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拆出人民幸福感丨“一江两岸”葭沚片区征迁记之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点击欣赏版面

  

  葭沚,处于江边,长满芦苇,因而得名。“葭”,即是水边芦苇,“沚”,为水边洼地。

  

  

  历史上,葭沚水城曾是闽浙贸易港埠,商贾云集、繁荣一时,清末民初达到鼎盛,是整个台州地区最繁荣的区块之一。

  当时,葭沚老街内拥有相当规模的“当店”三家,药号、酒坊、书场、茶楼、剧社等一应皆全,商贾云集、盛极一时,被誉为“小上海”。

  

  然而时光流转,随着城市化的持续加快和一代代年轻人对现代生活、人居环境的追求,加上商业业态的不断创新,葭沚老街荣光不再。功能老化衰退、整体风貌杂乱、人居环境品质下降、基础设施陈旧……一系列的问题日益凸现。

  

  城,看不清了;

  街,走不进了;

  人,也留不住了。

  因为危旧楼房林立、基础设施陈旧,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可谓是“水深火热”——一下大雨,老街就会积水,一有火苗,老屋就可能成片起火。

  “希望早拆迁早安置,让我们老百姓有更好的居住环境。”在老街生活了几十年,73岁的徐凤菊渴望着搬迁。

  

  一刻也不能再耽搁了!

  站在历史新起点,椒江区委区政府审时度势,提出要大步迈进滨江时代,打造山海水城核心区,规划开发建设“一江两岸”。先行启动的,正是葭沚水城和江岸尚城的征迁建设工作。

  ↓↓↓

  一场椒江撤市建区史上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力度最强的旧城改造工程打响了!椒江铁军紧盯目标,日夜奋战,3个月内规划设计、融资及班子搭建、拆迁政策公布等一气呵成!

  

  “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标准算到底,一个政策讲到底,一支笔签到底。”在征迁工作中,椒江始终坚持依法拆迁、公平拆迁、干净拆迁、和谐拆迁,打消了群众的顾虑。

  自2017年4月7日进场丈量至今,已经完成了2842户民房、215家企业签约,拆除建筑面积70万平方米,拆除低效用地千余亩。

  

  400多个日日夜夜,3000余份拆迁协议,一个个打动人心的征迁故事,椒江征迁干部用实际行动谱写了“和谐拆迁”的动人篇章!

  

  “五皮”精神,融化坚冰

  

  都说征迁是天下第一难

  难在哪里?

  ↓↓↓

  难在历史遗留问题

  难在协调群众利益

  在葭沚,情况更加复杂。

  比如,在土地性质上,水城区块有国有出让、划拨土地,集体土地、集体划拨用地,工业用地,商业、综合用地,籍贯用地等,而且各类型土地相互交杂,界址不清。

  在征迁对象方面,居住在这里的老百姓身份复杂,有纯居民,有农民,有渔民,也有农嫁居、农居混合户等。

  此外,还有房屋产权来源复杂、房屋权属争议较多、房屋改变用途普遍、房屋土地权证存在差错、困难家庭占比较大等等难题。

  这些难点,是造成葭沚征迁二十年来踟蹰不前的原因之一。

  

  “葭沚征迁,不是‘变戏法’,双眼一眨,就能小鸡变老鸭!”熟悉葭沚情况的椒江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陶小德如此形容。

  椒江铁军没有退缩,他们相信,总有千方百计,对付千难万难。如果说葭沚征迁是一座万仞冰山,那么,征迁干部就要用自己的双手凿出通衢大道,用自己的真心融化万年坚冰!

  打破困局并不容易。时任葭沚街道办事处主任、水城指挥部指挥的金耀华回忆,征迁工作刚刚启动的时候,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一些群众不了解政策,对征迁很是抵触,征迁干部不但讲不上话,也进不去门,就算碰上了,也是挨骂。

  进场丈量的第一天,许多干部“铩羽而归”,但是,他们没有气馁。

  门进不去,就隔着窗户讲;

  征迁户不愿意见面,就想方设法找到他们的亲戚朋友,走“迂回”路线,宣传征迁政策;

  面对面坐下了,一边挨着骂,一边记着征迁户的诉求。

  

