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相约 宁夏中卫文学创作者秦志峰原创散文集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阅卫草堂》第58期

  系作者授权《阅卫草堂》文学专栏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网易新闻·《文学中卫·阅卫草堂》。

  榆钱绿后桑果红(外两篇)

  秦志峰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记得早年,乡间家门外东墙边有一株榆树,一株桑葚树。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两株树究竟有多少年岁,连父亲也记不清楚了。

  每年春天,春风拂过,阳光和月光浸润、风雨洗礼之后,势如虬龙的榆钱树和桑葚树,如同养足了精神的村人。

  它们无意争芳斗艳,只愿意悄没声息的添些绿意儿。它们不曾相约,只是等春日的气氛浓郁之后,一前一后吐出满枝满杈的绿芽儿,尽力蓬勃着开枝散叶,遮阴搭凉。那苍劲的树干,褶皱的树皮,片片的绿色。经历了一年又一年风霜雨雪的洗礼,依然顽强生长,郁郁葱葱。一点一点,一片一片的绿意,点缀了我们荒芜且寂寞的童年。

  儿时,乡亲们的生活都不富裕,我们这些小孩子吃食很少,一露头的毛独扫芽,灰灰草叶,大耳朵草,被娘一蒸煮,便是很方便的吃食。

  榆树叶和桑葚叶是不敢乱采的,娘说采多了榆树和桑葚爷爷会生气,更会伤心。也有淘气的孩子养蚕,央求娘少给他们一些。还哄骗娘他们是国家未来的主人,都是将来的参天大树、栋梁之才,迟早要修建通向天尽头的丝绸长路的!到时候,可以请我们全家人骑高头大脸的双峰驼去旅游散心。

  娘心善,禁不住半大小子的麻缠。只好安顿我爬上粗树干,稀稀花花的采摘一些,分发给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他们欢喜的要紧,连连夸娘通情达理,也会捎带着夸我懂事,能干,将来一准能寻下一个花朵一样的媳妇,操持家务,养儿育女一串字。

  那时,娘也会背过头,偷偷乐一阵,脸上像布满了好看的云霞。背地里便不忘教导我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有了大出息,她和爹脸上才会光面。娘也会说:花美在春天,人美在少年,读书的娃儿才可以遍走天下,阅读春秋。

  说着说着,榆树叶和桑树叶就翠绿翠绿,生动闪亮了起来!两株树如同两把巨大的绿伞,遮住了骄阳 ,遮挡着风雨,罩着半边天,半条路,林荫满满,我们满满的绿色好心情。村路也变成了绿色长廊,星光大道,带给我们无尽的向往和渴盼。


  榆钱儿结实了,一串一串,连成一嘟噜一嘟噜,每一片都那么圆满,那么滴翠。娘心细,在木头长杆顶部绑缚了一个铁钩,轻轻地勾拉下柔软的枝条,按稳,便开始采摘榆钱。一片一片,如绿色的雪花,如每天快乐知足的平淡日子。等采满一竹筐,娘便淘洗干净净,掺和些面粉,去蒸煮去了。干柴烈火,袅袅炊烟,隐藏着娘的一份赤城和爱心。没多久榆钱蒸熟了,娘拿出碗,盛满几碗,端给爷爷奶奶和村里的老人们去分享,然后才会给我盛上,让我有滋有味的美吃一顿,娘看着我吃,她似乎总在饱眼福。我知道,最后,娘会在灶间吃一些,但不多。娘的心里装满了孝敬老人,齐眉父亲,养育孩儿,独独淡忘着她自己。也许娘从两株树身上学到了太多,如无私,如平静,如安详,如奉献······

  偶尔有贪玩的猴娃儿爬上树,连枝干采折,被娘看见了,便会说教一番:说前人栽树,后人享福,不该采折的!树也会伤心干枯的,惊吓的小孩儿面如土色,娘才会宽慰几句,说:日子光阴比树叶子还稠密呢!干粮馍馍,粗箩活计。今年吃了明年还要吃,吃可以,却不能糟践啊!人是应该学会感恩的!有时候,娘还会带着我们去枣园的中间看那口古井,并且说:“你看这口古井,它默默付出,滋养了村人多年,内心从未有什么不平事,它看惯了天地太多的花落花开,云走云飞,一点都不邀功,一点儿都不浮躁。”

