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北法官被指与原告合谋“巧取”被告资产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黑龙江省鹤北林区基层法院法官辜献明,在一起民间百万元借贷纠纷中,不顾管辖权限制,在自己的办公室,在原、被告人没有完全到场的情况下,当场下达了调解书,并乘坐原告提供的豪华轿车,去被告家里要求被告人在调解书上签字,终将被告数千万房产划给原告,导演一出“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闹剧。

  一起普通的民间借贷

  黑龙江省萝北县宝泉岭农垦社区的刘恩生因建设蔬菜水果加工厂的需要,于2014年10月29日向萝北县鹤北镇的杜井加拟借款100万元,约定月利率2%,并出具了一张106万的借条(其中6万元是利息)。2014年12月29日拟借款100万,月息3%,并出具了109万的借据,其中9万元为3个月的利息。杜井加通过转账汇款的方式共计支付给刘恩生187万元。

  2016年1月16日,杜井加带着老伴和女婿孙海斌找到刘恩生说:“咱们把账结算一下,连本带利的还有点木材款,还有一个两万元欠款,给我打个总条。我们都算好了,到2016年2月29号,加上约定的利息总计297万元,你在条上签个字就可以了。”

  “297万?有这么多吗?”刘恩生粗略算了一下问。

  杜井加说:“我把以前打的借条都给你,就留这一张总条就可以了。”杜井加表示,他的儿子在山东,总条拿给他儿子看,证明钱借出去了,别看利息多点,还钱的时候可以免一大部分。

  

  请输入图片描述

  《执行通知书》中本金变成了297万

  刘恩生说,自己当时表示接受,啥也没说就在杜井加事先打印好的借据上签了字。在杜井加和他女婿孙海斌的一再要求下,几个人又一同去刘恩生家让刘的妻子荀桂梅在借条上签了字。

  看似平常却藏满套路

  一周之后,刘恩生接到孙海斌电话,孙称有事和他商量,让刘恩生在他的蔬菜水果加工厂等着,孙海斌来到了刘恩生所在的蔬菜水果加工厂的办公室,对刘恩生说:“我舅哥从山东回来了,对我和我老丈人相当不满意,说家里有钱不借给他。我老丈人为了证明钱都借给你了,反正你暂时也还不上,咱们还是走一下法律程序,目的就是给我舅哥看,免得我们之间矛盾加深,也是给我老丈人一个保障,等你钱打开点时再还给我老丈人就行了。“

  刘恩生说:“你需要我怎么配合?”

  孙海斌说:“我随便找一家法院,走个法律程序就可以了。”

  2016年3月2日,孙海斌同杜井加到不具有管辖权的鹤北林业局基层法院将刘恩生起诉,孙海斌在刘恩生签字的297万的借条上的添加了自己的名字(孙海斌),这样,孙海斌名正言顺地成了“债权人”。

  2016年3月初,鹤北林业局基层法院的辜献明法官将刘恩生与人合建的蔬菜水果加工厂全部保全查封,包括商服和工业综合楼,总面积12600多平方米,市值接近6000万人民币。辜法官说:“你和杜井加、孙海斌关系那么好,不用正式开庭,走个简易程序就完了,弄个调解书就给你解封。”刘恩生相信了辜法官的话。

  2016年3月21日上午,法官辜献明打电话通知刘恩生到他的办公室接受调解,刘恩生与另外两个人赶到鹤北林区基层法院,看到孙海斌和一个姓黄的书记员已经等在那里了,旁边还有5个人刘恩生都不算太熟悉,原告杜井加也没有到场。

  在辜法官的办公室里,无论法官还是当事人彼此间都点头微笑,一团和气。

  法官带着法律文书去被告家中签字

  辜法官明确表示,到他这就是走一个简易的调解程序,让刘恩生和孙海斌协商出结果,由他形成法律文书就可以了。刘恩生和孙海斌经协商就还款日期达成一致,定在2016年5月1日之前分两次还清,利息从2016年3月23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至还清之日止。

  根据原被告双方达成的意见,书记员在辜法官的指点下形成了调解书。

  拿到调解书,刘恩生发现了问题,他日前给孙海斌签字的297万的借据在调解书中变成了借款本金,2%的月利率是自2014年9月18日算起。刘恩生当场向辜法官提出异议。辜法官解释说,是书记员把时间和本金弄错了,主管院长已经签完字了,改过来太麻烦,他还着急去哈尔滨办事,反正双方当事人都知道咋回事,待执行的时候改过来不就行了?刘恩生信以为真。

  

  请输入图片描述

  庭审笔录写着“诉讼参与人全部到庭”

  辜法官对刘恩生说,从借据看,你爱人也是被告,虽然她没有出庭,但她也得在调解书上签字。

  刘恩生说:“我爱人在家呢,这么远,过几天再签吧。”

  辜法官坚持说:“我着急去哈尔滨办事,几天回来不一定,去你家签吧。”

  辜法官乘坐孙海斌安排的轿车赶到刘恩生家的时候,已接近中午12点。

  刘恩生妻子看着庭审笔录和调解书满脸狐疑,她问辜法官:“我没参加当庭调解,庭审笔录上怎么有我的质证词?”

  辜法官说:“你就签字吧,这就是走个形式。”

  2016年3月28日,鹤北法院执行局来到刘恩生的蔬菜水果加工厂,将所有商服的门上都贴了封条,同时张贴了公告:查封三年,不许转卖、抵押和赠送。

  刘恩生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假戏真做,数千万综合楼抵给债权人

  2016年4月20日,哈尔滨市金诚评估公司来到刘恩生的蔬菜水果加工厂,对查封的商服、门市进行评估,直到这一刻,刘恩生才知道,他被辜法官和孙海斌算计了。

  一股急火,刘恩生当天病倒了。

  由于评估价格奇低,刘恩生向鹤北法院提出异议,金诚评估公司进行了二次评估,刘恩生对二次评估程序和结果再次提出异议。

  在刘恩生的一再异议下,鹤北法院举行了听证会,结果是:否定了前两次评估,由金诚评估公司进行第三次评估。

  面对鹤北法院非金诚评估公司不用的执着做法,刘恩生向当地林区的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中级法院撤销了鹤北法院的裁定。

  2017年4月,鹤北法院只得另行委托黑龙江中融房地产估价咨询有限公司对查封的综合楼进行评估和拍卖,在两次流拍之后,鹤北法院将查封的刘恩生6300平方米面积的综合楼中的商服近5000平方米裁定给杜井加和孙海斌所有。

  就这样,本金不足两百万的民间借款,在法官和当事人的“运作”下,将市值近2000万的资产轻松纳入原告囊中,彻底完成了一起“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司法闹剧。

  2017年12月21日,记者通过电话方式联系上鹤北林区基层法院政治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听说记者要了解辜法官在办理杜井加、孙海斌诉刘恩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的相关情况,以“采访需到法院备案”为由挂断电话。

  近日,记者接到刘恩生打来电话称,他于2018年7月开始向黑龙江省各级监察部门实名举报辜献明法官在处理该案中的违法违纪行为,黑龙江省监察委非常重视,已经责令相关部门就他反映的情况介入调查。对于此案,记者将继续关注。(记者 丛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5 参与 29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LawChina

云南权威政法门户

头像

LawChina

云南权威政法门户

1636

篇文章

431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