  征迁干部们没有了休息日。

  有些征迁户白天上班,晚上在家,就专挑晚上去做工作;有些征迁户中午回家做饭,就准点在家门口等着。上门最多的一户,征迁干部们前前后后走访了112次

  葭沚街道党工委书记、“一江两岸”葭沚片区指挥部常务副指挥严秀全主动认领包干未签约征迁户,不断走访联系,到一线破难攻坚。

  

  已经退休多年的李荣江,再一次“披挂上阵”。这位“浙江骄傲”人物,曾经在玉环山区蹲守了八年,留下了村民“五留老李”的佳话。这一次,葭沚水城征迁,老李回来了。“我是葭沚的老书记,对这里,我有感情。”1951年出生的老李,跟其他人一样奔波在征迁一线,一个四合院的中堂分割,老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做工作;一个姓金的征迁户,老李前前后后跑了50多趟……

  

  征迁干部陶国震爱好摄影,每年,他都会利用假期出一趟远门,带回一摞漂亮的照片。来到水城指挥部,陶国震曾开玩笑说,自己没有别的要求,只想要一个假期。可是,当征迁工作展开,陶国震就把这句话抛在了脑后。“征迁户有时间,我们就有时间!”走访、看房、给群众当参谋……他和同事们废寝忘食,“7+黑”变成了常态。

  

  当时抽调来的征迁干部戴国法,为了见征迁户一面,连续一周蹲守到深夜;

  另一位干部张卫敏,在第13次拜访征迁户时遭遇暴雨,他不顾雨势坚持走访,终于敲开了户主的家门;

  几个村的村两委也“进驻”了指挥部,村干部们主动认领包干,带头走街串巷宣传政策……

  征迁干部的不厌其烦和真心相待,不但最终叩开了征迁户的家门,更叩开了他们的心门,来到指挥部咨询和签约的群众越来越多。

  

  尚城指挥部副总指挥叶呈斌几乎跑遍了整个椒江,为的就是帮助搬迁企业寻找厂房。尚城区块企业众多,不解决企业的后顾之忧,征迁工作就不可能顺利推进。为此,尚城指挥部上下跑企业、跑部门,想方设法解决企业遇到的实际困难。“我们工作没有秘诀,就是双脚勤、嘴皮勤。”叶呈斌说。

  

  五洲实业总公司董事长陈百有带领村干部日夜走访,因为时间紧,办公桌就成了他的餐桌。有时候,群众上门来了,正在匆忙吃饭的他立刻扔下碗筷,详细讲解政策。时间一久,冒着热气的米饭变成了冷饭,面条变成了面疙瘩。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五洲村完成了水城丈量的“第一尺”,民房的“第一签”、“第一拆”。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饿着肚皮、踏破脚皮”,市委提出“五皮”招商精神,椒江铁军将这项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用在征迁工作中,踏破铁鞋、磨破嘴皮、踩破门槛,叩开了迈向滨江时代的大门。

  带着深情,服务有心

  

  征迁路上,最怕什么?很多干部回答:到了群众家里,不怕挨骂,就怕看到‘水缸锅灶连门床’。”

  “有些拆迁户,不是不想拆,不是想‘敲竹杠’。他们,是确实有难处。”“一江两岸”葭沚水城征迁指挥部指挥鲁才强说。

  

  他回忆,有一位征迁户,迟迟没有签协议。于是,鲁才强找到征迁户家里。一到门口,十多位邻居就涌了上来:“他家里困难,你们千万不能亏待他!”

  鲁才强知道,这户人家因病致贫,73岁老人长年卧床,儿子去世,儿媳妇有病在身,有一孙子。一家人挤在老房子里,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他多次走访,了解到这户人家不是不想拆迁,而是始终拿不定主意:钱还是房?钱拿来,可以解燃眉之急,但房子,却是一家人今后改善生活的希望所在。

  他几次反复,拿起笔了又放下。于是,鲁才强耐心地向他解释政策,终于解除了这户人家的后顾之忧,签下了协议。

  

  政策确权组组长陈国荣保存着一张小纸条,这是一位10岁小姑娘写给水城指挥部的信。

  小姑娘姓孙,她家刚好在征迁的范围内。在信里,她写道,自己没有爸爸,一家人现在全靠房租吃饭。

  看到这封信,在拆迁路上干了24年的陈国荣心里发颤。原本应该是无忧无虑年纪,却过早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