  显然,古井里也曾经记忆了祖辈,父辈们太多的经历。一滴井水流经娘的心间,就是一份辛苦和付出;一滴汗水就是一粒种子,一份收获。燕子穿屋檐飞过了无数轮回,日月东升西落映照了树木多次。榆树和桑树不曾羡慕芬芳的桃李,也不想做飞絮如雪的杨柳。它们尽力做好自己,绿就绿的青翠,长就长的势如伞盖,一边送来阴凉,一边捧出果实,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直到落花成丘,化成红泥肥料,回归土地。

  村口有一家小卖店,习惯每天呡一口榆钱桑果酒的三爷爷,一时手头不方便,有一次,他便采了一枝榆钱,问看守小店的孙奶奶,可不可以记账赊酒?孙奶奶豁着门牙,一脸褶子,似一颗山核桃,笑着说:“可以啊!不过你要拿那些古董书顶替,如果到时候说话没准,那些书就留给我的儿孙压箱子底去了!

  “怕甚呢!大不了明春过年的时候给你家多写几幅春联,贴满你的门窗,狗窝牛棚好了!”“那倒不必,只希望俺百年之后,你个老顽童可以给俺写个什么悼词,墓碑什么的!俺可不想做唐朝的武则天,一转身子,身后墓碑光秃秃的,还说什么无字天书,任由后人评······”


  说着说着,两位老人一阵唏嘘。显然,他们是在感慨匆匆的岁月,感念着红尘人间的诸般美美好好,那些曾经的不如意和淡淡往事,都幻化成了黄河里的一道浪波,青山顶上的一片白云,一朵朵春去秋来的榆钱和一颗颗浸润日月光华的桑果。渐行渐远了!珍惜和回味注定会伴随着他们平淡却没有太多遗憾的一生。

  许多老人们离开了这片土地,两株树依然扎根守望着。岁岁春风,燕子回时,它们便开始泛绿,继续生长。现在,榆钱桑果不再是人们救命的吃食。只有个别人会忆苦思甜,揪几枝尝尝鲜,比如母亲。但怎么嚼,也品不出当年的味道了!也会有虫子,鸟儿尝一些。但是,更多的榆钱会随着风雨飘零,四处飞散。榆钱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但是,它们最终依旧会降落大地,裸露或者被尘土掩盖,如果有奇迹,也会有个别的榆钱籽生根、发芽,默默生长出一棵幼小的榆钱树儿,延续着老榆钱树的梦想。

  现在,也没有孩子们养蚕了,他们已经不认识那些虫儿们了!蚕成了“天虫”,春蚕吐丝丝方尽,对于他们仅仅是一句唐诗,丝绸之路的锦绣与辉煌,他们也许会有新的创造和开拓,我们应该充分相信现在孩子,未来主人的能力。丝路长歌,花雨飘香,行走在春风里,沐浴在光环里,赶上了好时代,孩子们有了更高远和壮大的梦想和理想。

  桑树的叶子比榆钱叶要大好几倍,它们更接近于一把把小扇子。桑葚的成长周期几乎没有变,但是那些年似乎怎么盼,它们也怕红,也许是因为一上点颜色,就被嘴馋的我们蚕食了!现在却不同了。好像一眨眼,它们就红了,紫了。不经意间,看着街上偶尔有闲淡的老年人兜售桑葚,一纸杯,五角或一元,才想起来家里桑葚红了。儿子住在城里,已经忘记了怎样爬树。我也没有兴趣一个一个采摘桑葚。只有低矮处,娘踮着脚,用铁丝弯钩钩挂采摘一些尝尝鲜,送给周围几个老人品一品,借机回味一下她们曾经走过的青春华年和艰难岁月,那些且行且珍惜的苦日子!


  榆树和桑葚树,对于爹娘,是一个念想;对于我,是一道记忆里的风景;对于儿女,只是两棵普通的树。房子翻新了,树老了,但依然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从春到夏,从夏到秋,燕子来去,两株树轮回着春秋。爆裂的老树皮,被修剪的小树枝,也不再是人们灶间的柴火,也不再熊熊燃烧,不再有袅袅的炊烟和一锅香甜的五谷杂粮粥······那些自然脱落的树皮和被爹修剪的低矮枝,被弃置在了路口的大垃圾箱,当做了废物和垃圾,爹很心疼,但是也不知道咋利用它们了!

