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学军:自己和自己的斗争才是摄影中最大的困难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为解放军画报社主任记者的袁学军曾两次集中拍摄中国西部高原风光,一次自驾,一次航拍;他曾13次进入高原地区,涉及四川、云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陕西;他曾环行对中国边防进行采访,不仅有高原,还有沙漠、大海……;而相比风光他更钟情人文,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深入内心、反映人性;自1973年从事摄影报道开始,至今袁学军已与摄影结缘45年,作为一名阅历与经验丰富的摄影家,在接受网易艺术采访时他表示对于摄影他最看重的就是摄影家自我的创新。

  

  袁学军老师接受网易艺术专访视频

  时隔十年:两次“西部五万里”

  1990年,时任解放军画报记者的袁学军和他的两位同事王达军、王建军共同策划、参与了“西部五万里”风光摄影活动,一辆越野车、三位摄影师,他们的拍摄足迹遍布整个西部,这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西部风光拍摄活动。由于三位摄影家都是军人,并且他们的名字中都有“军”字,所以他们三位的组合也常常被大家称为“三军”。对于从来没有上过高原的袁学军而言,高原的美丽风光使他觉得这样的拍摄特别刺激、特别新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在多次进行拍摄之后,袁学军不再有最初的激情,对于风景本身似乎也有些麻木。



  网易艺术直播:“中艺网校-袁学军:中国记忆”中关于的“西部五万里”短片

  在拍摄活动结束以后,袁学军把自己作品拿给国外的摄影家朋友观看,得到的反馈是拍他的太过具象,太过追求风光的光影效果,这些反馈也影响到他十年之后的再次拍摄。因为国外很多风光摄影家都是地理专家,他们对地理学科有着较深的了解,所以拍摄的作品可以解读出很多东西,尤其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会从地理环境的角度考虑自然风光的形成,因而作品并不是特别讲究光影效果。

  2000年,袁学军时隔十年又一次走进西部,不过这一次他是乘坐E76测量机在海拔万米云层以上,对自己早已熟悉的“西部五万里”进行航拍,相比较1990年的拍摄,此时的袁学军观念发生了很大转变,加之拍摄视角的不同,拍摄内容不再是纯粹的风光,所以也不是在单纯的追求光影效果,而是从地理结构、地域位置、地貌特征、生态环境的角度观察风景,这次航拍使得袁学军的作品表达深了一个层次,由于在拍摄方法上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也补充了他90年代初拍摄时的很多不足。

  通过十年跨度的两次拍摄,袁学军深化了对风光摄影理解,他认为好的风光作品不应该是千篇一律的,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种角度、同一种光影等等因素都对导致作品的雷同,“我觉得应该对一片风光有所了解、有所研究,在比较熟悉的情况下进行拍摄,才能把风光拍得比较深刻,这样的拍摄也才会比较自觉。不是简单的有一种光影效果,就是好的风光作品。”


  袁学军摄影作品 1990年 西藏


  袁学军摄影作品 2002年 四川

  从风光到人文:深入内心、反映人性

  除了1990年和2000年两次集中的拍摄风光摄影以外,袁学军主要是在拍摄人文摄影,他在采访中谈到自己对人文的东西更感兴趣,和拍摄风光摄影一样,拍摄人文摄影也需要对生活有深入的了解,他认为“作为一个成熟的摄影家,必须有一定的生活体验、生活积累,在对生活长期的观察中形成对生活深厚的认识,这一点很重要。”袁学军19岁下乡,对农村生活比较了解,所以他有很大一部分摄影题材是和农村相关,尤其是农村的儿童;20岁应征入伍,军人、军队生活也是袁学军主要拍摄内容,无论农村还是部队,袁学军的作品都和他自身的体验息息相关,基于对生活之间的细节、对人人之间的感情的观察,最终通过作品去深入内心、反映人性。


