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没有管理费”事件最新回应,“公益零成本”争议到底争的是什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题记 :一边是明星从事的公益,时常会宣称自己的公益项目或机构“零成本”“没有管理费”,所有善款全部用于项目本身;一边是公益领域多年“苦口婆心”向公众传递机构或项目筹集成本费用的重要性,但也时常不被理解。而赵薇近日“表述不够准确”引发的明星公益与职业公益之间的纷争,再次把“公益零成本”问题推向大众面前。

  6月29号,拥有8000多万新浪微博粉丝的影视明星赵薇在其微博上声称,其与好搭档陈砺志在2014年创立的“V爱白血病基金”(全称“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V爱·白血病专项基金”)是罕见的、甚至是唯一的一个没有管理费的慈善基金。

  6月30日,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创始人孙春龙在赵薇该微博原文下质疑:“没有管理费?做公益还是有点常识。”随后,陈砺志在微博上承认存在管理费,表示行政管理费用由两位发起人单独承担。一刻钟后,赵薇在微博上转发并确认。

  

  

  一时间,“赵薇”“管理费”“公益”等话题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其实,热衷于宣传自己的公益项目或机构“零成本”(或“没有管理费”)的,赵薇并不是第一个。

  2010年8月,明星范冰冰启动西藏阿里地区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救治项目“爱里的心”。在之后2015年、2016年等的报道中,范冰冰多次表明自己做的是“零成本的慈善”。经求证,该“零成本慈善”其实也是有成本的,只不过所有项目成本由用方承担。

  

  

  2012年12月,由明星成龙创立的成龙慈善基金会被卷入中国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账目纠纷之中,有网友质疑成龙慈善基金会违规接收了中国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1800万元的资金,并猜测其很有可能是为了提取10%的管理费。对此,成龙表示:“我的慈善基金会不收取任何管理费用,所有管理成本都由我一个人承担,我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有这样零成本的基金会。”时任成龙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的党群在接受采访时也谈道,在全国范围内,“零成本,只有我们是这么干的”。

  

  

  近些年,明星跨界做公益似乎成了一股新潮流。或者捐款捐物、为公益机构或公益活动代言、拍摄公益广告,或者做志愿者,跟随公益团队上山下乡慰问困难群众,或者亲自发起公益项目或成立慈善基金会深入公益行业,明星们以各种形式参与内地公益事业,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扬与肯定。但半路做公益的明星也常常遭遇尴尬和质疑,譬如此次赵薇的“没有管理费”事件。

  除了6月30号在微博上简短质疑,7月6号,孙春龙还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回复赵薇及其粉丝,兼致范冰冰韩红等明星的一封信》。在文章中,他详细叙述了质疑“没有管理费”事件的始末,并认为赵薇等明星“在开公益的倒车”。截至7月19号上午,该文章的阅读量已达到55288,点赞量也达到1158。

  

  

  

  

  为了解“没有管理费”事件的核心争议所在,《公益时报》独家采访了赵薇“V爱白血病基金”和范冰冰“爱里的心”公益项目共同的发起人——北京麦特文化娱乐传媒董事长陈砺志,以及本次事件中的质疑方——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创始人孙春龙。

  陈砺志:表述确实不严谨,但模式是创新尝试

  作为娱乐圈知名的“明星公益推手”,陈砺志促成了多位明星参与公益。除了2010年与范冰冰一同发起“爱里的心”、2014年与赵薇一同发起“V爱白血病基金”,去年,他还分别与王源一同发起源公益专项基金、与王俊凯一同发起焕蓝梦想基金,均挂靠在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名下。

  当初是因为什么契机想到从“零成本”角度切入明星公益领域呢?

