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坦春晓《小世界》几年之后,我们回访了他们的爱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友情提示

  本文共7739字,17张图片,6首歌

  累计阅读时间需20分钟

  “我们结婚吧!”|彭坦和春晓的小世界

  撰文|木小瓷

  采访|木小瓷 王硕

  

   有爱任性

  几年前,彭坦走在广州的街头,他第二天要去香港演出。本来想高高兴兴去吃个双皮奶,路上收到了一条春晓的短信:我们结婚吧

  看到这条信息,彭坦一下子傻了,双皮奶也吃不下了,人生中第一次有人和他说“我们结婚吧”,他的第一个想法是:问问我妈去吧。彭坦真真切切地记得,妈妈听了之后,回复了他七个字:哇,好大胆的女子。彭坦又问身边的乐手朋友们说,大家目光中一片赞许,一致说这是一件好事儿啊。

  但是就春晓的性格而言,那就是一种情绪的表达。

  彭坦和春晓说:这样,等回了北京,我们见一面吧。

  见面那天,彭坦在路边等她,春晓其实是准时到的,彭坦心里特别着急,就站到了垃圾桶上四处张望,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春晓开什么车来。忽然,一辆小的 suv 停到了他面前,春晓摇下车窗,对着还在四处张望的彭坦说:“这儿呢,上来。”

  关于这段回忆的细节,他们二人之间是有偏差的,春晓的说法是“他就是用他自己的话在说,我当时没说话。”接着彭坦感慨:“对,你看,人的记忆是会被重塑的。”“其实就是你爱上了一个姑娘,自己不知道怎么办了。 ”春晓补充道。

  他们从认识到在一起,并没有花很长时间。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不管彭坦记没记住,春晓把自己所有的前尘往事都一一交代,说完之后,春晓问彭坦:“那你呢?”彭坦看着春晓,整个人都“傻了”。说“我从来没过得这么精彩,跟你的经历比起来我这个简直什么都不是,太平淡了,没什么可说的。”春晓对彭坦说:“如果你可以接受,我们就在一起。不能接受我们就做朋友。或者做不成朋友也没关系。”彭坦说:“从现在开始,你还能保持你现在这个样子吗,我们在一起。

  

   彭坦

  彭坦出生在距离武汉五百六十多公里的宣恩,和重庆隔着一座山的距离。他童年生活的小县城很小,不能说山清水秀,但是很多东西都很自然。

  小时候的彭坦可以说是一个完全不知人间疾苦的模范小孩。“幸福感来自于偶尔的满足。”他喜欢的东西都是日常中随处可见的,上学和放学路上路过小桥的时候会多流连一会儿,在小桥上看看鱼,到了学校假装自己是辛辛苦苦跑过来的,气喘吁吁地进教室。

  “小时候过得特别开心,要不然我怎么能写出那么傻白甜的歌啊。你看我第一张专辑的歌,都傻白甜到极点了,你就是我的天使我的 angel ,这歌我后来听都害臊。angel 就 angel 吧,唱的时候还蹦着跳着。《节日快乐》那个歌里,看看你的模样天生就是明星,如果戴上墨镜一笑更是可爱得不行。天啊,我当年写过这种词,太丢人了。

  十岁的时候,彭坦全家搬到了武汉。他接着在武汉的水果湖生活了十三年,今年是他在北京生活的第十五年。用春晓的话说,他现在“完全变成了我们北京人。”彭坦在湖北的时候并不说普通话,于是刚出道那阵子,说话都是平翘舌不分的港台腔:“大家好,我们四达达乐队,我四彭坦。

  达达乐队的第二张专辑《黄金时代》是乐队“关起门来死磕”的状态下做出来的。他们觉得这张专辑出来之后比第一张专辑火,结果远远不如第一张专辑的反响。春晓也说,“可惜了。”那时候的彭坦太不听话了,乐队大概有一年的时间没有演出也没有宣传。

  “《黄金时代》做得筋疲力尽但是颗粒无收,我们就对这个乐队特别失望了。”有一天排练的时候,彭坦和大家说:算了吧,什么事赚钱大家就去做什么吧。

  时至今日很多人依然怀念当年的达达乐队,这种怀念,也在某种程度上变成对如今的彭坦的质疑,认为他“变了”。过早出道,年少成名,给彭坦的个人心态带来了很大影响。“有一段时间觉得我怎么那么不严肃不深刻啊,我怎么那么轻浮啊。”

  

