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区生存须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据说,西安人一年中有两次可以回到长安:一次是一下雪西安就变成长安,一次是周边游的时候会回到长安(区)。

  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回到长安,尤其是回到后者。

  这里是网约车司机们的百慕大三角,一旦进去,就有可能出不来。历史上第一位网约车司机在长安区遭遇了什么已经无从考证,但后来的司机一旦进入长安地界,语音导航系统就会提示「您已经入敏感区域,导航即将关闭」。剩下的路,全靠乘客指挥。

  尤其是在春节前后,如果能在长安区叫到一辆网约车,简直比中了彩票还要让人羡慕。

  市区的出租车司机们,也不大乐意在晚上九点以后,从城里载人去长安区。如果不幸接到了去长安区的乘客,就会边开车边在微信群里聊天:「X他妈!拉咧个去长安地乘kei,等会儿要空车往回跑了」。

  

  ▲图片来自西部网。

  乘客坐在后座沉默不语,内心忐忑,假装面色沉稳地看窗外的夜景,直到眼前一黑,内心才算安定下来——终于到长安区了。晚上九点半以后,这一方天地就已经开始休眠,四野黑暗,很少有开着门的店铺。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长安区没有夜生活。

  只有他们算得上是真爱,地铁站附近五块钱起步的拐迪拉克(其实就是电动三轮车),守候在离地铁站不远的路口,会等你到最后一班地铁,乘客跟司机甚至不需要交谈,只需要彼此一个眼神交汇,就可以体验一段生死时速。

  还有长安区自己的蓝色出租车,在地铁口等待着你,对每个走出地铁口的人热情招呼:「走不?」「起哪儿」「差一位就走」。

  

  ▲图片来自陕西都市快报。

  不打表,一口价,永远差一位乘客就走。乘客往往内心一个恍惚,该不是黑车吧?要不去坐公交车?别天真了,除了600路、616路等为数不多的公交之外,那种满长安跑的绿壳子公交车早在晚上8点钟就已经下班了。

  无需抱怨,能有车坐已经很好了。虽然出租车拼客人,但说句实话,虽然挤了一点儿,但大半夜,人多就意味着安全不是。

  毕竟,「民风剽悍」在长安区可不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概括得了的,有关于此的故事多到枚不胜举,就连曾经以敢言著称的华商报都在这里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在这里吃了闷亏、流过眼泪、挨过打的人,在看到「金周至、银户县,杀人放火长安县」这句关中民谣的时候,甚至会有一种看到预言神书《推背图》的感觉,原来一切一切早已经被先人们预言了。

  如此种种,也难怪有的人民群众提起长安就会纷纷摇头,惹不起惹不起。甚至在踏上长安区的领土时,会在内心里先怂上三分,毕竟传言太可怕了,终南山里有没有住着神仙先且不论,但「长安县里无好人」有可能甚至就是真的。

  很多时候,长安区就如同黑洞一般,吞噬万物。外面的人不想进来,里面的人想着出去。

  1

  第一批离开长安的,正是长安本地人,作为从小处于城市鄙视链最底端的生活群体,最能够明白其中滋味,一组「西安各区眼中的自己」图片就足以说明任何问题,城六区之间相互捧哏、相互diss,唯独大家看长安的时候,目光是统一的:「这也算西安」?

  五个字足以说明长安区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地位。

  就像一个四川人,为了友情,可以容忍鸳鸯火锅的存在一样。在这座四方形城市里生活的人,为了友情,可以容忍你要机器切好的馍、吃没有油泼辣子的凉皮,但即便是自称胸怀如海一般广阔的老西安人,在提到长安区的时候,也会锱铢必较的强调一下,「长安县」。

  

  ▲高楼林立的长安区 图片来自凤凰网陕西。

  没有错,城六区看长安区的目光是看下等人的目光,当年的本地热播剧《西安虎家》就曾有一集展示了这种微妙的关系,原本是省城西安人的郭达,因为后来住在斗门镇的缘故,成了兄弟姐妹眼中的下等人,闹出了不少笑话。

