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里木湖和果子沟 住在毡房里的那一夜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前一天还阳光明媚,一要出发便是阴雨天气,来到租车处,手续办理十分快速,提到车以后我们装好行李就出发了,一早就关注了独库公路的情况却发现今天居然大雪封山,我不死心跟他们说,我们到了奎屯再看看情况。

  

  高速不过三个小时就到了奎屯,手机里关注的信息依旧是此路不通。于是临时改变路线,一脚油门开到了赛里木湖。到赛里木湖景区门口,已经下午五六点钟,无论是东西南北线,都是不够时间玩的了。
我们迅速在网上找到一个毡房开着车便过来住了,在路上就能看到的赛里木湖拥有着各种不同的蓝色。

  

  

  卸下车之后,我们来到半山腰的毡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一片,往前开便是大名鼎鼎的果子沟,往后过了隧道即是赛里木湖。老板热情的告诉我们,爬过顶上那片小山坡就是赛里木湖了,毡房没有锁,我们心很大地上山玩耍去了。

  

  

  我们在住的这个山坳坳里,爬上来,是很明显的要修建景区的木栈道,非常适合徒步感受着果子沟的延绵起伏。果子沟正是因为有许多野果分布在沟谷里而命名的,果子沟里的山地沟壑纵横,高低悬殊,地势十分险要,那年果子沟大桥开通可是震撼人心。

  

  

  爬到山顶时,赛里木湖赫然出现在眼前。那种静静地坐在山顶上,只是为了享受这一刻的宁静,是旅途中多么难得的时光。
日暮余晖下,许多蒙古包散落在山谷各地,我们便也慢慢下山准备吃饭了。

  

  入住时就问老板吃些啥,很明显就是老板娘自己给整上两个小炒,荤的40素的30,出门在外,没有被狠狠宰一顿已经很幸运,随口一句有没有红乌苏,一瓶卖多少。幸好这片的人们和蔼可亲,外头一般卖个五六块钱,他也不过卖我七块钱。我们四个吃着难吃的农家菜,喝着夺命大乌苏,围着烤唯一的小太阳。

  

  赛里木湖还是有点儿海拔的,山里的夜晚,有点儿冷。一人两瓶红乌苏下肚就有点晕乎乎了。出门上个旱厕,谁曾想头顶一片银河,嗯呐,就是带着点酒劲,喊上小凯拿上三脚架,冲啊,上山顶去。远处的赛里木湖,月光金黄地洒在了湖面上,相反方向的果子沟却有一条肉眼可见的银河。

  

  距离上一次拍星空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我可怜的17-40自从某次拍了一张布达拉宫被摔了之后就手动对不上焦,事实上星空拍起来也是有点糊的,嗯,勉强看一看啦!

  

  

  乔霏和贺担当的是给我们铺床的重任,回到蒙古包里听着外面风呼呼地想,我写完日记倒头就睡。可想而知,蒙古包里条件简陋,第一天就是大通铺,各种遇到老鼠和蜘蛛,可就是这样艰苦的的住宿环境,才能看到那划破天空的银河啊。

  

  

  早上七点,凯凯碰了碰我的枕头,走啊,拍日出啊。嗯,棉被一盖,你去拍吧!好冷!
新疆的地名都超好听的,不远处的霍尔果斯口岸,还有即将去的昭苏汗血宝马。早起,依然是重复着的昨天的路线爬山,只是因为要逃票!那些美丽的草原弧度十分的优美,散落在期间的蒙古包和牛羊真是恰到好处。

  

  没曾想,好不容易钻了羊洞下了山,还是没有逃得了门票,彼时我们都处于又饿又累的状态,还未吃早餐就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果断打了辆的回到住宿的地方与我们的小白车相汇,于是吃个饭先。旅行四字箴言“来都来了”,吃完饭,我们是打算回赛里木湖进入景区的,可是这掉个头需要50km,于是……过了果子沟,我们一路向西去伊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11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阿拖施晓君

闽南人,藏地迷。

头像

阿拖施晓君

闽南人,藏地迷。

136

篇文章

844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