  陈砺志表示:“我有很多明星朋友,他们都想做公益……我自己在搜狐工作的时候,全程支持了两个项目:壹基金,嫣然基金。在合作中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收获了一些教训。后来我就想,明星有良好的社会资源、有资金,我有经验、有团队,也有一定的经济承受力,我应该跟他们来合作,创造一个新的‘企业公益+明星公益’的运营模式。这个模式的核心就是:企业成立公益部门,来承担公益项目的运营(包括成本);明星负责资金的募集,项目的社会号召力。”

  “目前来看,这个模式是成立的,麦特公益四个员工,我们员工的一切待遇都是企业标准,差旅也是企业标准,如果按照公益机构的标准,我是招不到这么好的团队的,四个人管理四个固定基金,同时还要协助我作为理事的三个基金工作,另外还有临时突发的个体项目;我们会省一切需要节约的钱,也会花所有应该花的费用,不受公益机构规则的约束。”他说道。

  谈到“公益零成本”争议,陈砺志表示:“我是从2010年开始关注到公益界对于‘公益零成本’的反弹和争议的……关于零成本的问题,我在微博已经很明确表态,这个表述不严谨。”

  提及此次争议中孙春龙的回应,陈砺志直言“遗憾”,他觉得孙春龙的回应“特别轻易就否定了别人的创新尝试,因为他关注的是一句话的表达严谨问题,根本没有去了解‘V爱’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到底有没有值得推广的经验和教训。”

  他说:“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公益同样也要讲创新……所有有爱心的企业都可以推行这样的模式:企业承担公益项目的运营管理成本,公募资金全部用于项目支出,这种模式是非常有价值的。”

  问及明星宣扬“零管理费”是否会误导公众,从而给公益领域内大量公益组织造成舆论压力,陈砺志认为“这是一个很可笑的思维方式”。

  “首先,大家竟然会这么关注一个说法,而不是更关注一种新的做法。我们应该讨论的是,这种做法有没有错,而不是这个说法有没有问题。我们必须在更正后的说法下来探讨这个问题:‘V爱基金’收到的所有捐款不产生管理费和行政费用,两位创始人另行捐出所有的管理和行政费用。我们需要讨论的是这样的做法对不对。我不认为这样的做法有任何问题……‘V爱基金’只是说自己是这样的模式,从来没有质疑过别人的模式,也没有要求过别人也要采纳这种模式,甚至我们都很明确地表达了这不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模式。何来对他人造成压力之说?”

  关于此次事件中饱受争议的“零成本”“没有管理费”,陈砺志强调,未来他们依然会坚持这个做法,但同时“我也会提醒创始人合作伙伴未来在措辞上严谨”。

  孙春龙:不应该去传播一个错误的模式,并把它视为标榜和创新

  “我质疑她的不是她表述不正确的问题,而是她不应该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把‘没有管理费’作为她的一个标榜。她是一个公众人物,她不应该这么去说。她这么一说会给其他公益机构造成很大的压力。别人说,哎,为什么赵薇都没有管理费,你为什么要收管理费。”谈及此次“没有管理费”事件,职业公益人孙春龙愤懑不已。

  “因为你是一个公众人物,如果说是平时的一个什么机构——因为说过“零管理费”的也很多——我从来没质疑过他们,那是他们的自由。但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的时候,你就有一个引领的作用了,大家会觉得你说了的是正确的。”

  谈到6月30号缘何会在微博上留言质疑赵薇“没有管理费”的言论,孙春龙表示自己并不是针对赵薇本人,“赵薇……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明星。我说的是整个公益行业中明星做公益的这个事。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对明星做公益的一点忠告》……每一个明星做公益基本上90%的就是这样,所以我针对这个行业来说。”

  孙春龙觉得,“明星做公益的初心已经不在了……他们把公益作为了打造自己‘人设’的一个东西……而忘记了为什么要做公益。”

  他认为,目前明星做公益有两个急需解决的误区。

  “第一个就是关于管理费的问题,他们不应该去传播一个错误的模式,而且把这个错误的模式作为一种标榜、作为一种创新……第二个,他们应该真正地了解在整个公益链条中的一个合作,他们应该明白他们处于一个公益链条中的什么位置,他们应该怎么在这个公益过程中发挥他们更大的价值。所以他/她作为一个真正的明星来说,他/她最大的价值其实就是传播和筹款。”

  谈到这里,孙春龙很是无奈,他说:“但是现在99%的公益明星去做什么呢,就去做了执行环节。执行环节不是他们应该去做的,是那些NGO应该去做的……他们(明星)做这些事情成本高、效率低。”

  孙春龙列举了范冰冰2010年即启动的公益项目“爱里的心”。“全是他们团队自己到那边去执行,可想而知她的成本有多大……当然这些都是她自己来承担了,但是你想,她的成本会多大。”“其实完全可以把它做成一个节省成本又高效的一种方式。打个比方,她现在项目支出有1000万,她这8年来,我觉得她的成本不会低于300万的。你为什么不把这些钱节省出来,然后去帮助更多的人。”“范冰冰做这个事,1000多万,对一个明星来说,做了8年时间,你觉得那是一个很大的数额吗?我觉得太少了,别说一个明星,连一个普通的NGO都不如。出发点完全就是为了怎么给这个明星做一个形象设计,成了一个这东西,他怎么能把(公益)事情能搞成。”

  除了成本高、效率低以外,传播“公益零成本”对公益行业来说有什么影响呢?

