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认知盈余:自由时间的力量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热点资讯▕ 知识分享▕ 专业解读

   订阅NewMediaLab

  广东省新媒体与品牌传播创新应用重点实验室

  人们的自由时间除了仅仅用于内容消费,还应更多用于内容分享和创造。分享和创造的价值远大于消费。

  ——克莱·舍基

  

  当自由时间累积成认知盈余

  关于认知盈余,作者克莱·舍基从18世纪20年代的伦敦开始讲起。自八小时工作制以及医疗水平提高让人寿命更长之后,人们业余可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多。十八世纪伦敦人喜欢喝酒打发空闲时间,工业化带来了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使得工业化社会产生了一种新的盈余——公民盈余。二十世纪后五十年的人们下班后喜欢看电视,导致人们自由时间极大浪费。盈余其实是一种需要,认知盈余其实是当人们具有了某类知识和技能之后,想要分享的需要。当这种需要遇到了普及的网络,并且达成很大的规模之后,这种所谓的盈余积累在一起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和效应,这是认知盈余产生的内在动机和外在条件。科技的发展——互联网给了人们一个低成本参与全球性大项目的机会。比如Apache、Ushihidi、维基百科和Linux等等。

  工具赋予的可能性

  互联网和计算机技术的出现是一个更大的飞跃。无论你兴趣多么小众,你总能在网上找到志同道合者一起讨论。比如哈利·波特忠实读者们聚集在一起创作同人小说,东方神起的粉丝们因为热衷分享新闻却走上街头(其中大多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去抗议韩国政府制订的进口美国牛肉政策。互联网给了人们一个可能,即:汇聚微小的力量能做成大事(小事则更不用说了),比如大家熟知的维基百科以及Apache。

  互联网还提供了另一个可能,这个可能验证了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Elinor Ostrom在《公共事务的治理之道:集体行动制度的演进》中提出的观点:某些情况下,群体对资源的使用和管理的效果要优于市场和国家。群体中这类有效的管理通常得益于成员之间不断的沟通和协调,而这些沟通和协调往往发生在一个公共的物理空间里。互联网营造了无数个或大或小的公共空间,并且不受物理限制,同时还提供了高效及多样化的沟通渠道。就是网络这种工具,使得我们分享自己的认知盈余成为了可能。

  

  作者说,“并不是工具塑造了我们的行为,但是工具赋予了我们行为发生的可能”。仅仅是可能,一件事情的发生,有了途径和工具,也需要有动机和机会。

  分享,无酬的动机

  “认知盈余”是信息时代的剩余价值。信息时代的繁荣有赖于各种商业机构或非盈利机构对这种剩余价值的引导和利用或者“压榨”。在网络时代,即使单纯的个人娱乐行为,也不再仅仅是简单的个人时间资源消耗问题,而是变成了分享和参与特征的互动性社会行为。

  比如:单纯的盯着电视发呆傻笑变成,在视频网站上边看边留言并分享内容。几乎消耗同样的时间,做着同样的利己性娱乐行为,前者就是纯粹的“时间盈余”,后者就进化成“认知盈余”了。感觉有只“无形的手”再操纵人类的这种利用“认知盈余”的行为,以利己为出发点,以利他为终点,这种动机来自于人类内心的渴望。因为喜欢、热爱,所以想要去做;因为想要让事情像自己想要的那样发展、想要完美控制事情的发展,所以无酬劳也要去做。因为需要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需要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分享给别人,所以要去把理想变成现实。这是无酬分享动机的全部真相。

  

  “我们”为“我们”创造机会

  “我们为我们创造机会”需要我们自己创造分享的机遇和情境。互联网为我们分享认知盈余提供了工具、平台,千万拥有认知盈余的热爱分享的网民为我们提供了内在动机。那么,分享就此就达成了吗?并没有。我们还需要我们自己创造分享的机遇和情境,认知盈余并不是散落在全世界的自由时间的简单相加。简单相加的认知盈余只是杂乱无章地堆砌,并不能产生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要让认知盈余变得有用,我们还需要整合这些自由时间。这就是所谓的机遇。作者将之命名为“机遇”,我将之理解为“情境”。也就是说,并非有了互联网我们就会想要分享。一定是有某个东西、某件事、某个情境触动了我们,我们才会想要分享。那个东西,就是所谓的机遇,或者是我所说的情境。

