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深圳城中村房东说:你要是差这点钱就别租这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深圳,曾经南国的边陲小镇。


40年前,中国大地四面八方的一群人来到这里,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有梦,也不知道自己身在大时代的何处,就一切都押在了深圳,在这座城市安身、立命。


那是一个热血沸腾、而且房价房租都还不高的年代啊!


那时候的“深漂”,他们会说出“我最怕的,就是辜负这个时代”这样的豪言,深圳的无数种可能,来源于他们,也成就了他们。


而以上,都不是本文的报道重点……


40年后,昨天,看到新闻上的《2018年白领调研报告》,指出一线城市买房压力太大,在深圳租房居住的白领高达68.8%,比北京上海还要高出10个百分点。


5月初,网易发布“青年之城调查报告”,四个一线城市里,深圳青年的房价承受力最低,换句话就是,这里的青年在房价面前要显得更加脆弱。


这几年在深圳,许多人开始无奈、被迫用“房租”丈量着这座城市。当中就包括此次的故事主人公:深圳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白领——张超越。


90后,外型靓丽,开朗能唠,2016年大学毕业来到深圳的张超越,近期正在筹划自己的第六次搬家。


她给自己在深圳的搬家总结,接地气或许还具有普遍性,一针见血——


“找房租房这么难,其实还是因为穷。”




很多人毕业后都在深圳租房

但不是每个人都住过床位房


2016年6月,深圳南山迎来了新一批毕业大军,包括初入社会的“行政新手”张超越,心里憧憬着能够“左手家庭右手事业”的她,选择了可以步行上班的南山大冲,作为自己的深圳首站。


很多人毕业后都会来到深圳工作,都会租房子住,但是,不是每个人都住过床位房。


张超越住过,毕竟那里是南山。


尽管有眼前这个女生的细细描述,但见圳团队的记者一开始还是很难想象。


深圳南山区,大冲城市花园,大概十几个平米大的一个次卧,里面有两个上下铺,可以住四个人,没有衣柜,所以衣服只能放在各自箱子里。


这里的一个床位,当时房租收费是950元/月,不签合同,按月付。


“这可是大冲回迁房的一个大户型,90平米的四房呢,每个房间都是床位房,三个次卧都是有4个床位,主卧更夸张,放了四个上下铺,住8个人。”


可以住下20个人的这个床位房,实际上住的人也超过了15个,好在男女不混住,张超越房里的其他三位“床友”,大多也是刚毕业或者毕业一年的女生,有做外贸的做人事的做设计的。


尽管行业不同,但大家都差不多是拿出了每个月工资的五分之一,来换取深圳的一张床。


大家都不容易吗?张超越告诉我们,她并没有感受到这么惨烈的感觉。实际上,很多深漂的想法确实如此:工作那么累,下班后只是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干嘛花那么多钱,再说五分之一的工资已经不少了,没必要住得太好,上下班方便也就行,那个地方不叫“回家”,叫“回宿舍”


于是,两年过去后,张超越的三个床友们,还有一人至今还住在那个房间,那张床。只是现在的那个床位,月租已经涨到了1300,不知道还是不是只占那个女生工资的五分之一……


张超越只在那里住了一个月,严格来说是26天,便从那个上下铺,搬到了同个小区的一个单间,“搬进了一个次卧,很大可以放两张床,我和一个女生合租,一个人一个月1200.”


张超越这次搬进去的是一个五房,两年后的2018年5月,这个五房已经“变”成了一个七房。


这让张超越感到惊讶,不仅惊讶原来深圳的客厅还可以变成两个房间,更惊讶那些房东二房东赚钱实在是太容易了。


“你想想,客厅再隔成两个房间,一个月房租收入就多了五千,比我的工资都多,太可怕了,丧心病狂。”


外部:2016年交楼入伙的大冲城市花园小区


内部:这便是张超越当时住了一个月的大冲床位房



深圳的房东感觉没有一个是好人

北方人不懂南方蟑螂为何这么大


好歹不是床位房,张超越住了将近半年,原本半年期合同应该是1月份到期,可是那年才12月,房东便催着她让她搬家。


这件事也让张超越至今对深圳、对租房生活耿耿于怀。


临时就要搬家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我当时甚至觉得深圳的房东没有一个是好人,也才明白原来有能力的话,真的是想在深圳买房,自己的房子感觉那才是归属感吧。”