  ▲《黄金时代》专辑封面

  很长一段时间里,一说到彭坦,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达达乐队,就是《天使》。“后来我想深刻的时候,大家就觉得我变了。所以我这种深沉就很拧巴,一方面我很想深沉,但是我又觉得我的深沉不招人喜欢,我一不招人喜欢,就有一种小朋友都不跟你玩儿了的感觉。所以我有很长时间就不开心。我想严肃深刻地做音乐,我就和自己较了很多年劲。”

  甚至因为写歌词留下来的习惯让彭坦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去写字,一写字,就开始变得矫情,哪怕说句人话,他都觉得“哟,这不对仗啊”。“中文写词是很折磨人的,比如说我打字发微信的时候,我在练,我怎么说话,我就怎么打字。但是以前我是做不到的。”

  后来,彭坦无论是轻浮的还是深沉的歌都写了一些。很多歌就算“无人问津”,他对它们也是很自信的。比如说《孔雀》。“一觉醒来天色阴沉,虽未经历蛮荒的时代,也未曾真正感到悲伤。”歌词似乎某种程度上可以总结彭坦从童年至今的平坦成长过程。这是他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就写完的歌,能够一蹴而就地写一首歌让他感觉很骄傲。除了《孔雀》,《Eazy》也是他一蹴而就写完的歌,那是他写给春晓的第一首歌。

  几乎每年情人节,彭坦和春晓都会一起出一首歌,像是他们之间的一个不需要刻意履行的契约,一切源自于巧合,持续自习惯。最初是朋友给他们写了一首歌,“我们俩当时还没想过我们一起去做音乐,听了之后觉得这首歌我可能不太能接受,我觉得这首歌太不“我”了。我可能从来没有认真去演一首别人的歌,我不知道怎么去演。我就想拒绝。”

  但是春晓说,不如把这首歌做出来,把它当作一个礼物还给写歌的朋友。于是,他们就一起唱了这首《我们的小世界》。“生活就是这样,你完全想象不到它会往哪儿发展。”于是,后来一说到彭坦春晓,很多人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首歌。

  彭坦忽然想,如果这样的歌能一首一首地写下去,最后能集结成一张专辑的话,那得有多壮观。于是,有了接下来的《 I Do 》,《 Ocean 》,《有爱任性》,《无间爱恋》,《下雨天真》。

  

  ▲《无间爱恋》封面

  《无间爱恋》的单曲封面,是一张 B 超图,婴儿蜷缩在像一个小地球一样的子宫里,充满了幸福感和安全感。那是春晓挺着大肚子在医院待产期间拍的第一张 B 超,那段时间他们对未来完全是混沌状态。要做封面的时候,经纪人问彭坦那里有没有合适的照片,彭坦看得最多的就是手机里的这张 B 超,但是他不确定这个图能不能做成封面。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发给了设计师,几天后,彭坦看到发过来的做好的第一版封面,第一反应就是:我太爱这个设计师了!快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彭坦现在已经快四十岁了,看到他的很多人总想忍不住用他《少年故事》里的一句歌词来问他:是谁的青春期,如此的漫长。他现在还是一副少不更事的样子,眼神之间,举手投足中都洋溢着一股少年感。

  “他就是不懂事儿,从小没吃过什么苦。”春晓这样说彭坦。

  

   春晓

  春晓身边有一个一直独身的朋友,一只陪了她很十多年的狗去世之后,她真的像失去一个爱人一样地难过了很久。“爱其实是没有边界的。”春晓也曾经爱上过一只暹罗猫,是真的把它当成爱的对象的那种爱。“爱其实是没有边界的。

  春晓说她人生中有两次剧变。第一次是和彭坦在一起,第二次是怀孕。

  “我第一次被救赎是跟彭坦在一起。我见到他之后,我第一次发现一个人可以这么干净。我就觉得这是我完全没有过的一个状态,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所有的财产都可以寄托给他了。我是一个人长大的,十六岁就自己出来闯,所以我必须要强硬,我必须要主宰我自己。我以前是一个特别极端的人,和他在一起之后就变得柔软了很多。但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你是会分裂的,所以我们俩最初在一起的那年就是打过来的,那是特别崩溃的一年。那时候我的信念就是再怎么样我会跟他在一起,所以我会是最后拉住他的那一个人,因为他也要逃跑,他也害怕。现在他是拉着我的那个人。大家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开始会笑了,之前我是想笑但是我不会笑。 但是现在可能所有拍的我的照片就有自然而然流露出来一种温柔,以前真的不是的。可能艺术需要一些恶习去给你一种灵感或者感觉让你觉得你没那么普通,但是我跟他在一起之后我变得平凡了,我特别喜欢我这个样子。