  孙春龙表示:“整个的公益行业,更多的、90%的主力是基金会……但是明星影响力很大,一个明星可能抵了100个基金会的影响力。你自己宣扬这个东西,会给基金会造成一个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我们现在,你看现在都有人质疑我们,说为什么你们的秘书长还拿那么高的工资?”

  公益行业从业人员如果工资太高的话,公众会不会对其管理成本更加质疑?对此,孙春龙说道:“肯定会质疑。所以说要改变大家的这种(看法),让大家觉得这个东西是合理的……你再退一万步讲,你给他低薪,也会有人来做,(但)最终产生的成本会更大。薪酬低,找的人能力就低。能力低,你这个事情你就做不动。”此外,孙春龙还表示,要打消公众的质疑,公益行业内部也需要自己来改变和反思,即要去道德化。“这其实是两方面的,一个是公益行业的从业人员需要放下这个道德光环;第二个,公众应该给这个行业更多的一些宽容、理解和支持,他们应该回归到这个市场规律本身。”

  针对陈砺志提到的创新尝试,孙春龙认为:“它根本不是创新……他如果把这个模式还认为是一种创新的话,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采访实录

  1

  

受访者:陈砺志
多个明星公益项目发起人、北京麦特文化娱乐传媒董事长

  《公益时报》:你怎么看待孙春龙的回应?

  陈砺志:总体而言,我对他的回应该用两个字形容:遗憾。

  我从回应中看到了傲慢。是一种以正派自居的傲慢,以很不屑的态度和言论对他眼中“邪派”进行教育。我还看到了不慈悲,所有做公益的人,应该都有一颗善意,善良的心。但从孙先生的回应中,我看不到善意。

  《公益时报》:孙春龙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称,明星个人承担公益项目的管理费用,是其个人的选择,不值得称道。对于明星来说,维护公益行业的健康发展,比承担那点微不足道的管理费用,更有价值。他认为类似于赵薇的这种“没有管理费”的言论是在“开公益的倒车”。对此,你怎么看?你认为,明星之于公益,最主要的作用或者意义是什么?

  陈砺志:我原本对于这次论战没有再次回复的兴趣,因为孙先生的长篇回应,不仅是傲慢,还特别轻易就否定了别人的创新尝试,因为他关注的是一句话的表达严谨问题,根本没有去了解“V爱”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到底有没有值得推广的经验和教训。

  其实我个人一直困惑的是,没有人研究我们的做法,只关注我们的说法,也不关注我们对说法的修正。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公益同样也要讲创新,我认为如果所有有爱心的企业都可以推行这样的模式:企业承担公益项目的运营管理成本,公募资金全部用于项目支出,这种模式是非常有价值的。为什么你们作为公益领域的重要媒体,也会热衷于关注话题?而不是关注创新的模式呢?

  明星对于公益的作用和意义,绝不是孙先生一句话就能否定的,就拿“V爱”来说,资助110例白血病人手术,目前存活105例,这就是105个生命,也拯救了105个家庭,你能说这些没有意义?“V爱基金”四年来,获得110万人参与捐赠,有人每个月固定捐10元,捐了四年,这么多人了解和参与公益,你能说没有意义?

  《公益时报》:你在微博上回复孙春龙的时候提到,“没有管理费”这样的说法是觉得“这是面对容易被质疑的公益领域,不得不采取简化但有效的安全模式。”关于这一点,可能有人会问,明星在用“零管理费”规避公众质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可能会误导大众,从而给公益领域内大量的草根公益组织造成舆论压力,使他们的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呢?