  袁学军摄影作品1980年 北京.密云

  比如获奖作品《英雄探妻》,这次在对英雄的理解上袁学军变换了角度,他没有直接去表现英雄模范人物如何积极工作、有什么英雄事迹,而是把他的拍摄放在英雄模范人物扫墓的过程中,希望在这种相对生活化的场景下,可以抓住人物内心的情感,表现一个军人的真实人性。“人家说军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钢打的,所以军人不可能没有人性。只有表现出这种人性,你的作品才能感人。”袁学军谈到。


  袁学军摄影作品2000年 喀什

  还有一幅表现战士学习跳舞的作品也令袁学军比较满意,他介绍到在80年代的一场部队与地方的联谊舞会上,来自地方的青年女学生手把手教战士跳舞,那个年代的战士面对这样的情况还是有些胆怯,但是在首长的鼓舞下战士只好勉强前去迎合,袁学军抓拍的瞬间是一名战士和青年女学生在羞涩的跳舞,另一名战士侧脸瞄着他们舞步的背影,袁学军认为这幅在构图上非常完美的照片准确的传达了当时部队战士的一种心理情况。


  袁学军摄影作品1986年 四川

  “关于人文摄影,这两幅作品给了我很深的感悟,现在我们总是在讲视觉冲击力,画面冲击力,什么是冲击力?打动内心的东西才最有冲击力,并不是说你有很大的动作,有很大的场面;还有就是要反应人性,通过画面把人性体现出来才是具有冲击力的作品。”袁学军认为具有冲击力的优秀作品不是一时的,是能够被持久的欣赏。

  80年代的“摄影获奖专业户”


  袁学军在摄影展现场并接受采访

  袁学军从80年代参加摄影展开始,先后获得国内外摄影奖项200余项,包括第十二届全国摄影艺术展金牌奖、斯里兰卡国际青年艺术展览金牌奖、第一届解放军摄影艺术奖、中国新闻摄影记者金眼奖等,袁学军也被誉为摄影界的“获奖专业户”。在采访中袁学军介绍到80年代中国开始涌现出很多摄影展览,一些杂志、摄影团体也开始陆续举办摄影比赛,从70年代开始从事摄影已经有一段时间的袁学军,在这一时期开始积极、踊跃的参展、参赛,几乎是每一场都参加,一年有二三十次之多,而且每次都能获奖,一等奖、二等奖比较多,至少也是三等奖。“那个时候摄影刚刚流行,只要愿意动脑筋,比较勤奋,能够去拍出作品,还是可以取得一些成绩的。”他也坦言自己参加的目的纯粹是为了获奖,获奖所带来的一是可以提高自己在摄影界的影响,二是获奖奖金可以补贴自己的拍摄花销,因为摄影创作相对来讲还是会有很大的开支,在普遍工资30元至50元的当时,能一次获得600元的奖金对于摄影家来说的确是不菲的收入。

  袁学军谈到自己能够拿起相机不容易,拿起来后就特别喜欢摄影,从一次次的奖项中他也得到了很多鼓励,更重要的是在当时摄影教学、摄影图书都稀缺的情况下,参展、参赛更像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可以使自己更多的掌握摄影技巧、提高专业水平。但是到了90年代袁学军参展、参赛的次数就比80年代少了许多,2000年以后除了极为重要展览、奖项他基本就不参加了,他说这是一个过程,当名气和影响力都有了的时候,就应该注重自己在摄影上深一层次的进步,他希望自己可以沉下来研究摄影。

  透过“至暗时刻”来看摄影中的最困难的事

  为了拍摄,袁学军曾多次走进中国高原地区,规模较大、范围较广的就有13次之多,而且每一次几乎都是不同的路线,他还参加过自己单位组织的“周边行”拍摄活动,将中国的边防走了一圈,这一圈不仅有高原、还有沙漠、大海。由于长期在外拍摄尤其是在高原拍摄的原因,有时能吸上氧有时会缺氧、吃饭也是饿一顿饱一顿,这些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损伤,2002年当袁学军从成都再次准备去往高原的时候,他遭遇了心脏梗死,还好及时赶往当地的华西医院接受抢救,这位摄影圈里出了名的“拼命三郎”才转危为安。


