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中等收入阶层基础发生变化是中产阶级焦虑问题的重要原因?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近日,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进行了主题演讲,他表示,中产焦虑的出现是社会进步才有的问题,而当前中等收入阶层基础发生变化是中产阶级焦虑问题的重要原因。改善公共服务的供给、提高就业质量、促进社会流动性,可以缓解中产阶级焦虑。

  

  以下是演讲全文:

  “今天我们讲中产阶级焦虑是进步的,因为在十几二十年前我们都不可能讨论这个问题,甚至08年的时候我们也不可能讨论这个问题。

  当然焦虑也是中产阶层成长中的烦恼,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琳娜》当中说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中产阶级为了子女、为了工作、为了住房等等问题焦虑,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等收入阶层基础发生变化,或者说基础夯实方面存在不确定性,有三个方面的表现。

  第一,中等收入阶层形成得益于经济高速增长。从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跌入中高速增长,而且这种增长是常态。经济增长速度下行意味着人们可支配收入下降。高速增长阶段所置的房产需要还贷,高速经济时代形成消费习惯延续,但是中产基础并没有夯实,焦虑在所难免。刚过去的夏天有个新的词汇“消费降级”描述就是这种现象。

  第二,中等消费能力形成得益于经济投资变化。现在中产阶级都是通过教育、通过读书获得人力资本,通过找到好的工作过上体面的生活。基于自己这种经历,现在中等收入阶层希望自己的子女也能够得到好的教育、好的工作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是现实是让子女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不至于输在起跑线上面临诸多压力,比如说学区房的讨论,焦虑油然而生。

  第三,中等收入阶层的形成得益于就业机会的扩大和提升。中国中产阶层93%的收入来自工资收入,因此就业很重要。过去中产阶层的形成扩大与就业规模的扩大是相关的。据统计,2017年末我国就业人员总量达到7.7亿,比1978年增长3.7亿,且第三产业队伍占比达到45%。但是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科技进入加速应用期,以及中美贸易摩擦进入全面爆发期,三股力量不合时宜叠加在一起,显著增加了就业不确定性。比如很多国家数据表明,新的科技运用会导致就业的极化,高端就业和低端就业保持不变甚至扩大,中端就业大量流失,而中产阶级大多数就来自于中等中端就业岗位。因此新科技广泛应用导致中产阶级就业机会的丧失是很可能的事情。因此就业的不确定性和中等收入的减少加速了中等阶级的焦虑。

  

  焦虑本身不是病,但是焦虑如果传染加重就很可能会影响到中等收入阶层的所思所想,也会影响到高阶层的思维,所以我们得想办法缓解。”

  赖教授的分析有些道理。

  中产焦虑症,指中产阶级因仇富心理、高房租、过劳死等社会现象而产生对未来预期的担忧症状。中产阶级的的所得并非不劳而获,而同样是来自“血汗钱”,甚至相当数量的中产的收入是在以透支生命,吃青春饭的方式获得。他们不断努力工作得到所需,却渐渐失去理想。

  

  中产是有产者,比大多数人物质更丰裕,比下有余,比上不足。在上行的中国社会里,他们是抓住了机会的人;他们的烦恼,也折射着中国发展青春期和中国法治青春期的烦恼。基于中国中产阶层的定义存在争议,你不确定他们是谁,但你能感受到他们的焦虑。

  希望国家采取“扩中”措施,提高中层收入,增加中层的安全系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俯瞰君

俯瞰天下事,都付笑谈中。

头像

俯瞰君

俯瞰天下事,都付笑谈中。

340

篇文章

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