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户用一马桶,房租是北京三环20倍!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这里,我们曾露宿街头,一家人拿着碗筷等待救济,等着入住从置区。在这里,我曾经跟流氓地痞打架,流着血回家,母亲没作孟母三迁,父亲平和如昔地教导我做人要有风骨,有承担,对人心存有爱,不能有恨。”这是香港导演吴宇森讲述的一段他童年时在深水埗的往事。

  今年,吴宇森已经72岁了,时隔60多年,他描述下的香港深水埗,东方明珠里的“贫民窟”,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就这样恶劣的环境,香港普通的老百姓却根本买不起。

  一组数据指出,从2009年开始,香港的房价就开始飙升,直至今日,还是全球“最买不起房”的城市。

  

  买不起房子就只能租房。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个破旧又狭窄的地方,竟然占据着香港最高的租金。

  

  可即便是租金如此之高,租赁的房源也已经无法满足越来越多的租房客。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房东们把房子重新“装修”,让每一寸地方都尽可能的被利用好——

  

  1、人均活动面积5.7平方,24户共用一个马桶,连日本监狱都不如!

  这种房子叫劏房。什么是劏房?

  劏的意思是切割。顾名思义,劏房就是被切割成一块块的小房间。

  

  用隔断隔开的房子,每个面积大约为7-13平米,可以想象一下,就跟停车位的大小差不多。

  在这狭小封闭的环境中,不仅要盛放床、行李、洗衣机、冰箱等等,还得开辟一块做饭的地方。

  中间勉强留出一个狭短的缝隙,供一家人勉强侧着身子走道。

  

  有的房东为了尽可能地节约空间,甚至安排24户人家共用一个马桶。有的房间直接把租客们公用空间里的厕所和厨房连在了一起...

  

  

  很难想象,印象中璀璨的东方明珠大香港,人们的生存环境竟然能差成这样,有人说:监狱的生状态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可真不要跟监狱比,因为,有可能监狱的条件都比这好……

  就拿日本的监狱作比较吧,日本的监狱多为单人间,平均每个人的活动面积有6—7.5平方米。

  

  日本监狱单人间

  日本监狱单人间

  而香港的这种供贫困人口居住的劏房,他们的人均居住面积仅有5.7平方米,连日本监狱的水平都达不到。

  至今,香港至少还有20万人住在这种劏房里,其中有4万人是不满10岁的儿童。

  

  

  

  就这种房,每个月的租金竟然高达4500元港币!

  在香港,房子不按平方米算,而是按平方英尺算,每平方英尺约合0.09平方米,上述标准的房子,在香港最高租金可高达300港币/平方英尺!

  粗算一下,1平方米大约是10.76平方英尺,因此,1平方米的租金约合人民币2800元/㎡。这个价格,大约是北京三环房租的20倍左右,比“香港CBD”的中环租金还要高...

  可即便是这样,房子仍旧供不应求,房东们又想出了一个多收房租的“高招”。

  把一间劏房纵向分割成六间小“房子”,供一些没有拖家带口的单身人士居住。

  这种分割方式有点像火车的硬卧座位。与硬卧座位不同的是,火车的座位是敞开的,而这种“房子”是闭合的,因此,香港人形象的称之为“棺材房”。

  

  坐过火车硬卧的小伙伴都有这样的感受,趟8小时以上,起来就会腰酸背痛,一整天都会没什么精神。但这一部分香港人,在棺材房里一躺就是一辈子。

  

  

  像这种1.4平方米的“房子”,一个成年男人跟本躺不直,只能蜷缩着的地方,一个月的租金竟然也需要1450港元。

  然而,这还不是你能想象到的最恶劣的环境,比棺材房更让人绝望的是笼屋。

  在笼屋里住的人就更多了,一个不到100平方的小房子里竟然设了将近20个床位,在这里人们的所有的活动都只能在这个笼子里进行。

  

  

  前些年,就有媒体对笼屋进行过报道,当时,联合国也曾斥责:这是对人类尊严最极端的侮辱!

  而笼民们却自嘲:住在这里就像是孤儿,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2、地皮太贵!

  老年人怎么买得起?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问题长期存在,却得不到根本上的解决呢?

