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雪乡这么黑?整顿两次了,仍然漫天要价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即使宰客的赵家大院被勒令整改并罚款5.9万元,但是依旧没能挽回雪乡的形象。那个深山中的赏雪圣地,已经成为“东北土匪窝”的代名词。

  15年前,对于很多摄影爱好者来说,那里只是花10元就能睡一晚土炕的淳朴村庄。2014年,因为《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的热播,靠种白菜土豆过活的雪乡一跃成为旅游圈的网红,许多游客甚至坐着飞机头等舱去睡土炕。

  经历过原始经济的雪乡人,从源源不断的游客身上看到了致富的出路。但在雪乡,旅游旺季仅有短暂的三个月,对于企图牟取暴利的商家来说,这意味着,赚钱的机会稍纵即逝。

  8年前:睡土炕一晚10元,2元吃白菜炖土豆

  2015年,当了八年伐木工的王明(化名)扔下锄头,在雪乡二浪河开了一家旅店,加入了在这里的旅游业大军。

  在2014年遇上《爸爸去哪儿》之前,雪乡原本只是黑龙江省深山里一个毫不起眼的林场。村庄散落着几十户居民,住的都是破旧的草屋和平房,大小便就在室外搭一个茅房解决。因为常年积雪,海拔又高,土地上长不出粮食,雪乡人只能靠种白菜和土豆过活。

  到林业局伐木成为许多年轻人的挣钱方式。深冬的时候,气温达到零下十几度,王明也得拎着锄头上山。但即使冻红手指,他每个月也只能拿几百元工资。于是,一些年轻人选择外出打工,留守的只有年迈的老人们。

  雪,似乎是这座村庄唯一富足的产物。由于雪乡地处深山,空气湿润,这里的雪具有很强的附着力。降雪后,雪不会坠落下来,而是会牢牢黏在房顶上,一层层的日积月累,形成了天然的“雪蘑菇”。

  这种独特的景色受到了不少摄影爱好者的亲睐,接待这些远方的客人成为雪乡旅游业的雏形。王明记得,七、八年前,外地人花10块钱就能在村民家的炕上睡一晚,花2元就能吃一顿白菜炖土豆。还有网友留言称,2004年第一次去雪乡,一天一人10元,酸菜白肉炒山珍,主食、自酿小酒免费,当地的村民淳朴到让他“不好意思”。

  后来,随着更多摄影爱好者拍摄的美景,雪乡陆续进入游客的视线。同时,2003年,雪乡也宣布将全面停伐,把发展生态旅游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鼓励林场职工放下伐木斧,开办家庭旅馆、饭店。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的热播,将雪乡彻底捧红了。吃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再裹得像粽子一样到冰天雪地的纯白世界里堆雪人、赏雪景,孩子们的快乐生活让许多游客神往。

  

  王明回忆,以前雪乡一天最多只有几百名游客,2014年平均一天能有上千名游客。据报道,当年雪乡线路的人气涨幅超过海南,旅行价格飙至一万元,土炕的床位也涨到数百元。还有游客坐着飞机头等舱去睡土炕。

  但就算是《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在雪乡的经历也并不愉快。

  根据网上爆料,当年爸爸去哪进驻雪乡拍摄的时候,当地一些旅行机构事先得知此事,就提前招了许多旅行团到雪乡来玩儿。这导致拍摄过程中,剧组一直被围观,甚至有人半夜在小孩睡觉的房间外用闪光灯拍摄,严重影响休息。除了围观,场面也非常混乱,有剧组人员的包裹遗失。

  但这一说法未能核实。后来湖南卫视资深编导,微博用户“芒果pk”离开雪乡后发微博称,“在雪乡噩梦般的经历终于要结束了,希望大家平安返回!”

  

  一道小鸡炖蘑菇要价400,心黑还是必然?

