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擦肩而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傅老湿 儒博

  编辑/秋月

  “这是我外孙女的衣服,这乒乓球是她喜欢玩的;这个是我女婿的,我想给他穿起来;这个是我女儿的,只留下这点了;这个是我老婆的衣服......三个人的衣服我都要安排,只有我一个人在了”。在上个月的泰国沉船事故中,一位老伯同时失去4个家人,这段采访戳痛无数人的内心。

  

  死亡,大多数人会认为它离自己很遥远,可是它的到来,似乎并不会提前打招呼。本期《小小人物》,我们采访了4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有人因为患病,有人因为突发事故,无论是哪一种形式,“死亡”又“重生”的经历都改变了他们。就像仓央嘉措所说:“世间上除了生死,哪一件都是小事”。

  素芬

  “刚确诊为癌症时,大夫说我能活7天,结果到现在,我已经撑了13年”

  

  前几天,我在北京看病的大夫打来电话,他说又一位癌症患者去世了,而在我患病的这13年里,有很多比我年轻,患病比我晚的病人都已离开。闲聊时他说,一直很好奇是什么支撑我活到现在。

  我的经历可以用“奇迹”来形容。第一次确诊时,大夫说我还能活7天;第一次手术后,大夫说就算有希望活下来,我后半辈子也只能卧床。结果,我多活了13年,并且现在已经能站立行走。大夫的预判,在我身上不攻自破。

  2005年的1月份,黑河的气温在零下20度左右。我家住平房,每天早上我会烧炉子给孩子做饭。但是某一天,我的腰突然不听使唤,无论怎么使劲,我都只能蹲着,起不来,由于躲避不及时,我的裤子被刚起的火烧出个大洞。

  发病时正逢女儿大学寒假,我不想让女儿担心,于是,我在她返校的第二天才去医院看病。市里医院的大夫看完X光片后,说没见过这种病,不能治疗。转天,我在丈夫的陪同下去了北京。此行,是我对抗病魔的开始。

  “你得的是骶骨瘤,得赶紧住院手术”。我现在还记得北京大夫看完X光片说这句话时的表情。由于我对这种病不了解,也不知道它是癌症中特别罕见的一类,所以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心态上没有大的变化。

  患病的13年里,我一共去过两次北京,做过两次手术。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二次手术,大夫说我的病一般会在半年到一年内复发,结果三个月,我的病便复发。我不得不再踏上行程,去北京手术,那次手术用了8000cc的血和1斤的血浆。

  如果说患病期间,我没害怕过,那绝对是瞎说。有一次看央视二套的节目,正好讲到我得的癌症,专家说它属于所有癌症中最为罕见的。而这一事实家人之前并没告诉我,我质问丈夫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算早知道,我也不会怎么样。嘴上逞强,但随后我两天没吃饭,像行尸走肉一样。

  要问是什么支撑我多活这么多年,总结为两点,一是,患病时,我的女儿刚大学毕业,我还没见到女儿成家立业,那时的想法就是,只要我能亲自送女儿进婆家,第二天死都值了。二是因为,在患病期间,丈夫和女儿对我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我大小便不能自理,丈夫每天都守在身旁,为我换尿布和屎盆。女儿那时正考公务员,每天学习到凌晨,半夜她时不时会来我的房间,看我状态怎么样。而我为了不耽误女儿学习,就在腿上绑一个腰带,每次想翻身,就拽腰带,再用枕头椅上,这样一次又一次完成翻身的动作。这13年里,他们从未放弃过我,我自然也对生活充满希望。

  我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不仅看到女儿结婚,还看见外孙子降生。现在我能独自站立行走,虽然行动不像正常人一样方便。由于腰部没有神经,我的臀部肉都上移到腰部,导致腰的位置有10公分厚的肉,但是自今年开始,我已经不用再吃药治疗,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

  在过去的13年里,我感受到死亡的真实存在,曾经的日日夜夜,尽管病魔缠身,但它为我塑造了更坚强的性格。年轻时我就做生意,现在身体也越来越好,我想再次站起来,再做生意,再折腾一次。60岁在我看来,未必是安享晚年的年纪,既然我有幸活下来,就想再创造点什么。

