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秋色正当时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清远共青团

  关注青年发展,传播青春力量

  关注

  

  

  国庆节后的连续好天气

  让大家俨然忘了

  秋分已经过了很久

  这几天新一股冷空气的到来

  给清远带来蒙蒙细雨

  今年的10月似乎比往年更凉

  不少人都穿上了秋装

  

  

   秋天

  谁说清远没有秋天?

  那个在清远“转瞬即逝”的秋天

  早已悄然来到

  

  在文学家眼中

  “秋”是一个伤时感怀的季节

  在地理学家看来

  它却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能量总动员

  能量驱动着风云流散、草木变色

  驱动着田地间硕果累累

  同样驱动着动物们疯吃猛长

  候鸟们振翅高飞

  如同一场巨变席卷大地

  (秋色席卷大地艺术想像,

  制图@张靖&王朝阳/星球研究所)

  

  

  在中国

  秋的势力

  将至少影响87%的土地

  (中国四季类型分区,依据林之光《中国气候》,

  制图@王朝阳/星球研究所)

  

  

  一方面

  能量的减少制造出了一个宜人的季节

  四季之中

  秋季风力最小、水汽蒸发较少

  天空中总云量相比夏季下降

  白云比例却得到提升

  如丝如缕、淡薄高远

  人们谓之秋高气爽

  (广东清远市连山秋分悬日)

  

  

  更显著的是

  大气通透性、洁净度提升

  无论是白天的云朵、蓝天

  还是夜晚的月亮、星辰都无比清晰

  如诗词中所言

  (李白《秋风词》)

  

  “秋风清,秋月明”

  (2018年9月广东清远市秋月,摄影师@黑豹)

  

  

  (广东清远八片山的国庆圆月,摄影师@黑豹)

  ▼

  

  秋季的降水也大为减少

  河流没有了夏季泥沙俱下的滚滚雨洪

  却得到了洁净地下水补给

  因为土壤早已被夏季充沛的雨水“喂饱”

  此时河水是如此清澈

  清澈到可以媲美美女的眼眸

  古人称之为秋水、秋波

  (广东清远滨江,摄影师@黑豹)

  

  

  美丽的滨江,日夜静静地流淌着

  半江瑟瑟半江红的韵味如此浓烈

  

  (秋季九寨沟,摄影师@张坤琨)

  

  

  另一方面

  能量的减少也影响到了生命的存亡

  一场

  
能量大战

  铺天盖地地即将打响

  

  这些生命便是

  落叶植物

  落叶植物们开始分解叶片中的叶绿素

  (广东清远江心岛)

  

  

  (广东清佛公路源潭段,农庄里的瓜果长廊,

  摄影师@黑豹)

  ▼

  

  当叶绿素被分解

  叶子的绿色越来越浅

  于是

  落叶植物们变得一片金黄

  “金秋”诞生了

  (2011年的清远市连山县太保镇欧家村梯田

  摄影师@黑豹)

  ▼

  

  

  住在高楼大厦里

  很容易忽略郊外还有这样的美景

  抽个时间去好好看看吧

  我们生活的地方竟然有这么美!

  ▼

  

  

  谁说南国无秋色?

  只不过是你没发现这浓郁色彩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坝上草原,摄影师@贝城)

  

  

  

  

  典型的叶色变黄植物包括

  被人工广泛栽种的古老孑遗物种

  银杏

  (广东清远市西北部的连州,现存百年老银杏100多棵,

  不少已逾千年)

  

  (秦岭山下千年古银杏,摄影师@韩飞)

  

  

  生长在西北干旱地带的

  胡杨

  (额济纳胡杨林,摄影师@朱金华)

  

  

  树干灰白挺立的白桦

  在大兴安岭它与常绿的樟子松交替出现

  黄绿相间

  (白桦,内蒙古根河市大兴安岭,摄影师@李程光)

  

  

  一些落叶植物在回收能量时

  还会产生一些新的色素

  如花青素

  于是秋天在黄色之外

  又多了红红火火的红叶

  (广东清远附城镇沙坪村的红叶)

  

  

  (广东清远桃花湖的深山红叶,摄影师@黑豹)

  ▼

  

  或许,这抹色彩

  是真正属于每一位热爱秋色的清远人

  

  (广东清远阳山县,摄影师@黑豹)

  ▼

  

  

  最有名的红叶

  当属因树脂有香气而得名的枫香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指的便是枫香树

  (枫香,江西婺源石城程村晨曦,摄影师@石耀臣)

  

  

  槭属的许多树种也被人们习惯称为“枫树

  如元宝枫、五角枫等

  (代钦塔拉五角枫,摄影师@李昂)

  

  

  高大的落羽杉原产于北美

  目前在中国大量引种

  多生长在水网地区

  (安徽宁国青龙湾落羽杉,摄影师@蒋凌翔)

  

  

  黄色、红色

  还有常绿植物的绿色

  三种颜色共同构成了秋色家族

  大地由此变换了色彩

  它们美化道路

  (南京紫金山秋色,摄影师@朱金华)

  

  

  塑造城市

  (杭州浴鹄湾,摄影师@姚璐)

  

  

  点缀山谷

  (秦岭太洋公路附近,摄影师@朱金华)

  

  

  铺陈于极高山脚下

  (央迈勇,摄影师@李贵云)

  

  

  最动人的则是与水辉映

  营造出色彩斑斓的火山天池

  (大兴安岭布特哈天池,摄影师@杨孝)

  

  

  而此时此刻

  更多的能量也汇集起来

  准备创造出地球上最诱人的“成果”

  
能量大丰收

  

  随着秋季能量的减少

  一年生的草本植物会逐渐枯死

  (雅拉雪山下枯黄的草地,摄影师@曾诚宇)

  

  

