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时间旅行叫什么科幻大会?| APSFcon游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这是亚太科幻大会(APSFcon)的2篇玩家游记,已获作者转载授权

  为啥我们要在同一时间段安排2场以上的内容?

  也许这里,你会找到答案

  玩家1号:@Kinzoo

  回顾前两天的亚太科幻大会,觉得自己就像那种光顾着拿成就跑地图却忘了推主线的佛系游戏玩家,错过了很多精彩活动,所以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来推一次主线。

  这个有机会的意思,大概是说等我能时间旅行之后再回来看看。

  My APSFcon(和my doctor差不多一个意思)从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开始,或者说,从隔着科技馆的铁栏杆看到一台TARDIS好端端地停在那里开始。

  那之后就突然下起了雨,我们略显狼狈地跑进了科技馆,一边整理画廊的作品一边看着会场慢慢被搭建起来,可惜大会开始之前正好是我开题答辩的日子,白天帮了一点忙之后也没有待更长时间,回学校准备论文。

  △ 弱小,可怜,又无助(编者:大概是在说Tardis?)

  开题答辩在人文楼7楼的会议室,天气很好,从会议室的窗户竟然能看到会场附近的盘古大观,感觉是个好兆头。

  答辩的过程中,有两位教授都鼓励论文方向不够明确的同学往科幻的视角看一看,下午轮到自己接受老师们的意见,紧张到模糊,但是耿大爷居然理解了我要表达的东西,还以为自己会被他一阵数落……总之结果还不错,这之后就能放心享受两天的科幻大会了。

  会场其实并不大,十几分钟就能把整个走完,趁观众还没入场和未来展区的TARDIS拍了照,从前台拿了好几条需要参加某种活动才能得到的丝带。之后那天下午有人问我,你这条丝带从哪拿的,我只能说,利用了系统漏洞……

  丝带是这次大会最有互动性的部分,每个人收集丝带都玩得好开心,为了交流丝带信息,会场上本来不认识的小伙伴也可能会鼓起勇气搭话。

  而且除了标准的丝带粘贴方式之外,很多充满脑洞的丝带装饰方式我也蛮喜欢的,比如有人把丝带犬牙交错般排列到吊牌的挂绳上,整体气质看起来像瓦坎达国王脖子上那条大金链子;还有人把丝带整齐地码在胸前,远远看去还以为带了个达斯·维达那样的呼吸机;甚至有人把它延展成了衣物设计的一部分,比如肩章那样的,走起路来会随风飘动,再多一点似乎就能变成翅膀。

  第二天的时候会场一直散布着隐藏彩蛋丝带“头号玩家”的消息,可惜已经没时间去找。

  △最后收集到的丝带有一条咸鱼那么长……

  之前帮忙布展的那天一直在忙未来画廊的事情,所以进门之后基本上是直奔画廊那部分,看到原本冰冷且空荡荡的架子上挂满了想象力都要溢出来的作品,一回头看到有人领着大刘走进休息室,看到他,科幻大会的气氛才算是真的起来(此时脑补了妖猫传里面杨贵妃夸李白的那句台词)。

  △这两位被随便放在画廊的角落里,看来银河系的历史真的已经翻篇了(不

  上午去凑神秘博士粉丝聚会的热闹,见到晏老师被她的一箱音速起子惊呆了,这是从多少Doctor那里抢来的呀,没有买卖是不是就没有伤害……

  除了感慨喜欢DW的妹子们颜值怎么那么高之外,还有对主持人晏老师控场能力的敬仰,该说不愧是在学校带孩子们带出来的么……

  在未来展区那边随便买了点徽章和海报,还抽了一个乐高的盲盒,里面是沙滩风格的杀戮玩笑丑爷,碰到双翅目在签售,买了她的签名版新书。

  △这是我收到最严肃的签名了。

  跟panel的路上看到五楼的桌游区,排列桌游的架子底部摆着一盒盖亚计划,旁边一群人在开时间守卫,而在原本的日程里面并没有能玩桌游的时间,就只能羡慕了。

  第一天的每一场panel人都非常多,没有座位很正常,中途还遇到媒体的朋友,一起听了饶骏那场,刚进一楼报告厅的时候她还盘算着会谈完了之后能不能找饶骏约个采访,等到终于找到报告厅最边角的座位安顿下来,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她再也没提过这个想法。

