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妖法海传》是一部不及格的作品|专访导演胡国瀚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 /朱婷

  7月28日,《缉妖法海传》的出现,打破了暑期档表现平平的网络电影市场。自上线以来,影片就伴随着各种声音:男主跑路、白宇救场...

  而在昨天的爱奇艺网络电影分账票房(7月)榜单中,当月在线天数仅4天,《缉妖法海传》便以479万票房分账位列第四。

  

  好成绩得益于“镇魂女孩”们。白宇同是《缉妖法海传》和《镇魂》的主演,后者的热播,让影片很好地借了一把东风。

  对此,《缉妖法海传》的导演胡国瀚没有否认,“客观存在的事实,白宇就是红。”即便如此,作为胡国瀚执导的第一部长片电影,他自认为,《缉妖法海传》是一部不及格的作品。

  带着对影片始末的诸多好奇,网娱观察(ID:wldygc2016)独家专访了胡国瀚。一个多小时的对话中,他坦言,收获关注的同时,作为新人导演的遗憾也被无限放大。这部学院派风格浓厚的《缉妖法海传》,更是一度让胡国瀚觉得要完,最焦虑也最不自信的时候是剪辑,“只剪了一遍就定剪,但过程漫长且痛苦。”

  

  一波三折的《缉妖法海传》

  “太跌宕起伏了,我拍这戏之前只有3根白头发,现在20多根了。”坐在网娱君对面的胡国瀚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他的话,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

  

  (导演胡国瀚)

  《缉妖法海传》立项于2017年5月,彼时,胡国瀚还是中戏研二的学生。时隔一年多,终于上线。在这期间,胡国瀚和《缉妖法海传》一起经历了找投资、男主跑路、延期,“基本上,任何一个阶段都得出点事。”

  外界流传的《缉妖法海传》原定男主跑路,白宇临时仗义相助,胡国瀚证明了是事实。谈及和原定男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犹豫了几秒表示,可能是没聊好吧,“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颇有些无奈。

  这是《缉妖法海传》的第二道坎。最开始是找投资,虽然胡国瀚一再强调成本、钱的事是制片人负责,但他也非常清楚,一个全新的班底攒了一个规模不小的网大局,想要让资方的投资无疑是件极困难的事情。这也是后面,胡国瀚复盘《缉妖法海传》时,为什么说他的任务是尽量不让资方亏钱,遗憾可以下一部再弥补的关键原因。

  就连最后,眼看要上线,结果又被延期了几天。但真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困扰还是换演员。

  胡国瀚说换演员的第二天他就发烧了,39°多,一度觉得这事要完,后来,被其他主创给骂醒了。

  

  大家开始一起想解决办法,原本在术后休息期的白宇从友情出演多了领衔主演的头衔。但古装戏相比较现代戏更难,原定的男主,已经进组拍了一个多星期,很多景都拆了、服化道也是问题。

  时间、资金各方面的压力之下,甚至拍到最后他们已经没有NG的条件了。“原本三天拍完的戏,一个早上就拍完了”,每天仅有2—3小时的睡眠时间,剧组病倒了一大片。

  后期也难。因为换演员导致甩了十几场戏,好多地方接不上。“网上没什么骂导演的,都骂剪辑,那还不是骂我,因为剪辑就是我。”尽管如此,胡国瀚还是很感谢观众的鞭策。

  “是真的愁人”,后期大概花了半年,主要时间在剪上,不知道咋剪。虽然只剪了一遍,但时间特别漫长。他举了其中一个点,拍摄时用了许多斯坦尼康的分镜镜头,但是成片中很多都是正反打。

  “我是一个特别讨厌正反打的导演,觉得太电视剧风格”。但是没办法,一方面,只能依靠正反打尽可能把故事讲清楚一点;另一方面,他很清楚好的视听语言,时间成本就会翻倍,所以尽可能保留必须留的。

  除了白宇,特效也是《缉妖法海传》的热议词汇。

  

  和网络电影市场的成长也有关系,弹幕中很少看见“3毛特效”等吐槽字眼了。有意思的是,《缉妖法海传》的特效公司此次也是出品方之一,属于技术入股。

  胡国瀚觉得时间再多一点,会更好。一边剪一边做特效,还是做不完,更别提返工重做。上线期间,网友们反馈太暗看不清,胡国瀚直言,其实是色彩输出有问题,灰度太大。

  值得一提的是,趁着替换色调,还抢时间多做了几个特效镜头。目前影片中是300多个特效镜头,但本来应该有500个。

  

  乌尔善说成本决定风格,我现在信了

  因果关系在胡国瀚这里领悟得很透彻。

  复盘《缉妖法海传》从立项到上线再到观众的反馈,他的结论是,观众能看到你做到的地方。与此同时,筹备阶段的仓促极容易在后期被放大,加上拍戏时甩掉的戏再减分,是白宇和所有人的付出救不回来的。