  但是生命并不会终止延续

  因为植物们已经将能量转移到了新的地方

  种子

  种子不畏寒冷

  甚至可以存活数十年

  待来年春暖花开

  又是一株蓬勃的生命

  (新疆伊犁河谷的春小麦,春种秋收,比内地收获时间要晚,收获完成后的秸秆也会被收集起来,可用作牲畜饲料;摄影师@赖宇宁)

  

  

  青藏高原上的青稞

  (日喀则秋收,摄影师@贾纪谦)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水稻

  中国水稻种植面积高达30万km

  相当于3个浙江省

  (土楼旁的水稻梯田,广东清远市连山)

  

  

  每年秋季

  南方的晚季稻成熟

  无数农家满载而归

  将这些稻谷转化为餐桌上的美食

  为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提供能量

  (广东清远连南瑶寨,瑶民挑着稻谷回家)

  

  

  另一种神奇的一年生草本植物玉米

  于明代中后期才进入中国

  (广东清远王家村,玉米丰收,摄影师@黑豹)

  ▼

  

  从西北甘肃

  (玉米,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摄影师@左雪兰)

  

  

  到西南贵州

  (玉米,贵州凯里,摄影师@项新平)

  

  

  再到东部山东

  玉米养活了从明清时起就激增的中国人口

  (山东诸城市栗行村,人们在房前晾晒玉米,红瓦黄谷,

  摄影师@王泽东)

  

  

  自从辣椒传入中国

  便让云贵川湘陕等地的人们难以抗拒

  它赋予人们的能量

  如同它的外表一样红火

  

  

  作为一种调味品

  辣椒在中国的年产量居然高达数千万吨

  占世界总产量的近一半

  (新疆晒辣椒,摄影师@王汉冰)

  

  

  果实一方面可以给种子更多保护

  一方面还需要吸引动物们食用

  从而获得更多的传播繁衍机会

  因此在秋季

  多年生的木本植物们不惜花费“血本”

  将大量营养物质注入果实

  在味道上争奇斗艳

  动物和人类都因此大饱口福

  包括苹果

  (新疆苹果,摄影师@赖宇宁)

  

  

  桔子

  (桔子,浙江永康方岩镇,摄影师@项新平)

  

  

  柚子

  (清远南冲的沙田柚)

  ▼

  

  红枣

  (新疆红枣,摄影师@赖宇宁)

  

  

  这些果实不但丰富了中国人的饮食

  还产生了一种无形的跨地域文化

  以柿子为例

  它只是一种最平凡不过的果实

  却既可挂满清远人的枝头

  (柿子,佛冈石角镇黄花村)

  

  

  也能吸引山东人攀上高枝

  (柿子熟了,山东,摄影师@朱金华)

  

  

  还能点缀安徽人的粉墙黛瓦

  (安徽塔川,摄影师@陈国曦)

  

  

  摆满广西人的庭院

  (广西恭城,摄影师@邓飞)

  

  

  陪伴浙江人的童年

  (柿子,浙江永康市塘先镇,摄影师@项新平)

  

  

  收获了果实

  于是人类又有了一个新的活动

  晒秋

  

  这是数千年以来

  中国人最满足、最幸福的时刻

  (清远王家山村晒秋,摄影师@黑豹)

  


  (婺源晒秋,摄影师@罗铭)

  

  

  (广东连州,百姓在丰收之余拉琴)

  ▼

  

  当有了充足的能量

  新的家园逐渐清晰在望

  
新家园

  

  为了躲避严寒

  一些动物会在吃饱喝足后

  转移到新的家园

  (坝上草原的羊群,摄影师@一诚)

  

  

  每年9月到10月上旬

  一场秋季生命大迁徙

  在新疆阿尔泰山准时上演

  (阿尔泰山秋季转场,摄影师@赖宇宁)

  

  

  候鸟沿着数条南北通道长途跋涉

  奔赴南方越冬地

  (每年陆续有大量候鸟前来清远飞来湖过冬。

  飞来湖湿地公园岛上,几只鹭鸟在阳光下“发呆”)

  ▼

  

  为了补充能量

  大多数鸟类会中途寻找落脚点降落取食

  中国东部的滨海湿地、长江中下游湿地

  以及西部青藏高原上的河流、湖泊

  都是它们的最佳选择

  (甘肃肃州区三墩镇湿地,摄影师@张世宏)

  

  

  迁徙中

  大型鸟可以达到

  3000-6300米

  (黑颈鹤,摄影师@彭建生)

  

  

  个别种类可以达到9000米

  蓑羽鹤、黑颈鹤、斑头雁等

  都有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记录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蓑羽鹤,内蒙古克什克腾旗,

  摄影师@徐永春)

  

  

  于是

  在中国秋季的天空中

  你可以看到单飞的猛禽

  (刚收获猎物的大鵟kuáng,部分迁徙,摄影师@徐永春)

  

  

  也可以看到比翼双飞

  (赤麻鸭内蒙古达里诺尔,摄影师@仇梦晗)

  

  

  还可以看到

  雁、鸭、鹤等最喜欢排列的“人”字形

  (蓑羽鹤南飞,河西走廊,摄影师@仇梦晗)

  

  

  或者一条绵延不绝的长链

  (鸿雁,内蒙古,摄影师@徐永春)

  

  

  白鹭栖息金子山,形成晓来白鹭联翩雪美景

  (白鹭,清远连山)

  ▼

  

  

  总之

  大地变色、人类丰收

  动物们奔向新的家园

  中国之秋如此丰富、如此恢宏

  它不萧瑟、不寂寥

  它是一场元气满满的能量总动员

  

  

  来源:星球研究所 发现清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清远共青团

关注青年发展,传播青春力量

头像

清远共青团

关注青年发展,传播青春力量

366

篇文章

22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