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货币不如厕纸值钱:民粹主义宏观经济的死循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原标题:“积之市肆,过者不顾”大明宝钞的悲剧竟在这国上演

  本文作者:省情新媒体中心 周梦蝶

  本文字数:2664字

  1分钟速览版

  1. 从智利到秘鲁再到今日的委内瑞拉,拉美国家在二战结束后的经济发展总逃不开一个相似的规律,这个规律被称为“民粹主义宏观经济周期”。

  2. “反增长的”民粹主义正是由拉美国家被极端的贫困差距孕育出来,却一次又一次地被证明根本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手段。

  3. 接不接受援助,对于今日的委内瑞拉来说,其实就相当于一个想横着死还是竖着死的选择。

  民粹主义宏观经济是一个经济学概念,指代强调经济增长和收入再分配,但忽略通货膨胀、外部环境和政府财政赤字对经济危害的经济发展思路,以及将此贯彻这种思路的非市场激进经济政策。

  

  

  

  委内瑞拉的强势玻利瓦尔一点也不"强势"

  委内瑞拉的强势玻利瓦尔(Strong Bolivar)一点也不“强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到今年年底,委内瑞拉通胀率将高达1000000%,几乎是人类通胀史的最高水平。

  在五百年前的明初,由于政府实行不合理的货币政策,明朝唯一发行的纸币大明宝钞短短数十年间贬值百倍,最终到了“积之市肆,过者不顾”的地步。如今这一货币史上的悲剧又在委内瑞拉上演。

  在首都加拉加斯街头,有人把被人随意丢弃的纸币收集起来做成折纸工艺品卖给游客,仅仅因为纸币的质量比普通的纸张更好,而且大小一样,不用裁剪。

  厕纸、洗发水、牙膏等日用品已经完全从超市的货架上消失。人们上厕所时,连手边唯一称手的“纸张”都不愿意使用。因为他们嫌纸币与厕纸相比,滑腻腻的,不好用。

  如今的委内瑞拉已经走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即使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最近宣布,为了抑制恶性通货膨胀,将发行新的货币主权玻利瓦尔(Sovereign Bolivar),以试图稳定物价。据悉,新旧货币的兑换比率为1:10万,并且还会与加密货币挂钩。

  马杜罗表示这款新货币将是产生巨大转变的起点。同时,他还将委内瑞拉最低工资上调30倍。这也是委内瑞拉年内的第五次上调最低工资了。然而经济学家和市场分析师普遍不看好他的这些新举措,认为这只会加剧经济的不稳定性,事到如今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国际援助,像前几年的希腊、乌克兰等国一样接受IMF提供的贷款等资金援助。

  但接受国际援助就能缓解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救黎民于水深火热?拉丁美洲过去五十年的发展历史表明,恐怕未必。

  

  民粹主义宏观经济周期

  从智利到秘鲁再到今日的委内瑞拉,拉美国家在二战结束后的经济发展总逃不开一个相似的规律。1989年,美国经济学家Rudiger Dornbusch和Sebastian Edwards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一篇论文中对这种发展规律加以总结,并发明了民粹主义宏观经济学(Macroeconomic Populism)这一概念。他根据智利和秘鲁从1970到1990这二十年的发展经验,将这一经济周期总结为四个发展阶段。

  民粹主义宏观经济周期四个阶段各项经济指标的变化

  

  根据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1989年发表在NBER Working Paper上的文章整理。来源:NBER Working Paper

  第一阶段:新政府的上台推动的宏观经济政策非常成功,有效地刺激产出、就业和实际工资的增加,并且抑制物价的上涨(因此此时的政府有充足的外汇储备用以进口,同时还掩盖了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的问题)。

  第二阶段:经济增长遭遇瓶颈,主要源于国内需求在实际工资上升的情况下越发强劲,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政府职能增加进口,遂导致外汇储备的日益萎缩。于是本币贬值、外汇管制等保护性措施被迫实施,导致国内通货膨胀开始抬头。为了保证民众的消费能力,政府只能调高实际工资以应对物价的上升,对工资和进口的补贴又进一步扩大政府的财政赤字。

  第三阶段:供给侧的短缺、物价的飞驰和持续扩大的外汇缺口让国家经济陷入滞涨,国际投资开始撤离带来明显的资本外逃和持续恶劣的工商环境,并导致政府税收缩水。财政赤字日趋严重的政府被迫通过削减对工资和进口的补贴、大幅贬值货币来稳定经济,导致国民的实际工资大幅下降。政治和社会环境开始恶化。