  阿豪

  “如果那次我死了,就没人为我爸送终了”

  

  我跟我爸从小就没什么话,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南方,做进出口生意,几乎半年才回一次家,家里只有我和妈妈。我爸属于特别厉害的那种,小时候他一瞪眼我就特别害怕。长大后,我慢慢了解到父亲的不易,他奋斗半生,给我留了3套没有贷款的房子。但是也正是因为在南方的这么多年,身体彻底垮了。

  我听跟我爸要好的叔叔们说,那会我爸在南方,也没人照顾他,为了能陪好客户,经常喝酒,有时甚至从早喝到晚,就这样,我爸的肾喝坏了。50多岁的时候,他回来,这次再也不走了,但时间不长,他就被检查出得了尿毒症,需要定期透析,而且情况很不乐观。治疗的这段时间,是我这辈子陪他最长的一段时间,也让我看到了他的无助和不堪,但对于我来说,我是他儿子,而对于他而言,在我面前强势一生的他还是有些拘束的。

  我清楚地记得我翻车的那天,是个清晨,我经过一个地道,速度并不快,但是我的车子爆胎了,随即汽车翻车,但是这糟糕的车子气囊并没有打开,车子在马路上打了几个滚之后撞上了护栏,这才停了下来。我从车里爬出来,居然毫发无伤,当时心砰砰直跳,脑子里空白一片,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这么坐在路边。有很多路过的车,有的看看就绕行走了,有的停下来问一句:“哥们,撞得够厉害的,人没事吧?”那会就觉得特别温暖。

  又过了一会,有几个早晨卖早点的外地大叔路过,帮我把车翻了过来,我现在还记得他们的样子,特别淳朴。我马上叫了拖车电话,没过一会拖车来了,虽然我知道拖车那哥们故意找我多要钱,但是那会人特别无助,他要多少钱你都会给的。

  后来车子几乎报废了,送到了修理厂。我没敢跟家里说,尤其是我妈,因为我爸那会已经很虚弱了,不想再让她担心。

  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一周之后,我爸不行了,亲戚朋友都来了家里,我跟自己的发小说:“我真害怕,如果翻车时我没了,都没人给我爸送终了。”

  现在家里只有我和我妈,也只想平平安安地生活,不让母亲担心,那辆车气囊没打开的事我也不打算找4S店。经历这些事后,很多事我都看淡了,现在车修好了,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总之,继续往前走就好了。

  王成

  “车祸发生后,我经常做恶梦,梦到我和车子一起掉进海里”

  

  车祸发生后的几天,我常常做恶梦,梦到我开车冲到桥上,撞倒护栏后,“咚”的一声掉进大海。最后叫喊一声醒来。每次妻子都会问我怎么了,我并没告诉她,我曾有险些掉进海里的经历。

  2013年,我和朋友计划带着孩子自驾游,从天津到甘肃,跨越小半个中国,玩15天。行程的前几天都很顺利,大家也都兴致勃勃。玩到第10天,我们打算从兰州再驾车去天水,欣赏下一个美景。行程一开始,车上的人还都有说有笑,大概两个小时后,大家开始呈现出疲惫的倦容,随后相继睡着。我坐在后座,是除了司机,最后一个保持清醒的人,在反光镜里,我看到开车的朋友也开始打哈欠,我本来想和她聊天,帮她提提神,但是困意可能会传染,不一会我也睡着了。

  我记不清自己睡了多久,只被一声尖叫吵醒,还没发问,车子的左右剧烈摇晃就已经告诉我,它失控了。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刹车,我把半个身子探到前面握住方向盘,试图让车平稳下来,但事实是,方向盘在控制着我的动作。

  “砰”的一声巨响后,我整个人“飞”到驾驶座,不知道是过了几秒,几分钟,或者更长,我们才慢慢反应过来。我一皱眉发现额头略有疼痛,摸了一下,满手血。原本驾车的朋友,额头也被撞破,她神情恍惚,似乎还没缓过来。坐在副驾驶的朋友额头也高高隆起一块大包,身上多处地方擦破皮。还好,孩子只受一点皮外伤,但他受到了惊吓,哭个不停。

