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竞的希望,竟在隔海相望的东南亚?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数十年前,香港以及一水之隔的澳门是华人世界娱乐之都。随着内地改革开放,同文同种的内地成为香港娱乐最佳输出市场。成龙、刘德华、张国荣等人,构成了中国青少年对于偶像文化的第一代记忆。

  新世纪后,在泛娱乐电竞的舞台上,港澳却未能像当年的娱乐业一样引领潮流。

  内地到2018年已积累起680亿元(约103亿美元)的电竞市场规模。而按照罗兵咸永道的报告,香港电子游戏收入2018年约8.3亿美元,预期在2021年才能达到10亿美元。

  随着电竞日益主流化,香港开始认识到电竞的价值。去年香港举办动漫电玩节“电竞嘉年华”,老WE五人在红磡友谊赛中横扫老TPA和老CLG夺冠。从香港LOL战队HKA成功杀入S7世界总决赛,到香港政府为电竞拨款1亿港元,再到霍启刚当选为亚电体联主席,这个豪门辈出的特区城市终于嗅到电竞的潜力。

  

  香港电竞音乐会

  和内地相比,香港与一水之隔的澳门做电竞有其优势。他们与内地同文同种,与东南亚拥有相同的网络生态,如何游刃于内地和东南亚市场之间,将是港澳电竞操盘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小市场下的电竞发展之困

  HKA(全名HongKong Attitude)是香港第一电竞俱乐部,其创始人钟培生是香港电竞的一个另类人物,被内地玩家称为“香港王思聪”。

  这个出身优越的90后创办了HKA,自己也是骨灰级游戏玩家。他曾获得过《暗黑3》专家级炼狱Diablo的亚洲首杀,《皇室战争》连续三个赛季排名世界第一。2017年一次《皇室战争》表演赛中,他曾战胜王思聪。

  2017年,HKA战队在LMS赛区逆袭成功,成为第一支打入S世界赛总决赛的香港LOL战队,且在S7上HKA双杀日本RPG战队。

  HKA电竞俱乐部包含了《守望先锋》、《传说对决(王者荣耀海外版)》、LOL战队。近四十名队员中,约三分之一来自于香港,其他来自于韩国、澳门等地。后两个项目上,HKA构成了亚运会中国香港代表队的主力。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东亚区预选赛,中国香港队《炉石传说》、《皇室战争》、《实况足球》、《王者荣耀国际版》都成功出线,其中炉石项目位居预选赛第一。而影响力最大的LOL则以4胜6负成绩屈居第三,未能取得前往雅加达的门票。

  身为中国香港电竞亚运代表队筹委会主席的钟培生,挑选了Toyz担任教练。Toyz在六年前曾以中单身份,率领中国台湾TPA战队拿下《英雄联盟》S2冠军。在这支香港队中,有两人分别曾效力于中国大陆的LPL联赛。

  香港电竞生态不成熟,是诸多顶尖高手外流的重要原因。

  钟培生对体坛电竞说道:“A级的待遇就是要给到A级的选手,但是在港澳台地区如果给A级的待遇,那么战队的收支平衡就很难保证。”

  归根结底,香港电竞的市场偏小,缺乏足够的资金推动。

  香港人口700万,仅仅只是上海或中国台湾的三分之一。尽管香港人均GDP位居世界前列,但玩家数量不够多便支撑不起电竞产业的根基。香港电竞人往往要“外拓”,才能支撑自己的电竞产业。

  例如LMS号称“港澳台”赛区,但实际上大部分队伍都来自中国台湾。为了便于参赛,HKA以及刚刚被香港英皇收购的G-Rex战队都必须长期呆在台湾。钟培生甚至因此替HKA在台湾买了一栋大楼,作为训练、办公场所。

  在钟培生看来,内地在电竞产业模式上完全领先于香港。

  例如《英雄联盟》LPL联赛从去年开始进行地域化尝试,到目前为止,已经有5家俱乐部离开上海,前往北京、成都、西安等城市开启主场之旅。得力于内地成熟的直播平台体系,LPL能从斗鱼、熊猫、虎牙等直播平台那里获得高达上亿的转播费用。此前某媒体评选的2018年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榜单中,LPL位列第9位。

  “这些年电竞厂商导向的特点非常明显。游戏公司在哪里,就会极大影响那个地区的电竞发展。内地有那么大的消费市场,有像腾讯这样拥有电竞游戏的大公司,就能推动电竞的急速发展。”钟培生对体坛电竞说。

  除了LPL,腾讯电竞手游《王者荣耀》推出KPL,并迅速跻身为国内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职业联赛之一。此外,DOTA2有各种major赛事,《穿越火线》有CFPL和CFMPL联赛,巨人网络的《球球大作战》有BPL职业联赛,《星际争霸2》和《炉石传说》有黄金联赛等。内地在电竞职业联赛方面已经进入百花齐放的黄金时代。

  相比之下,香港和澳门因为其人口有限,玩家数量偏小,先天性地缺少让国际电竞厂商关注的基因。

  1亿港元能否让港澳电竞起死回生?

