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上黄村:叶落归根溯源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叶落归根,叶落归根……”

  那是在1968年的下半年,我已进入初三学年,学校也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每天放学回来,总是看到父亲坐在老屋子的一角,潸然泪下,嘴里反复不停地说着这句话……

  

  父亲是当年抚州城里颇有名气的裁缝师傅,解放前,在抚州城里开了一家小服装店,带了几个徒弟。土改时,家里被划分的成分是小手工业者。文革初期,父亲蒙受不白之冤,家庭成分也被重新划为手工业资本家。那个时期,在服装总厂工作的父亲老是挨批斗,连当年带的徒弟也起来愤怒控诉父亲的剥削罪行。弄得父亲精神上非常压抑,看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潮流,想到自己的几个儿女也将要陆续下放,他终于作出了决策,下放回老家。

  

  

  

  家乡唯一保存有“圯上流辉”门楣的民居。圯上为桥上的意思。

  那年的一个晴朗的冬日,从家乡来了10多个村民,他们各人推着一辆独轮车,将我们在城里的家,推回到了父亲所说的“根”的所在地——临川县秋溪公社大升大队上黄生产队。

  家乡是宜黄河冲积平原上的一块富庶之地,万顷良田里水稻和棉花进行轮作,有宜惠渠水的保障,粮棉产量非常稳定。农民收入在那个年代里居上游,年终分红时,扣除了口粮,还有分红。父亲选择回家乡,也算是为子女谋划了一块扎根农村的好田地。

  后来,母亲告诉我,我从未谋面的爷爷是雇农。上个世纪初,为了谋生存,爷爷从乡下跑到城里来挑码头,将家安到了那个令我父亲伤心的城市,那是19世纪末的历史印记。

  

  回到家乡,父亲似乎得到了短暂的安逸,他逐渐地忘却了在城里遭遇的痛苦。解放前,父亲曾在家乡购置了8分田地准备建宅邸,但因一直未建便租给村民耕作。为此,家乡也给父亲划了一个成分:“小量土地出租”。这个成分比“手工业资本家”要好听的多。

  父亲因为是集体企业,又是自行下放,为此,父母都没有了工资。父亲只得靠着老手艺,每天早出晚归上农户家做缝纫,养活我们一大家子。

  那年我15岁了,还有三个年幼的妹妹和弟弟。我本来在城里中学开来了转学证,也到属地中学联系过了,准备把初中上完,然而父亲却极力反对地说:“不要读了,再读也是下放作田!”

  

  家乡的红石古井。

  于是,我便与家乡同龄孩子一样的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在田头地角、在那些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里,我经常听到“福建禾坪(和平)”“峭山公后裔”这些让从父老乡亲常常念叨的话语……

  

  福建邵武市和平镇谯楼。

  10多年后的一个风雨之夜,我在乐安相山脚下的一个山村子里挑灯夜读,那是一本令我耳目一新的书,是海外华人黄浪华撰写的长篇小说《浪迹南洋》。小说把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黄氏家族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再到南洋的几次大迁徙的原由完整地记载下来。最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小说记录了福建和平的一位黄姓老祖先,遣散他18个儿子、令他们纵马四海分徙创业的故事。

  

  和平镇坎头村黄峭公祠。

  此时,我已经是一名培桃育李的园丁了,平时习惯于作读书笔记,联想起家乡父老所说的“峭山公后裔”,心中好生感动。读着读着,我情不自禁地又掏出了笔墨,将小说所记载的那个“赋诗遣子”的故事摘抄下来,这首传家诗更是被我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抄写在笔记本中……

  信马登程往异方,任寻胜地振纲常。

  足离此境非吾境, 日久他乡即故乡。

  朝夕莫忘亲命语, 春秋须荐祖宗香。

  唯愿苍天垂庇佑, 三七男儿总炽昌。

  

  

  福建邵武和平古街。

  小说中题到,这首诗黄氏家族密不传外,但如他乡相遇,只要能对得上来,就认为是同宗,有责任和义务相互照顾……

  20多年来,我一直被这个传奇故事所感动,那个名叫“福建禾坪”地方也一直为我所魂牵梦绕。

  

  福建邵武和平书院是五代后唐时期始建。

  但对禾坪的确切方位一直未能知晓。

  上个世纪90年代末,鹰潭市旅游局举办龙虎山旅游节,邀请了周边地区媒体的同仁参加,与我同居一室的是福建邵武市报的陈主任。

  陈得知我姓黄后,一口咬定我是从他们那里迁徙出来的人,我问:“禾坪不是在蒲田吗?”他嘿嘿一笑:“你错了,和平(禾坪)在邵武,如今和平黄氏后裔有3000多万,遍布全国各地和东南亚国家……和平黄氏家族后裔联谊会也和我们一样办了一张报纸,全铜版纸印刷,质量很高,回去后我给你寄一张瞧瞧。今年,和平黄氏家族后裔联谊会在泰国举行,连泰国副总理都参加了联谊会……欢迎你来邵武寻根问祖!”