  在水城区块,困难群众不少,这也给征迁工作增加了难度。

  

  “只有以民为本,学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群众着想,才能得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鲁才强说。

  有一位征迁户,父母都因病失去了劳动力,自己也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儿子还在上学,家里条件十分艰苦。当征迁干部王小燕和同事来到他家里时,他一句话也不说,转身拿出了三大袋药。

  

  大家看了心里难过,但是政策口子不能开,只能另外想办法。回去以后,王小燕想办法帮助这户人家争取到了特困基金,缓解了他们的经济压力。

  

  在走访中,来自区残联的王小燕还发现,在水城区块,因为各种原因,有不少身体或精神残疾的人没有办理残疾人证。她二话不说,主动服务,为残疾户办证50余本。

  类似的事情,征迁干部解决了一桩又一桩。

  

  一个拆迁户,大女儿远嫁到外地,二女儿精神残疾,她自己在界牌打工,每天中午回家做饭给女儿吃。征迁干部闫林峰找到了她,解释政策,问清了难处,并多方奔走,为她精神残疾的二女儿联系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在星洲社区,社区的党支部书记张丽琴自掏腰包接济困难群众,在这里工作的24年间,她与社区里的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群众熟悉她,也信任她……

  在区委区政府的号召下,椒江12家本地企业更是募捐600多万,设立了“水城爱心基金”,已经为70多户困难群众解决了生活问题。

  以心换心,干群有情

  

  “这协议我不签!”征迁户老苏又一次把征迁干部拒之门外。

  老苏名叫苏普顺,今年已经是79岁高龄了。他和妻子孙荷莲住在葭沚老街两间民房里,膝下无儿无女。

  有一次,他从医院看病回家,在中途迷了路,本来是朝葭沚方向的,却走向了东山方向。

  对征迁干部,老苏一开始是不信任的。征迁干部来到老苏家里,一个个都吃了“闭门羹”。

  

  虽然老苏的态度十分强硬,但是,每一次走访,征迁干部总要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他,“你有困难,可以随时找我们!”

  春节前夕,老苏夫妇俩都病倒了。征迁干部赶到老苏家里看他们,老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却十分感动。

  

  几十次走访下来,老苏的心结解开了,也愿意和大家沟通了。

  考虑到老苏家里比较特殊,指挥部决定给老苏申请公租房。征迁干部王杭辉等开着车,全程陪着老苏到各个部门去开证明、办手续。

  拿到了公租房的钥匙,老苏高兴极了。他和老伴一起,给指挥部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情系百姓,造福一方”。

  

  “只有把群众当亲人,群众才能把我们当家人。”这句话成了大家心头的一盏灯。

  老街里有位卖竹滚糕的老人郭仙贵,材料缺失。征迁干部褚刚等多方努力,一边帮忙吆喝卖竹滚糕,一边到各个部门翻查档案资料,用了一个月时间最终确认老人的老房资格。

  一位姓孔的阿婆,住在大陈岛。从区行政服务中心抽调的征迁干部项霜飞负责她的签约工作。了解到阿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给老宅办理房产证,项霜飞立刻联系了业务窗口,帮助孔阿婆寻找相关测绘证明和其它资料。终于,孔阿婆的房子有了房产面积和性质的确权证明。

  

  不久,孔阿婆又来了。她从大陈带来了一箱海鲜,知道指挥部不会收,就悄悄放在了大门口……

  一年多的征迁工作干下来,许多征迁干部和征迁户成了好朋友。去年,五洲村举办了一场邻居节,也邀请了征迁干部一起参加。村民们拉住了干部们的手:“等我们搬新家了,你们一定要过来看看!”

  

  读懂征迁干部身上的“美”

  黄保才

  

  椒江“一江两岸”葭沚片区征迁,因为一个“难”字,二十年未能攻克。如今,在当地党委政府铁的意志、铁的决心下,终于变“不可能”为“可能”,坚冰融化,拆出一片新天地,并且实现了和谐拆迁,为下一步这一区块开发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这其中,离不开广大从事征迁干部的担当、意志、心血和情怀。

  

  征地拆迁被称为天下“第一难”

  难在何处?