  陈砺志: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笑的思维方式。

  首先,大家竟然会这么关注一个说法,而不是更关注一种新的做法。我们应该讨论的是,这种做法有没有错,而不是这个说法有没有问题。

  我们必须在更正后的说法下来探讨这个问题:“V爱基金”收到的所有捐款不产生管理费和行政费用,两位创始人另行捐出所有的管理和行政费用。

  我们需要讨论的是这样的做法对不对。我不认为这样的做法有任何问题。

  公益基金的运营方式可以有多种形式,任何一种形式只要合法、合规、公开、透明,我认为都没有问题。中国地大、人口多,需要资助的对象和地域千差万别,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只采用一种模式一种形态的公益方式。

  我觉得最经不起推敲的说法就是:零管理费、零行政费用,会给别的草根公益组织带来压力。“V爱基金”只是说自己是这样的模式,从来没有质疑过别人的模式,也没有要求过别人也要采纳这种模式,甚至我们都很明确地表达了这不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模式。何来对他人造成压力之说?

  《公益时报》: 2010年,你和范冰冰一同发起西藏阿里地区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救治项目“爱里的心”,在其后多年的宣传报道中,范冰冰多次提到该项目是“零成本的慈善”。“零成本”这个话题在之后也引起过争议,比如2015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研究部副主任程芬在《中国青年报》上提出“公益零成本”是个伪命题。作为“爱里的心”项目的共同发起人,关于“零成本”的争议,你之前了解吗?“爱里的心”公益项目的成本具体是由谁承担的呢?范冰冰之后对“零成本”的说法有主动更正过吗?

  陈砺志:我是从2010年开始关注到公益界对于“公益零成本”的反弹和争议的,包括这一次,实际上出现得比较大的争议一共两次。

  关于零成本的问题,我在微博已经很明确表态,这个表述不严谨。

  “爱里的心”项目也没有管理费的提取,所有项目成本由用方承担,范冰冰工作室团队承担自己的成本,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承担自己专家组的成本,麦特公益承担包括自己团队、北京医疗专家组、项目日常管理运营以及其他成本。

  《公益时报》:作为娱乐圈内知名的“明星公益推手”,你促成了多位明星参与公益事业。你的百度百科中写道,你的个人影响是“独创公益项目运营零成本的机构项目运作模式”。这个有关你个人影响力的说法是你自己总结出来的吗?你认可吗?

  陈砺志:这个不是总结,是我们一直坚持这样做的。不从基金里面去支出管理费和运营费用,所有运营费用单独支出,且不作为捐款。

  《公益时报》:你是因为什么契机,想到从“零成本”角度切入明星公益领域的呢?你从媒体人转型后,最早是从事影视营销,“独创公益项目运营零成本的机构项目运作模式”这点,是出于营销效果的考虑呢,还是出于促进公益的考虑呢?

  陈砺志:我有很多明星朋友,他们都想做公益,但第一不知道做什么,第二不知道怎么做,第三担心社会舆论压力,被骂作秀,做得不好被质疑出点差错就是死罪。

  我自己在搜狐工作的时候,全程支持了两个项目:壹基金、嫣然基金。在合作中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收获了一些教训。

  后来我就想,明星有良好的社会资源、有资金,我有经验、有团队,也有一定的经济承受力,我应该跟他们来合作,创造一个新的“企业公益+明星公益”的运营模式。这个模式的核心就是:企业成立公益部门,来承担公益项目的运营(包括成本);明星负责资金的募集,项目的社会号召力。

  目前来看,这个模式是成立的,麦特公益四个员工,我们员工的一切待遇都是企业标准,差旅也是企业标准,如果按照公益机构的标准,我是招不到这么好的团队的,四个人管理四个固定基金,同时还要协助我作为理事的三个基金工作,另外还有临时突发的个体项目;我们会省一切需要节约的钱,也会花所有应该花的费用,不受公益机构规则的约束。

  我没有什么营销效果的需求,大家可以看看爱里的心十年了,我们做什么营销?“”V爱”四年了,我们做过什么营销?包括今年成立的源基金、焕蓝基金,都是官方微博公布账目、公布项目进展,我们没开过发布会、没做过采访、没发过通稿。这几年陆续有媒体因为对项目的兴趣,跟我们去西藏,也不是冲着明星去的(明星不去媒体也去了)。

  《公益时报》:关于公益界反对“零成本”和“没有行政管理费”之说,你怎么看呢?此番事件之后,未来,你还会坚持“零成本”“没有管理费”这样的说法吗?