  日子一日冷过一日,北风又开始轮回吹雪,榆钱和桑葚叶儿挣扎了多次,但是依然被朔风吹落卷来卷去,复又卷来。它们也不再是牛羊口中的美味佳肴,热炕炉洞里燃烧物,它们自生自灭,或者被扫拢依然做了垃圾,很少会有人把它们焚烧做草木灰,或者化作春泥了!叶落归根也是它们的梦想,有时候一步胜过天涯,它们也很无奈,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好多事物都是如此无奈,不单单是它们!

  村子里已经没有几株榆钱树和桑葚树了!忽然有外来的木匠和烧木炭的人来纠缠着购买这两株老树,还说上一箩筐的甜言蜜语。最后言外之意这两株树可以做些家具什么的,还可以变换几个钱,否则,以后只有做朽木的份了!爹娘脸色酱紫,宛如古铜,显然,爹娘已把老树当做了爹娘、亲人或者朋友伙伴了!不能伤爹娘的心,我便一口回绝,义正词严。

  从心底我也不想出卖它们。我宁愿静静地守护着它们,和它们一起慢慢的变老,陪着一家老少在在春风里,在树荫下,快快乐乐的度过平凡且安详,拥有绿色好心情的每一天。它们已成了我的一段过往和故事,我希望它们依然是我家庭里的一份子。

  面对好日子,娘依然告诫我和我的儿女,一年树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日子比树叶子还稠,一定要珍惜。我也时时用“满目青山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来叮嘱自己一定要记住乡愁,记住曾经舌尖上的乡土美味!莫忘乡村,孝敬爹娘,教育儿女,感恩社会,珍惜人生·····

  《青山有约故人来》

  一轮红日照耀在头顶,风儿轻轻,阳光甚好!我步履轻轻,心生欢喜,极目张望,满眼绿树红花,不远处青山层次分明,简约素朴如一轴中国画。几回回梦里看山,很高兴今天又能再度拜访老朋友,如愿“相看两不厌”了!

  正是树木青翠好时节,小溪的水,潺潺流淌,宛似欢歌。山路弯弯,若一段人生旅途。遥望不远处,古寺半在云中,半在枣园,缥缈朦胧正好。路且走且上,枣林间素花也是层次分明,若隐若现。晨曦的空气格外清新,伴随着幽幽花香,心情逐渐被放牧,渐生欢喜,似有一双自由飞翔的翅膀,在心底翩翩起舞,自由飞翔。一个人就这样走走看看,满眼风景,心花也怒放出一幅《生如夏花图》,想必极锦绣灿烂。


  林间跑出野兔,惊飞了草枝上的蝴蝶蜜蜂,一片嗡嗡嘤嘤之声,传递给花草树木。山畔少了牛羊,虽觉单调,但我知道,这是为了保护环境,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想想也好。鸟儿飞过,呢喃叽啾,不知在说什么鸟语,但我猜想,它们是简单且快乐的!它们像溪流荷塘的鱼儿,也该憧憬向往水云天地间的高远辽阔,正如我惦念着外面精彩纷呈的世界,哪怕一路磕磕绊绊走过,经历一些甘苦,经历了一些欢乐,也是无所畏惧,风雨无阻的。

  家乡的山山水水,我是熟悉的,而且看作亲朋好友,总也亲近不够。岁月有轮回往复,人生也总是有喜怒哀乐,酸甜苦辣。面对青山黄河,对视一片草木,静看一朵花,一粒沙,心中便如常驻了一个宁静,安详的夏,倍觉欣慰。

  一览众山小,水在江河云在天。古寺静卧在山畔草莽间,如同一个看惯了春花秋月的长者,啜月饮星,长袖不隐藏一缕阳光,理智且安然的静度时光,品味着春秋。寺院檐缀风铃,风来来往往,却总是缠绵在余音的环绕中,袅袅出一片云烟,一份眷恋。仔细观察,总觉得自然风景比人生生涂抹的各种色彩要自然,耐看许多。