  难在多元社会主体的利益博弈

  

  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城市化已成中国社会转型必然趋势,无论是新区开发,还是旧城改造,都会涉及征地拆迁。而这,势必成为群众利益最为集中、最为关注的热点和难点。如何处理好人民群众眼前切身利益与长远福祉的矛盾,是摆在各级党委政府面前的一个重大命题。在利益最大化诉求的驱使下,不同群体各有所求,赔偿少了群众不让,赔偿多了开发商不干;不搞征迁,多数群众不答应,推进拆迁,少数人“漫天要价”。

  

  面对拆迁难题

  ↓↓↓

  有人知难而退,则山河依旧,城市仍然脏乱差;

  有人迎难而上,则城市发展,人民有幸增福祉。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广大征迁干部破难攻坚、奋然前行的最大原动力。

  在对葭沚拆迁为期两周的采访中,我们寻找到了这些新时代党的基层干部身上诸多的“美”。

  

  

  敢于担当勇于面对之美。

  征迁干部肩负“特殊使命”,深入群众开展工作,绝不像处理日常事务那样稀松平常。他们遭受冷遇是家常便饭,被谩骂、受威胁、遭恐吓也不是一次两次。困难面前,退缩逃避不是办法,勇往直前才是英雄。

  采访中,多少葭沚征迁干部走访拆迁户时,有着“门不让进,隔着窗谈”,到“进了门,遇冷脸”,再到“坐下聊,掏心窝”,直至“做通思想,签下协议”的曲折经历,不少拆迁户要走访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才大功告成。

  征迁干部们勇敢地奔忙在第一线,挑着困难最多、难度最大的拆迁重任,为推进高质量城市化义无反顾地工作着,为建设优美人居环境、增进民生福祉默默贡献着。

  

  坚持原则拼命工作之美。

  征迁工作因动了征迁户的眼前“奶酪”,不被理解,受到种种阻挠,拆迁干部需要坚持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千方百计,排除万难,攻克征迁户心头“堡垒”。他们还集中时间、精力,去拔“钉子户”、碰“强硬户”、得罪“亲戚户”、帮助“困难户”。

  面对各方说情,他们坚持原则、服从大局;拆迁需要趁热打铁,他们工作起来没日没夜,全身心投入,甚至不顾健康警报、豁出命去工作,“舍小家,为大家”去工作。

  有的干部刚拔掉吊针,就接待拆迁户;有的干部嗓子说哑,就含着润喉片继续谈;有的干部累到住院,没几天又重返“战场”。

  椒江区副区长、“一江两岸”葭沚片区总指挥周斌,夜以继日扑在工作上,根本顾不上家,只偶尔三更半夜回家探视下,上高中的儿子编了句顺口溜“有你没你一个样,防火防盗防老爸”,尽管不是当真的听来却令人鼻酸。

  他们把全部的耐心、勇气、坚韧、心血和精力,投入到征地拆迁工作中。他们的身影,无论寒冬酷暑,暖春清秋,都是最美的。正是这种美,带来了优美的新城市、新环境。

  

  情系百姓为民谋福之美。

  征迁是一项涉及群众利益的民生工作,需要考虑最多的还是群众利益。只有抓住城市开发窗口期,顺利推进拆迁,才能让群众得到更大的利益。

  在劝拆劝迁中,征迁干部们放下少数人的“另眼相看”,亲临现场,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宣讲政策;他们敢于面对少数群众“不理解”,以理服人、以情感人、以行导人、以爱助人;他们永葆人民公仆本色,坚持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谋,利为民所谋,时时刻刻保持一颗为民服务的责任心,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他们不仅没有“拆”散民心,而是赢得民心。

  为了城市发展,为了人民幸福,有多少拆迁干部在默默奉献着。他们的赤诚之心、为民情怀,无疑是最美的。

  让我们读懂

  征迁干部们身上的这些“美”

  作者: 陈兴多 黄保才 林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台州商报

新闻播报、读者报料、读者互动

头像

台州商报

新闻播报、读者报料、读者互动

895

篇文章

8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