  陈砺志:首先,请厘清一个概念:我们坚持基金项目里面不产生运营成本,不收取管理费这个做法。未来,依然会坚持这个做法。

  我也会提醒创始人合作伙伴未来在措辞上严谨。

  我对于公益界始终纠缠于说法而不关注和讨论做法的反应,是有困惑的。还有一点很重要,如果你是公益机构的人,你只要做到合法、合规、公开、透明,你不应该为自己产生了管理费和运营成本感到压力,大家都站在阳光之下,何必有心理阴影?经得起质疑,才更有生命力,也才能让这个行业健康发展。

  《公益时报》:此次“没有管理费”事件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明星在从事公益活动时的一些无奈。除了容易被质疑套取管理费用,你觉得明星做公益还有哪些困难呢?

  陈砺志:明星做公益会去套取管理费吗?这本身就是一个挺没有常识的质疑。管理费有多少钱?唱首歌演个戏难道不比套取一点管理费多?但是社会对于明星做公益的容错度是很低的,骂作秀的,骂捐得少的,骂排场大的,包括之前杨幂,做了那么多公益,捐了那么多钱,仅仅因为碰到一个骗子,就被集体骂诈捐,这让做公益的人很寒心。那是不是就应该不做或者少做?

  包括这一次孙先生,详细梳理了多个案例,都是在质疑和教训我们啊。为什么不看看这些项目实际产生的价值和社会意义呢?

  《公益时报》:公益领域内涉及钱的问题一向都比较敏感,无论是对公众来说,还是对明星公益者或者职业公益者来说,都是如此。对此,你认为有什么办法可以去解决这个问题吗?

  陈砺志:我不认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基于善良的动机出发,按照行善的目标去行动,追求善的结果和效果,就对了。

  还有,希望每一个人对明星公益的质疑,都是基于善的动机,而不是其他。

  2

  

受访者:孙春龙
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创始人

  《公益时报》:有人觉得明星提出的“没有管理费”的说法是可以成立的,认为它可以指基金发起者和基金会协商决定,该基金挂靠在基金会的时候,基金会不对该基金收取管理费用。对此,你认可吗?你当时质疑赵薇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呢?

  孙春龙:肯定想过,这是最基本的一个。其实我质疑的并不是说有她没有管理费的问题。(我质疑的是)一个是你没有管理费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只是管理费由她个人承担了而已,这是一个。当然她这个东西,我觉得这没什么争议,只是她没有说明白而已。(我)最大的质疑是,她不应该去宣扬这么一个东西,不应该去宣扬给别人说:“你看,我没有管理费。”她可以说这个管理费我承担了,所有的捐款都用于项目。我觉得她不应该这么去宣传,倒不是说有没有管理费的问题。

  《公益时报》:陈砺志认为你关注的是一句话的表述严谨问题,而没有关注他们真正在做什么。

  孙春龙:我知道她表述的不正确。我质疑她的不是她表述不正确的问题,而是她不应该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把“没有管理费”作为她的一个标榜。她是一个公众人物,她不应该这么去说。她这么一说会给其他公益机构造成很大的压力。别人说,哎,为什么赵薇都没有管理费,你为什么要收管理费。把不收管理费成为行业的一个规矩了,那怎么能行呢?

  《公益时报》:陈砺志认为“零管理费,零行政费用,会给别的草根公益组织带来压力。”的说法经不起推敲,他认为“V爱基金”只是说自己是这样的模式,从来没有质疑过别人的模式,也没有要求过别人也要采纳这种模式,甚至他们都很明确地表达了这不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模式。何来对他人造成压力之说?