  腾讯是中国最大的电竞游戏厂商,而游戏构成了腾讯收入的半壁江山。

  香港虽小,富豪不少。这里地产繁荣,金融发达,股海翻腾,英雄辈出。曾几何时,以李嘉诚为代表的香港富豪,把内地富豪远远抛在身后。2004年6月,腾讯控股在香港上市。经过十多年的股价飞涨,马化腾在2017年成功超越香港首富李嘉诚,后来居上荣登华人富豪榜第一名。

  腾讯上市以前,李嘉诚之子李泽楷曾以220万美元获腾讯20%的股权,仅一年之后,他便以1260万美元将这部分股份卖出。

  香港为何未能抓住电竞时代风口,此事或可管中窥豹。

  在钟培生看来,香港的地产与金融业成熟而发达,香港老牌投资人寻求财富增值的方法很多,且大多稳定。游戏产品的成败则很难预估,而且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一个公司做A游戏成功,不代表下一款BCD就会成功。这不合香港老牌投资人的胃口,他们因此错过了很多机会。种种因素的结合,导致香港在游戏研发与运营领域远远落后于内地。

  李泽楷错过了腾讯,香港也错过了电竞的第一波浪潮。

  实际上,在十几年前大陆的电竞环境也不见得有多好。腾讯真正大举进军电竞,那是2010年以后的事情。在这之前,推动电竞向前发展的,是庞大的玩家群体带来的自下而上的动力。Sky李晓峰等人早年的发展虽然饱受磨难,但终归能坚持下来。港澳的玩家规模太小,自发性发展动力异常薄弱。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有Toyz这样的顶级选手,也不得不离开香港寻求更大的舞台。

  如果想发展电竞,自上而下的道路可能更适合港澳。而这种动力在金融危机爆发、娱乐行业后继乏力,产业急需转型的2017年终于姗姗来迟。

  2017年8月4日,香港在中环海滨举办EMF香港电竞音乐节。音乐节上,主办方还推出了LOL“王者回归”世界邀请赛。比赛落地于红磡体育馆,了解香港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这座体育馆对香港娱乐明星来说意味着什么。

  据统计,2017年电竞音乐节吸引到6万人参与,带来的宣传效益达1亿港元。2018年7月,香港将举办第20届动漫电玩节,并首度推出“电竞嘉年华”。届时场内将举办《炉石传说》港台冠军邀请赛和《皇室战争》比赛,两项比赛总奖金加奖品的价值约38万元人民币。

  2017年,香港特区政府宣布2018年将拨款1亿港元,用于推动电子竞技发展。

  2017年9月,香港著名富豪巨子霍启刚当选新任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这也是全亚洲唯一具有法定权威的电竞组织。

  一水之隔的澳门也紧随其后,电竞动作不断。

  2017年8月,CEC中国电子竞技嘉年华在澳门举办,这是一项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的活动。12月,澳门举办了MDL Macau国际精英邀请赛,这也是DOTA2顶级赛事首度落户澳门。

  2018年4月,澳门电子竞技总会成立,赌王之子何猷君担任主席。两个月后,澳门电竞嘉年华举行,同期上演了《绝地求生》《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王者荣耀》比赛,总奖金高达110万。

  特区政府代表的政界,霍启刚与何猷君代表的商界,不约而同地开始了对港澳电竞自上而下的推动。

  在香港提出1亿港元的电竞财政支持计划后,香港股票市场上某电竞外设上市公司股票单日大涨23%,创下涨幅记录,可见市场对其期望值之高。

  作为香港最强战队HKA创始人,钟培生对自上而下的推动充满期待。

  香港的国际化、现代化程度在大中华区首屈一指,但电竞认同度并不高。2018年2月的一份调查显示,80%的青少年对于以电竞为职业不感兴趣。钟培生认为,特区政府推动举办的活动,可以带来很多关注度,消除普通市民与电竞之间的隔阂。