  这场我还看到韩松老师在最后站了一会儿,可惜自己座位太靠里面不好给他让座。

  晚上有一场需要在科技馆外排队的颁奖礼,排在我后面的是一名科大讯飞的员工,他专门来北京参加科幻大会。他后面是三位穿着领航员T恤的志愿者,聊天的时候他们说自己是志愿者,没有买票,所以晚上的颁奖礼要把座位让给观众,特别可爱。

  突然起了风雨,我没带伞和衣服也非常饿,决定逃离队列,科大讯飞的小哥哥说,再坚持一会儿呗。这瞬间,怀疑自己怕不是个假粉。走到科技馆对面回头看的时候,队列的长度似乎还在慢慢增加。

  假粉的另一个例证是我没去排大刘的签售,也没去排大刘第二天下午的活动。中午一起吃饭的头套(是个名字)说好可惜啊排不上大刘的签名书我说没事的放轻松心态我也没有排呀,然后跟头套说去年蹭大刘专访的故事,头套捶胸顿足。

  下午的九州粉丝聚会感觉质量非常高,请了好多九州的大神们,各种梗和黑不要钱似的往外一通洒,是只有真正的粉丝才能感受到的那种快乐,和打孩子还不一样。

  上一次这样规模的九州粉丝聚会是什么时候了?我不知道,自己从高中开始喜欢九州的时候,就没碰上过什么集体,到后来因为九州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是在网络上交流的多偶尔面基。粉丝聚会之后开了一个面对面群,看到一个微信躺列多年的朋友惊呼,你也来啦,然而打完招呼之后也并没有在现场见到。

  死宅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没有绝对机缘巧合的话,想见面非常困难。说起来在微博的repo里面看到之前一起吃过一次饭的铁刀小姐姐当时也在现场,然而脸盲的我已经什么印象都没有了,只记得那顿饭她没让我花钱,可能也会一直记下去。

  但大家也都不提什么“铁甲依然在”了。

  像我那个怨念的开头一样,这次亚太科幻大会真的是为时间旅行者量身打造,这几周去了好多展会,核聚变可汗大会之类的,只有APSFcon把有趣的内容放到同一时间,逼着观众选择自己的日程,没有一个人能获得最完整的体验,除了活动在现场的时间旅行者们之外,他们可以先去听一场,再回来听同一时间不同地点的另一场活动,非常令人羡慕。

  很好奇科技馆有没有监控,能不能从里面发现同一时间两个不同场地出现了一样的人……如果霍金泉下有知,我想也足以告慰他为了寻找时间旅行者而付出的努力。

  时间旅行者们一定无法舍弃大会中同时发生的两场有趣活动,请重点盯一下那些在活动中频繁出现每次都能排到座位的人还有号称收集完所有丝带的人,如果他们愿意,“引力奖得主”这样的丝带也不是不可能拿到手。

  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韩松老师是位时间旅行者了,他微博也能证明。这也解释了在太空热潮那场为什么韩松老师只站了一小会儿就消失了,可能是他觉得自己需要回去重新排队。

  大晚上的,写到这里我有点害怕……

  虽然说没赶上那些非常有意思和气氛的panel,但已经听过的除了时间太短想吐槽之外,也有很多收获,甚至最后一场还很有仪式感。听完主任对这次大会的总结,感觉整个会场像一台巨大的蒸汽机,巨大的噪音与浓烈的烟雾都逐渐平息,它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当然有些地方很奇怪,比如说二楼那个写着“买二赠一”却不能购买咖啡的休息处,简直就像游戏的交易系统没做完,你觉得这是个bug的时候,他们还要笑眯眯地呈上一条彩蛋丝带:“星矢,你不是还有生命吗?”(这条丝带在我特别丧的时候看起来超有斗志,但是仔细想想其实是嘲讽吧……)

  所有日程都完了之后大家去TARDIS那里集合拍照,因为不剩什么人了所有拍照的都开始放飞自我,包括一些让TARDIS严重OOC的造型……

  △宇宙的另一端再见吧!

