的优惠去资本化,监管部门必然严查”。据其了解,根植于灰色地带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在美上市的博实乐,严格意义上在中国九年义务教育绝对不能盈利;再比如红黄蓝旗下大量幼儿园都是非营利性的”,他们大多是通过搭建架构的方式资本化,“这种资本化经不起推敲,前一阵子香港教育股大跌,风险一下子就暴露了”。

   “营利不等于盈利”,幼教资本化审查或将越发严格

  离靴子落地的时间不断缩短。未来,上市公司和幼儿园该如何应对政策细化?蓝鲸教育与数位教育行业资深工作者深入交流,了解他们的看法。

  “从上市的角度出发,跟普惠还是高端没关系,还是要看园所的法人属性”,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周指出。在他看来,影响上市的因素很多,转为普惠园影响的是收入和利润率,从收益角度看的确对公司上市有一定影响。“营利不等于盈利,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政府补贴某种意义上与政府购买服务相似,不可能给园所过高的利润,核价空间清晰可见”。

  对很多幼教集团来说,基于不同考虑和策略,将旗下标的分成不同档次的品牌,从财务、品牌影响力和民生等角度出发做差异化经营可以理解。且从现行法律角度出发,无论是高端、中端还是普惠,对上市而言没有严格障碍。

  且未必经营普惠园就一定会丧失利润空间,“极端点说,假设高端园能招10个人,普惠园能招100个人;高端降维成普惠,单纯从客流量+客单价的角度出发,未必会亏——这是一个盈亏平衡点的问题”,他指出。

  华泰证券教育行业分析师王莎莎则对蓝鲸教育表示,目前上市公司管理旗下幼儿园标的主要有两种方法——香港和海外用VIE结构,内地更多是设置管理架构公司。实际上那些幼儿园标的大多是非营利的,“所以未来如何操作,具体还要看各地细化政策的要求”。

  上市公司体系内的幼儿园如果因各种原因转为普惠园,对上市公司而言是一种风险,“虽然可以压缩成本、获得补贴;但盈利模型变了,利润率可能下降”。且上市公司收购普惠园基本不可能,“因为普惠园已经拿到补贴,转为非营利性的。若再转回营利性,就需补缴之前因设置成非营利性所无需缴纳的费用,成本很高”。

  电光教育集团CEO张亮,则从上市公司并购幼儿园的角度出发,给出了他的答案:“上市公司需要把旗下幼儿园标的转为营利性”。

  因为未上市企业大多会使用各种手段将幼儿园的利润挪到体外,确保一年算下来利润是0、无需缴税。“但上市公司旗下的幼儿园利润不可能为0,故上市公司大多需要在幼儿园上面设置一个管理公司”,所以在张亮看来,上市公司可能更希望把旗下幼儿园转成营利性,“转不转都要缴税,上市公司何必多搭一个管理公司的架构”。

  据其了解,虽然《意见》出台已一年半有余,但市场中大部分幼儿园还在观望。“一是国家特别具有针对性的政策还没出台,二是各地配套政策也没下来,地方教育部门也在摸索”。因此他如今再看幼儿园标的,对资质有明确要求,“现在我们再看幼儿园,其一定要有转成营利性的资质。不能与政府补贴有联系,否则未来都可能出现政策风险”。

  他认为,未来幼儿园标的装到上市公司体内只能分两种情况:

  一种是完全合规合法、扎实运营的营利性幼儿园。另外一种则是给非营利性幼儿园提供服务的管理公司,且那种“一个管理人员+一个财务人员就能创造几千万利润”的架构公司未来也难生存,只有管理公司设置正规团队提供真实服务的,才没有政策风险。此时“这种公司也不是幼儿园标的了,而是给幼儿园提供服务的公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芥末堆看教育

面向教育行业的专业新媒体

头像

芥末堆看教育

面向教育行业的专业新媒体

13023

篇文章

4931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