  这种鄙视是具体到生活之中的,据说心细的人甚至能从一个人说西安话的口音中分辨出来他是哪个区的人,当听到长安口音时,会淡淡的吐出一句「哦,长安县的呀」。饭局上一个「交警告诉你什么是长安区摩的司机」的冷笑话,往往能迅速博得满堂喝彩。

  也无怪乎,一代又一代的长安本地人想着法儿的出去,就像修真小说里所写的那样:「不成真仙,便为蝼蚁」,不去省城搵食,就意味着人生失败。没别的原因,主要是太憋屈了。都是西安人,为什么总是感觉低人一等?不说来自言语上的鄙视了,为什么就连上学政策都跟城六区不一样?是我广场舞跳得不够劲,还是直播玩的不够溜?

  做生意、念书以及拆迁,一代接一代憋着劲儿的长安人从这里离开,毫无留恋,变成真正的省城人或者其他城市、其他国家的人。

  偶尔也会回来,但终究是成了一个游客,只是稍作停留又匆匆离去,脑海里回旋着民谣歌手的那首歌:长安县,乌木些年,都么变。但岂止是乌木些年,光是「长安县」这个名字从汉高祖五年开始到现在,就没怎么变过。

  2

  第二批离开长安区的人是梦想着捞金的客商们。他们从全国各地像潮水一样涌进来,又像潮水一样退去。

  相比于繁华的市区,未经开发的长安简直就是一块儿淘金之地,只要动动脑子,怎么都能挣着钱。就如同曾经的美国西部一样,处处充满了机会。这是长安区的黄金时代,手里攥着的不仅是大学城以及航天产业基地这样的资源,还有优于其他区域的旅游资源以及百万人口。这也是商户们的黄金时代,西安人到哪儿都不能不到丰裕口,农家乐更是连得一片片,更别说各种应季的农家采摘体验了。

  也难怪当年长安区某处荒野之中会有一块儿写着「美国硅谷,中国郭杜」的巨幅广告。即便看不出来这两个地方有什么必然联系,但总能体会到一丝不可捉摸的野心。

  

   ▲图片来自网络。

  2012年,天涯网友发雄文分析西安市长安区的未来发展潜力,博得满堂喝彩。那时候,很多人觉得长安区完全符合新华字典里的造句:小张考上了陕师大,小王在城中村开了小旅馆,小罗在长安上班,大家在长安区都有光明的前途。但好景不长,到了2013年底,争论就变成了「为什么10年过去了,长安区还是没发展起来」。

  从论坛时代,到博客时代,再到自媒体时代,中国互联网的潮起潮落好几轮,人员都更迭好几拨了,「长安区怎么还没发展起来」的争论却一直挺立潮头,风靡至今。大家为此争论不休,但最终都落脚在一句「杀人放火长安县」。

  一切的一切,早已有了伏笔。当年矗立在荒野之中的那块广告牌,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消失无踪,荒野被楼盘取代。

  而商人们则是一批接着一批的离开,没有其他原因,长安县,乌木些年,都么变。是的,这里是时代冰柜,除了生长出高楼丛林之外,一切都是停留在过去的。

  十几年前,他们来长安寻找机遇,看见这方天地里,满街跑的是4打头不能刷卡的小巴公交车,蓝壳子不拼座就不走的出租车。十几年后,就连地铁站的拐迪拉克都提供手机支付二维码了,满街道跑的还是不能刷卡不能手机支付只收现金的小巴公交车以及不拼座就不走的蓝色出租车。

  想把生意做得更大,想要有更好的发展的人,哪会甘心留在此地。

  3

  第三批离开长安区的是大学城的学生们,带着对母校的不舍以及对长安区的满腹牢骚,外加一种类似于刑满释放的欢快感。这也确实怨不得这些学生,谁能知道「送你一个长安」就真的是送你一个长安区呢。

  