  晚饭时间在附近找了一家KFC整理那天所有的文字信息,买了杯可乐,最后只剩下冰块,为了集中注意力一块一块地把冰塞进嘴里,还剩下四五块的时候,所有的信息都整理完了。出门的时候,又开始下雨,对我来说科幻大会这才算结束。

  还有一个巧合,我在散场的路上收下了他人送来的丝带,也是我本次科幻大会收集的最后一枚。上面是"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就这么一直下雨的北京,和《银翼杀手》的城市特别像。

  

  玩家2号:晏晏

  一个关于APSF 的repo,就叫它《定义与方向》吧。
两天之内,我好像经历了整个宇宙在脑子里爆开的全过程。它们像一颗颗快乐的跳跳糖,在每一张照片每一本书每一笔签名的背后,弹出小气泡,让我开心到根本没法闭上眼睛。

  

  科幻,我所欲也,教书,亦我所欲也。二者可得兼,唯APSF是也。这次亚太科幻大会,我既是staff,又是演讲嘉宾。于是我想尽量让它们都变得有趣一些,至少在这一届APSF上,是这样。

  组织交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给TARDIS保驾护航,并带着大家玩一场关于哭泣天使的快闪。我带上满满一箱总共十把音速起子,穿着5年前订做的TARDIS小裙子,观察每一个进入蓝盒子里的whovian的反应。

  不少人盛装而来,甚至吸引了BBC神秘博士粉丝秀主持人Christel Dee的注意。大家一起聚集在TARDIS门前,喊着exterminate和Don’t blink,为博士的重生叹息和尖叫。那是我第一次为这次盛会惊讶:平时感觉挺冷的圈,竟然有这么多人?

  

  很快,我就陆续听到了其他fan meeting现场传来的回应:“我们圈一点都不冷!”粉丝活动聚会永远有数不尽的脑洞和吐不完的槽,相视一笑,发现梗都懂——对说的就是中土聚会“你比我猜”环节——那感觉不要太好!

  抱着书,一路小跑,冲到自己心仪的大神面前,递上纸笔并激动到无法言语。这是我见到大刘和大角时的表现,相信也几乎是所有粉丝的表现。

  

  除了积极促成粉丝聚会,东奔西走四处帮忙之外,我也有幸坐下来听了几场高质量的讲座。关于未来教育的探讨,与我所需要演讲的主题不谋而合。尽管时间有限,但我还是忍不住将问题和思考说出来:我们需要的究竟是熟谙科幻术语的电子羊与机器人,还是能提笔写出关于未来思考文章的科幻迷?

  在演讲结束后,我有幸在休息室里见到了不少大神。来自捷克的作家Lucie听说我是老师,特别开心地聊起了教育的话题。语言的不同此时似乎根本不是界限,因为即使是缓慢地往外蹦单词,依旧能弄清对方急切需要表达的理念和意图。

  我惊异于这种交流的顺畅程度,也能藉此更加亲切地表达自己对于科幻的看法。我告诉她,自己当年是被老师安利《人猿星球》入的SF大坑。没想到她心领神会地笑笑:“是不是感觉有一扇门突然打开,而那一面无比明亮?”

  

  对,那就是科幻给我最初的感觉,也是一直为我带来的乐趣所在。有些东西是不需要边界来定义的。

  我并不需要告诉学生,科幻的概念是什么,幻想能带着他们走多远。伦敦科学博物馆的Matt对我说,给学生讲科幻是一件很酷的事儿,因为他们会让想象力变得更好玩儿一些。

  维塔工作室的Ben对我说,带着孩子去看一看他们的工作室,看看那些想象力是如何一步步成真。

  《钢铁苍穹》的导演Timo对我说,喜欢并且期待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总不是坏事。

  王晋康老师写下“科幻是我们共同的生活”……

  

  “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分布不平均而已。”我大概没办法在这辈子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幻作家,但我大概能做一个优秀的科幻传播者。用我的笔,我的话语,我的课堂,我一切剩余的时间和空间里的容量,燃烧恒星发出的光,探寻生命宇宙及一切的答案。

  但这答案,由我探索大概不太合适。在会场里,我看到无数挂着吊牌收集丝带的95后甚至05后,正如我过去学生与现在学生的年纪。

  未来大概是我们共有的,但我更希望在他们眼中看到清晰的航向。

  

  | 关键词 |#亚太科幻大会#

  | 作者 |

  小K,来自M78星云的人类观察员(实习中),其特点是好奇心会以触角的方式长出体外,目前看起来像个炸毛大海胆。

  晏晏,中学语文老师,或称史莱姆老师,软体生物。边教书边码字,偶尔做演讲卖SF向安利。相信语文与科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并立志将有限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次元转换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不存在新闻

专业科幻媒体

头像

不存在新闻

专业科幻媒体

759

篇文章

394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