  孙春龙:既然你觉得它是不值得推广的,你就不应该宣扬它。因为你是一个公众人物,如果说是平时的一个什么机构——因为说过“零管理费”的也很多——我从来没质疑过他们,那是他们的自由。但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的时候,你就有一个引领的作用了,大家会觉得你说了的是正确的,是对的。你不能把这种错误的这种方式去传递开,我质疑的是这个东西。他自己都认识到他这个做法是不正确的,那你为什么还拿出来说呢?而且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你不能这么来说的。

  《公益时报》:他认为像“V爱白血病基金”这种是一种模式的创新,创造的是一个“企业公益+明星公益”的一种模式。

  孙春龙:它根本不是创新,他如果现在还把它做成一个模式的创新,我觉得他太low了。把一个很落后的东西作为一种创新,那我真是觉得需要我好好给他教育一下。

  《公益时报》:他觉得更应该看看他们这些项目的实际价值和社会意义。

  孙春龙:我对他项目的价值没有半点否认,我对他的这个价值没有产生任何质疑,包括他们筹款的时候,我也帮他们转发过。我只是谈一点,她作为一个明星不应该去传递一个错误的一种模式。第二个,他如果把这个模式还认为是一种创新的话,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公益时报》:《回复赵薇及其粉丝,兼致范冰冰韩红等明星的一封信》微信公众号文章7月19号上午的时候阅读量已经5万多了,你在里面探讨了很多公益的内容。

  孙春龙:对,后来好多公益的经纪人都跟我联系了,觉得这个东西说得非常正确。我不是针对赵薇,这个事情不是针对赵薇,我觉得赵薇也真的是不错,而且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明星。我说的是整个公益行业中明星做公益的这个事。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对明星做公益的一点忠告》,不仅赵薇是这样,范冰冰、韩红,这些里面还有很多全都是这样。每一个明星做公益基本上90%的就是这样,所以我针对这个行业来说。无非是赵薇突然跳出来了,我就把她作为一个靶子了。

  《公益时报》:你觉得明星做公益的话,总体还处于一个怎样的水平?

  孙春龙:处于一个,我觉得,就是很无知吧。明星做公益的一个初心已经不在了,就是他们做公益把公益作为了打造自己人设的一个东西了、打造自己形象的一个东西了,而忘记了为什么要做公益。如果真的是想做一个很好的公益的话,他/她真的应该虚心去学习,因为公益它本身是一个很专业的东西,它不是说谁想做就做,而你真的应该去虚心学习、了解这个最基本的常识之后,然后你再去把它做好,而且要做的话,你可以不学习,但是你一定要请一个专业的人士来帮你做。

  《公益时报》:你觉得明星做公益对整个公益行业来说,最大的意义是哪一点?

  孙春龙:其实明星做公益有两个目前急需解决的误区。第一个就是关于管理费的问题,他们不应该去传播一个错误的模式,而且把这个错误的模式作为一种标榜、作为一种创新,那我觉得真是太无知了。第二个,他们应该真正地了解在整个公益链条中的一个合作,他们应该明白他们处于一个公益链条中的什么位置,他们应该怎么在这个公益过程中发挥他们更大的价值。所以他/她作为一个真正的明星来说,他/她最大的价值其实就是传播和筹款。传播和筹款是他/她最大的价值,他/她的影响力在,他/她通过他的影响力可以把这个事情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参与。第二个,他/她有资源,然后他/她可以去做筹款。这是他们应该去做的。但是现在99%的公益明星去做什么呢,就去做了执行环节。执行环节不是他们应该去做的,是那些NGO应该去做的。NGO在下面有很多志愿者,他们应该去做的。他们(明星)不应该去做这些事情,他们做这些事情成本高、效率低。所以说这就是整个公益基本的一个生态的问题。所以现在99%的(明星)自己都去做公益了,你看我做了,帮了一个儿童,我发个朋友圈,你看我多好。那根本不是他应该去做的。所以你看我在文章中质疑范冰冰,她在藏区去关注那些简单心脏病的儿童,全是她们团队自己到那边去执行,可想而知她的成本有多大……当然这些都是她所谓的零成本了,都是她自己来承担了,但是你想,她的成本会多大。她这几年我看到她做这个事情支出1000多万,但是我估计她的成本会在300万以上的。她根本没必要,甚至她连藏区都不用去。在做这个事情的机构有很多,有很多NGO在做,她只要把钱筹好,给别人去做就ok了……其实完全可以把它做成一个节省成本又高效的一种方式。打个比方,她现在项目支出有1000万,她这8年来,我觉得她的成本不会低于300万的。你有那些钱,你为什么不把这些钱节省出来,然后去帮助更多的人。我觉得如果不是长期做公益,或是对这个东西不了解,给他说,说不明白。而且你再想想,范冰冰做这个事,1000多万,对一个明星来说,做了8年时间,你觉得那是一个很大的数额吗?我觉得太少了,别说一个明星,连一个普通的NGO都不如。出发点完全就是为了怎么给这个明星做一个形象设计,成了一个这东西,他怎么能把(公益)事情能搞成。我觉得是什么呢?核心的一句话,真的不是说他感觉到我高高在上、在教育他,我真的是想教育他,我真的是想给这些明星上一课,教教真正应该怎么做公益。我希望他们内心里面能清零,能虚心地去学习。

  《公益时报》:你觉得明星宣传零成本对公益来说,除了效率比较低以外,还有别的影响吗?