  初次看山似山,看水似水,看的次数多了,便觉得父爱如山,承载着悠悠深情;母情若水,流淌着沉沉真爱。山水静静无言,爹娘默默无语,但他们教会了我许多,使得我懂得了许多,也开始学着感恩,付出和奉献,不再计较大太多的身外名利。山不言高,海不言深。许多山看似平常无奇,其实山里面藏着什么宝贝,单单看是看不出来的。正如看一个人,品一本书,需要时间去不断发现,对于书,我们也许还要友好有序的适度发掘,看山,爱山,和适度适量适时发掘山中之物,有时候其实并不矛盾。不曾荷锄戴笠,也不必采菊摘星,只想带一份心意,一种自由惬意的心情,期待邂逅那轻柔若水的月光之缘。风舞杨柳花隐笑,身长翅膀月妖娆,山抬举了我,我拥护着山,一起挺拔巍峨,眼前高远,心中空旷。

  家乡的山不太高,高不过我们的身影;脚下的路正长,似一段徐徐前行的人生的路。家乡的山,并不出名,但被我们亲切的称呼为“南香山”,或者“小花果山”。其间有丹霞地貌的寺口子“天景”段,也有禅语梵声阵阵的羚羊古刹,香岩寺,它们都是祁连山的余脉,蜿蜒似龙,昂首天地间······人只要努力,是可以改变环境,也可以创造奇迹的!从有名的“固海扬水”工程,到省区内外的移民吊庄搬迁,再到宁夏西部干旱带上创造奇迹,发展大绿色产业,硒砂瓜,红枸杞,枣瓜间作······再往东看,红寺堡——中国移民博物馆,太阳山丹阳普照,大战场乡镇建制,月亮山,南华山······荒漠旱塬绿肥红艳,桃花源,梨花湾依偎大山,悠悠飘香。一个个奇迹便从从容容的诞生了!其实再高的山也没有攀登者高,山高人为峰;再长的旅途,也没有没有跋涉者的脚长。人生带着感恩,便会觉得路长情更长。

  抬眼四望,远天流云,天高云淡。鸟振羽翼,过留歌声,脚下花草,淡然,从容,无言开放在峥嵘或平淡的日子里。上山不易,高处多寒;下山更难,倍觉蜿蜒。天空云迹淡淡,耳畔风儿轻轻。不知不觉,星月漫天,格外澄澈。头顶一片星光,调皮的风儿钻进衣袖,风吻肌肤,淡如温玉。影子尾随着我,不离不弃,对影成双。挥一挥手,放逐风云,话别青山,眼前泪影婆娑,依依不舍。

  走万里路,读万卷书,看一座座山。读的山多了,我的心也大了。六盘山,贺兰山,昆仑山,祖国的五岳诸山,都成了我的牵挂,我的梦想,期待着有一天逐一把们揽入胸怀,好好品味。路依然在脚下,山也依然在不远处,静静的等待着我们,恰如期待着它的亲人、情人或知音红颜,痴痴的等着,等着雪白了头,草木又青翠了,依然痴情无悔。我品过一杯茶,品过一本书,又开始品味心心念念的青山绿水,那些无言的草木之友。

  文似看山不喜平,山各有姿态,各有风物,人生春秋岁月,如文章和书,也各有特色特点,需要我们细细慢慢的品味品读。看懂一座山,读懂一部书,懂得一些人,需要反复长久的观察,咂摸和品味。身在山中,心在山外;身在山外,心系山水。山外有山,山水相依,山水相伴,却总是那么融洽,亲近,毫无恩怨芥蒂。

  思念多了,心中便筹谋着下一次与山水故人的亲密接触,水乳相融。心中惦记着家,感觉脚下路正长,心中沾染了诸多快乐,如满身浸润的草木之香,浓淡相宜,晶莹了眼眸,洗礼了身心,陶冶了情操......思念多了,山中老友便不知不觉变成了亲人或情人,惦念牵挂了起来,放心不下,总想再找时间,回家一样的常去看看。


  无私厚重,或为大山秉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山不歧视尘沙,可容纳砂石,不避雷电,不惧风雨,高矮大小随意,横竖险竣自然。具有山的胸怀,山的气势,无忧无虑,也是我们难得和追求的。

  看山,访山,品山,爱山,有山水相伴人生,此乐何极!

