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权力的游戏》里史塔克家的狼妈——凯特琳·徒利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上次写完《权力的游戏》中泰温·兰尼斯特对子女的铁腕教育,把狮家带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说说《权力的游戏》里兰尼斯特家族的老狮子——泰温·兰尼斯特)而与泰温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北境史塔克家族的狼妈,狼妈的一生令人嗟叹,对丈夫及子女的爱无疑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对家族荣誉的盲目崇拜和对敌人的轻信却让她做了很多直接导致悲剧的决策。狼妈可能是一名好母亲,却绝对算不上一个聪明的政治家。一根筋的狼家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几乎全军覆没,北境临冬城几经易主,几个孩子走的走,死的死,残的残,她自己也因为盲目信任敌人,而妄送了自己和大儿子一家的性命,一场“血色婚礼”,彻底颠覆了狼家的命运。

  

  Catelyn Stark by daaria

  马丁老爷子说,狼妈不是一天练成的。狼妈本名叫凯特琳·徒利(Catelyn Tully),她是奔流城公爵霍斯特·徒利的大女儿,她还有一个妹妹莱莎·徒利和一个弟弟艾德慕·徒利。凯特琳有着徒利家族典型的红褐发色和碧蓝眼眸,凯特琳非常漂亮,为人正直善良,且充满荣誉感。霍斯特公爵在凯特琳12岁时就将她与北境临冬城的继承人布兰登·史塔克订了婚。

  联姻不仅出现在《权力的游戏》中,其实在整个人类文明中,联姻都是一种常见的政治手段。而对于徒利家族来说,地理位置决定了他们家的联姻策略,我们先看下面这张地图。

  

  维斯特洛大陆中部地图

  徒利家族所处的奔流城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西邻巨有钱的兰尼斯特家族领地凯岩城,东边是天然堡垒鹰巢城,南边不远就是首都君临城,而奔流城又位于腾石河与红叉河交汇处,此地三面环水,易守难攻。整个中部地区多河流沼泽(人们称之为“河间地”),把北境和南部大陆一分为二。在当时还是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后来人称“疯王”)统治七国的时候,有儿女的南部诸侯早已彼此联姻形成阵营,奔流城公爵霍斯特·徒利非常有远见地把大女儿凯特琳许配给了北境临冬城的继承人布兰登·史塔克,用以获得将来北境的阵营支持。

  

  Brandon Stark by Mike Hallstein

  说说布兰登·史塔克这个人,高大威猛,为人豪爽正直,骑术高超,据说他的身体里流着“奔狼之血”,他是北境临冬城的准继承人。凯特琳12岁时第一眼见到布兰登就爱上了他。凯特琳是贵族的女儿,又漂亮又有地位,身边不乏有追求者,霍斯特公爵的养子培提尔·贝里席(就是后来剧集中的小指头)就非常喜欢她。不过这位没有什么家族背景的少年,注定得不到凯特琳的垂爱,实际上凯特琳对他就像对自己的弟弟一样。几年以后布兰登来到奔流城提亲,瘦小而又勇敢的贝里席甚至站出来向布兰登发起挑战,只可惜他技不如人,体格也没有布兰登那样健壮,三两下就被打翻在地。在凯特琳的请求下,布兰登才没有杀他,放了他一马。

  

  贝里席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提及过此事

  凯特琳的妹妹莱莎却非常喜欢贝里席,即便她知道心上人最爱的是自己的姐姐,但这并不能阻止自己对贝里席疯狂的迷恋,甚至趁着贝里席喝醉酒与他发生了肉体关系。不久后事情败露,莱莎怀孕了,霍斯特公爵赶走了贝里席,原本要将莱莎与兰尼斯特家族联姻的计划也因此被打乱。当时的凯岩城公爵泰温·兰尼斯特正值人生巅峰时期,他提出让小儿子提利昂·兰尼斯特娶了莱莎以促成两家联姻,不过维斯特洛大陆上谁不知道提利昂·兰尼斯特人称狮家小恶魔,是一个丑陋的侏儒,这对霍斯特公爵来说太羞辱了,他只好放弃了与兰尼斯特家族的联姻计划。