  

  1.香港人口老龄化、长者贫穷化严重

  在棺材房中,总能看到老年人的身影,人口老龄化,长者贫穷化,是香港至今为止都没能解决的问题。

  有数据显示,2016年香港居于家庭住户的长者人口比例,较2015年上升45600人,比例达到15.7%。但是因为这些老人家大多已经退休,所以难有稳定收入。65岁及以上香港老人的贫穷率超过三成。

  而最新数据显示,香港65岁以上的长者,已经占据了香港730多万人口中的17%,而政府预测到2066年,这个比例将会上升至37%!

  在香港,贫穷率最高的地方,就要数北区,这一带也是香港综援的主要地带。

  

  可即便香港特区政府推出了不同的援助措施,无论是综援、长者生活津贴、高龄津贴的领取人数,都不及贫穷长者整体数目的一半。

  2016年,仍有33.74万老人家属于贫穷人士,而在这33万中的29.5万长者居住于非综援住户,而且有97%的贫穷老人没有从事经济活动。

  他们不得不出来打工,维持生存。

  

  所以这些老无所依之人,不得不在最便宜的笼房里苟且余生。

  2.内地炒房团的介入

  去年,龙光地产联手合景泰富,以168.55亿港元的总成交价,拿下香港鸭脷洲利南道的第136号住宅地块,创下香港近年来单幅土地成交总价的最高纪录。

  近两年来,内地房地产商掀起了一股赴港投资热,这其中,既有万科、恒大等一线明星,也有龙光地产、合景泰富这样的不知名者,更有莱蒙国际这种“负债大户”。

  “香港的企业所得税很低,没有增值税也没有销售税,自由的市场经济已经嵌入了香港的市场结构。商业税收低,政府要就得从其他方面汲取收入来维持运行,因此就只能依赖于土地销售的收入。”

  2011年至今,内地房企在港投资总额已超过千亿港元。而在2016年5月至2017年2月香港总计1020.6亿港元的卖地款中,内地房企贡献了一半。

  因此,越来越多的炒房团涌入,香港的地皮也就越来越贵。地皮贵,房价自然就被不断的抬高。香港的土地,早就已经被内地炒房团抄至天价,哪里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所能买得起的。

  3、改变得了居住环境,

  也改变不了居住面积

  曾志伟在拍摄《一念无明》时,曾说,“住在劏房里,怎样豁达的人慢慢都会受不了,我已经很幸运,这个房子还有窗户,很多房连窗户都没有。”

  在目睹了香港深水埗的劏房之后,国内外有不少设计师,设计出了一些提升住户幸福感的房子。

  

  

  这种过道式的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起码在视觉上比香港老旧的劏房强太多。

  而且简洁的设计和温馨的暖光灯也让归家的人心里明亮许多。重要的是,卫生健康指数也明显上升了不少。

  James Law Cybertecture公司目睹了香港的劏房,提出了一个概念,用水泥管道做成公寓房。

  

  它叫做OPod Tube House,直径为2.5米,使用面积大约9平方米,适合一个人或两个人生活。

  配有客厅,包括沙发和微型电脑桌等。

  

  而且沙发可以折叠打开,就变成一张床。

  

  还配有马桶和淋浴间。

  

  冰箱和微波炉,以及空调等电器也应有尽有。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房屋还可以叠加在一起,通过外挂楼梯上下。

  

  这样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建造,而且,只占用很小的地方。

  

  

  据说一个这样的小房子造价大约15000美元,但可惜的是,目前还只是原型阶段。

  而像这样概念型的住房,一般都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结语:

  提到香港,都会让人想到繁华的都市,灯红酒绿的酒吧夜生活,与国际紧密接轨。世界上最顶级的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V)的店面比法国巴黎还要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而隐藏于高速发展的背后,香港却也是全球最大贫富差距的城市之一。

  这是历史的选择,一如吴宇森导演童年时的深水埗一样,60多年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可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又有几个人能有像吴宇森般的人生呢?大多数人,不过是普通人罢了……

  但普通的人,也应该活的体面一些,不是吗?

  

  夜光下,

  香港中环高级写字楼映射下的贫民窟,

  其实他们并不是真的想当“钉子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苏宵冉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头像

苏宵冉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3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