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离职前,都在想什么

身处高流动性的行业中,媒体人在离职前都在想什么?又是发生了哪些事促使他们考虑离职?poynter.com邀请了5位媒体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外言社

  翻译| kewell 编辑| 王茸

  

  Rachel Schallo

  Vice总编辑,Poynter专栏作家

  当时,我所承担的工作责任变了,无法继续朝着我的既定目标前进。在职场上,我仍然尽量拿出最好的工作状态,但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焦虑的死循环。

  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过去,我想的都是职位和薪水条件,但这一次,我最看重的东西变成了内心的感觉:这份工作是否能让我开心,是否能让我对上班燃起期待,至少在大部分时间吧。我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有意义,我能用自己的声音分享观念,跟着大家一起解决问题。

  当我确定自己想要什么,那目标就明确多了。在这段空白期,很多人帮了我,我自然也要做好准备。在面试的时候,我会更积极提问,也会更果断做出取舍。如果被拒绝,我不会给自己加多少心理包袱,干脆在家享受一番美食和电视剧。

  我很期待在Vice继续自己的媒体人生涯,之前辞职的经历虽然有低落,但也帮我明白什么是重要的。

  Masuma Ahuja

  记者,关注性别、移民和人权问题

  决定辞职会让你同时感到恐惧和兴奋,伴随而来的还有自省。

  我深深思考过很多问题:我是否仍在学习?是否仍有挑战要面对?我在这份工作里还能成长吗?这是我想要的日子吗?我是否在职场上有自己的影响力,我又是否能继续发挥影响力?我是否至少能为自己一半的工作感到开心和兴奋?

  我们总会讨厌某些工作,这没什么。但如果已经不能忍受大部分工作日常,那就是问题了。所以,如果你对以上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那就该做出改变了。

  

  Kari Cobham

  Cox Media Group数字内容高级经理

  人过三十,想法就跟年轻时就不同了,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工作不仅要符合三观,报酬也要说过得去才行。同时,怀孕让我开始思考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于是我换了工作。

  关于什么时候该换一份工作,你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停下来思考一下,你目前在哪、你想要去哪、以及如何让两者合二为一,我觉得就会知道了。

  Delaney Ross

  国家地理内容总监

  在辞职之前,我首先思考了“偶尔不满”和“必须改变”的不同。我跟业内一群朋友讨论了这些问题,最终决定改变。

  我发现,自己对原来的工作不但失去了热情,我也根本得不到管理层的支持和任何发展空间。所以,改变的决定让我无比开心。

  如果你也对自己的某些工作责任感到不满,那开始制定调整计划吧。万一你在原企业想做出改变还被接受了,那说不定还不用走了。

  Emma Carew Grovum

  The Daily Beast 新闻与技术相关工作

  23岁的时候,我在家乡的报纸找到了一份工作,这看起来非常完美。但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想做更多。当时我也很意外,因为在家乡报纸做记者是我从15岁以来就有的梦想。

  在跟伴侣、朋友和导师进行深入讨论后,我发现自己的未来或许并不在传统媒体行业。于是,我开始寻找数字编辑的职位,最后去了一家小型美食杂志,编辑部只有三个人,但这对我重新开始是有好处的。

  现在想来,我很庆幸自己做出了改变的决定。不以名气和规模为转移,而是深入思考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4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1174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