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教授潘英丽:户均税负近5万 减税已刻不容缓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潘英丽近日就减税问题接受了《陆家嘴》专访,潘英丽教授认为,起征点提高多少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起征税率要低,低收入家庭所得税可以少交点,以增强纳税人意识。

她同时指出,不管从家庭还是从企业来看,税负都已很重,减税已刻不容缓。政府财政功能需要从吃饭财政、投资财政转变到有效提供公共产品。以下是她的主要观点。

户均税负已超5万元

财政学家高培勇近日在财政主题演讲中提到我国隐性税制特点。税收的90%是通过企业开征的,但这个税负最后是向消费者和股东转移的。企业不是纳税主体,而是政府征税的载体。

除了增值税、所得税等各种税收负担外,企业和个人还须交纳五险一金,比例高达工资成本的40%~45%。企业产品销价因产能过剩和外需收缩而不断下降,相比较,政府税率没减,引入电子信息技术后征税效率却提高了不少,另外营业税转增值税实际上还给不少行业增加税收负担。企业普遍经营困难,步履维艰,难以为继。减税已经刻不容缓,否则实业坍塌,系统性风险将难以控制。

另外,高培勇提到人均税负已达1.5万,户均税负已近5万。我查了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2017年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是14.436万亿,如果考虑企业交纳的五险一金即社会基金收入约为6万多亿元,这两项合计约为20.6万亿。如果由13.8亿人口平摊,人均接近1.5万元。户均人数为3.02人,户均4.5万元。如果再考虑政府土地批租等方式获得基金账户收入6万余亿。总额约为27万亿元,户均正好是5.9万元。可见,不管是从企业角度,还是从家庭角度来看,税负都是过高了。

为什么要减税?降税很有可能不会减少政府税收收入。这是拉弗曲线考诉我们的一种可能性。因为,政府税收的规模不仅取决于税率,而取决于经济活动水平决定的税源。不减税,家庭消费和企业的投资和经营活动都没法稳步增长,企业经济活动萎缩,将导致税源收缩。反之,减税促进民间投资和消费,经济更健康和可持续,税源的增长可以抵消税率下降对政府税收的不利影响而有余。目前可以判断的是税负已经过高,企业已经不堪负担了。如此,没人愿意做实业,经济增长减缓,税源流失,资本也可能套现并出走。

所以,减税对经济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已成必需,并已到了非常迫切时刻。

政府收入花到哪里去了?

政府收入包括税收和土地批租收入花哪里去了?归纳一下大概三类:吃饭、投资、支撑行政管制需要。

中国的财政,以前朱总理称其为吃饭财政。吃饭财政就是维持公共部门的日常开销。后来加上了投资财政,政府支出中有很大一块是用于固定资产投资的。政府搞投资财政是很容易理解的,政府需要通过GDP的增长体现成绩,政府的税收也是以企业为载体征收的。因此,地方政府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来吸引企业投资。政府先行投资、并以各种优惠招商引资,然后让企业成为政府税源,形成GDP增长与政府财政的闭环。

第三是行政管制的成本开支。行政管制对市场经济发展是一种制度交易成本。政府征了税,又去给企业发展制造更多麻烦。企业做投资做业务要盖更多章,要跑很多部门。相比较在防范商业欺诈和机会主义,保护消费者和投资者合法权宜,维护市场秩序方面却做得很不到位。

财政的四大功能

十八大三中全会提出了财政的四大功能:第一是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第二是促进市场的一体化,第三是维护社会公平,第四是维护社会的长治久安。

从经济学角度来讲的话,资源优化配置,涉及到基础设施投资、人力资本投资,和一些基础性技术的开发。包括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发展,需要政府创造基础性条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众创工场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良好环境

头像

众创工场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良好环境

96

篇文章

3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