因为当时的工作已经从南山换到了罗湖,所以张超越这一次之后不再留恋深圳南山,加上找房搬家时间有限,她在网上找到了布吉一个三房的次卧,完整的次卧,房租1180元,几乎没有想过第二选择,定了。


又是一次短暂的租房,张超越只住了两个月。


“公司九点半上班,我真的7点就要出门,因为走到地铁需要十几二十分钟,还要挤地铁,我每天都要到七点五十分左右才能上得了地铁。早高峰在布吉搭地铁,简直没有文明可说。”


此前都是走路上班的张超越,尽管以差不多的房租搬到了布吉一个完整的次卧,可是人挤人的深圳地铁,让她的上班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折磨,两个月后,张超越不得不重新以公司为半径寻找住所。


这一次,是一个罗湖国贸附近的老房子,40平米的两房一厅,一个人月租2000。


张超越最初找到这样性价比的房子的时候,虽然空间小了点,但心里还是偷着乐的。


“可是租房这事儿吧,我觉得没有远虑,就肯定有近忧,老房子吧,你懂的……”


作为南方人,见圳团队还真有点难懂——原来北方的同学们,是从来没见过拇指一般大的蟑螂的!


更何况是北方女生,用张超越的话说便是:“天天都有蟑螂,但合租的南方人室友从来不怕,甚至蟑螂爬到她腿上了她都能手抓蟑螂,可是在她旁边目睹这一切的我,已经濒临崩溃。”


人生往往就是有些别人看不懂的艰难,七个月后,蟑螂留下来了,张超越没有。

张超越说,蟑螂喜欢和她抢这张沙发坐



我的城中村房东说

你要是差这点钱就别租这里


位于高大上的京基100下的蔡屋围新十坊,一个20平米的城中村单间,是张超越在深圳租房的一种全新的尝试。


一切都挺好的,直到两件事情触动了她。


第一件事,临近过年,张超越心里惦记着房东有些月份乱收水电费的事,于是在回家过年前,把电表的度数拍了下来。


怕什么来什么,过完年回来,电表度数竟然多出了两百多度……


张超越去找房东理论,过年十天明明没人在家,为什么还有用电,是房东胡乱收费,还是过年难道有人住进了自己的屋子?


在深圳城中村里,没有房东会承认这样的潜规则操作


于是,张超越拿出了自己手机拍的照片,而这样的举动,则彻底惹毛了原本就理亏的房东,他直接甩给张超越这样一句话——


“别人都没有这样(来找我理论)的,你要是差这点钱,就别租这里!”


第二件事,发生在今年4月份,网络上疯传一段“城中村男子强拖女邻居入屋”的视频,尽管后来已有公安局通报称女子获救嫌疑人被拘留,可是这让张超越心有余悸,因为视频里那样的城中村出租屋布局,和自己所住的地方几乎是百分百一样的。


“毕竟城中村人还是比较杂,而且我观察过,住城中村里的,男的比女的多太多了。”


今年五一,张超越开始为自己的第六个家奔波


来了深圳两年,她说她还没住过福田,还没住过龙华,可是在五一期间跑了几天后,张超越才发现,福田就一个字“贵”,而龙华,也真心不便宜。


生活太现实了,我们无法知道像张超越这样的深漂女生,在深圳还有多少,但我们希望你能看到文章的最后,看到张超越的这几句心里话。


“每次想到又要找房子的时候,我都想哭。”


“毕竟搬了那么多次家,实在不想再搬家了。”


“有家才有一个安稳的归宿,有能力的话还是想在深圳买房。”


“找房那么难,其实还是因为穷。”


“我很坚定要留在深圳,也觉得现在房子可以租,而且我相信我以后一定会在深圳有套自己的房子的。”


“可是我依旧热爱这个城市,热爱深圳,因为我觉得除了房子这事以外,这里能够给你带来的,是更多的东西。”

漂,都是为了不漂。

给理想一点时间,慢慢慢来,共勉。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人物系化名)



见圳评论区开放讨论

你也有过难忘的租房经历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12 参与 245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头像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109

篇文章

412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