  《静静的坐在您的身边》

   “一年好景君须记,春风化雨沐身心”。和诗意相拥在沙坡头,梦里朔风吹金沙,最是难忘!春风里,我在寻找诗意;春天里,我在追逐安详。春风微微拂过,柳枝轻轻点头。春风渐远,夏风送爽。记得那是去年宁静的夏天的一个安详静好的日子,闻讯在中卫市沙坡头旅游区要举办一场“和文学相约”的晚会,我紧赶慢赶,搭上了中卫市文联和作协预约的中巴大班车,心情颇是激动和忐忑。走沙坡头的这条路我是熟悉的,但我听说中国文联作协主席铁凝等一行人,要从中国文学之乡西吉取道来中卫采风,欣赏大美中卫,诗意沙坡头,聆听沙坡鸣钟……我心情颇为迫切激动,摁按不住。坐在车上,耳畔听不到夏风习习,但隔窗可以看见树木飞快的后移远去,很明显,大巴车在很买力的赶路,仿佛它的心情也是急迫的!这条路,我曾经走过,是一条追梦之路,也是一条寻觅诗意的路。数年前,我穿过这条路,拜访了在沙坡头旅游区工作的中卫籍知名作家笔,名叫文淦的杨富国老师。杨老师创作勤奋刻苦,曾经心成麻袋的草稿堆积如山的事迹,感动了区内外,无数文学爱好者和文学追梦人。我从新闻报道里获悉了杨老师的事迹,冒昧给他写信留言,没想到没过几天,他就回信,并且电话约我去沙坡头――他工作的地方,转转,随便谈一谈……记得那也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日子,我驱车前往。杨老师工作繁忙,却依然抽空热情的接待了我,畅聊了他的一些文学经验和对青年文学爱好者的引导和期望。然后又送我门票,让我近距离第一次感觉“大漠孤烟,长河丹阳”的无垠和壮美。那些往事,快乐的点点滴滴,如一些春雨,潜入了我的内心深处。那些花絮,被我逐一记载到了我的一篇散文随笔《沙坡头游记》里,后来,又被枸杞之乡,宁夏中宁县的内刊《红枸杞》刊载。那是我第一次在《红枸杞》上,刊发文章。


  赶到沙坡头,走进景区。刚站稳,便看见铁凝主席面带微笑,挺立在风中,宛若一株北方的红高粱。她的身后,站着她的同事和中卫市的几位领导,还有沙坡头景区的几位领导,这其中包括市作协的杨主席。不知谁说了一句,这么难得的机会,大家应该合影留念啊!我们赶紧整理服饰,有的还捋了捋头发。啪啪啪几声,一些合影便被永久的定格了。

  走进沙漠酒吧,一场演出正在进行。诗意和浪漫满屋的沙坡头演艺酒吧,座无虚席。台上穿着民族服装的演员们歌声嘹亮,舞姿翩翩,认真表演着。我弓腰朝边上走到后座,站立在一个拐角。没想到,宁夏文联作家协会的主席郭文斌也坐在后面,一个长条凳上,他静静的观赏着民俗韵味浓厚的歌曲节目。也许是郭主席瞥见了我,挪了挪身子,柔声微笑着说,别站着,坐下看吧!当时,我只听闻过郭文斌老师,读过他的许多书和作品,比如《农历》《永远的乡愁》……我感觉那些作品如诗如画,特别唯美,却从来没有看见过郭主席的奕奕神采。没想到他那么朴实,那么安详,仿佛是我熟悉的一位老师或者兄长。静静的坐在郭主席的身边,我的心忐忑着,也飞扬着。想着我熟悉的中卫市作协杨主席,看着近在咫尺的郭主席,思绪又飞到了刚才照相时英姿飒爽的中国文联作协铁凝主席,他们都是那么儒雅,成熟,堪称端庄,他们的思想是雍容华贵,富有哲理和诗意的……他们德艺双馨,堪为师表!


