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如何打造体育明星?每年砸197亿奖学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见外》第20期,网易新闻上海频道出品。

  每到如奥运会一类的国际赛事,我们总会感叹,为什么美国大学“兼职运动员”的水平可以胜过举国体制下的中国全职选手,在奖牌榜上傲立全球?美国大学是如何做好体育教育的?

  我们采访了一位就读于俄亥俄州丹尼森大学的体育特长生麦迪逊·海赫(Madison Heher),探讨美国大学的体育教育。

  

  图/麦迪逊·海赫(中)

  球探挖掘体育新星,大学花下重金招揽

  每到大学招生季前夕(通常是暑假),各所高校的教练会花上许多时间,前往观看高中体育联赛,挖掘他们看好的体育新星。

  当然,除了被动地等待球探找上门,主动出击也是一种好方法。

  麦迪逊从高二起开始接触大学教练,设计了一份合适的学校名单,通过电子邮件向教练发送简历,打电话了解学校的运动员项目并向教练推荐自己。

  教练在选拔球员上的权力很大,但他们并不能徇私舞弊。作为一名教练,需要遵守国家大学体育协会(NCAA)制定的规章制度,录取学生的素质是他们的考核标准:运动能力、运动表现,甚至学术成绩、挂不挂科、伤病情况,都会影响教练的评价和薪水。

  

  教练会代表学校向具有意向的学生提供打包合同(Package),提供优厚的奖学金,比如免书本费、免住宿费等。对于学生来说,签订合同是一件慎之又慎的大事,因为一旦与某所大学签好合同,未来几年的生活就基本与这所学校“绑定”了,要代表这所学校的球队打比赛、参加日常训练,且无法轻易转学。

  不同学校从属于不同级别的联盟。国家大学体育协会的成员学校共分为三种级别(Division),分别是第一级别(Division Ⅰ)、第二级别(Division Ⅱ)以及第三级别(Division Ⅲ)。当然,第一级别的竞争最为激烈,入选条件最为严苛,奖学金也最高。

  

  图/美国在体育招生上实力最强的学校

  第一级别和第二级别根据项目和学校的不同提供不同金额的奖学金。NCAA官网显示,第一、二级别每年为超过15万名学生运动员提供“超过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7.48亿)的体育奖学金”。不过,15万名学生仅仅能代表“2%的高中运动员”,可想而知美国学生运动员数量之庞大。第三等级的运动员虽然没有奖学金,但是有机会进入学术要求上更为严苛、排名更高的学校。

  女运动员能获得和男子相同的资助,要感谢这条法案

  平等竞争始终是运动的精神之一。女性大学生运动员在不断地抗争中,获得了与男运动员相同的权益。

  

  图/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

  1972年6月23日开始实施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中,规定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性别被排除在由联邦资助的教育和活动计划之外,不能被剥夺这个计划提供的待遇,也不能因性别原因受到歧视。

  

  图/1979年4月,民众集会声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

  这条法律的实施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据有关专家估计,1972年,女运动员只能得到体育运作经费的2%,而且几乎拿不到任何体育奖学金,担任体育教练和在大学体育系担任行政职务的女性寥寥无几。

  而在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实施后,女性体育特长生能够获得和男生相同水平的奖学金待遇。根据CNBC在2015年的报道,NCAA第一级别的平均体育奖学金为男性14,270美元,女性15,162美元;第二级别男性为5,548美元,女性为6,814美元。

  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大学,只要接受联邦资助,就必须遵循这一条款约束,否则将面临经费被取消的惩罚。

  兼顾学业与运动,毕业后依旧要面临择业

  朱莉·麦克拉纳汉(Julie McClanahan)曾是第一级别的女子网球特长生,所学专业是法律。除了应付繁重的学业,每天平均在网球训练上要花费6个小时。“平衡学业和运动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她说。

  麦迪逊·海赫是第三级别女子长曲棍球的运动员,比起第一、二级别的学生,训练要轻松一些。在非赛季每天2个小时,而在比赛季,6个小时甚至牺牲周末都不是什么新鲜事,还要飞往各地参加本土甚至国际比赛,比赛条件有时极为艰苦。

  

  图/麦迪逊与比赛对手合影

  有一次,麦迪逊所在的球队飞到波多黎各参加比赛。当天,有一股热带风暴穿过岛屿,带来了狂风暴雨。“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的倾盆大雨。”麦迪逊说。然而,根据女子长曲棍球的规则规定,除非在半径10英里范围内有闪电,否则比赛无法暂停。瓢泼大雨中,连球的影子都看不见,只能根据肌肉记忆做出动作。最终,麦迪逊的队伍惊险获胜。“从板凳上的球员,到教练、球场上的球员,我们齐心协力、共同打败了风暴。”

  虽然要同时兼顾学业和运动,比普通学生要辛苦得多,但大学生运动员并非是看重什么特殊的直接回报。在毕业后,他们同样要面临择业的压力。运动员的经历并不会直接帮助他们获得额外加分(除了在成绩单上有学分的体现),但是却能作为一种磨砺,产生间接而无形地影响。

  大学毕业后,麦迪逊打算在美国或伦敦念政治学相关的硕士。“虽然我的大学运动生涯将在2019年春季结束,NCAA这样的比赛经历可能再也不会碰上了,但从中我获得了值得铭记终生的回忆和可迁移的技能,能在人生的下一阶段中发挥作用。”

  “运动教会了我时间管理、优先排序、团队合作、接受失败、领导力,并且带给了我最好的朋友。”

  这大概就是大学体育教育的最大意义。

  文/敏敏

  特别感谢:上海美国中心(ShAC)

  参考资料:

  1、https://zh.wikipedia.org/wiki/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见外

从这里看见世界

头像

见外

从这里看见世界

27

篇文章

544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