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代购曾被判刑!浦东机场大搜捕,代购时代要结束了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深夜12点,黑压压的房间里,只有一台电脑屏幕还在刺眼的亮着。

  小瑜一边在仔细核对着商品清单,一边把已经用层层塑料泡沫包裹好的口红,面霜,手表塞进纸箱里,检查无误后,用胶带“呲”得一下把纸箱缠紧。

  但从今天起,她的这份“赚外快”的工作可能要停下来了。

  近日,国家打击非法代购的力度,瞬间涨到了高潮。

  上海浦东机场海关突袭代购人群,100多名代购落网:

  

  图源:新浪微博

  海关不辞辛苦,决定封查到底,三盒面膜罚200多,十支唇膏罚2000,更有人因被查出携有178万的货品,直接被送进缉私局。

  

  图源:新浪微博

  

  图源:新浪微博

  

  图源:新浪微博

  当天海关一直搜查到凌晨1点多,甚至不惜冲去源头—日上免税店抓人,严查代购的决心,可谓确乎不拔。

  身在国外的留学生也曾在此类事件中马失前蹄。

  

  80后的小希,曾赴英国留学,在2012年的暑假,小希发现周围很多人都在上学的同时,“捎带”从国外带一些奢侈品回国倒卖,赚取了相当丰厚的收益。

  小希动心了,不久之后,她国内的朋友阿妍正好也有合作的意愿,两人一拍即合,开始搞起了代购生意。

  二人分工明确,小希充当买手及带货入境,阿妍则负责接单并将客户需求转发给小希。

  为了更多的利润,他们将货品先转运到免税的自由港——香港,然后再通过“人肉”携带通关。

  

  图源:新浪教育

  她们代购的商品主要以Hermes、Chanel、Prada等奢侈品牌的包包、鞋子、配饰等为主,这些奢侈品在欧洲代购再转卖回国,能够赚取相当高的利润。短短几年间,她们便因此赚了很多钱。

  但好景不长,2014年3月,广州海关的一次突查,逮住了正在“携货入关”的小希。通过警方的调查,短短两年间,20岁出头的她们通过“非法代购”,逃税竟然达到15万元人民币。

  最终,广州佛山法院判处小希、小妍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留学生是“非法代购”的高发群体,靠着本身自己在国外的地区优势和较上班人群更为充裕的业余时间,许多留学生为了给自己赚点零用钱,搞起了“代购”的行当。

  以澳洲为例,据部分澳洲的中国留学生称,他们每5人中就有1人参与过代购业务。

  但他们殊不知,这种行为深深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属于“走私罪”。

  

  图源:中国新闻网

  有些人只是通过偶尔的代购挣些生活费,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挣到钱就很开心,挣不到就当用别人的钱满足了自己的消费欲。而有些人却把代购成野心颇大的业务,他们将整个业务正规化,通过优化各种渠道带来不菲的收益。

  目前,中国留学生群体中“代购现象”十分普遍,据外媒报道称,专职代购的中国毕业生,一年可赚到30万美元。

  

  图源:maimaiouzhou.com

  BBC还曾跟拍过在国外做代购的中国留学生的生活:

  

  图源:bbc

  他们惊讶的发现,中国留学生的商业头脑在代购方面运用到了极致,有的同学还专门搭建了电子商务平台,以便于客户下单。

  

  图源:bbc

  

  图源:bbc

  因为生意兴隆,不少留学生从单枪匹马进化到找合伙人组团队,还租了仓库囤积货物。

  他们利用现代的营销手段,利用社交媒体,发布代购消息,稳固自己的客户群体。

  

  图源:bbc

  在澳洲上大学的张媛就是代购大军中的一员,她从帮亲戚买婴儿奶粉、雪地靴开始,生意逐渐做大。毕业后,由于没能找到理想的工作,她就留在巴黎专职做起了代购生意。

  她的小公司现在雇有两名专门的购物者、两名包装工和两名客服人员,在墨尔本和杭州都设有办公室。公司做得井井有条,每月的利润也足够养活自己。

  

  图源:纽约时报

  

  中国人离不开代购。

  随着中国人购买力越来越强,以及代购的途径越来越方便,海外代购市场变得越来越庞大。

  据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海外代购市场的交易规模超过1800亿元,2017年规模超过2200亿元。

  每个人的微信里,都有几个“海外直邮保真”的代购朋友,眼巴巴地看着和国内柜台中同样的商品,却差着几千元的差价,很少有人能够难免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

  

  图源:中国新闻网

  但随着代购市场利润越来越大,更多的人都想从这块肉里分一杯羹,这也导致了代购的竞争也越来越大。

  抢不到货,成了代购的日常,有的代购购买力惊人,都是用三四个大袋子去买,有的不限购的热门商品,都是有多少拿多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常常需要熬通宵排队,才能从代购大军中抢到一碗食。

  在韩国乐天免税店里,就有三个代购因为抢购商品,在某化妆品专柜的门前大打出手:

  图中的白衣女子一把将黑衣女子掀翻在地,黑衣男子还上前猛踹倒地妹子的头部,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而对于还在兼顾学业的留学生而言,代购其实“出大于入”。

  代购不仅很麻烦,耗时间,自己要亲自去实体店扫货,一边扫货还要一边直播,回复顾客,买回来再打包,再跑到邮局寄掉。

  很多邮局周末又不开门,还要占用平时上课学习的时间。一个不足100斤的女子时常驮着数个包裹飞奔于家与邮局之间。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忍受各种奇葩的顾客。

  

  图源:新浪金融

  据《有意思报告》称:

  在法国留学的李晗,她利用课余时间去老佛爷等知名商场扫货,快递回家,再由老妈分发到全国各地。

  然而,累死累活,李晗只能挣了个生活费而已。

  另一位全职代购的花花,因为取货迟到了,连预定好的货,都被别人拿走了。

  据她称:“早期代购的人一个月能挣八九万,但如今再进入代购行业的人,一个月可能也就能挣一万了。”

  全职既如此,兼职的代购,实在挣不回成本,也不值得为之付出的宝贵时间。

  

  8月31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部改写“代购时代”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很多人称其为“终结代购时代”的法律。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部《电商法》中提到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就包括微商、代购们等,都必须提供营业执照并且交税。

  

  违反本法相应规定的卖家,最高可被罚50万人民币,但造成偷税/漏税需承担刑事责任以及更高的罚款。

  

  如果实施了这部法律,那么“代购”将无法再在灰色地带横行,不复存在。

  但无可争辩的是,代购这种行为本来就属于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国内的商家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商品质量,提高商品性价比,但人们也不应该通过违法的途径去获得商品。

  10年前,人们争相加着代购的qq,给他们发去一张张自己甄选已久的商品的图片。

  10年后,浦东机场一片哀嚎,那一代人的购物方式在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中摧古拉朽般化为泡沫。

  希冀着这种方式,也能够唤起国货的崛起,让我们自己国家的东西越来越强大。

  而大家以后再回国,可更要小心了,不要一不留心给家人买的东西,被海关当成了走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94 参与 1947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北美小窗口

带你看不一样的北美

头像

北美小窗口

带你看不一样的北美

6475

篇文章

5707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