  孙春龙:零成本的这种宣传,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整个的公益行业,不是说他们几个明星来做,更多的、90%的主力是基金会。90%的主力是基金会。但是你是明星,你影响力很大,一个明星可能抵了100个基金会的影响力。你自己宣扬这个东西,会给基金会造成一个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我们现在,你看现在都有人质疑我们,说为什么你们的秘书长还拿那么高的工资?所以他们给公益机构造成很大的一个影响。

  《公益时报》:你在文章中提到了你当时创办基金会的时候挺困难的。

  孙春龙:是,所以说你没有真正地走过这个难的,根本就不理解这个事情。公益行业为什么发展这么慢,你知道吗?就是因为请不到人才,缺少人才,缺人。缺人的关键是什么?就是给不到钱。说的很实际一点,你给到什么价位就能请到什么样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公益为什么发展这么慢的一个很核心的原因。所以说如果他/她还在传递这种观点,你想给大家造成多大的一个阻碍。

  《公益时报》:一个专职从事公益的人,如果工资比较低,养家糊口困难,他们一般会兼职做一些别的工作吗,还是会怎样做?

  孙春龙:不会,最核心的不会。所以说,就是这些做的是什么呢?我可以这么说,这个行业的水平都很low,就是真正有能力的人就不愿意来。

  《公益时报》:除了低工资导致人员水平低之外,还有别的影响吗?

  孙春龙:这就是最核心的影响。这个影响是根本性的一个影响。所以说这是目前公益行业最需要去改变的和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首先,我希望的是什么呢?中国的公益行业能不能出现一些百万年薪的一些秘书长?

  《公益时报》:公益行业的从业人员如果工资太高的话,公众会不会对(公益的)管理成本更加质疑?

  孙春龙:肯定会质疑。所以说要改变大家的这种(看法),让大家觉得这个东西是合理的,不能质疑,让更多的公众知道这个东西,他拿一个符合他的市场价位的一个薪酬是合理的。因为你再退一万步讲,你给他低薪,也会有人来做,(但)最终产生的成本会更大。薪酬低,找的人能力就低。能力低,你这个事情你就做不动。这太简单的道理。你能力低,你这个事儿就效果很差。

  《公益时报》:你觉得改变公众对这种管理成本的质疑,除了像一些理念上的宣传,还有别的措施吗?

  孙春龙:我觉得还有一个,公益行业内部也需要自己来改变和反思,就是要去道德化。公益行业内部别觉得自己做公益好像我就站在道德高地上。所有人其实无非就是名和利的问题。当你有了名了之后,你的利就不能给你了;当你有了利之后——有了符合市场价值的利之后,你就不能站在一个道德高地上了,(如果)你还觉得我在做奉献、我在学雷锋、我在做好事,那些肯定是不行的。这其实是两方面的,一个是公益行业的从业人员需要放下这个道德光环;第二个,公众应该给这个行业更多的一些宽容、理解和支持,他们应该回归到这个市场规律本身。

  - END -

  本文为公益时报原创首发,欢迎转载

  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获得授权,违者必究

  ▼

  作者 | 张龙蛟

  责任编辑| 高文兴 微信编辑 | 吴丽萍

  

  -点击下面的关键字,直接阅读文章 -

  杨贵平〡小额信贷〡江西莲花公益行〡米花之味

  孙利军〡容易筹〡互联网募捐平台年报

  周健〡社工行业数据〡长江商学院

  

  公益时报 政策解读/公益活动/热点事件/社会创新 关注

  想留言吗?果断在留言区发言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公益时报

专注公益领域报道15年

头像

公益时报

专注公益领域报道15年

1320

篇文章

333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