  

  小恶魔

  然而世事无常,布兰登·史塔克刚刚在奔流城谈完与凯特琳婚礼的相关事宜,就在回临冬城的路上,听到了自己妹妹莱安娜被雷加王子拐跑了的消息,一怒之下的布兰登转头直奔君临城,跑到国王面前叫嚣着让雷加出来受死。

  要不怎么说狼家的人都不太适合玩这个权力的游戏,以为仅凭一腔“奔狼之血”就能摆平世间所有不平之事。布兰登是这样,后面他弟弟艾德·史塔克是这样——《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绝对男主就因为过于耿直丢了脑袋;他妹妹莱安娜·史塔克其实也是一样——因为喜欢雷加王子就和人家私奔了,全然不顾家族之间因此横生祸端;再到后来凯特琳乃至她的大儿子少狼主罗柏·史塔克都是这样,狼家的人命运多舛大概和这“奔狼之血”有很大的关系。直到后来史塔克家出了一个托尼·史塔克……

  布兰登的行为激怒了当时的国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国王直接下令把布兰登抓了起来,并传召让布兰登的父亲临冬城公爵瑞卡德·史塔克前来君临回应指控。坦格利安家的人因为是御龙而生,都有一个毛病,一言不合就要放火“Burn them all”,北境人民桀骜不驯的做派早就让伊里斯国王不爽了,这下临冬城公爵和继承人都在这儿了,这么不听话的人,干脆烧死算了。于是一把火把布兰登的父亲煮熟了,布兰登自己也因为被机关卡住脖子当场窒息而死。

  

  史塔克父子命丧红堡

  伊里斯国王杀了史塔克家的父子俩还不够,他要求当时的谷地领主琼恩·艾林交出史塔克家的二儿子艾德·史塔克的人头,因为此时的艾德正被寄养在谷地鹰巢城。愤怒的琼恩·艾林当即起兵造反,风息堡公爵的长子劳勃·拜拉席恩和临冬城公爵的次子艾德·史塔克成了他的左膀右臂,他们发动了著名的“篡夺者战争”

  而此时的凯特琳还来不及为未婚夫的离世而伤心,她的父亲霍斯特公爵就决定把她嫁给临冬城的次子艾德·史塔克,因为在“篡夺者战争”发起之后,世界局势有了惊天逆转。此时铁王座上的坦格利安岌岌可危,而北部战场上琼恩·艾林率领的起义兵愈战愈勇,其中来自北境临冬城的艾德·史塔克尤其让人瞩目。

  

  艾德·史塔克 by jiegelamu

  凯特琳和艾德的联姻让河间地与北境结成强有力的阵营,但是霍斯特公爵的二女儿莱莎·徒利因为未婚先孕而被很多贵族拒绝联姻,这令公爵大人非常头疼。而恰好又是“篡夺者战争”给他带来了希望,迫切需要后嗣的谷地领主琼恩·艾林引起了霍斯特公爵的注意,对于霍斯特公爵来说,显然没有比莱莎嫁到鹰巢城当公爵夫人更好的未来,虽然琼恩·艾林的年纪和霍斯特公爵自己差不了几岁。

  这边“篡夺者战争”仍然在持续,凯特琳与艾德回到北境举办婚礼,婚礼结束第二天艾德便离开临冬城继续奔赴战场。这一战又是一年多,直到坦格利安王朝彻底被推翻,艾德凯旋归来时,凯特琳已经为艾德诞下大儿子罗柏·史塔克。令凯特琳没有料到的是,为人正直恪守荣誉的丈夫,竟然带回来了一个私生子,而且他绝口不提孩子的母亲任何事,他给这个孩子取名叫——琼恩·雪诺

  

