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与许家印“婚变”或涉FF控制权,广州工厂进展缓慢新京报财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贾跃亭、许家印

继白衣骑士孙宏斌之后,FF距离量产渐行渐近之时,贾跃亭又与恒大许家印“闹掰”。

自今年6月宣布投资以来,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大健康)与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下称“FF”)一直处于“蜜月期”,但在国庆假期最后一晚却反目。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的一则公告却将双方的“不睦”公之于众。根据公告,恒大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法拉第未来(下称“FF”)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并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同时,贾跃亭方面已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多方了解到,上述8亿美元用完之后,贾跃亭方面有再融资的需求,或有新的接盘方,贾跃亭方面不希望恒大一家独大,意欲通过融资稀释恒大控股权。至于提出仲裁,则可能涉及到控制权争夺,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另据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oajingkeji)多方采访证实,恒大法拉第在广州的工厂建设修改了部分施工方案,目前进展缓慢。同时,恒大方面对FF北京员工进行了薪酬及人事方面的调整。

对此,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多方了解到,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很愤怒”,原本准备的针对恒大健康的声明一拖再拖。

截至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发稿时,贾跃亭并未回复。FF方面表示将披露公告。

8亿美元“救命钱”两个月花光

贾跃亭与许家印对FF控制权争夺公开化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控股的时颖公司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表示,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力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而按照此前的协议,恒大应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那么,五月份支付完毕的8亿美元,7月份贾跃亭便提出“基本用完”,两个月烧掉的8亿美元花哪儿了呢?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oajingkeji)从多位接近FF中国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上述8亿美元或许并非生产资金,而是用于解决法拉第未来的历史遗留问题,所以,贾跃亭(法拉第)再要融资并不奇怪。双方的猜忌从恒大法拉第揭牌仪式就开始了,可能是控制权争夺,也有可能是找到了新投资者。

而接近恒大的分析人士则表示,恒大此前的8亿美元投资,对FF公司来说可谓是“救命钱”,助其渡过最困难的日子。贾跃亭的上述做法,有两种可能:一是公司走出最困难的阶段,现在或有新的接盘方,贾跃亭可能觉得之前“贱卖”了公司股份,想通过设置一些门槛把恒大的股份摊薄甚至踢出局;二是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另一位接近恒大的人士则认为,因为其均按时履行合约,此次争夺也与控制权争夺无关,主要是因为贾跃亭没钱了。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回应,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分析表示,基于公告的内容来看,双方在前段时间的合作难有“愉快”可言。

FF广州工厂建设方案调整进展缓慢

量产对赌协议或难完成

除了公告之外,恒大法拉第在广州市南沙区的工厂建设进度,以及原法拉第未来中国人员迁移至广州并调整薪酬的问题也备受关注。

此前,恒大法拉第在广州南沙区工厂停工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

9月27日,一位熟悉恒大法拉第南沙区工厂建设的人士就此回应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称,其南沙区的工厂仍在紧张建设阶段,不存在停工一说,只是方案略有调整。即从原来的由中建四局完成全部建设,改为中建四局负责冲压车间、涂装车间等部分的建设。至于工厂的其余部分的承建商,上述人士并未透露。

10月7日晚间,一位参与施工的第三方工作人员向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介绍称,中建四局已经撤出了部分桩机,但并未见到别的承建单位进场。此前,中建四局目前已完成片区道路施工,并在进行冲压车间管桩施工。“这样一来一回,进度更慢”,“之前听说19年底要开始生产,现在这进度,厂房都不知道盖不盖得好。”

此前(8月14日),在恒大法拉第于广州恒大中心举办的揭牌仪式上,其董事长彭建军曾称,要尽全力确保FF91在2019年第一季度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

南沙区工厂的土地招拍挂信息中,也对建设进度有进度要求。具体而言,土地移交之日起,竞得人需在一个月内动工建设,并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需在24个月内建成投产;须在项目开工后五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等要求。

另据了解,作为法拉第未来CEO,贾跃亭可能也对工厂的建设进度和量产情况负有责任,甚至可能签有对赌协议。

最初直接对法拉第未来进行的投资的是时颖集团,其董事华宏骥此前接受财新采访时称,根据时颖与法拉第未来达成的协议,时颖将分批次向法拉第未来注资,为期2至3年。华宏骥称,分批次投资的前提条件是法拉第未来需要依次达到某些“里程碑”,即完成事前约定的某个目标后,时颖才会继续投资。但他没有透露“里程碑”的具体内容是否与建厂进度有关。

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的公告也提及,恒大健康和法拉第未来,及贾跃亭为首的高管团队有相关协议。

因此有受访人士猜测,恒大法拉第未来的建厂进度或许与是贾跃亭的对赌协议内容,而恒大更换承建方影响工期,或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

但一位接近恒大的人士则否认了上述说法,“恒大在此次事件中是受害者,恒大均按时履行合约,此次争夺也与控制权争夺无关,我觉得主要是贾跃亭没钱了。”该人士对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说。

接近法拉第未来的知情人士则认为,双方的猜忌从恒大法拉第揭牌仪式就开始了,揭牌仪式上任命的高管全部来自恒大,而原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团队却对揭牌仪式上的内容全然不知。其中一位受访者认为,此次嫌隙可能是双方就控制权的争夺。另一位授访者则猜测,也可能是法拉第未来找到了新投资者。

