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让孩子放下手机?试试这个方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看点 现今的孩子的童年和以往有了很多改变。据研究称,相比2011年,美国孩子每天面对屏幕的时间延长了10倍。在拥有更多知识的同时,孩子们也失去了很多生命体验。美国一些教育人士认为孩子应该与自然连接,希望能为孩子提供更多的户外教育。但户外教育究竟意味着什么?该如何认识这种非主流的教育方式?

  文丨陆莹 编辑丨黄晔

  “每天捉蝾螈(一种酷似壁虎的两栖类爬行动物)玩儿”

  “拿起棍子去戳一堆堆狐狸屎……”

  在中国家长和孩子心目中,这种梦想中的童年生活,“可能只有美国小孩能享受”。然而,Conor· Williams在《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中却指出,在公共教育标准体系越趋完善的美国,这样的户外学习也是极其非典型的。

  不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户外学习都不是主流的学习方式,家长和学校也许有着十分相似的担忧,Conor· Williams在文中分析了担忧的来源,也展示了户外学习的一种可能。

  1 让童年与自然重新相遇

  技术的“入侵”无处不见,绝大部分时间,美国人都是待在室内,对着屏幕,如此度过他们的家庭时光。研究数据显示,相比2011年,美国孩子每天面对电子屏幕的时间延长了10倍,在某种程度上,长时间使用智能手机,让青少年们失去了很多本该拥有的生命体验——很少和朋友出行、很少约会、睡眠不足、容易感到孤独……

  

  图片来自网络

  一些老师也在质疑:“凭什么4岁的小孩花上大半天在户外玩耍是奇怪的?”“什么时候规定小孩子一定得坐在教室里面,枯燥无聊地学习?”

  于是,一场让童年与自然重新相遇的教育行动正在美国萌芽、发展。

  在马里兰州Owings Mills的 Irvine自然中心,每天有数十名3~5岁的孩子,在其间200多英亩的林地、湿地和草地上玩耍、探险、学习。自然幼儿园、户外学堂、森林幼儿园……

  叫它们什么名字都行,总之,近年来,这种类型的早期教育项目正在全美的社区开展,并且,从2012年开始,这类自然幼儿园(nature-based preschools)在美国的数量,已经至少翻了5倍

  户外学习的想法,部分来源于2005年记者Richard Louv的一本书《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Last Child in the Woods)。书中,Louv认为美国的人童年已经太过标准化、结构化、技术化,他把这种现象称为“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

  而这本书,仅仅在联邦教育法强调标准化考试、强调数学和阅读几年之后出版。《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大受欢迎,在学校里像地下出版物一样快速传播开来。这本书的出版促成了教育组织“儿童与自然”的建立,该组织期望推动全球的基层运动,将孩子与自然重新联系到一起。

  

  图片来自网络

  Louv和其他倡导者提出了在儿童的早期教育中开展户外学习,以此作为解决一系列育儿挑战的方案。这些倡导者认为,患有焦虑症的孩子不一定需要药物治疗;一个无法集中注意力的孩子不需要计算机程序来重塑她的发展;而一个努力保持身体不需要的人并不需要通过参加夏令营来增强肌肉。

  相反,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在户外。让年幼的孩子有机会在自然界中进行几小时的自由、无组织的游戏,他们的成长将与其他一切生物一样生机勃勃。

  探索、进入到复杂的自然环境中时,孩子们可以学习创造力、构想自己的崭新世界;从保护他们也是限制他们的操场护栏中解脱出来,孩子们会发掘自己的力量,培养自信心,并学会在他们绊倒、跌倒、受伤时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研究表明,开发、随意的空间和时间下,这种自由可以帮助孩子学会专注。

  然而,户外学习是否能够实现这些预期,目前尚不清楚。从一般意义上说,户外活动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显然是有益的。最难的部分是,在户外多少时间(以及哪些活动)对孩子特别有益?孩子们真的需要特殊类型的户外体验吗?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看,户外教育恰恰符合其他的教育趋势。很多先进的教育模式的核心观念就是,成年人给孩子时间、空间以及适当地代理权,是让儿童成长的最好方式。

  Irvine自然幼儿园的主任Karen Madigan说,她的教育模式是一系列学生导向的教育方式的融合,其中包括蒙台梭利、华德福等等。这些模式细节上各不相同,但有一件事是共通的——学校应该给孩子留有自主探索的空间。

  2 被误解的、可代替的户外早期教育

  户外教育为何长期被忽略?