  成年后的琼恩·雪诺

  和平年代的北境有着大把时间让人去遗忘,凯特琳在北境的寒风中几乎快要忘记温暖潮湿的河间地,忘记奔流城彻夜流淌的河水,和不苟言笑的公爵父亲以及可爱的弟弟妹妹们了。史塔克的家族箴言“winter is coming”每天被人们诉说成千上万遍,已经平常得就像悄悄爬上凯特琳眼角的皱纹。凯特琳与丈夫艾德·史塔克一转眼就一起生活了十四年,这十四年间,凯特琳又为艾德诞下了四名儿女,他们分别是大女儿珊莎·史塔克,二女儿艾莉亚·史塔克,二儿子布兰·史塔克,小儿子瑞肯·史塔克。虽然儿女环绕,但凯特琳始终无法原谅丈夫带回私生子琼恩·雪诺的行为。

  

  Catelyn Starkby Anja Dalisa

  《权力的游戏》正传部分开始,时任国王之手的琼恩·艾林因病暴毙,得到这个消息时艾德正在处理绝境长城守夜人私逃的案件。没过多久国王劳勃一世就带领着王室成员北上抵达临冬城,艾德和凯特琳参与了隆重的迎接国王仪式,劳勃国王表示希望艾德能前往君临担任国王之手,艾德并没有同意。

  

  史塔克一家喜迎国王

  然而就在当晚凯特琳突然接到妹妹莱莎的密信,声称丈夫琼恩·艾林的死和兰尼斯特家族有关,凯特琳好几年没有见过这个妹妹,而妹妹的一封密信就让史塔克一家改变了主意。史塔克家族一向正直有余智谋不足,为了调查清楚前任国王之手琼恩·艾林的真实死因,艾德·史塔克答应了劳勃国王的册封,成为新一任国王之手,他随即带着两个女儿随王室大军一路南下前往君临就任。

  跟着国王初来北境的王后瑟曦·兰尼斯特一刻也没闲着,在不断diss北境的同时还不忘跑到临冬城的高塔里和国王的御林铁卫同时也是自己的亲弟弟詹姆·兰尼斯特野战了一番,好巧不巧这一幕被钟爱攀岩运动的狼家二少爷布兰·史塔克瞧了个正着。詹姆为爱一伸手把小布兰从高塔上推了下去,摔成高位截瘫。

  

  爱攀岩的小布兰爬到高塔上发现詹姆和瑟曦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

  

  布兰被詹姆一把推了出去

  就在布兰昏迷不醒的时候,艾德已经随着王室大军前往君临赴任去了,凯特琳没日没夜守着布兰,没守到布兰苏醒过来,却守来了一个刺客。这名刺客身手矫健,一心要夺走布兰的性命,虽然最终刺客被布兰养的冰原狼咬死,但是刺客留下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引起了凯特琳的注意,这显然是有人存心要害我狼家,事出蹊跷,当下凯特琳决定前往君临与丈夫艾德汇合并知会此事。

  

  守着布兰的凯特琳

  来到酒池肉林的君临,凯特琳还没到见到丈夫,就被儿时的追求者贝里席(人称小指头)拦截了下来,带进他经营的一家妓院,现在的小指头是御前财政大臣,有钱有势,眼线遍布全国。小指头告诉了凯特琳一个答案——那把用来刺杀布兰的匕首,正是小恶魔提利昂随身携带的匕首。

  

  指头叔by robotdelespacio

  

  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小指头

  凯特琳对小指头深信不疑,在和丈夫短暂的会面后,就离开了君临,启程返回临冬城。艾德和凯特琳临别之际,艾德依依不舍,叮嘱妻子一路小心,顺便提起了小指头对凯特琳的爱慕之心。

  