香港时颖有限公司在2017年11月便已投资入股FF,恒大半年多后收购时颖,溢价6000万美元。时颖与贾跃亭团队签署协议,双方成立合资公司Smart King,全资拥有FF。时颖承诺出资20亿美元,占Smart King45%股权,为FF第一大股东。

按此价格,恒大给予FF的估值约为45亿美元。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的全部资产,作价14.667亿美元在新组建的公司Smart King Ltd.占股33%。不过,通过AB股的设置,即贾跃亭1票抵作10票,恒大1票抵1票,贾跃亭拥有了股东会88%的投票权,仍是FF实际控制人,而恒大只有12%。

据了解,这样的AB设置依然设有对赌条件:即一旦贾跃亭不能完成规定的任务,其投票权将会自动转移给恒大健康控制的持股公司。目前业界盛传贾跃亭的对赌条件是要在2019年春节前实现FF 91的量产。

而接近恒大的分析人士则表示,贾跃亭在香港对恒大提出仲裁,不排除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薪酬改革、人员调整

挂牌成立恒大法拉第后,恒大还对直接管理了原法拉第未来中国的员工,并对其工作地点、薪酬体系进行了调整。另据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了解,原法拉第未来中国的核心员工目前向法拉第未来团队(即贾跃亭团队)汇报,而大部分员工则接受恒大法拉第的管理。

早期的法拉第未来为中国北京和美国加州双总部制,恒大入股后,曾希望将北京、上海的员工整体迁移至广州办公,涉及部门包括研发、销售、行政、人力等,人数在百人以上。但最终由于整体迁移难度较大,恒大法拉第只进行了部分迁移,既将其中部分(20%至30%左右)愿意迁往广州的员工进行了迁移,其余部分暂时留在北京。

目前百位员工中的绝大部分已经完成了新合同的签署。

对网传的恒大法拉第员工薪酬减半问题,多位接近恒大法拉第的人士、员工对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称,薪酬体系确实进行了调整,但并非网传的变相减半。

“由于恒大法拉第成为了Faraday Future在中国的运营总部,因此其薪酬体系也逐渐由原有的Faraday Future体系,调整为恒大的薪酬体系”,其中一位接近恒大法拉第的人士告诉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

“比如一位恒大法拉第员工原本在每月10日可得到全部薪水,那么,在恒大的薪资体系下将变为,在5日得到基本工资,在20日得到另外的绩效工资,而恒大内部对基层员工基本上‘只赏不罚’,因此其得到的工资与原工资基本一致,甚至更多”,一位在恒大集团工作多年的员工称。

多位授访的恒大法拉第员工则表示,目前薪资改革落实未满一月,因此不能判定是否较之前有所提升,可以确定的是并非网传的变相薪资减半,但一些生病或有特殊情况的员工,可能会对绩效工资有所担心,毕竟地产企业的考勤比较严格。

“贾总(贾跃亭)对待员工较为宽容,在薪资和考勤方面管理比较弹性,甚至松散,但恒大的薪资和考勤体系较为严格。如果是公司自身变革,员工更容易体量,但由恒大来推行,可能有员工会觉得接受不了,但恒大总体上是希望公司更好、更规范”,一位要求匿名的恒大法拉第前员工称。

恒大曾火速配备高管团队

除了加紧建设广州车厂,以及相应的人员和薪酬调整,恒大还在积极为恒大法拉第筹备高管团队。

6月25日晚间,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许家印实控的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的三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下称:时颖公司)100%股权,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

6月25日公告还显示,恒大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其中,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将任该公司董事长,并担任Faraday Future董事长,恒大健康主席时守明任合资公司董事。

8月14日,恒大法拉第进一步披露高管团队,除已经披露的夏海钧、时守明外,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彭建军将出任恒大法拉第董事长;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原广汽丰田董事长袁仲荣,将出任恒大法拉第总裁;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高景深,将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COO;并由恒大集团调任刘浩、刘浩、刘俊、沈立柱、王全喜担任恒大法拉第副总裁。

8月14日,恒大法拉第董事长彭建军在揭牌现场披露了恒大法拉第未来的十年战略规划,未来将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目标在十年后,年产能计划可达到500万辆,以FF91、FF81等多系列多车型产品,满足高端、中端及入门级的需求。他还表示,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期内,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都将保持高速增长,10年至20年后新能源汽车的年销量可达几千万辆,甚至上亿辆,前景非常广阔,这也是恒大看重该领域的原因。

在恒大入股后,原FaradayFuture在国内的公司基本完成改名,既加上了“恒大”字样,比如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改作了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后者为FF香港的全资子公司。

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睿驰汽车)还对外投资了上海法苒汽车技术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销售(广州)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科技(广东)有限公司、睿驰汽车科技(广州)有限公司。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发现部分公司已经完成工商变更,加上“恒大”字样,部分为新成立公司,部分还未来得及变更。

作者 | 白金蕾 段文平 张妍頔

编辑 | 陈维城

编辑:陈维城 艾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372 参与 519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新京报快讯

新京报快讯

头像

新京报快讯

新京报快讯

56792

篇文章

5566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