  

  在他看来,这个故事最大的遗憾是前期在剧本上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乌尔善导演说过一句话:成本决定风格,“我当时不信”。拍之前有点贪大,但网络电影不允许有特别飞的想法。胡国瀚其实从未想过处女作是古装,那是他最不擅长的领域。

  在开拍前,他开始恶补古装题材的创作模式、视听语言。找了许多经典的影片学习,给自己架构的标准太高,最终就是落差更大。他有一套宏观价值观判断,设定是,妖强人弱。那么人要如何制服妖怪?只能通过自爆式的方式,要么喝下妖血,要么团队协做。

  

  要实现这个设定,第一是必须把人的团队协作拍得很好看,第二则面临的是主角光环会被削弱。当然,如果说在拍摄阶段,剧本完成度很高的话,这个问题不算是个问题。又回到因果联动,之前种下的因,总会产生一连串的果。基本上,你心虚的地方,最后都成了问题,而且观众一定会看出来。

  而这些,其实早在拍摄初期他就能预测到,但还是妥协了。“不妥协能好吗?”资金、时间有限,大家全都是梭哈过来,只能想怎么在有限的资源下尽可能拍好。

  胡国瀚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处女作情节”的导演。在他看来,《缉妖法海传》是一个不及格的作品。“我本来决定不拍古装,但因为有遗憾,所以又接了一部网络电影的古装。”

  他的不及格更多是遗憾,而非成绩。他的观点是,尽量别让资方亏钱,自己的遗憾下一部去找补。

  

  网络电影是青年电影人的练兵场

  《缉妖法海传》是一部充满了学院派气息的网络电影。

  据胡国瀚介绍,《缉妖法海传》整个团队属于搭建是自由组合,几乎80%是中戏和北电的,白宇也是,相对比较学院派,合作过程比较顺利。美术、摄影、录音、灯光、导演组都是学生时期就一起合作的。

  

  很大程度上来说,这和网络电影一直倡导的给青年电影人们提供一个实践平台的理念,相互呼应。

  采访期间,胡国瀚告诉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上学阶段就有关注网大。刚开始出现时,仿佛看到了美国的B级片。中国电影没有分级制度,对于想尝试新风格的创作者,可以驰骋一片天地。加上一部分毕业的师哥已经开始拍网络电影了,包括最早的一批僵尸大战吸血鬼题材。

  大家私下会聚在一起,探讨网大,心态比较乐观,就觉得以后肯定会不一样,现在确实在不断进步。大家明显更关心制作、质量和故事了;观众也不再因为猎奇或者软色情等关注网大。

  “对于我们这种刚毕业的学生肯定是一个机会。”他坦言,学院派的学生或多或少会因为上学时期接受的教育,有些盲目自信,觉得拍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

  这种盲目自信的后果就是,假如一上来就去拍一部院线电影,折的可能性会加剧。相对而言,网大是一个非常好的磨练场,在这期间,也会有很多新鲜血液加入行业,彼此推进。

  

  尤其去年《哀乐女子天团》的出现,给很多像他们一样观望这个市场的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大家都在等一部作品出现,然后哀乐就出现了。OK ,那我们也可以试一试,对于学生来说,《哀乐女子天团》有很不一样的意义。”

  巧的是,《哀乐女子天团》的导演之一刘博文也是中戏的,和胡国瀚还是同班同学,这次《缉妖法海传》他也来帮忙做了执行导演。

  被问及当下有没有他比较欣赏的网大?胡国瀚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刘博文的新作品:《出走人生电台》。他觉得片子的题材和主题在网大领域都是超前的,这是优势也是劣势,以至于其票房可能不是特别理想。

  

  (中间胡国瀚,最右刘博文)

  但更多让他思考的是:网络电影的作用是什么?是吐槽,把一天的不愉快都通过看电影发泄掉?还是题材补充,呈现一些院线电影比较少有甚至没有的内容?在胡国瀚看来,网络电影也可以是一杯清茶,平平淡淡,带点生活的小感悟和小道理。

  虽然所接受的教育是艺术片,但胡国瀚并不排斥商业片,理想的方向是要么做极致的商业片,要么做纯碎的艺术表达。“但是在商业片中,有一些贞节牌坊要守。”底线是,稍微比大众审美高一点点,不要高太多,让他们嗨的同时,引领他们。无论是网大还是院线,都会越来越好。

  “你觉得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拍院线?”

  “越快越好吧”,因为任何事情都会比你想得慢一点,胡国瀚希望再拍一部网络电影,有机会的话就可以尝试拍院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娱观察

公众号:网娱观察

头像

网娱观察

公众号:网娱观察

163

篇文章

28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