  深深吻别。回头看到这里,狼爸狼妈自此一别,竟是生死别离。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凯特琳在返回君临的途中,偶遇了刚刚从北境长城玩耍一番回来的小恶魔提利昂,怒火中烧的凯特琳二话不说直接拿下一脸懵逼的小恶魔,送给住在谷地鹰巢城的妹妹莱莎进行审判。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确实不小。凯特琳仅凭小指头的一句话,就相信小恶魔是刺杀自己儿子的凶手,丝毫没有进行任何调查就把小恶魔直接抓起来进行审判。这和整件事一开始时,仅凭妹妹莱莎的一封密信就相信兰尼斯特是杀害前任首相琼恩·艾林的凶手一样无脑。但别忘了小恶魔是兰尼斯特家族的人,老泰温得知这件事之后,认为什么人都敢在兰尼斯特家族的头上撒野,泰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泰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虽然小恶魔凭借自己的智谋巧妙逃开了凯特琳和莱莎的审判,不过凯特琳的这一行为激怒了泰温·兰尼斯特,相当于直接挑起了狮家和狼家的斗争。原本兰尼斯特家族对这个远在北境对自己毫无威胁的史塔克家族并没有抱什么敌意,眼下拜拉席恩家族正坐在铁王座上,兰尼斯特家族凭借巨额国债成为王室背后的操控者。瑟曦的王子乔佛里是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而乔佛里实际上是詹姆和瑟曦所生,未来等到乔佛里登基称帝,兰尼斯特家族掌管七国是早晚的事。如若这一切不是因为中间出了一个艾德·史塔克,七国故事后面就不会那么曲折了。

  没错,艾德·史塔克从《七国主要贵族之世家谱系与历史》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

  

  

  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偏偏让艾德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忠诚和荣誉让艾德·史塔克做了一个决定,他修改了劳勃的遗嘱,把原本的继承人乔佛里改成了劳勃的弟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然而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瑟曦很显然比艾德要高出很多个段位,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瑟曦串通小指头发动了宫廷政变,乔佛里顺利登基称帝,艾德·史塔克则丢了脑袋。

  

  瑟曦的政治头脑不算高,但胜在非常有觉悟,很早就明白了权力的游戏规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刚刚在狮狼斗争中干掉了艾德,瑟曦迎来了更让她头疼的“五王大战”,这五王分别是——君临的乔佛里、风息堡的蓝礼·拜拉席恩、龙石岛的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北境的罗柏·史塔克、铁群岛的巴隆·葛雷乔伊

  

  爱民如子乔大帝

  “五王大战”可能需要专门的篇幅去介绍,这里只说凯特琳的剧情。乔大帝砍了艾德的脑袋,北境人民纷纷叛变,拥立少狼主罗柏·史塔克在北境称王,罗柏的战略是先统一北境,再结合谷地和河间地的兵力,与蓝礼结盟,碾压君临,围攻西境兰尼斯特的老巢。罗柏是为了报仇而称王的,这和蓝礼称王的动机不一样。

  

  蓝礼静观狮狼斗,准备坐享其成

  罗柏派母亲凯特琳去和蓝礼谈判,结果谈判没成功,凯特琳目睹蓝礼被史坦尼斯的黑魔法所暗杀,她只好带着还在现场惊慌失措的布蕾妮逃离了军营,后来布蕾妮就一直追随凯特琳为她效力。布蕾妮的故事也可以单独写一下,非常有魅力的一个角色。

  少狼主罗柏在北境战线上可说是顺风顺水,这其中凯特琳的功劳不小,她出面与弗雷家族谈判,以北境之王与弗雷家族联姻为条件,获得弗雷家族的支持。罗柏巧设战局印詹姆·兰尼斯特入套,成功将詹姆俘虏,手里有了这个人质,史塔克家族的胜算高出了很多。

  

  詹姆·兰尼斯特沦为阶下囚

  然而战火很快烧到了狼家大本营临冬城,这不得不提起一个人——席恩·葛雷乔伊,艾德曾将他作为人质收养在临冬城十几年,他与罗柏一同长大,罗柏视他亲兄弟一般,这次原本是罗柏派他回到铁群岛争取他的父亲巴隆·葛雷乔伊的支持,没想到巴隆·葛雷乔伊自己称王了,他们打算趁史塔克倾力南征之际,从海路发动突袭,断掉罗柏大军的归路,将整个北境收入囊中。而席恩·葛雷乔伊回到临冬城,杀掉了两个男孩子,并声称那是临冬城史塔克家的两个儿子。

  

  席恩·葛雷乔伊占领临冬城

  在听到临冬城被铁群岛攻陷的消息后,凯特琳焦虑了。情况紧急,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凯特琳始终没有忘记身陷君临城的两个女儿(实际上只有珊莎还被扣留在君临,艾莉亚已经从君临逃走),她再次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偷偷放走了罗柏的人质詹姆·兰尼斯特,以求换回自己被扣押在君临的两个女儿。

