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女4岁移民澳洲“忘光中文”用翻译讲心事给妈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婕希运用科技将英翻成中文,印成信件让妈妈知道有人在关心她。(示意/达志影像)

  记者丁维瑀/综合报导

  出生台湾的女子婕希(Jessie Tu)4岁时与家人移民至澳洲,如今她已在当地生活了26年,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却对母语相当陌生。她每周会特地写2封信给母亲,将内容先贴到Google翻译转变成中文,以便让对方能理解,两人间的日常通常都是非常简单的对话,像是「你吃了什么」、「一个三明治」等。

  现为作家兼老师的婕希投书给《卫报》的文章于21日刊登,阐述她如何与母亲沟通,以及科技在其中的帮助。她年幼时就从台湾移民到澳洲,因此早忘了中文,她的父亲因开设旅行社所以会英文,但母亲总是忙于家务,生活圈也很小,根本无暇去学习新的语言。

  小时候就换了新环境的婕希很快就明白,如果她想被人看见,势必得精通英语,才能勇敢发声,事实上她也很喜欢学习的过程,让她很有成就感,「但我很早就发现一个悲剧与真相,我与英语的关系更深,我就离我的母亲越远。」

  在口头沟通方面,婕希与母亲的对话非常简单与破碎,她会问「你好吗」、「午餐吃什么」;对方则回「好的」、「面条」。但婕希也感到挫折,她无法告诉妈妈她进一步的生活,包括她坠入爱河的感受,「因为我不会用中文来描述。」

  婕希这个月写了一封信给母亲,开头是她去做瑜珈、吃早餐、上班等日常生活,接着是她对于女权主义的观点,她用Google翻译用成对方能理解的语言,「我每周做2次,这样做是因为她不会英语,而我不会说中文。」但母亲随后打电话给婕希,说自己读不太懂这些看起来尴尬的句子,只是很高兴女儿似乎在想念她。

  Google于2006年推出免费翻译服务,如今在全球每天拥有超过5亿名使用者。婕希从21岁开始就会给母亲写长信,这个习惯她已维持了10年,尽管翻译经常会有错误的地方,她使用的隐喻也完全失去美感,像是「谢谢你载我去车站」被翻成「感谢你替我提供车辆服务」,但她依旧喜欢写信给妈妈。

  「科技帮助我们找到还算一半满意的解决方法。」婕希认为,藉由Google翻译她能与母亲有所联系,即使这不是心目中最渴望的母女关系典范,但她透过写信让对方知道有被关心,「就像她总是用食物来展现她对我的爱。而我只是坐下来,打出句子,再把信送到她手上,每次她收到我的信,她都知道我爱她,这不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吗?」

  来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4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潮台北

网罗台北潮流资讯

头像

潮台北

网罗台北潮流资讯

65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