  想到了这一切,我的心蠢蠢欲动,于是我静静的掏摸出手机,习惯性的用手机涂鸦写诗。毫不犹豫的摁下了《静静的坐在主席身边》这个诗题。于是,一些感念,一些诗意,一些倾诉,自然流淌,似涓涓细流,潺潺流淌。一些幸福,一些美好,如春风徐徐,吹动我的思绪,我的情感。一些节目演毕,主持人笑问,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各位文友,谁愿意上台来作为主人,给现场增加一些祥和的小插曲呢?给远道而来的贵宾献上一份祝福呢?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似乎掉一苗针都可以落地有声。看着这些氛围,我决定试一试,倾吐一下对贵宾,对严师,对文友的谢意,对文字的敬畏,对红尘岁月的敬意和感恩……在主持人的再次感召之下,我怀揣忐忑,激动和幸福,杂陈五味,缓缓走上了会场舞台,手捧麦克风,声音起伏不定,朗诵起了我现场写下的小诗《静静的坐在主席身边》……

  脑海里闪现出了我多年了追逐文学的“之”字形旅途,闪现出了我和杨主席在沙坡头的画面,静坐沙发,聆听他的文学思想。坐在郭主席的身边,看他的安详,文静和若有所思……一首诗被我浓厚的乡音深情地朗诵着,小小的紧张,小小的忐忑,小小的敬畏和感恩,小小的诗意,使我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朗诵结束,居然赢得了主持人的夸赞和一些友好,真实,幸福的掌声……我谢幕的时候,再一次瞥见了淑女才子――铁凝主席。她也在鼓掌,也在微笑,也似乎在思考,眼眸里隐忍着莹莹的泪珠,她的明眸,是文学的一片海洋,诗意的一片天空。我躬身致谢,然后准备后退到最后面,中卫市的万市长忽然面带微笑向我示意:小秦,过来,静静的坐在主席身边,一定要真实,认真的聊聊,珍惜着美好的一刻,珍惜对文学的初心,对岁月的感恩……我进退为难,脸庞也似乎憋红了,微微低头,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只听铁凝主席用柔和的话语鼓励我,过来坐一坐,不然怎么写《静静的坐在主席身边》的姊妹篇?那一刹那,我幻觉出了多年前读过的铁凝主席的获奖小说《哦,香雪》的一些温馨画面。感觉铁凝主席就像多年渴望读书,期待一只铅笔盒的美丽姑娘,女孩香雪。


  (秦志峰摄影作品)

  我怀揣“大白兔”,惴惴不安的坐在铁凝主席身边,心怀盛着一份感动,感激和感恩,对文学和诗歌,也对许多帮助过我,理解我的亲朋好友。铁凝主席面映春花,语言亲和,和我敞开心扉聊了良久。我说话开始结巴,主席讲了许多,我只能点头致谢,用“嗯”“嗯”“嗯”,表达我那时那刻的开心和幸福,我感觉,我的心灵正在绽放着一朵诗意的春花,我如真正的大诗人,面朝大海,欣赏春暖花开;静立月色,心中满是锦绣芳华。不知我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后排,什么时候踏月唱歌,上了大巴车。什么时候,回到了幸福诗意的居所。

  那一切,那一幕,镌刻心底,一些诗意和理想伴随着我,一路向阳,向美,向上,向爱,向真……我觉得,春风含情也化雨;春雨无声,浸润身心。我对文学,诗歌和红尘岁月的敬畏,感恩,和感激,将会伴随着我继续寻找生活中的真善美,提携我的精气神,我将会继续用心书写,用诗意和善的眼眸发现生活更多的的正能量!悦己悦人,悦心……红尘静好,草根生长,我愿意与文学诗意一起走过平凡且快乐的日子。

  作者简介:秦志峰,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人,70后。宁夏作家协会会员,中卫市作家协会理事。喜欢读书,创写作,曾多次荣获省区报刊奖项,创作百万余字,在《银川日报》《银川晚报》《新消息报》《石嘴山日报》《固原日报》《宁夏老年报》《中卫日报》等报刊杂志,微信网络平台公开发表数10万文字。微信号:qin7501114。qq:1444588672。


  作者|秦志峰

  出品| 网易新闻·阅卫草堂

  提示|部分图片原图来自网络,在此致谢!

  关注|原创文艺专刊《阅卫草堂》栏目合作事宜,可致信:ywctqzf@126.com。

  提示|更多栏目精彩,请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定位城市“中卫”,点击“原创”,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2 参与 431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阅卫草堂精粹

原创文学

头像

阅卫草堂精粹

原创文学

48

篇文章

1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