  

  身陷君临还在妄作王后梦的珊莎·史塔克

  凯特琳这一举动,扭转了整个战局。现在铁群岛占领临冬城,北境危如累卵;凯特琳私放人质引起军队内乱;凯特琳原本以史塔克-佛雷家族联姻作为交换条件而获得佛雷家族的支持,却忽视了这一份婚约的重要性;年轻的北境之王违背了婚约迎娶了简妮·维斯特林之后,引发了内部联盟的瓦解,史塔克-佛雷联盟也宣告破裂。

  

  凯特琳放走人质引起史塔克家族封臣的不满,引发内部矛盾,少狼主将其斩首

  在弗雷家族这边,侯爵瓦德·弗雷将北境史塔克家族违背婚约视作对弗雷家族的侮辱。老狮子泰温·兰尼斯特趁机介入这场北境内部矛盾,暗示瓦德·弗雷侯爵假意原谅罗柏·史塔克背弃誓言的行为,并声称可以安排另外一场联姻——罗柏的舅舅艾德慕·徒利与佛雷侯爵的女儿萝丝琳·佛雷联姻,以消嫌隙。

  

  婚礼上老弗雷面色凝重

  

  少狼主还是太年轻

  瓦德·弗雷在孪河城精心安排了一场婚礼,引诱罗柏大军进入孪河城,并在婚礼现场进行了大屠杀,凯特琳也被割喉身亡,罗柏身中数箭,最后是北境封臣卢斯·波顿亲自动手,一剑刺入罗柏的心脏,并说这是“来自詹姆·兰尼斯特的问候”。这就是著名的“血色婚礼”,北境史塔克军队在这场“血色婚礼”中全军覆没。

  

  狼妈惨遭割喉

  

  少狼主被斩首,身体上插着他的冰原狼灰风的脑袋

  至此,狼家正规军彻底玩完,剩下的还有身陷君临的珊莎,漂流在外的艾莉亚,还在绝境长城谈恋爱的琼恩·雪诺,被夜王率领尸鬼大军盯上的布兰,以及不知去向的瑞肯。狼家的悲剧可以说是偶然的,却也是必然的,这一家子身体力行什么叫“死脑筋不懂变通”,但换个角度来看,也正是因为狼家看重荣誉,所以才能在北境统治长达千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早晚会来的。权谋可能是工具,但绝对不会成为真理。

  美剧《权力的游戏》狼妈的戏份结束了,在小说《冰与火之歌》里凯特琳在被杀三天之后,被艾德的旧部下贝里发现,此时的贝里信奉光之王,组建了无旗兄弟会,他用自己的生命复活了凯特琳,因为死亡太久了,凯特琳的伤口无法愈合,身体也变得残缺不全,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凯特琳从此被称为“石心夫人”,并据推测可能接替唐德利恩指挥着“无旗兄弟会”。在她的领导下,兄弟会变得残酷无情,并处决了每一个她认为是背叛者的人。

  

  石心夫人拿着罗柏的王冠 by zippo514

  原著中有专门提及一段凯特琳的伏笔,就在凯特琳抓捕小恶魔提利昂后,她带着小恶魔前往鹰巢城,找妹妹莱莎对小恶魔进行审判。路上经过一个名叫“阿莱莎之泪”的瀑布,传说阿莱莎眼睁睁地见到丈夫、兄弟和儿女惨遭杀害,却从未掉过一滴眼泪,诸神为了惩罚她,让她死后泪流不止,直到流下的泪水浇灌至峡谷平原的黑色沃野,因为她所爱的人们都葬在那里。到现在,阿莱莎已经死了六千年,然而至今没有一滴河水流到谷底。当时凯特琳不禁揣测,等自己死后,她的泪水又会变成多大的瀑布。而事实上,她的确经历了丈夫和儿子的死亡,但她始终反对血债血偿。在她死后,终于变成了石心夫人——一部复仇的机器。

  部分素材来自“冰火中文维基”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6 参与 115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贤的厨房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

头像

贤的厨房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

93

篇文章

32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