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南京-系列之(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走出南京火车站时,我才发现我错了。

  我原本以为,纬度更低的广东已经足够炎热。

  高中时期老师所教的地理知识如今已然全部奉还,一句“副高”让我想起了那三年里同样记不住各种季风洋流。

  在等待往南博去的公车时,早晨的南京还未显示出它真正的火热。

  

  走在南京街头,只一个轻便的背包,仿佛与身在惠州感觉无二。

  在惠州上学已两年,两年的相处让我在这座城市倍感舒服自在。

  今日轻装上阵游走南京街头,我开始看不清--惠州于我到底是太亲切,抑或是太陌生。到底我是四海为家,还是我的游客感放之四海而皆准-并时常把舒服自在的游客感错当成归属感却浑然不知。

  

  南京博物院

  

  

  我有一个朋友,她的梦想是逛遍全世界的博物馆。

  置身博物馆,放眼历朝文物,恍然间像去到了前人的时代。

  他们在历史长河上灰飞烟灭,在时光裂缝里随风飘散,他们不曾捧起的一抔土、不曾抚过的一块砖,却在千百年后默然躺卧在这里-为他们他们曾经存在的时代作证。

  没有人知道,更没有生物知道,他们的墓穴是否会在千年之后重见天日,他们的尸骨是否已经归于大地-到那时,他们的魂灵又去到了哪里呢。

  无论如何,得以作为旁观者冷眼见证那些成败兴衰,总归是令人庆幸的。

  一千年后,谁又来看我?

  

  

  南博民国馆内商铺

  

  中山陵外

  中山先生就长眠在此,俯瞰着今日的河山。

  

  音乐台

  

  不知钟山风景区招聘工作人员的要求是什么,或者我只悄悄在这里做个小贩,摆个小摊,卖点鸽食,人少的时候任人留钱自取,我便在广阔的园中漫无目的地游走。

  我可以在这里坐上一个下午。

  看鸽子漫天漫天地飞舞,数着拍子猜测喷泉什么时候能与碑顶齐高,当日光被叶缝裁碎洒落在廊下成了剪影,我便一直顺着它走到黄昏深处。

  

  沐浴在南京四十度高温里的风雪猴王

  敬仰大师原作

  

  南京地铁站里的仕女壁画

  

  鸭血粉丝汤

  第一次吃上“鸭血粉丝汤”,是在老门东景区内。久仰大名--南京必吃系列。

  我甚至记不住商铺的名字,在我尝了几口之后,不禁对这座城市产生了怀疑。

  难道一座城市的特色是靠海量的调味料堆砌出来--为了让游客第一口便永生难忘、把这味道烙刻在脑海里、从而形成对这座城市“特色”的印象?

  难以置信。贼心不死。

  当我换了一间店铺二尝此菜,我为我之前对南京的误解而道歉。我必须为它正名--没有浮着油层的清汤,没有咸入骨髓的底料,乳白色的浓汤和调味恰到好处的食材相得益彰。

  当浮一大白。

  日后再来--为鸭血粉丝汤。

  

  在鸡鸣寺里,我遇到了沿路做功德的信女。

  在夏日高温里,递上一把扇子,也不多言语便离开。

  不妄议他人信仰,人的一生里能为自己所爱的事业稍作奉献,纵使被人拒绝、遭人冷眼、惹人非议,初心总是达成了,他们也还是快乐的吧。

  

  

  

  火车站一幕

  

  火车送我到来,火车又将送我离开。

  它们日复一日在铁轨上奔走,把一车车的故事从南带到北,从起点带到终点。

  循环往复。

  

  火车经过南京大桥

  然而终点,又是另一个故事的起点。

  “前方到站,”

  扬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乳牙的杠铃们

跟着小乳牙见证日渐强大的我们

头像

乳牙的杠铃们

跟着小乳牙见证日渐强大的我们

7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