  大家简单处理了伤口,便下车检查车子。当时的情形真是惊悚,车头已经严重变形,高速公路的栏杆被撞开一个口,由于惯性,车硬生生掉头转了180度。最后怕的是,距离我们大概十米,可能还不到十米就是一座桥,如果我们多开出十米,就会撞倒栏杆,接下来,我们就会掉进海里。我不知道海与桥的实际垂直距离是多少,但绝对比六层楼还高。这十米的距离决定了我们的生死,虽然后来这些都是我的个人幻想,不过一想到这里,我就头皮发麻。

  事故发生后,我们等了5、6个小时,一辆拖车连我们带车一起拉走。经历了此次事故,大家也没了玩的心情,我们随便找了家酒店睡一夜,转天便启程回家。原定15天的旅途,最终以10天结束。后来,我和朋友们都未再提起此事,好像事故仅有一点经济损失而已,但事实我们都心知肚明,太惊险了。

  一转眼,事情已经过去5年,我对此也不再念念不忘,但是时不时它还会警醒我。比如,开车去吃饭,朋友让我喝酒,我绝对不会碰一口;在高速上如果有困意,我会选择在服务区睡一会,也不上路。俗话说,人岁数越大越惜命,我就是如此,这次经历让我做事更谨慎,也更惜命。

  娜娜

  “一年前,我第一次吃小龙虾差点死了”

  

  《爱情公寓》里的张伟对海鲜过敏,每次吃完小龙虾,嘴都肿的像香肠一样。我以前认为是电视剧为打造喜剧效果,过度夸张,直到一年前,我第一次吃小龙虾差点死了,才知道海鲜过敏有多恐怖。

  我去年毕业于天津一所本科院校,为避免初入社会不适应,我在毕业的前两个月,经朋友介绍报了一个大学毕业生必须要做的十大计划社团组织,这次经历很有意思,给我很多惊喜,但还有一大惊吓。

  入社团的第八天,我在组长的介绍下,去了一个DIY聚会,大家在一起做蛋糕、甜点和饮品等。其中一位姐姐做了海鲜粥,以前我喝海鲜粥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次海鲜粥里加了小龙虾,而我之前没吃过小龙虾,所以没意识到隐患就在此。

  当天活动结束,我和几个朋友去咖啡店坐了一会,喝了一杯热巧,便独自一人返回学校。我沿人行道走了近一半时,便开始体力不支,当时第一反应是过敏了,而且我清晰感觉到气管开始肿胀,呼吸越来越困难,一阵眩晕后,我瘫倒在地上。

  腿横在路上,脑袋靠着墙,我努力睁大眼睛,张大嘴呼吸,使劲扔包,想让周围的人注意到我。在这期间,有几个路人经过于此,他们看了一眼便绕着离开。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位大爷盯我看了两眼,我喊“救救我”,可是大爷转身走了。

  虽然我身体不受控制,但是脑子很清楚,我当时想法只有一个,一定不能死在外面,太丢人。于是我开始调整情绪,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我慢慢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向对方描述我的状况和大概的位置后,我就晕厥了,再次醒来时已经在救护车上。

  由于意识模糊,我隐约感觉有人捂住我的鼻子,不让我呼吸,我拼命使劲甩开她的手,就在甩开的一瞬间,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医护人员在给我带氧气罩。我看见她,就像看到活的希望一样,狠狠抓住她的手,让她救救我。

  我已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被救治的,后来注射的药物起了作用,我渐渐意识清醒。大夫说我是因为过敏诱发的哮喘,如果再晚来半个小时,就会有生命危险。在医院住了三天,我便回学校上课,那时偶尔晚上睡不着,就会想起这次经历,害怕的同时又庆幸自己的理智和冷静。

  虽然“死亡”的经历在我心里留下一些阴影,但是正面影响更多。首先,以后遇事一定要冷静;其次,死亡没那么可怕,但能活着更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4 参与 5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小小人物

大社会里的小人物

头像

小小人物

大社会里的小人物

30

篇文章

188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