  第四阶段:失去民众支持的政府下台。新政府上台后为了得到国际援助,推行正统的经济稳定计划,包括大力压缩实际工资等削减政府赤字的措施。从而导致民众的实际工资甚至远低于第一阶段甫一开始时的水平,也失去了政府提供的大量福利。

  于是这个国家又开始了通过经济援助和对民众实际工资和生活水平的压缩获得贸易顺差,储备外汇,并等待下一个民粹主义上台的过程。不久,被压榨得苦不堪言的民众又会选出一个新的民粹政府,大力推行第一阶段的宏观政策,并开始又一个循环。

  这种规律在1970-1973年的智利阿连德·戈森斯政府、1985-1989年秘鲁阿兰·加西亚政府、1973年的阿根廷贝隆政府和1994-2002年的巴西雷亚尔政府,乃至今日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政权都换汤不换药地持续上演。

  在2005年,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就指出民粹主义实际上是“反增长的”(Populist anti-growth)。在拉美国家被极端的贫困差距孕育出的民粹主义,却一次又一次地被证明根本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手段。

  

  从查韦斯到马杜罗

  1999年,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一个新的民粹主义宏观经济周期在委国开启。上任伊始,查韦斯大力推行缩小贫富差距的经济政策,包括将土地收归国有,并重新分配给穷人的土地集体所有制。

  与此同时他大力推进对石油等重要产业的国有化进程。恰逢2003年后的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委内瑞拉政府通过石油贸易赚得大量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这也让查韦斯得以推行再分配政策,为贫困群众在教育、医疗、住房和食品等方面提供一系列福利。这些政策卓有成效。2011年委内瑞拉的基尼系数已经由查韦斯上台前的0.478下降到0.394,在拉丁美洲首屈一指。

  这种“福利赶超”的经济政策也为查韦斯政府赢得大量民众的支持,并得以过渡到马杜罗手中。这是周期里的第一个阶段。

  尽管马杜罗延续了查韦斯以再分配为主的经济政策,但委国经济遭遇了瓶颈,那就是2015年起的油价持续走低。这导致委内瑞拉政府财政收入的持续萎缩,以石油为主的对外贸易迅速转向逆差。随着财政赤字的不断上升,政府无法再通过积极的进口获得满足国民消费需求的商品,通货膨胀加剧。委内瑞拉进入周期的第二阶段。

  随着通货膨胀的持续恶化,政府只能通过变本加厉的印钱来填补财政赤字和再分配的政策。如今的委内瑞拉经济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8月初,马杜罗提出了新的经济恢复措施,包括保持对汽油高额补贴政策、对一系列进口商品实施为期一年的免税措施、上调工资等。但可以看出,这样的新政依然跳不出以再分配、鼓励进口、政府补贴为核心的民粹主义宏观经济政策。这只会让委国在困局中越走越深。

  1960-2016年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

  

  1961-2016委内瑞拉gdp增长(%)

  

  1970-2016委内瑞拉外商直接投资额

  

  委内瑞拉的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和外商直接投资存在时间上的规律。来源: world bank

  而一旦崩溃,就会导致查韦斯这一建立在民粹主义上的政府因彻底失去民意而倒台。救火政府只能依托正统的经济改革措施换取IMF提供的国际援助。但这些援助的效果如何,Dornbusch和Edwards早在1989年的论文中就予以否定的观点。他们认为,这些经济措施主要以压缩增长和民众生活水平来抑制通货膨胀和政府赤字。如1982-1983年间,秘鲁政府在推行IMF政策时,导致秘鲁真实GDP在短短两年间倒退16%。生活水平被压制只会让民粹主义再次抬头,并在两年后的1985年通过选举又一次产生阿兰·加西亚领导的民粹政府。

  因此这些经历也证明,国际援助也救不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反而会让这些国家在低迷中难以自拔。原因很简单,低迷的经济让投资者望而却步。而资本能自由选择投资地,能随意跨境出入、游走,而劳动力却只能像“白骨露于野”一般烂在土地里。

  

  横着死还是竖着死

  接不接受援助,对于今日的委内瑞拉来说,其实就相当于一个想横着死还是竖着死的选择。接受国际援助,并推行正统的经济措施,就相当于重新开始一个新的周期。依靠新货币和继续上调工资等无法摆脱民粹主义宏观经济思路的政策,即相当于强行续命,等待民众的彻底失望和社会的彻底崩溃。

  而这样的循环在拉美国家或许还会继续上演。

  今日作者

  

  ·END·

  图片源自网络

  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广东省情调研

关注民生 影响决策 服务社会

头像

广东省情调研

关注民生 影响决策 服务社会

661

篇文章

43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