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温克 | 他们把文明带进了大兴安岭,而“文明”偷走了他们的一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文明的进程中

我们似乎迷路了


— 路上 · 2018 —



2003年,内蒙古根河市政府宣布,

他们已完成对鄂温克猎民的枪支收缴,

这宣告着中国最后一个狩猎民族,

终于“接受”了现代文明。



当时有些媒体异常兴奋。

他们宣称:“鄂温克终于告别了

野蛮的原始部落时代,迈向了现代文明。”


这一重大事件,

使得许多对中国“唯三”的持枪民族、

唯一靠狩猎为生的鄂温克民族好奇的人们,

争先恐后地赶往大兴安岭。然而,

等他们见到在山下生活的鄂温克时,

一切跟他们想象的并不相同。


▲ 鄂温克缴枪之后,只有贵州等部分地区的黑苗,以及广西地区的白裤瑶族还可持枪。但实际,他们的持枪范围和用途也做了严格限定。


在他们面前的鄂温克,

并不是如想象中那般,

头戴皮帽,身穿皮衣,

在众人面前憨厚大笑。

他们面前的鄂温克人,

酗酒,双目无神,

甚至常常酒后闹事、伤人。

而他们的伙伴,

中国大地唯一的驯鹿群,

死的死,伤的伤,

跟它们的主人一般,

离开森林便失了灵魂。


▲ 鄂温克族在缴枪之后,常酗酒。很多人因此而丧命,享誉国际的鄂温克画家柳芭,就是因为酒后跌落河中而死。


作家迟子建在了解了鄂温克族的遭遇之后,

回到家乡创作了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


小说对鄂温克民族的困惑进行了描写,

一举获得茅盾文学奖。

但是小说虽然畅销了,

那些在大兴安岭深处的鄂温克人的生活,

却没有得到本质的改变。


▲ 作家迟子建


其后的日子,

一些接受不了“城里”生活的鄂温克人,

重新回到山上养鹿。

然而,没有了猎枪的狩猎民族,

却在他们世代生活的大地举步维艰。

狗熊、偷猎者、盗杀驯鹿的山下村民,

有太多难以抵御的因素,

让他们的生活饱受威胁。


如今九十多岁的玛利亚·索,

是使鹿鄂温克最后一任女酋长。

在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守望中,

她见证了大兴安岭的沧桑巨变,

对过去的使鹿鄂温克,

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


▲ 玛利亚·索,狩猎民族使鹿鄂温克最后一任女酋长


已经失去五个孩子的她,

脸上刻画了太多岁月的痕迹

看着她那杉树皮一样褶皱的皮肤,

你想象不出她年轻时是怎样的青春靓丽。

但对这位最后的女酋长而言,

那青春年代,才是她一生中最珍贵的回忆。


晨起跟着父亲放羊驯鹿,

闲暇时,就打一打灰鼠。

大型动物也打的,但节制得很。

鄂温克人打猎很讲究,

他们不往去的方向放枪,

怕吓跑了动物,从此不到这片区域来。


▲ 灰鼠,即松鼠


鄂温克人将一年分为6个季节,

对于自然的感知,

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有他们敏锐。

最冷的时候称为“图干”,

“西勒”是雪变黏的季节,

还有“能涅”、“就乌”、

“博咯”、“郝米勒和”……


等到了“就乌”时节(夏季),

驯鹿就开始产仔。驯鹿是半野生的,

因此会将崽产仔野外。

灌木从、草堆子,

你得仔细去找才能找着。

姑娘们唱着歌喊着号,

漫山遍野找这些小羔子,

看到那些花的、黑的小不点,

姑娘们的笑声就响彻整片山林。


▲ 小羔


搬家的时候,也不像现在这般,

要用卡车来拖。

那时候一律用驯鹿驮家当。

这种高大的珍稀动物,

在西方是圣诞老人的坐骑,

在大兴安岭,他们便是森林中的马匹。

小孩们跟在驯鹿的后边,

顽皮的会去拍驯鹿的大腿。

驯鹿也不恼,

它们是很温顺的一种动物。



那时候的鄂温克人,

也不像现在这样住的是帐篷,

他们住撮罗子。

那是一种用松树杆做成的原始建筑,

顶上的尖头汇聚在一起指向天空。

撮罗子中间会留有一个通烟的孔,

晚上透过排烟孔,

星星洒落柔和的光,

人躺在地上望向夜空,

仿佛与大自然同眠。



然而现在猎枪一收,一切都变了。

大兴安岭这片安逸的家园,

演变成充满硝烟的战场,

鄂温克人、村民、盗猎者、

工人、动物争夺着大兴安岭的资源,

而受害最严重的,还是这片山林中的原始居民。


一到蓝莓成熟的季节,

山下大批的村民就上山采果。

大兴安岭不是富裕地区,

村民们采蓝莓便漫山遍野的采。

结果有人被狗熊给咬了,

对于这个,鄂温克人早有预料。

他们知道,人不能与熊抢食物,

你把熊惹急眼了,它便会逞凶。



蓝莓采光了,就采茶藨子,

茶藨子采光了,就采稠李。

结果山上的浆果都采光了,

棒鸡、飞龙没有吃的飞跑了,

狗熊就出来伤人了。