  

  邵武属福建南平市管辖,与本市资溪县、黎川县紧邻,离市区也只有200来公里的路程,但是我一直未得其便。一晃又是很多年过去,直到2006年11月,我的一位朋友在邵武市开发水利工程。知道我有省亲的愿望后,发出邀请,嘱咐司机送我去和平镇。

  “邵武是福建的十大历史文化名城,而和平是邵武的历史第一古镇……”司机恰好是和平人,一路上他粗略地向我介绍了和平古镇的旅游概况。

  和平,虽为闽北边陲的山区小镇,却有着千余年悠久历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古镇区形成于唐天成初(926),古镇老街分布着近百条纵横交错呈网络状的古建卵石巷道,形成一套完整的原汁原味的古街巷。有当今中国古建筑学专家评价:和平镇堪称“福建第一街”。

  

  

  

  走进和平,我最先看到的是悬挂在镇政府门前的一巨横幅标语:“欢迎海内外黄姓宗亲回归祖地恳亲祭祖”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漫步在和平古镇,发现这里是一座罕见的城堡式大村镇。据有关资料记载:明万历十六年(1588)和平建城堡,东西南北四个主城门上建谯楼。城堡墙体就地取材以河卵石砌筑,极富个性和特色。城堡内古镇区面积0.43平方公里,保留了大量古代乡土建筑尤其是民居建筑,形成古建民居群。

  

  

  

  和平古街上的黄氏大夫第,八字门坊上有十分精美的砖雕。

  和平古镇不仅有古城堡及谯楼,有袁崇焕题额的聚奎塔,有创建于五代的“和平书院”,还有“县丞署”、“旧市三宫”、“旧市义仓”、“谢氏庄仓”和中乾庙、下城庙、光源寺以及廖氏、黄氏、丁氏、赵氏、上官氏等家族祠堂,更有近300幢的明清民居,其中廖氏、黄氏、李氏的三座大夫第及陈氏“贡元”宅等都堪称古民居瑰宝。

  

  和平古街上,黄氏特色小吃与作坊最多了。

  和平古镇保留着丰富的传统文化、传统民俗及传统名产。自五代黄峭创办“和平书院”后,宗族办学成为传统,千余年来始终教育发达,文风炽盛,英才不断,名人辈出,宋至清仅进士即有100余名,明清时期的“贡士”、太学生更是数不胜数,著名文学、书法家也屡出不穷。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工艺等遗存相当丰富,更有大量传统的儒家文化、佛道文化浸透在建筑和习俗中,还有不少中原传统文化融合当地土著文化而形成的独特习俗,由此而形成了历史文化的积淀和缩影。

  此外,自汉唐至清末,和平古镇都是邵武沟通闽西北和江西的交通枢纽和商品贸易集散地。

  由于历史上入闽三道之一的古隘道--愁思岭隘道在和平境内,中原人士多由此进入福建开拓发展,有“福建八府、殊山起祖”之说,故和平是中原文化进入福建的纽带、桥梁。

  黄氏祖先--后唐工部侍郎黄峭,是目前南方各省和台、港及东南亚各国大多数黄姓公认的开基大始祖,有资料显示其后裔现已达数千万之众,近年来国内外大量黄峭后裔不断前来寻根祭祖。

  黄峭宗祠在离和平镇还有一段距离的村庄,车子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十余分钟后,便进了村,一块空旷的草坪上屹立着一座古朴的建筑,这就是黄氏峭公祠,大门的两侧有一幅对联:“频来而不拒,久阁而不疏。”祠堂内是金碧辉煌,多有海内外黄氏联谊会书写赠送的对联。

  

  再访和平,黎川宗亲黄帆一路陪同。

  在祠堂的一角,还设有各地宗亲捐赠修缮宗祠的功德簿,稍事翻阅了一下,竟然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名字……

  在祠堂里游走,我的心底感觉到了震撼、庄严和肃穆,遥想峭山祖翁当年毅然遣散他18个儿子、令他们纵马四海分徙创业的情景,眼睛竟然有些许湿润了……在老祖先的画像前,我没有犹豫,象所有来此祭祀的黄氏后裔一样,虔诚地伏地三拜,然后,走近祠堂里的功德簿……

  

  在黄峭公墓前留影。感谢黎川摄友小林陪同拍摄。

  从祠堂出来,管理人员又领我去了村后的一座小山,攀爬了一段崎岖的山路,来到峭公墓地敬拜祭扫。

  20多年的寻根祭祖夙愿就在这一刻实现了……

  文章来源抚州古村哪些事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爱美食的蛮蛮酱

找美食、做美食、享用美食

头像

爱美食的蛮蛮酱

找美食、做美食、享用美食

1429

篇文章

18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