  其中一点是,现在孩子的身体太娇弱了,他们不善于也不乐于户外探索。儿科职业治疗师Angela认为,相比其他时期,现在儿童身体状况是相对虚弱的,儿童肥胖症的患者人数持续上升,而由于久坐室内不动的生活方式,儿童整体的健康状况亦在恶化。

  “当我们对孩子的期望越来越低,而不是尝试让他们更高水准时,我们可能一开始就决定了孩子的失败,”Angela写道,“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正在变得越来越弱?”

  不过,也因此,有些家长误会以为户外教育的目标强壮孩子的体格。而实际上,户外教育的实质是让老师放手,孩子更有意识地自我发展

  “我一直在努力忘记自己是一个教师,忘记教”Emma Huvos,西弗吉尼亚州一个自然学校的创始人说,“户外教育,更多的是在于,给孩子以自由,让他们自己掌握自己的学习。”

  Huvos在华盛顿特区市区也教过书,当时她主要侧重于培养学生的学术技能。彼时,她兴致勃勃地与学生们交朋友,但每次学生离开教室,看到他们茫然、漫无目标的样子,她赶到十分沮丧。

  她发现,这些孩子一点都不具备他们在未来的生活中必须要有的技能,比如自我管理能力和社会情感能力等。因此,她创立了Riverside,在她的家乡西弗吉尼亚州,致力于在早期教育中优先考虑“非认知”的技能。

  Riverside的清晨时分,你可以看到,一只红尾鹰、一只蠕虫以及几只山羊;两个男孩在他们用来作枕头的木板上摔跤,嘻嘻玩闹;另外有几个孩子在讨论,他们面前的这只昆虫究竟是蜈蚣还是其他什么甲虫。

  在这样的环境学习、玩耍,孩子们显然很开心。

  但这样看起来,户外学习项目的可代替性非常强,一些父母们完全可以给孩子提供类似的机会和环境,怎么会再需要“自然幼儿园”呢?早期教育计划如何能够平衡学术发展和户外活动,这个坐标轴两端的需求?

  

  图片来自网络

  3户外学习和学术训练,有可能平衡吗?

  在美国,来自富裕和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之间的成绩差距在幼儿园之前就显现出来了,如果幼儿园时,孩子在语言发展和学术技能明显薄弱,那么小学时期,也将继续落后。最近的一项研究也表明,以学术为中心的学前课程在提高儿童的早期数学和阅读能力方面尤其出色。

  那么,在公共教育体系中,给儿童充分的自由时间,是否有好处?

  华盛顿的一所学校Mundo Verde正在尝试。这个学校的教育模型由三个部分:学生主导型学习,关注可持续性,以及西班牙语 - 英语双沉浸式课程。

  学校通过将学习组织成“探险队”来让孩子们在户外学习同时,深入探讨某一个主题,游览、游历的过程中能够尽可能拓展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例如,当Mundo Verde二年级学生学习岩石时,他们会直接附近的岩洞,在悬崖上收集花式。在教“球”这个主题时,学校会组织幼儿园的学生自己设计球类运动,然后与附近公园的同学一起玩。

  该计划的执行主任兼联合创始人Kristin Scotchmer说:“创建一所学校让我感到惊喜,它完全是一片空白的石板。Mundo Verde只是一所特别的学校。它的氛围自由、独特、罕见,而更多的学生,必须在标准化的体系中按部就班地学习知识。”

  但她也表示, “当然,我们也会教阅读和数学,这是学生必须掌握的基础能力,只是,我们可能是在烘焙课中,教了这些内容。”

  这个新学校的挑战,归根到底是21世纪学校应该如何发展的问题,学习应该在哪里进行,学习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但根本的问题是——童年,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任何答案都会有缺陷,但对那些在马里兰州广袤的树林里捕捉蝾螈的孩子来说,答案显而易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外滩教育》

中国K12教育领先媒体

头像

《外滩教育》

中国K12教育领先媒体

1930

篇文章

661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