▲ 棒鸡,即细嘴松鸡


村民不仅采果子,也给驯鹿下套,

玛利亚说曾有20几头驯鹿被套死。

但村民害的驯鹿算少的,

真正凶狠的,是那些盗猎者。

他们打猎与鄂温克人不同,

完全不管自然规律,

他们什么都打,连驯鹿也不放过。

在大兴安岭,因为盗猎者的存在,

最大的鹿科动物驼鹿已经消失。


▲ 驼鹿,十几年前已在大兴安岭难觅踪影


解放后,大批林业工人跑到大兴安岭,

在这片从未开发的原始森林,

外来的工人们找不到路。

鄂温克人将他们的路指给伐木工人。

可是现在,公路、铁路修到哪里,

哪里就成了鄂温克人的禁区

——驯鹿不敢在大路旁活动。


▲ 大兴安岭穿行而过的公路。公路两旁整齐的白桦,实际为砍伐后重新生长的次生林。


大兴安岭的包容性,

已经在慢慢消失,

也不知是自然变得残酷了,

还是人类的改造使它失去了耐性。


历史上那些闯出赫赫威名的北方民族,

几乎都与大兴安岭有关。

拓跋鲜卑以这里为起点,一路南下,

一统中国北方,建立北魏王朝;

“蒙兀室韦”在此发源,

最终演变成蒙古族,

而蒙古更是在后来,

建立了史无前例的超级帝国。


契丹在这里崛起,

女真在这里发祥……

千百年来,这些民族与大兴安岭和谐共存,

而大兴安岭也给了他们最厚重的馈赠。



历史的车轮向前发展,

大兴安岭的宁静终被破坏。

最近这一百多年间,

人类活动对大兴安岭的影响,

其程度可能是此前的总和。


清末,大兴安岭变成日俄争霸的战场,

森林中的居民在一无所知下

卷入其中,伤亡无数。


▲ 这张模糊的照片拍摄的是玛利亚·索的丈夫吉拉米,以及二儿子应刚。应刚也因酗酒而死。


解放后,几十万林业工人走进大兴安岭。

鄂温克人为工人们开山带路,

用驯鹿为他们搬运物资。

他们细心地告诉工人呢,

哪些是百年老树,哪些神树不能砍。

讽刺的是,首先遭到砍伐的,

便是那些枝繁叶茂的粗大神树。



多年来,多方因素将大兴安岭改变,

而如今,这些恶果似乎都归罪到了鄂温克人身上。

延绵1200公里的大兴安岭,

竟然划分不出一片区域,

给这个已经不足百人的边境小族生存。


▲ 鄂温克民族在我国有近三万人口,但多为游牧或已过农耕生活,真正狩猎的不多。如今,具有纯正使鹿鄂温克血统的人已不足100人。


我们喊着包容的口号,

走过了数千年的征程。两千多年前,

我们的先辈就意识到,真正的教化,

要依靠我们优秀的文化本身,而非强迫。


可现在,我们似乎忘记了。

近来江西的平坟运动,

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为了推行火葬,“执法队”深入村庄,

竟将已然下葬的棺材挖起。

伍子胥掘墓鞭尸,

是因为与楚平王有杀父之仇。

可现在呢?


▲ 江西毁棺现场


我们推进“文明”的手段,

只能如此野蛮了吗?


“柔远人则四方归之”

老祖宗们早知道,要大同,

靠的是真正的文明。

无论鄂温克还是江西信奉土葬的农民,

都不是“远人”,而是家人,

我们对他们的包容本应该更多才对。


玛利亚·索说:“没有路的时候,

我们会迷路;

路多了的时候,

我们也会迷路,

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到哪去。”


迷路了的,只是鄂温克吗?我看我们也迷路了。


-END-


ps:下次去大兴安岭,别忘了去看看玛利亚奶奶

她现在就在呼伦贝尔的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哦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你可能还想了解


如果敦煌没有他,我们要去台湾看壁画!


冈仁波齐!冈仁波齐!高原之上最伟大!


北上广容不下肉身,小县城容不下灵魂,夏天的呼伦贝尔刚刚好!


关注后回复:路线 | 西藏 | 拉萨 | 色达 | 布达拉宫 | 甘南 | 冈仁波齐 | 羊卓雍措 | 新疆 | 北疆 | 独库公路 | 罗布泊| 喀纳斯 | 甘肃 | 敦煌 | 甘南 | 云南 | 泸沽湖 | 丽江 | 洱海 | 大理 | 青海 | 可可西里  |  青海湖 | 茶卡盐湖 |四川 | 成都 | 九寨沟 | 稻城亚丁 |杭州 | 西湖 | 广东 | 广西 | 贵州 查看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将会定期看到更多经典路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10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路上自驾

好玩的,会玩的,都在路上

头像

路上自驾

好玩的,会玩的,都在路上

1418

篇文章

1990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