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人事急剧动荡 马斯克难辞其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曾经创立特斯拉的热情与团队,如今有可能正在阻碍其前进,甚至对其造成毁灭性打击。

  记者|张玉硕

  美国当地时间9月6日晚,马斯克在参加了喜剧演员Joe Rogan主持的为时两个半小时的播客节目上,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畅所欲言,从火焰喷射器,到人工智能,再到宇宙尽头,无所不谈。虽然他说自己“不经常吸大麻”,但是还是吸了,不过Rogan称这是烟草和大麻混合而成的,且在加州吸食大麻是合法的。

  马斯克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他的离经叛道之举,让特斯拉雪上加霜,让原本就动荡的高层架构再起风波。

  

  8月7日,马斯克发布了那条大名鼎鼎的推特,称要以420元每股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遭到美国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关于操纵市场的一系列质疑和质控,17天之后,马斯克就放弃了私有化努力。

  一天之前,也即8月6日,硬盘制造商希捷的前首席财务官(CFO)Dave Morton加盟特斯拉出任会计长,不到一个月就选择了离职。“自从我于8月6日加入特斯拉以来,公众对公司的关注程度以及公司内部的步伐都超出了我的预期,”莫顿在文件中说道。“这让我重新考虑我的未来。我想明确表示,我非常相信特斯拉,其使命和未来前景,而且对特斯拉的领导或财务报告没有异议。”特斯拉的股票随即大跌。

  特斯拉人力资源总监Gabrielle Toledano随即也宣布离职,她告诉彭博社,无意再次加入特斯拉,特斯拉的股票继续暴跌。

  

  截止周五收盘,特斯拉股票下跌6.3%,至263.24美元。根据Trace债券价格数据,特斯拉的债券价格下跌5.3%、即4美分至81.75美分,创下新低。

  长期以来,特斯拉一直在努力应对高级管理人员的高流动率,特别是其财务团队最近经历了重大动荡。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损失了Morton的前任Eric Branderiz和前财务主管和财务副总裁Susan Repo。2015年,首席财务官Deepak Ahuja退休,在他的继任者Jason Wheeler干了15个月就辞职后,又于2017年回归。

  今年7月,特斯拉首席工程师Doug Field离职,前任首席信息官(CIO) Gary Clark也离职,前任首席财务官Eric Branderiz于3月离职,2017年9月,为特斯拉效力了11年的Kurt Kelty也选择了离开。从2016年以来,还有不下十几位高管离职,横跨销售、Autopilot项目、政府公共关系、财务等各个职能部门。

  

  在不间断的离职新闻中,特斯拉做出了新任命,称Jerome Guillen将担任负责特斯拉运营业务的副总裁,并向CEO 马斯克汇报。

  9月7日,马斯克称Guillen除了负责特斯拉的供应链之外,还将主导其汽车运营和项目管理。在给员工的信中,马斯克表示:“Guillen为特斯拉做出了巨大贡献,且对特斯拉过去8年的运营了然于心。” Guillen是Model S的首任项目经理,随后负责特斯拉的车辆工程和全球销售及服务,近期在Model 3的上市和销量增长方面起到关键作用。

  特斯拉也提名了Kevin Kassekert为人力资源和设施副总,负人力资源、设施、基础建设。Kevin之前是特斯拉基建发展的负责人。Dave Arnold被提拔为全球传播总监,在加入特斯拉之前,他曾是维珍航空的传播总监。

  

  在给员工的信中,马斯克表示:“我们即将迎来世界上销量最好的季度,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当前媒体上有不少杂音,不要管这些,结果最重要,我们正在创造汽车史上最可观的增长。”2017年三季度,特斯拉交付了26,150辆,如果兑现承诺,今年同期将突破5万辆大关。

  不过作为特斯拉的CEO兼董事长,马斯克压力很大,除了私有化闹剧以外,他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也引人关注。他在播客中坦露:“经营公司很难,特别是汽车公司,让一家汽车公司活着很难。”

  Jefferies Group LLC的分析师Philippe Houchois对特斯拉股票的评级是“持有”,将其目标价格定在360美元,称马斯克“似乎有点轻微自我毁灭倾向”,“当时创造特斯拉的团队和技能并不是我们下一阶段所需的技能,需要增加另一套马斯克所没有的技能。”他主张将特斯拉董事长和CEO的职责也应分开,自2008年10月起,马斯克就一直身兼两职。

  

  

  8月,一位熟悉特斯拉董事会的人士告诉彭博社,特斯拉董事会正在寻找高级人才,但并未积极寻找首席运营官。彭博曾搜索了公共信息,并采访了特斯拉的员工,列出了一个特斯拉在职高管的清单(如今多数已离职),并标记出他们在特斯拉的供职年限。迄今为止,特斯拉已经成立了15年,但是大多数管理者在特斯拉还不满5年。还有媒体列出了特斯拉离职高管的清单,也是长长的一个单子。

  Consumer Edge Research的高级汽车分析师James Albertin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显然特斯拉需要一场重大变革,这一点越发明显,目前持续不断的自残式的公共关系正在影响组织人员变动”,并使市场未能及时关注特斯拉逐渐改善的基本面。

  THE END

  汽车公社 |每日汽车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每日汽车

汽车公社和一句话点评聚合平台

头像

每日汽车

汽车公社和一句话点评聚合平台

1589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