  “有人能和你一起看法国大闷片儿,我觉得这辈子这个人是对的。

  

  ▲彭坦与春晓

  和彭坦在一起之前,春晓极端抑郁,只觉得自己所在的那个圈子里的人都是一类人,从来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个多么阴暗的气场。“见到他之后我才发现,音乐原来是可以净化人心灵的,说起来挺矫情的,但是这是一个事实。

  真的就像春晓所说的那样,在一起生活的第一年,他们真的整整打了一年。彭坦用“天崩地裂”和“血腥惨烈”来形容那段时间。“我们从一开始就有一个剧烈的碰撞,就好像两个星球在一起撞碎了。我们俩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一个胡同大妞儿,一个南方山区里的小屁孩。我们俩的成长经历、很多生活习惯,语言逻辑,都是不一样的,有些地方会格格不入,但是有的地方会非常默契。我们对爱情都很克制,觉得爱情是很严肃的东西。在爱情面前我们俩会变得很平等。”

  彭坦一直在想,对于这一年,要不要写一首歌来纪念一下,名字就叫《一年战争》。但是过了这么多年,这首歌还是没有写出来,但是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很多问题的理解会更深入,没准这辈子彭坦都写不出来这首歌,没准儿明天就能写出来。

  

  ▲彭坦与春晓

  和彭坦在一起之后,春晓的抑郁复发过一次。三天之后,她对彭坦说,乖乖我要死了,你要救我。彭坦说,乖,我真不理解为什么人会突然地难过,看起来一切都很好,我不理解,但是我愿意去理解你去帮助你。当春晓意识到抑郁的时候只有自己才能走出来之后,他就抄了一年心经。

  她真的用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挣扎和改变,才变成彭坦歌词里清新纯净的样子:“睡梦里清晰的春天的拂晓,绿色的醉人的芬芳,充满了梦境也散发着诗情画意。”

  “我的天呐。”当被问到第二次人生剧变——有了孩子之后,自己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春晓的第一反应就是发出这样的感慨。从怀孕开始,她变成了一个脾气特别好的人,“我们的孩子自从出生,她给我们俩带来了巨大的惊喜。我会反省我以前说的一些话,做的一些事情,以前我对工作上是非常苛刻的,现在我就会去理解,以前也会理解别人,但是现在发现差太多了,现在我才会真的去理解别人。”

  “我以前真的不怕死,但是怀孕之后我觉得我要多活几年,我还想看她长大。我才发现我开始珍惜我的人生了,我一开始和彭坦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受。

  

   Mia

  三年前,“有爱任性”北京1919剧场音乐会上,春晓穿着一身红色长裙,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只是他们都还不知道。彭坦还是像一个少年一样,朝着台下洒水,开玩笑说一定要最后再唱《南方》,不然大家听完就都走了。那天调音的时候,彭坦喊着春晓:小乖乖。

  三年后的一个下午,北京郊区的阳光恰到好处地照在人们身上,春晓把一杯咖啡递给彭坦的时候,他还是会看着她,说“谢谢乖乖。”

  他们的女儿 Mia 已经两岁半了。和春晓聊天的时候,Mia 一边喊着“爸爸爸爸”一边像爬树一样爬到彭坦身上,彭坦抱着她问“你是考拉变的吗?”,然后,Mia 拖着长长的音调回答“是!”

  Mia 还和彭坦说“爸爸我们去小火星吧。”彭坦学着她的声音问:“我们要不要骑车去小火星?”“要!”“那我们骑摩托车去吧!”

  Mia 六个月时,说出的第一个词是“妈妈”,嘴唇一直在抿着,试图发出声音,就这样尝试了三天,在春晓做饭的时候,她忽然开口叫出了“妈妈”。开口音的连音,就是“ mia ",于是她的小名就叫 mia 了。一岁的时候,春晓就给她买了一本讲“你从哪儿来”的进口绘本,她不想让孩子小时候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从桥洞里,垃圾桶里捡的,天上掉下来的,国家发的

  现在的Mia,《三字经》已经听了一大半了,也会说十几二十几首唐诗了。

  采访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Mia 特别淘气,把手按在碗里,彭坦故意撅着嘴瞪着她说:彭逸多你是不是要惹爸爸生气?她点头“嗯!”“你要是再惹爸爸生气爸爸不理你了!”她说“好。”