  在职业化层面,香港电竞则缺乏偶像团队,也缺乏制造偶像的环境。

  “内地LPL联赛名额非常珍贵,差不多达到1亿人民币。我们的LMS赛区竞争力其实并不弱,闪电狼在MSI小组赛曾经打出6比0。如果要香港的电竞人才留在香港,特区政府就需要出台一些措施,给LMS战队一些资源补助。A级的待遇就要给A级的选手,这样才能立足于香港,追回香港在电竞中的地位。”钟培生对体坛电竞说道。

  然而对缺乏自我造血功能的香港电竞而言,自上而下的推动资金耗费不菲。相比于LPL数百万的明星年薪和近1亿人民币的联赛名额,1亿港元的预算,恐怕很难在职业层面上对香港电竞产生多大改观。

  面朝东南亚,机遇不止属于香港电竞

  曾几何时,香港是华人娱乐行业的中心,李连杰、赵文卓等内地艺人无不以南下香港为登龙门之道。进入21世纪,风水轮流转,香港娱乐进入落寞时代,内地娱乐行业却越来越繁荣,香港艺人开始争先恐后地前往内地掘金。模特出身的杨颖(Angelababy)借助《奔跑吧兄弟》成为内地最炙手可热的人气明星。2014年邓紫棋参加《我是歌手2》一炮而红,跻身华人圈为数不多的90后中坚歌手。

  香港娱乐明星在内地如鱼得水,一方面在于改革开放前二十年,巅峰时期的香港电影与音乐培养了两代人的粉丝;另一方面在于香港与内地同文同种,融入没有任何隔阂。

  这两点,在电竞上都很难复制。

  内地电竞成熟早,香港电竞并没有香港娱乐的溢出效应。而电竞与网络关系高度密切,在网络平台上内地与香港却有着不小的鸿沟。

  “港澳习惯于使用英文和一些基于英文的平台facebook、google,而内地一般用中文简体,以及腾讯、百度、头条这类平台。电竞社区与视频,我们用twitter和twitch,内地用的是微博和斗鱼、虎牙。”钟培生说道。

  平台的差距,让香港电竞操盘者在进军内地时显得相当谨慎。

  北上不易,南下如何?

  东南亚人口超过6亿,总体GDP超过2.7万亿美元,是香港的近8倍。根据市场研究公司Niko Partners的报告,2017年东南亚玩家数达到3亿人,游戏市场收入达22亿美元,预计2021年达到44亿美元,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

  东南亚电竞最发达的越南,人口9000万,其中65%为35岁以下的年轻人。刚刚结束的亚运会东南亚赛区预选赛中,越南六个项目全部排名第一。LOL东南亚超级联赛(GPL),越南已豪取四连冠。这使得LOL官方将越南升级,成立单独的越南赛区(VCS),他们将在2018年MSI和全球总决赛上拥有属于自己的参赛名额。

  正在迅速成长的东南亚电竞,是香港投资者布局电竞的一块潜力巨大的腹地。

  “东南亚用的比较多是英文,而由于历史原因华人多,中文也很流行。他们的网络平台和游戏社区也跟香港接轨,所以我们过去没有文化隔阂。2016年,HKA获得千万美元融资。随后我们在越南创办了游戏媒体,中文版EXP.GG Vietnam和越南文版GuideGame.vn,后来扩展到印尼与泰国。现在仅越南月活跃用户就有300万,整个东南亚加起来已经有530万,每个月都能增长50万左右。从活跃用户数看,我们已经是越南游戏媒体第一。”钟培生告诉体坛电竞。

  东南亚电竞的发展,不仅是香港的机会,也是内地电竞投资人的机会。内地电竞巨头腾讯,在东南亚早就有从产品到平台的布局。

  Garena是东南亚和港澳台地区分布广泛的网游运营公司,前身可以追溯到中国的GG平台。其创始人李小冬(Forrest Li)出生于天津,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Garena代理运营的游戏主要包括了CF、《传说对决》(王者荣耀国际版)等游戏。从一开始,腾讯就投资了这家公司。有数据表明,Garena在2017年第二季度活跃用户高达6400万,在大东南亚地区游戏市场排名第一。2017年10月,Garena更名为Sea并在纽约上市。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文件,腾讯占股39.7%,稳居最大股东之列。

  对内地和香港来说,东南亚都意味着广阔的电竞市场。而游刃于内地和东南亚之间,充当中国电竞走出国门的纽带,这或许是港澳电竞最合适也最有“钱途”的角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天域

新时代科技读本

头像

互联天域

新时代科技读本

6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