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观小记】版纳蛇蛙寻踪(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游观小记】版纳蛇蛙寻踪(下)

  

  文:蒋珂

  图:蒋珂、面包、金龙

  由于近期出差,下篇来得晚了,见谅见谅

  网纹之吻带我们寻找目标种之一的蚌西拟树蜥,然而活的一条没见着,被车压成纸状的倒是捡了两三个......将就了,拿回去做了分子实验再说。临别前,朋友小何拿出几只毛茸茸的蜘蛛托李艺带去景洪。我们顺便参观了他养在仓库里的几条玩具蛇,状态都还挺不错。真没想到这样偏远的山区里还潜伏了一位资深爬友呢!

  

  小何养的毛茸茸的蜘蛛

  

  回到景洪,晚上李艺带我们去澜沧江边的“虫吧”吃虫子。有油炸的竹虫和一种甲虫(请原谅我毫无昆虫分类学基础,无法鉴定),炸得油酥酥的虫子,蘸一点辣椒面,吃在嘴里嘎嘣脆,口感很好,也很香。不少人难以接受吃虫子,但我却很好这口,到了一个地方总得尝尝当地有特色的食物嘛。桌上的烤罗非鱼和其它傣味菜配了柠檬,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吃柠檬,忍不住拿几瓣啃得津津有味,看得其他人牙齿打颤。李艺和面包尝了一瓣,酸得他们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但是,酸似乎是可以上瘾的,适应以后,咱们的干杯变成了干柠檬......

  

  炸竹虫和甲虫

  

  李艺吃了一瓣柠檬后痛不欲生

  

  干了这杯柠檬......

  5月11日,网纹之吻先撤回昆明了。下午,我们三人到勐仑,在李艺的傣族朋友罕留家吃晚饭。他家是颇有傣族特色的木楼,大家围坐在竹编的矮圆桌边,有烤罗非鱼、炸知了(蝉)。寨子里有不少人已经拆掉了木楼,改为水泥房屋,或许更耐用,但总是少了一些民族特色,很是可惜。

  

  朋友家的狗狗

  第二天中午,罕留带我们到一家傣味山庄吃饭,都是傣味菜,大多都用芭蕉叶托装着,很好看,当然也很好吃,其中我对一种可能是油煎的藻类(当地人叫水苔)情有独钟。饭后我们去了中科院版纳植物园。

  

  

  傣味山庄和傣味菜

  

  油炸的水苔,很好吃。略像波力海苔

  版纳植物园是1959年由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教授(1911~1981)领导创建,位于罗梭江畔的半岛上(蔡希陶教授将其命名为葫芦岛),面积约11平方公里,是国内规模最大、栽培植物种类最多的植物园,国际知名度也非常高。园区分成很多区域,不仅有丰富的人工栽培植物,还保留了一部分天然原生林。自2005年起,我已来过多次,非常喜欢这里。

  

  

  李艺对一朵尸香魔芋(好邪恶的名称)产生了浓厚兴趣,据说有恶臭

  

  面包总是在找虫子和拍虫子

  

  拟态超好的一只蜘蛛,和树皮几乎浑然一体(巨蟹蛛科 盘蛛属;感谢林业杰帮助鉴定)

  

  

  

  热带雨林附近的水塘,蛙类物种很丰富

  时间有限,这次我们就没有仔细参观各种美丽的植物,而是先去热带雨林区,寻找树蛙类的生境。经过一片橡胶林时,眼尖的李艺发现一只飞蜥,但瞬间就直奔树梢,我们没能拍到。在一片有很多落叶的浅草丛里,听到有零星的蛙叫声,仔细一搜索,跳出来三种姬蛙,不知道叫声来自谁。此外还找到德力小姬蛙Micryletta inornata。前两天网纹之吻还在说他没见过德力小姬蛙,想找来拍照,我们这就找到一个,可惜他已经回昆明了,无缘见到。

  

  一种小型姬蛙Microhylasp.,是否为缅甸姬蛙M. berdmorei的亚成体?待鉴定

  

  

  穆氏姬娃Microhyla mukhlesuri和粗皮姬蛙M. butleri(初步鉴定)

  

  德力小姬蛙Micryletta inornata

  

  版纳记录的斑蜓蜥Sphenomorphus maculatus,与其近模式产地墨脱的标本颇有不同,值得进一步研究

  忽然乌云遮天蔽日,版纳的雨说来就要来,为避免成落汤鸡,我们赶紧撤了,等晚上再来。

  

  王莲水池。王莲和澡盆差不多大,上面坐个小孩也不会沉

  

  王莲池畔合影,左起:面包、蒋珂、李艺

  回到罕留家,他的父亲把收藏多年的傣文书给我看。这些书在他家里已经几十年了,内容大概是关于傣族的古老故事,用手写在绵纸上,还配有一些插图。罕留的父亲学过傣文,空闲时就用傣文在笔记本上记录一些当地的傣族故事,而且他所用的是一种“旧傣文”,与现在的傣文略有区别。现在会傣文的人越来越少了。

  

  

  

  

  

  组图:手写的傣文老书

  

  罕留的父亲写的傣文

  天黑后,我们又到植物园去,夜间的植物园可比白天热闹多了——各种昆虫和蛙类争相鸣叫,走近树林、灌丛或草地,感觉哪哪都有叫声,几乎不知该从何下手。在一片草丛和灌木里,有很尖锐的蛙叫,李艺和我循声钻进去,找到一种灌树蛙,和前两天找到的勐腊灌树蛙相比,其声囊更发达,身上的疣粒更显著,叫声也有差异(上篇有勐腊灌树蛙的叫声,可作对比),明显是另一个物种,疑似侏灌树蛙Raorchestes parvulus,尚待确定。这时,面包也在树林里找到一条过树蛇Dendrelaphis pictus。过树蛇的数量其实不少,但因为是树栖蛇类,平时难得一见。

  

  某种灌树蛙(疑似侏灌树蛙Raorchestes parvulus)

  

  

  过树蛇Dendrelaphis pictus

  

  在树洞里发现一只拟啄木鸟,疑似蓝喉拟啄木鸟

  经过一片树林时,李艺和罕留都听到了黑蹼树蛙叫声,这是我们的目标种。叫声把我们引到一个人工水池边,这里就是黑蹼树蛙的繁殖场。我们在水池上方的树枝上看到不少黑蹼树蛙的卵泡,有的刚产出不久,有的已经孵化或即将孵化,水池里也已经有很多蝌蚪。附近树枝上还蹲着几个雄性成体,我们听到的叫声应该就是它们发出的,吸引雌性过来交配和产卵。面包就忙着找虫子,看到几种竹节虫,其中有一种体型特别大,绝对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大的昆虫!

  

  小型竹节虫

  

  请注意巨型竹节虫和人(面包)的比例......

  这次的版纳野外工作顺利完成。版纳是个好地方,以后得经常来!

  

  

  

  组图:版纳植物园热带雨林欣赏

  (全剧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102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锤锤博物工作室

自然科普及科学史科普

头像

锤锤博物工作室

自然科普及科学史科普

27

篇文章

40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