  作者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玩滑板的西风少年,一个是印象派的画室。这两个例子告诉我们,共同的爱好或理想、追求是促使我们分享的那个机遇。分享并不仅仅是给予,分享也会带来收获。一群少年一起进行滑板游戏,互相分享自己悟到的技巧,同时也从别人那儿学习别人的体悟。这种既有分享又有竞争的关系提高了彼此的技术。因此,分享带来的是良性的互动,形成了一种正向的反馈循环。

  我们可以看到,当整个小组共同学习和工作的能力变强时,会吸引更多人加入,而无法成为核心成员的新人会寻找其他更广阔的空间。每个群体中,都有一群最活跃、话语影响力最大的人,比如很多大V,这些人是核心组成员。而其他大多数人则是延伸组成员,围观,有时参与。网络让上述分享行为变得更加容易,也让这些群体更加容易创造价值。

  创造慷慨的共享文化

  认知盈余发挥作用的外部环境——分享文化。随后,作者讲到了“这是一个创造慷慨文化的时代”,讲的是一种社会文化——分享文化是保证这种认知盈余能够发挥作用的外部环境。文化是一种协调工具,共同的文化让人们保持了一致的目标和行动,进而促成了分享的持续。分享文化的存在让创造认知盈余成为可能。有了分享文化,人们也乐于无偿地分享自己的知识,分享就此就达成了吗?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知识是人类所拥有的最具兼容性的工具,但是,知识的分享也需要有条件:社区规模的大小,共享知识的成本,被共享知识的明晰性,以及接受者的文化规范。

  具体来说,一个社区中,能够理解某种知识的人越多,那么该社区的人们合作运用这种知识的可能性就越大(社区概念我们还可以扩大化到全球某类人群)。互联网降低了共享知识的成本,并且,这些知识的形态不仅仅是文字,还包括图像、视频、音频、原始数据以及其他任何可以数字化的东西。知识需要以一种简明的方式来进行传播,配方式(原指人们以配方的形式交流烹饪技巧,把食材和步骤全部罗列出来)是在互联网中传播知识最有效的途径,它比内容含混的表达更能加速团体中的知识共享。社区规模的大小、共享知识的成本以及被共享知识的明晰性这三个条件的正向发展使得知识更加兼容,也因此而形成了共享经济。

  第四个条件是文化规范,即一个社区中的事物如何更好地运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更好地协调,这也是重要条件。运行、协调良好的文化才能保证知识被更好地利用。以上条件达成,分享才能够更好地达成,认知盈余也才能够更好地被实现。

  

  从公用价值到公民价值

  认知盈余的最大价值——公民价值。而当认知盈余产生之后,可能会产生多种不同的价值,怎样发挥认知盈余的最大价值——公民价值是一个问题。认知盈余的产生需要将各色人等聚集在一起,这就产生了群体。这是一种很容易就被组织起来的庞大群体。这与以往的时代不同,在以往的时代中,各种业余组织很难变大,并且组织成本也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共享的效率下降,这也就限制了共享经济的发展。只有到了互联网时代,共享经济才真正成为可能,今天共享的广度和持续性也都更好。今天,我们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建立起了广泛的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中的公用价值参与感强,它是在一个协作的群体之间进行,要求成员有更多的交流,但这一价值仅局限于参与者内部。而公民价值在开放性方面类似于公共价值,对致力于创造公民价值的团体来说,改良社会是他们显著的目标。作者用印度“粉红内衣”案例来说明认知盈余的公民价值。一些原教旨主义者袭击了一个酒吧,用暴力将酒吧中的女性驱逐到大街上。因为那些原教旨主义者歧视女性,认为酒吧中的女性都不道德。通过网络,这件事在全世界范围内发酵。这件事也引起一名女性的关注,她创建了一个facebook群,通过这个群组来号召女性起来反抗。

  这就是“粉红内衣”运动。与沙发旅行不同的是,这是一次社会干预行动,目的是对抗对女性的歧视,受益的是全体女性,这种行动实现的就是作者所赞赏的“公民价值”。个人分享所创造的多数价值仅仅使参与者本身受益,而公民分享则是为了让参与者所处的社会产生实际变化。

  自由时间是一种资源,但还不是一种认知盈余,我们需要有使用自由时间的手段。方式、动机和机会、有利的环境相结合,累积的自由时间中才能生产出认知盈余,并发挥出认知盈余的最大价值。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字:杨曼曼

  编辑:余诗静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起分享认知盈余吧!

  

  长按

   关注我们

  NewMediaLab

  最新的新媒体与品牌传播资讯

  最前沿的学术知识分享

  最权威的专家解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NewMediaLab

新媒体与品牌传播重点实验室

头像

NewMediaLab

新媒体与品牌传播重点实验室

1016

篇文章

64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