  袁学军摄影作品 1989年 兰州

  但是袁学军不认为身体受到的威胁是自己摄影生涯中的“至暗时刻”,他觉得为了创新自己和自己的斗争才是摄影中最大的困难,摄影家需要解决在思想上对摄影的认识问题,在追求摄影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挑战自我、战胜自我,将自己的摄影创作在不同的阶段都可以有一个内容的转换,抛弃旧东西,确立新东西,创造出一种新的拍摄方法、摄影理论、摄影观念,只有创新才能使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只有创新人们才会对作品记忆深刻。他认为在摄影中需要不断地学习,而学习的目的也是为了创新,不是为了效仿与重复别人,模仿的再像也不是当代而是后代。


  袁学军摄影作品 2008年 宁夏

  相比较作品上的创新,拍摄途中的麻烦与困难:翻个车、吃不上饭、起早摸黑洗照片、几天不睡觉等等,袁学军觉得“都不是事”,他觉得最幸福的时刻是当自己拍到一幅非常满意的作品,就像他抓拍到《英雄探妻》那一瞬间时的振奋,就像在西部高原上拍到精彩风光时心里会想“今天不吃饭都行”的喜悦。

  从盲目、充实到理性的摄影过程

  袁学军之所以可以走上摄影的道路和自己兴趣爱好广泛有很大关系。他从小就喜欢唱歌,看到有人画画自己会跟着学,后来在宣传队学习乐器、舞蹈,在学校会借同学的手风琴、二胡练习演奏,虽然谈不上精通但是却为自己的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正是凭借这些兴趣爱好,袁学军在农村插队当知识青年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被以特长生的身份招进部队,由于会画画、会写字、会唱歌、会乐器、会跳舞,所以在部队也是从事宣传工作,随着部队宣传工作需要摄影人才,具有文艺基础的袁学军顺理成章的开始从事摄影。


  袁学军摄影作品 2001山西


  袁学军摄影作品 2010年 广州

  回首自己的摄影经历,袁学军这样总结:70、80年代是比较盲目,90年代是比较充实,2000年以后是比较理性,他认为自己在每一个时间段都有所转变,从1973年开始,整个70年代是在为报纸报道拍摄,80年代更多的是想着如何去发表、如何去获奖,90年代开始沉住气策划专题。2000年之后,袁学军出于对身体状况的考虑,他不再像之前那么“拼”,也因为阅历的关系,他将自己的工作重心转向理性的研究与拍摄,包括研究自己曾经的作品:从拍摄方法到题材内容,整理资料,出版画册,有准备、有计划的专题拍摄,充实之前的专题拍摄内容:部队系列、打工系列、茶馆系列,此时袁学军已经从事摄影长达30年,他认为这也是自己对待摄影比较成熟一点之后自然会有的转变。同时袁学军也通过讲课的方式鼓励年轻人从事摄影创作,并和朋友座谈研究拍摄选题。

  今年已经68岁的袁学军在采访中谈到,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奢望,也不追求什么功利,主要是希望把自己的摄影进行好、作品整理好;摄影给他带来很多的乐趣,但也因为摄影而使身体受到损伤,所以他希望把自己身体保养好,也希望和自己一样从事摄影工作的摄影家们注意健康,他说有了好身体才能有好的作品。


  袁学军老师简介:

  1950年生于四川成都人,解放军画报社主任记者,大校军衔。1973年开始摄影报道。从事军事摄影近40年,参加过抗洪救灾以及军队、国家重大事件的专题报道,13次进入西藏边防一线采访。他是摄影圈里有名的“拼命三郎”,其作品先后在国内外获得200多个奖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名家月月谈

北京国际摄影周名家月月谈

头像

名家月月谈

北京国际摄影周名家月月谈

4

篇文章

1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