  “我就没招儿了啊,我一人躲在小屋里,等着她叫我,结果过了好久也没叫我,我又不想向她求饶,过了半天她把饭吃饭,喊我‘爸爸,吃完啦!’我就想,嗯?真的吗?因为我不相信,她今天不想吃饭很闹,虽然满地都是,但是吃得很干净。她很少淘气,但是她只要一淘气起来就要和你表达她的态度。”

  

  ▲彭坦与Mia在音乐节后台

  Mia 的大名叫彭逸多。在他们还没打算要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把名字起好了,春晓一直觉得他们一定会生一个男孩,彭逸少。逸少是王羲之的字,王羲之是彭坦所知道的第一个中国古代著名的书法家。“少”很帅,又很雅,但是这个名字是给男孩用的,当知道孩子是个女孩儿的时候,春晓说,就把“少”改成“多”吧。既适合女孩,也延续了“多”和“少”的概念。

  一天前,他们为东台草莓音乐节上的同台演出一起排练,Mia 在他们俩脚底下跳,跳着跳着,彭坦春晓相视一笑,彭坦一边继续唱下去,一遍心想着:别忘词。同时,Mia 也在唱她自己编的歌:咪咪呀 summer 。这是她自己的第一首歌,叫《咪咪的 summer 》。彭坦给她谱了曲,配了一个吉他,春晓成天催着彭坦把这首歌录下来。

  前几年,彭坦和春晓满世界游荡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一个孩子。他们以前觉得孩子是一种生命的延续,但是自己这一生能不能过好还不知道呢,怎么会想着去做一个充满未知性的延续呢?Mia 不是他们计划来的,是意外来的。

  彭坦觉得女人生孩子是一个进化,男人在女人生孩子之后也需要经历一个进化。“当一个孩子要来的时候,你整个人是要把自己洗刷一遍的。”从春晓怀孕开始他们二人就寸步不离,生产那三天春晓非常难熬,承受巨大的痛苦,彭坦说自己只能用苍白的语言来表达,毕竟他无法切身感受。

  春晓怀孕的时候,彭坦就开始想要怎么教育孩子。“但是想不通啊!”于是就去看《西尔斯亲密育儿百科》。以前他看的最厚的书就是王小波了,“《西尔斯》那么小的字,我翻了也就两章,就爆炸了,然后就没敢往下看,再看我脑子里就内存不够了,要死机了。后来才知道,那本书不是看的,是查的,那相当于一个字典,是一本工具书,不要把它当教程看。”说完,彭坦强调了一下,这段一定要写进文章里,不要让更多人有这个误区,认为那是一本教程。

  说来也不奇怪,彭坦这样山区里长大的“野”孩子,从小抓蛐蛐抓虫子,追鸡撵狗,外面花花世界太美妙了,能把铁环偷出去滚一天就不觉得累,让他安静坐在家里看书,一定会累坏的。“但是人还是要多读书,不读书你就不会看书。看多了书你就知道那是一本工具书。”

  孩子出生之后,生产了三天的春晓已经没有力气哭了,等到晚上 Mia 和彭坦都睡着之后,春晓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哭了很久。那感觉就是“这是我的呀,我终于有一个我的至亲了。”

  Mia 两岁的时候才断奶,春晓第一次给她换尿布的时候,立刻就适应了。在如何养孩子这件事上,她没有任何过渡期。彭坦做父亲之后,童年时他感受到的世界美好的那部分,今天就要想办法给孩子创造。

  

  ▲骑车载着 Mia 的春晓

  “我生下 Mia 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一个个体了。现在我们在重新找回来我们之间的那种状态。这三年我心里只有 Mia 一个人,我也在反省,他对 Mia 非常嫉妒。”但就算春晓这样说,她和彭坦之间,一直都是爱情的存在大过于亲情。

  “看到孩子哭了,笑了,男人都只会做出反应,女人是会有预感的。妈妈跟孩子其实是连着的,你想对孩子好,你肯定要对妈妈好。你要是让妈妈成天怄气,孩子跟你之间就会有问题。”这是彭坦的心得体会之一。

  春晓希望 Mia 长大之后可以去造飞机,所以他们家里还挂着一个飞机分解图。或者也希望她做战地记者,建筑设计,“但她还是快乐最好。”彭坦也止不住地想,她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呢,她以后会不会打斯诺克并且比自己打得好呢?未来音乐在她生命中是什么位置呢?她会不会像我一样喜欢画画呢?