   ▲图片来自ZOL论坛 摄影:liuchanggogo。

  当代大学城的学生出行,一个字,挤;两个字,很挤。

  来西安上大学之前,觉得大学生活是这样子的——周一晚上社团/学生会活动;周二晚上跟舍友出学校聚餐联谊;周三晚上去图书馆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周四晚上跟心仪的人压马路看电影;周五晚上蹦迪,趁年轻可劲儿造,每个周内的晚上都充实有意义。

  周末就更了不得了——早晨一觉醒来,简单收拾一番,随便坐一趟车,随便找个站下车,在这个城市晃荡着,看看钟楼、城墙,在艺术街区自拍,发朋友圈感慨一下当代生活,做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

  结果,一趟600/616路挤下来,纷纷感慨人间不值得。流下悔恨的泪水:都怪年轻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这两路车沿线的学校都算得上是幸运的了,再不济也能刷卡挤公交,像西建大、西工大等学校的学子,最惨的是入学半年连三环都没进去过一次。

  

   ▲图片来自网络。

  哪个年轻人不想蹦迪?只是没有车拉他们去蹦迪的地方罢了。据说以前,是有开通过这么一条线,但很快公交公司就尝到了长安人民铁拳的滋味,专线开通仅一天就告夭折。从此以后,一边骂着这里,一边哪也不去,安安心心地在宿舍打游戏了。

  在他们看来,长安区大学城就是当代宁古塔,是流放之地。虽然学校周边的小村子被冠之以小居安国际、西崔国际以及其他国际,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热爱它才这么称呼,完全是苦中作乐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作祟。

  也难怪,一拨又一拨的大学生们毕业之后,纷纷头也不回的投奔北上广深,从未想过再次相见,提起长安区也是一肚子槽点。有个港片爱好者给我说,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脑海里泛起的是《监狱风云》里的一个片段:梁家辉刑满释放之际,跟狱友告别,有个狱友祝福他「不要说再见,除非想再回来」。

  喜欢都市生活的年轻人,早早就在备选名单里划掉了长安区。

  4

  一直留下的是散养在终南山里的各路神仙们,这里是当代西安最大的本土仁波切培训基地。本地媒体们在没有新闻的时候,就会请出这些神仙,拍一组高清大图外加几句煽情的文字,就立即会收到被快节奏生活压榨到发际线后移的都市人羡慕的目光。但都市人却是非常冷静的,即便再怎么羡慕,也只是瞅个周末的空子,去终南山找个峪口休闲一番,而后回归都市。

  

   ▲图片来自网络。

  依我看,长安区才不在乎这些,像一首歌里唱的:星星还是那个星星。当你嘲笑长安区的时候,长安区也在嘲笑你,你说这地方不行,家住斗门镇的虎二伯早在2004年就怼过一句「你们城里人就是活滴太lwei 撩」。

  是的,这就是长安区,自己玩自己的。剑未佩妥,出门即是江湖,能用拳头解决的就用拳头解决,不能用拳头解决的,想办法用拳头解决。你来就来,要走就走。一批接着一批的人来到这里,然后又成群结队的选择离去。

  好在,落户比叫个网约车还简单的时代来临了。那句「美国硅谷,中国郭杜」的宣传语早就成了如烟往事。

  媒体在各种角度解读抢人大战、买房政策、教育政策以及城市宣传的时候,长安区已经默默地迎来第四批人。

  在北京上班的河北大哥,为了孩子上幼儿园,举家迁入西安,买了房,落户长安。并由衷感慨,去年想落户长安区,跑了七八回都没办下来。结果今年年初硬着头皮再去办理落户,没想到一下子就办成了,程序特别简单,特别感慨。

  我连说,挺好挺好,春风十里,不如落户韦曲。

  作者:陈锵

  贞观作者

  版样设计:霹雳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

  今日『美观LIVE』文章

  

  点击上图,即可阅读本期『美观LIVE』文章。

   征稿启事

  『贞观』 公开征稿!内容须原创首发,与西安、陕西相关,一经采用,会奉上丰厚稿酬,详情请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1 参与 127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贞观club

本地生活,多元视角,多样叙述

头像

贞观club

本地生活,多元视角,多样叙述

1461

篇文章

489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