  王明回忆,剧组的言论当时给雪乡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爆棚的客流量让雪乡人措手不及,混乱中,不少坑人行为也逐渐滋生。但这些负面新闻并没有影响海量的游客涌入雪乡。为了重新树立口碑,2014年雪乡进行了一次整顿,将15元的泡面一律调整到10元一桶。

  经历过野蛮伐木经济的雪乡人,在游客身上看到了巨大的致富机遇。王明说,雪乡每年的旅游旺季也就是三个月,春节一过基本就没有游客过来,为了赚钱养家,夏天他和妻子必须要外出打工。

  对于企图牟取暴利的商家来说,这意味着,赚钱的机会稍纵即逝。

  此后,雪乡也不断在网络上被爆出宰客的行为。2015年年初,一篇由网友撰写,题为《实拍:雪乡,能不能不这么黑》的帖子在网络迅速传播。文中提到,在雪乡出现3200元一天的土炕标间。

  针对这则网贴,当时黑龙江森工大海林林业局纪委、旅游局、雪乡景区管委会、雪乡派出所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调查组调查发现,网民曝光的涉事旅馆全部为带火炕的普间,并无文中提到的“带卫生间的标准间”。店主在做笔录时称,旅馆住宿最高只收取每人300元。

  据媒体报道,在2015年调查之后,雪乡曾经对全区家庭旅馆的餐饮标准及价格进行一次大整顿,并叫停了部分存疑项目。但是宰客行为仍没有因此杜绝。

  目前为止,雪乡被曝光的恶行包括:房间临时加价,人均500到1000左右;打车漫天要价;景点及项目名不副实,比如售票几百元的动物园就只有几只鹿,198元的奇幻影视基地就是个小破院。

  在中国的旅游黑名单中,丽江古城、青岛大虾也都曾上榜。雪乡的特别之处在于,由于地势偏僻,如果有游客不认栽想反抗,对方就会像赵家大院老板那样扔出一句:“不加钱就走人。”冰天雪地,任何一名游客都不想露宿街头,最后只能选择妥协。对于黑心商家来说,这种威胁成本低也容易得手。

  除了宰客,物价高也是雪乡的一大槽点。虽然1月4日,官方回应称,《别再去雪乡了》的帖文中提到的“泡面60元一桶”是自助售货机的编号而非售价,泡面实际是每桶“10元”。但在网上,仍有游客抱怨“吃一道小鸡炖蘑菇要价400多元”“3年前,1桌人吃大白菜鸡肉就花了1800元。”

  

  “有一些食材贵是必然的,因为雪乡很多菜都不长,比如一根青菜,它从南方到北方需要经过层层的分销,而且也只能储存两天,运输成本和损耗成本都是很大的。如果游客想吃肉,我们最近也要到70公里外的地方去采购。”王明解释称。

  极个别抹黑还是秩序之痛?

  随着宰客事件的不断发酵,王明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两个客人在没协商的情况下,直接要求退房。“很多咨询的客人都转发那条新闻给我,问雪乡真的这样吗?”更有商家两天被陆续退掉了30间房。对于这种局面,王明觉得有点委屈:“因为这种极个别的人,抹黑我们雪乡了。”

  但从网上的各种吐槽来看,显然不仅是个别商家的问题,而是地方的整体旅游秩序混乱。随着“自由行”“自驾”成为年轻人新的出行方式,还有很多人在大巴车、黑车上被坑。

  对于这一现象,社会不能简单用“东北人黑”这一情绪判断来解释,而雪乡也需要理性面对乱象背后的问题。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在文章《东北雪乡的宰客“黑”怎么才能洗白》中称,当更多自由行的游客会全面接触到一个地方的人文,考验的就不是景点管理,而是整个地方的人文法治环境。一个店家、一个摊贩、一个司机的不文明,客观上就会给整个地方抹黑。

  刘思敏指出,值得探讨的是,现在对于违法店家的经济惩罚其实还远远不够,不仅应该通过修改法规明确提高惩罚性罚款的额度,更应该百倍提高惩罚性赔偿的力度。甚至在法律修改之前,政府也可以将充公的罚款提取一部分作为游客举报的奖励。降低维权成本、提高维权收益,才能赢得游客的支持,对于当地整体形象有利无弊。

  雪乡的景是真的美,但是要“洗白”宰客的黑历史,雪乡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10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二震是个老火车

发布搞笑视频搞笑图片搞笑段子

头像

二震是个老火车

发布搞笑视频搞笑图片搞笑段子

1634

篇文章

106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