  春晓能接受 Mia 成长中发生的任何状况,哪怕是未来她想要变性这种存在几率极低的可能。“人生下来是没有性别的,你的外部器官和你的内心是不统一的。而且我只能做在所有人都不理解她的情况下她的港湾。”

  “世界是不完美的,我要让她接受所有的信息,让她知道什么是痛苦,她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梦幻的,做我们的孩子还是很幸福的。以后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你永远可以回来,我们一直都会是那个可以接受你的人。

  彭坦也不想用未来的“好”与“坏”来定义 Mia :“我不这么想这个孩子好是什么样,坏是什么样,我们想和她永远在一起。我希望我们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在她身边。你会去评价你将要和他永远在一起的人吗?在我认为的很永恒的一件事上,好坏就不那么重要了。

  最后,彭坦说:“真的,如果没有孩子,我相信我今天跟你说的是完全不同的话,我跟你说的每一个字都不一样。

  

  ▲一家三口同台演出

  后记:

  我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很微妙的东西。2015年夏天,我来到摩登天空,做的第一个项目就和彭坦春晓北京1919剧场“有爱任性”音乐会有关,2016年初,我离开摩登天空前最后做的一件事,也是给《有爱任性》写宣传文案。

  2015年冬天,我和一个比我大七岁的北京男孩儿短暂地在一起过,他特别喜欢彭坦。“有爱任性”音乐会他也在现场。那时候他常常把车停在我小区楼下,我们在车里聊天听歌,他放很多碟,其中就有2007年摩登天空音乐节彭坦演出的现场。后来我们分开了,我就记得那年冬天,楼下那个一到晚上就亮起来的“成人用品”的灯箱。

  那时候我在文案倒数第二段里写:那些曾经听着彭坦音乐长大的初中生,每天骑单车穿过东直门,感叹早上八九点钟阳光洒满街道的时候最美。听歌的人都已经长大,所有失去了的,才是你所真正拥有着的。

  我知道他看得到。

   艺人简介

  

  彭坦

  微博@彭坦CX

  彭坦,1978年3月25日出生于湖北,内地乐坛极具音乐才华与偶像气质的新锐歌者与音乐人。1996年,彭坦与吴涛、魏飞、张明组成达达乐队。1996年,彭坦单飞之后接连推出了EP《风儿带着我们飘》、专辑《少年故事》和《Easy》。

  2012年新年,他在北京发表了个人EP《偶像 EP2》;同年年底签约摩登天空,发行专辑《迁徙》,进入了全新的创作阶段。2014年,由彭坦主导所有创意和设计的"电子天才游戏计划"强势推进,并最终推出专辑《彭坦+电子天才游戏计划》,充分展示了彭坦艺术才华的多面性。2017年,彭坦以每月一首新歌的方式发布了全新EP《世先生》,开启全新音乐阶段。

  

  春晓

  微博@春晓

  春晓,中国内地女模特、演员。2002年,被《周末画报》评为“十大最具潜力模特”和“十大超模奖” 。2007年参演电视剧《奋斗》,同年发行单曲《爱味》。2009年2月,与歌手彭坦共同录制歌曲《我们的小世界》,并相恋;10月6日,在武汉举行婚礼 。2011年5月,推出个人书籍作品《爱·生灵》。2015年2月13日,推出情人节单曲《有爱任性》。2016年3月,与彭坦推出情人节单曲《无间爱恋》。

  演出信息

  

  8月25日/8月31日/9月8日

  【咪咕音乐现场】上海/重庆/武汉

  彭坦以“世先生”之名回归

  上海、重庆、武汉三场连发

  凡购票到场者将有机会与彭坦合影留念

  2018【咪咕音乐现场】彭坦“世先生”重庆站

  【演出时间】 2018年8月31日20:00(周五)

  【购票链接】https://piao.damai.cn/160260.html

  2018【咪咕音乐现场】彭坦“世先生”武汉站

  【演出时间】 2018年9月8日19:30(周六)

  即将开票

  你还可以看看这些

  音药家|李剑:大波浪,没毛病!

  赌鬼|永远混蛋,永远声名狼籍,永远元气十足

  

  本文由摩登天空杂志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进入摩登天空杂志微店

  我们结婚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摩登天空杂志

满足所有奇异身心

头像

摩登天空杂志

满足所有奇异身心

979

篇文章

876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